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1章 小美的甜嘴
    “那这些大门派,会让他们的天骄去冒险吗?毕竟一入棋盘阵法,生死不知。”周良反问道。

    “修真之意,在于锐意进取,天底下没有完全完全没有风险的机缘,无数帝境高手,都是从生死之中博取机缘,才有了今日的实力地位,这个道理,越是站得越高的存在,越是体会的剔透,况且这一次的棋盘传送阵法,虽然存在危险,但也是旷古绝今的大机缘,没有人能抗拒这样的诱惑。”周胜男耐心地道。

    周良点点头,整理了一遍自己的思路,道:“好吧!看来这才是你召我来谈话的目的,正事谈完了,我能问点儿其他事情吗?”

    周胜男又笑了起来,道:“问吧!如果我心情好,说不定会帮你解开一些谜团哦!”

    周良无语。

    “那你现在心情好吗?”

    “恩,暂时来说,还不错。”

    “好吧!第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这么照顾我?很多次都是你帮我解围,还有更多次,我闹出大乱子来,实际上都是你在背后帮我解决一些暗流吧?”

    “咯咯咯,算你小子聪明,知道姐姐我疼你。”周胜男咯咯娇笑,纤纤玉指伸出来,无限慵懒地指了指周良的脑门,道:“姐姐我的一片好心,总算是没有被当成是驴肝肺,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嘛……我突然心情变得不好了,下次再说吧!”

    周良:“……”

    那就换个话题吧!

    “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人族和兽人要争斗不止,以我看到的一切来讲,就算是不能相信相爱,但两足之间和平共处也是可以做到的吧!天地如此辽阔,难道就真的容不下两个种族?兽人至尊,也并非是目光短浅之辈,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积累下如此之大的仇恨?”

    周良问道。

    周胜男脸上的笑容一敛,道:“你错了,天地辽阔,却还真的容不下两个繁殖如此疯狂的种族,传说之中,第一次种族之战的爆发,原因只有一个,当天地之间的所有空间都被两族生灵占据,连修炼资源都消耗殆尽,活下去成为了唯一的追求,两族因为无限制的繁衍发展,数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恐怖程度,你绝对无法想象,知道如今天地之间的力量天道和潮汐,为什么和远古时代截然不同吗?那是因为两族数量多到了导致力量天道紊乱的程度。”

    周良觉得周胜男的描述,有些似曾相识,这可不就是一些人口大国为了延长国运,而不得不采取的计划生育政策吗?

    “实际上在这片天地初创之时,各大种族相安无事,不是仅有人族和兽人这样的种族,还有许多其他神奇的种族,可谓百族林立,帝境高手如云,天道有轮回,传说之中,那时这个世界,不仅有修真界,还有仙界,冥界以及其他五片天地,相互连通,生死循环,只可惜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轮回崩坏,导致种族生死之数变异,轮回闭合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修真界的生灵数量大爆炸,战争爆发,无数次的流血漂橹之后,这片天地繁衍能力最强的人族和兽人成为了最大种族,巨人族、洪荒巨妖等异族勉强残喘,而其他一些强大种族,最终完全灭绝了。”

    周胜男简单的话语,描绘出了一副惨烈血腥的远古时代。

    周良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的周胜男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抛出了太多炸弹一般的惊人消息,这些都是帝境至尊之外的世界不可能知道的事情,难道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传说之中的仙魔战争,莫非指的就是这些惨烈的百族大战的往事?

    怪不得这片大地上,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远古遗迹出现,其中许多古遗迹之中蕴含着今人无法理解的力量,也蕴含着惊天的仙藏宝藏,如今天地之上,许多门派的诞生和兴起,都是依靠开掘这些仙藏而来,也有许多功法、惊天神通,都是从古遗迹之中得到的,可以说,如今天地之间修真文明的繁盛,这些古遗迹都是根基。

    按照周胜男的说法,这些遗迹的存在,就可以解释了。

    天道崩坏,轮回闭合……

    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这片天地的数万年血腥之战?

    因为自己身世的关系,周良知道,在修真界之外,还有地仙界的存在,所以关于其他五天地的信息,并不令周良惊讶,只是竟然还有这些辛秘……

    ……

    ……

    周良从大殿出来的时候,天池广场之上,人群已经逐渐散去。

    天池之畔依旧极为拥挤。

    两族会盟还未开启,依旧有各方的两族高手源源不断地赶到这里,而关于生死擂台之战的余波,显然还并未散去,站在高高的殿台上,还能感受到这片天地的喧嚣。

    只是在人族大胜之后,兽人的气焰终于不再像是之前那么嚣张,天池之畔的街道上,人族的身影明显增多了起来,之前随意挑衅找茬的兽人高手们,也都老实了许多。

    人族修真者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在许多酒馆街巷之中,都有眉飞色舞的议论着刚才三场擂台之战的经过,对于人族来说,这三战绝对值得一遍遍地回忆,那些错过了亲眼目睹“狂刀”、馨兰和“阴阳杀神”风采的人,听得如痴如醉,真恨自己当时未能赶到,竟然错过了这样一场千载盛事!

    周良回到了心云山庄。

    之前这座山庄被兽人一大势力占据,擂台大战结束之后,这个兽人势力乖乖地让出了山庄,生怕引起心云宗三大天骄的雷霆之怒,引来灭门之灾。

    山庄之中一切依旧。

    如今山庄的庄主,正是昔日那个叛逆刁钻的小盛露,经过了心云宗打劫之夜之后的盛露,如今已经变得成熟干练,实力晋入了道王之境,掌管整个山庄,一切都有条不紊。

    心云山庄之前门庭若市。

    无数人族大人物都登门拜访,还有许多想要拜入心云宗的年轻人,挤在山庄门口,热闹非凡。

    周良大老远地看到这一幕,只能偷偷从后门进入山庄。

    一场盛大的庆功宴正在进行。

    张馥不失时机地宣扬心云宗的实力,也开始经营和真正北域顶级大门派的关系,这对于心云宗日后的发展,显然是一个完美的契机,再加上有宋祖德和武三通这等人物的支持,北域顶级门派,都得给“玉面修罗”几分面子。

    心云宗三天骄之中,馨兰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自擂台赛之后,就一直都没有现身。

    周良被人族至尊所召,没有出现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

    于是张猛飞就成为了最为瞩目的明星。

    张猛飞本性木讷,完全不擅长这种觥筹交错的场面,对他来说,这种场合简直要比修炼道家真气还有令人崩溃,但只能硬着头皮招架,好在张馥手腕高明,一次次地帮张猛飞解了围。

    周良返回之后,原本不想现身,但看到张馥忙碌的样子,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宴会之上。

    振兴心云宗是昔日丘处机、张三峰的生平之愿,这个担子现在压在了张馥的身上,虽然摆脱了昔日童年的阴影,但还是摆不脱注定的命运职责,这或许是张馥生命之中最大的牵绊吧!

    身为丈夫,周良必须时刻站在张馥的身边。

    几乎整整两个时辰之后,宴会才逐渐画上句号。

    有一些北域顶级门派的大人物留了下来,自然是要和心云宗达成一些实质上的协议,建立阵营,张馥不得不抽身去应付这些人,而周良则以需要静修为理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着张馥忙碌的身影,周良有些心疼。

    张馥的天赋资质,在当年那一届的内门弟子之中,绝对是属于顶尖级别,即便是何驰、罗胖、陈雄等人,和张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三年时间以来,过多地将精力投入到心云宗的经营管理之中,导致她修炼的时间减少,如今身为一宗掌门,张馥才不过勉强进入道皇境界,和罗胖等人比起来,已经拉开了差距。

    有的时候周良也在想,自己将掌门之位让给张馥,到底是成全了她,还是害了她。

    不过看着张馥极为充实且有成就感地处理门派事物,周良又意识到,也许对于张馥来说,一手将心云宗经营成为北域顶级门派,这或许要比她自己实力的晋升,更令她感到高兴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有人追求修真,有人追求权力。

    而张馥显然在追求和承担那份沉甸甸的责任,在追求满足大地上和星辰怀抱之中无数个心云宗人的期待。

    想到这里,周良也就释然了。

    反正不管张馥的实力如何,只要有自己和张猛飞、纳兰若曦、罗轩举、关小羽等人在一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挑衅张馥的位置。

    心云山庄的后园相对安静了许多。

    周良漫步其中,心绪飘摇。

    不得不承认,周胜男的确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到底要不要以“荒神之匙”开启棋盘传送阵法,进入所谓的仙界去撞一撞那所谓旷古绝今的大机缘?

    这可是真正的仙缘。

    进入仙界,就有机会成为永恒不灭的仙人。

    可进入仙界之后,还能不能回到修真界?

    如果无法再返回,那周良宁可舍弃这一份机缘,留恋红尘不成仙,这个世界有着太多太多周良放不下的东西,如果不能和自己在乎的人一起逍遥,那纵然成仙,又有何乐趣可言?

    这才是周良真正犹豫的地方。

    如果棋盘阵法是一个杀局或者陷阱,这个针对帝境高手的局,自己进入,只怕也是又死无生,一旦自己身陨,才刚刚崛起的心云宗,只怕用不了多久,又会崩塌毁灭。

    自己的身上,实在是牵系着太多太多的责任!

    或许应该拒绝周胜男?

    这个念头涌起的瞬间,周良却又有点儿犹豫。

    后山那个神秘山洞之中,自己浸泡在乳白色液体之中脱胎换骨,又遇到了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一生命运就此改变,可以说那个神秘山洞,是自己的本命之地,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在后山地穴深渊之中,发现了父亲周去病的护臂,这些线索,都指向了那棋盘传送阵法……

    数万年的岁月以来,到底当年那对面临着仙庭追杀的夫妇,去了哪里?

    会不会也进入了那棋盘传送阵法之中?

    想到这里,周良对开启棋盘阵法又有了一些期待。

    在进与退之中反复地挣扎,周良并非是优柔寡断之人,却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父亲,父亲……”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周良转身,看到宝贝女儿周小美牵着李露儿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看到周良,小家伙张开手臂冲了过来,一下子跳到了周良怀里。

    “父亲,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和小妈两个人找你好久呢!”小丫头吧唧着嘴,在周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周良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幸福的融化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诧异地道:“小妈?什么小妈?”

    周小美顿时笑了起来:“父亲你真笨,小妈就是露儿母亲啊!我一直都这么叫她,小妈对我可好了,你不在的时候,有时候母亲太忙没时间管我,是小妈经常陪我玩,教我武功,所以母亲让我叫她露儿母亲。”

    露儿母亲?

    周良一呆,抬头看了看李露儿。

    三峰第一美女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周良意识到了什么。

    好一个张馥。

    原来你在暗中也一直都知道一切,还默默地做了不少事情,你这么做,是等于已经承认了一些事情吗?

    “你和露儿母亲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周良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

    “小美想你了啦!”小家伙很不满意地道:“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周良语窒,这小丫头片子实在是太鬼灵精了。

    将小丫头抱在怀里,周良来到李露儿跟前,静静地挨着她坐在了花园的石廊长阶上,如今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外面风雨飘摇,但山庄的后园却有禁制守护,气候温润,芳草萋萋,鲜花烂漫,一派盛春景象,迎面有带着泥土花草香味的风柔和地吹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