<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2章 布武天下
    “小美想你了啦!”小家伙很不满意地道:“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周良语窒,这小丫头片子实在是太鬼灵精了。

    将小丫头抱在怀里,周良来到李露儿跟前,静静地挨着她坐在了花园的石廊长阶上,如今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外面风雨飘摇,但山庄的后园却有禁制守护,气候温润,芳草萋萋,鲜花烂漫,一派盛春景象,迎面有带着泥土花草香味的风柔和地吹来。

    周小美在草地里蹦蹦跳跳地追逐蝴蝶,像是一个快乐的小精灵,银铃一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周良轻轻地挽住李露儿柔软的腰肢,绣着伊人迷迭香一般的发香,微微闭上眼睛,原本因为棋盘传送阵法的事情而有些烦躁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李露儿螓首轻轻地靠在周良的肩膀,此时无声胜有声。

    周良想起了以前的时光,想起了第一次遇到这个美丽少女的那一日,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又想到结束内门弟子生涯的那一日,小芳和小柔对自己所说的话,心中也有些愧疚。

    如今的自己名震天下,但身边的这个一直默默付出的女子,期待的或许并非是那惊动天地的荣耀,而是如此刻温柔娴静的时光吧!

    然后一个名字再一次,在周良的脑海之中跳了出来。

    赵紫龙。

    那个剑道天赋卓绝的少年,那个曾经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关小羽、张猛飞一样,时时刻刻不问理由站在自己身边的朋友,此刻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再想一想那一日在门派雪崖前,小芳柔弱而又憔悴的身影,周良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再回想今日周胜男所说的一席话,周良已经隐隐猜测,赵紫龙的失踪,很可能和“六道仙门”以及那棋盘传送阵法有一定的关系,否则绝对不可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许有什么超出常理的迹象出现,赵紫龙被仙界的缝隙,给吸了进去?

    周良虽然不擅长观人面相,但可以断定,赵紫龙绝非是夭折之相。

    过去三年,张馥也曾以巨大代价请动了神秘的“鬼谷”,卜算赵紫龙的下落,得到的结论是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但并非是夭折陨落,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一度让人感到费解,但如果在修真界之外有其他世界存在的话,那似乎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周良又想到,如今修真界局势已乱,仙界对于任何种族来说,既是契机,也是巨大的危险。

    因为不管是其中哪一个种族得到仙缘,都意味着帝境高手平衡的局面瞬间被打破,对于另一个种族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覆巢之下无完卵。

    如果自己拒绝了周胜男,或许可以在亲人们的身边陪他们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很可能极为短暂,可一旦灾难降临,这些自己所珍惜的东西,只怕一夜之间,就会瞬间化作飞灰,没有绝对的实力,根本无法保全自己所在乎的一切。

    如果自己能够有连帝境高手都畏惧的实力的话……

    周良有些动摇。

    “在想什么呢?”李露儿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梢。

    周良看了看她,微微一笑:“一件很伤脑经的事情。”当下也不隐瞒,将周胜男所说的话,和自己关于赵紫龙的一些猜测,所有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道:“你来说说,我该如何选择。”

    李露儿很明显被周良所说的内容给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到最后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周良的肩膀,略微犹豫之后,道:“周良哥哥,你去吧!”

    “恩?你认为我应该去?你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吗?”周良有点儿好奇,原本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也许说出来自己心里会轻松一些,没想到李露儿居然给出了一个这么坚定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机会,我只是觉得,从周良哥哥你刚才说话的语气来说,你很想去。”李露儿轻轻地道。

    这句话,让周良顿时呆住。

    我很想去?

    难道我的潜意识里,是想要进入棋盘阵法之中一探究竟吗?

    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是身边这个聪慧的女子,却敏锐地把握到了自己的意思。

    许久,周良徐徐地长出了一口气:“露儿,谢谢你。”

    也就只有李露儿这样将一腔心思全部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的女子,才会在短短一席话的时间,就清晰地把握住了自己的心思吧?连自己都理不清的思绪,因为这个聪慧美丽女子的一句话,似乎突然之间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李露儿微笑,没有说话。

    “父亲,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太好玩了。”远处,周小美不知道从哪里抓出来了一只肥肥胖胖的老鼠,拎着尾巴晃来晃去。

    周良顿就捂住了自己的脸。

    自己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彪悍了,小女孩这种生物什么的,不应该是见到老鼠就尖叫起来吗,怎么这丫头片子这么兴奋?

    然后下一刻,一个刺穿人耳膜的尖叫之声就冲霄而起:“啊啊啊啊!老鼠,天啊!快把它丢掉,太可怕了,竟然是老鼠……盛露这个傻妞到底是怎么管理山庄的,里面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小银猴杀猪一般尖叫着,吓得浑身颤抖,如丧家之犬一般,化作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周良和李露儿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相视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银猴这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大魔王,竟然怕老鼠?

    身为一只猴,竟然被老鼠吓成这样?

    实在是太丢猴了,它好歹也是道尊级别的实力了,就算是遇到尊魔也不可能怕成这样,现在却被一只普通的小老鼠吓得哭爹喊娘?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咦?猴猴原来怕这个啊!哈哈,太好玩了,看它以后还听不听话。”周小美愣了愣,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老鼠,然后很小心地将它收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看着小丫头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周良突然对小银猴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同情。

    ……

    两天时间很快就在忙碌之中流逝。

    周良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没有再犹豫。

    这几日并没有再去修炼,而是在山庄之中转悠。

    周小美和罗小胖这两个小尾巴,时时刻刻都跟在周良的屁股后面,周良倒也是真的废了很多心思在两个小家伙身上,为他们打下修真根基,甚至连《斗战圣法》这样的罕世功法,都传授给了两个小家伙,周小美是自己的女儿,罗小胖又是收的第一个徒弟,谁都不能亏待。

    周良还将自己身上的天才地宝,能够用到的,都用在了两个小家伙的身上,最后一些乳白色的地心炼乳,也都以功法打入了他们的身体之中,等日后他们长大,炼化了这地心炼乳的力量,必定可以脱胎换骨,成为罕见的修真天才,至于是不是又会具有阴阳镜像体,那就难说了。

    除此之外,周良也尽量抽出时间来陪李露儿、纳兰若曦和张馥三个女子。

    本来周良的计划,是要在进入棋盘阵法之前,正式给张馥一个名分,公开举行婚礼,毕竟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可想到是不是该禽兽一点,将李露儿和纳兰若曦也纳入到新娘的阵营里面,毕竟这两个人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而已,周良担心自己进入棋盘传送阵法之后,一旦一去不复返,岂不是耽误了两个奇女子……

    而且还有一个馨兰……

    这段感情,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除此之外,周良在心云山庄又见到了那个叫做阿清的年轻人,传授了一部剑诀,将他列入了心云宗的门墙,引得无数人羡慕嫉妒,阿清自己也简直像是走在云端一般不真实,因为有了授艺之缘,他已经等于是周良的一个内门弟子了,这是无数年轻修真者做梦都不敢奢求的大机缘。

    在周良的建议之下,心云宗也终于广开门墙,放宽了招收弟子的条件,许多超过了年龄的年轻人,也得以进入心云宗外门,算是心云宗的一份子了。

    这一下子心云宗就多出了数万外门弟子。

    当然这些外门弟子想要真正穿上那一袭代表着心云宗弟子身份的道袍,他们还需要经过重重的考核考验,修真天赋是其次,人品品性才是周良真正看重的层面,这一方面也是日后考核的重点。

    除此之外,周良设立了一个独立于心云宗之外的演武堂。

    在这个演武堂之中,除了心云宗的镇宗绝学《琅琊回天诀》之外,门派道藏阁之中的许多中高阶的修真功法,都可以向散修及其他门派的弟子传授,其中不乏一些放在以前足以令无数人打破头的高级道家真气功法和神通功法,周良亲自刻下了整整九十九尊石刻武碑,每一尊武碑之上,都镌刻着一门功法,树立在了演武堂内廷,那些通过了简单考核的散修,可以修炼这石碑之上的功法。

    这件事情,彻底震动了整个大燕修真国乃至于北域。

    如此彻底公开修真功法,在人族数千年以来的历史上,根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尤其是许多高级功法,和北域许多门派大所珍藏的镇宗功法相差无几,放在过去,任何一个门派得到这样的功法,只怕都要严格控制……

    但是今天,周良却无不吝啬地将这些功法都公开了。

    消息传开,一开始还有人不信。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演武堂内廷武碑上看到了完整的功法秘籍,并且经过简单修炼论证,发现这些功法并无陷阱缺陷之后,演武堂几乎都快要挤爆了。

    “不可思议,竟然是真的?”

    “天啊!《哪吒闹海功》,这是罕见的地级上品的功法啊!足以被许多小门派当做是镇宗至宝,现在就真的这样完全公开了?”

    “《红袖添香》,地级极品功法……”

    “《力劈华山》,半步天级刀法……”

    “《岁月刀法》……

    “简直就是难以置信,平日里我们花费无数心血资产,都无法得到这样一部功法,现在却可以随意选择……这,“阴阳杀神”周良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群震惊了。

    武碑上的九十九尊功法,虽然并没有天级中品以上的神通,对于很多道王以上境界的高手来说,意义不是很大,但对于无数中下层的散修和小门派的弟子来说,却是平日里根本无法接触的高深秘籍,得到其中一部,都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周良为什么要公开这些功法?

    而且还是无偿公开?

    无数人都在心中问自己。

    也有一些中大型门派势力的弟子,来到演武堂之中一探究竟,到最后很多人都拿出了刀笔,开始誊抄记录武碑之上的绝学秘籍,想要将整个武碑都复制下来。

    周良也没有加以阻止。

    消息传开,有越来越多的人族修真者感到演武堂,来观摩武碑上的神通功法,许多人都是将信将疑地到来,最后状若疯狂地坐在演武堂之中不走了,如痴如醉地观摩上面的功法。

    有心云宗的弟子在维持秩序。

    如今心云宗势大,强势崛起,也很少有人敢在演武堂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到了最后,甚至有一些兽人高手也被惊动,冒险化身为人形,来到演武堂观摩验证,到最后都被自己看到的深深地震撼,可惜人族功法对于兽人来说,并无多大的参摩意义,就算被兽人高手记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

    “这是要布武天下吗?”兽人有顶尖高手慨叹:“先是《彩虹七式》,如今又有演武堂九十九座武碑,如此继续下去,不出五十年,北域人族的平均实力,只怕是要翻倍,有点儿可怕啊!”

    “布武天下?好大的野心,周良此子,有枭雄之相,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只怕北域人族之心,皆归周良了。”黄泉圣魔也在慨叹。

    他见识过周良的实力,如今却被周良这样的大手笔给震撼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