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0章 仙界?
    如今中域已经陷入了血战混乱局面,而青木崖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片禁地。

    可以完全确定地说,是青木崖一战,彻底改变了天地的局势。

    一场新的种族之战,似乎已经迫在眉睫。

    听周胜男的口气,难道青木崖之战,竟然和传说之中的仙界有关系?

    “那一战的确是帝境高手之间的争斗,而它之所以爆发,是因为在青木崖,发现了通往仙界的门。”周胜男道。

    通往仙界的门?

    周良是真的被震撼了。

    这一句话带给周良的震惊,要比之前周胜男说的所有的话加起来都要多,这不仅意味着在修真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更意味着那个世界就所谓的仙界,可以想象,如果仙界真的存在,那将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神异空间。

    难道只要进入通往仙界的门,就可以成仙?

    这样的话,那真的会有无数人为此打破头,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帝级高手,也绝对会怦然心动,若说他们为此而拼死一战,也不是没有可能,怪不得会发生青木崖之战那样的惊人之事。

    “那一处通往仙界的门,是无意之中被发现的,其内的仙界气息流转,惊动了各方的帝境高手,由于事出突然,未能来得及协调,所以最后各方的帝境高手不免大战一场,那一战,至少有十位以上的帝境高手参与其中,若不是青木崖乃是中域人族修真圣地,有数万年的神力加持,只怕早就变成了一个废墟。”周胜男说起这一战来,语气也有些唏嘘。

    “最后结果如何?”周良的心提了起来。

    “兽人陨落一位帝境高手,人族也陨落了一位帝境高手,帝境的洪荒巨妖也陨落了两头……这是自从上一次种族之战以来,帝境高手陨落最多的一战。”周胜男叹息道:“好消息是,这次大战之后,人族和兽人阵营的帝境高手,依旧维持着一个数量对等的状态。”

    周良也松了一口气,道:“那中域腾蛇大帝他……传说外界已经不能感受到他在天地之间的力量印记。”

    “力量印记?”周胜男微微一笑:“若是人人都能感受到帝境高手的力量印记,那帝境高手也没有任何的尊严地位可言了,他们之所以被称之为至尊,是有其中道理的,而且,你要知道帝境高手之中,也有强弱之分,至少像是“中域腾蛇大帝”这样的存在,乃是帝境高手之中最顶级的存在,几乎没有陨落的可能。”

    周良闻言,暗中点点头。

    “之所以外界盛传已经感受不到“中域腾蛇大帝”的力量印记,那是因为,他已经踏入了仙界的门,进入了仙界。”周胜男正色道:“那一战,进入仙界的帝境高手一共有六个。”

    “哪六个?”周良好奇地问道。

    周胜男却是买了个关子,道:“这其中几人,说了你也不认识,日后自会知道,还是先来说正事吧!”

    汗!

    周良额头一串黑线。

    说了半天您老人家刚才说的都是不是正事啊!

    这些腹诽他当然不能明面上说出来,还得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那六位帝境高手踏入门中之后,仙界之门就离奇消失了,这让后来敢去的各方帝境高手大失所望,也无法知道,到底在门的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中域腾蛇大帝等人,到底遭遇到了什么。”周胜男闭上眼睛回忆了片刻,道:“当时我也曾去过青木崖,去的时候,仙界的门已经快要消失,从其中传来了悲呼,还有殷红的鲜血……那是帝境高手的血。”

    “帝境高手的血?”周良一愣:“难道进入其中的帝境高手,遭遇到了危险?”

    周胜男点点头,道:“这也是一种猜测,当然或许还有其他可能,可惜当时门已经消失,其他人无法弄清楚真相,原本以为关于仙界的契机,或许要就此消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有人竟然又发现了其他进入仙界的办法。”

    周良被震惊的有些麻木了。

    今天听到的消息,真的是越到后来越疯狂。

    他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没有插话。

    周胜男继续道:“这一次的地点,却是在你心云宗的后山悬崖之中,有人发现了传说之中的“六道仙门”和通往仙界的传送阵法。”

    “六道仙门”?

    周良突然想起了后山地穴深渊最下方的那六个石门。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所谓的“六道仙门”,应该指的就是那六个石门了。

    而通往仙界的传送阵法……应该就是悬崖神秘洞穴之中,那个石桌之上的棋盘阵法了。

    周良之前下过一次地穴深渊,在这两个地方,都发现了帝境高手的气息,很明显对于这些至尊主宰级别的存在来说,这两个地方,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但问题是,以帝境高手的力量,也无法打开那已经裂开了一丝缝隙的“六道仙门”,想要通过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唯一的希望,就在那个传送阵法上面了。”说到这里,周胜男顿了顿,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说的这两个地方到底是指哪里吧?”

    周良点点头。

    周胜男嗯了一声,道:“那就好,我继续说,“六道仙门”不能利用,那唯一的希望,只能是那个棋盘传送阵法了,可是先后有数十位帝境高手参悟过那棋盘阵法,都不能悟透其中的奥秘,无法激发这个阵法,而就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各方突然传出了“荒神之匙”的消息,“荒神之匙”是传说之中的神物,据说可以开启一切阵法,可以遁匿虚空,所有帝境高手一致认定,“荒神之匙”可以开启那个棋盘阵法,实际上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了。”

    周良皱了皱眉,将“荒神之匙”从储物空间里逃了出来。

    “严重抗议,你不能这么虐待我,将本大伯关到黑乎乎的空间里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大爷我当年一个人一条枪,在千军万马之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一露面“荒神之匙”就哇哇哇地鬼叫了起来,对周良将自己关在储物空间里面极为不满。

    周良对此完全忽视。

    如果说一开始周良还对这神秘的石牌有些好奇和敬畏之心的话,后来接触多了,就发现这厮根本就是一个吃货加嘴炮王,最后干脆就将它当做是耳边风了。

    “这个东西,可以开启棋盘阵法?”周良皱眉问道:“可是你们怎么确定,那棋盘阵法,是通往仙界的传送阵法?”

    “这个当然会有办法,帝境高手虽然不能激发阵法,但要弄清这些信息,倒也不难。”周胜男的语气之中,颇有几分自傲,接着道:“事实上“荒神之匙”并非只有一块,而是足足有数十块,传说它原本是一个完整的石质帝兵,乃是从仙界之中散落到了修真界,化作了碎片……你手中的这块,只是其中之一,这段时间大地上各处都有“荒神之匙”的消息传出,已经有数十人得到了一块。”

    “有数十块?”周良有些意外。

    原来“荒神之匙”并非是唯一。

    “既然“荒神之匙”如此珍贵,那为什么兽人至尊也同意将它让给人族,让到我的手中?”周良立刻意识到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很简单,还是妥协和平衡,在此之前,兽人已经有人得到了“荒神之匙”,从数量上来分配,这一块石匙应该是属于人族。”周胜男笑着道。

    周良有些明白了。

    “可即便是这块“荒神之匙”应该归属于人族,我也没有资格拥有它吧?你刚才说的,人族至少还有三十多位帝境高手,难道他们就不想得到这样的神物,进入仙界?”周良心中又泛起了狐疑。

    “咯咯咯,看来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嘛!”周胜男咯咯娇笑了起来,点头道:“没错,原本“荒神之匙”只有帝境高手才配拥有,但问题是……”

    说到这里,周胜男脸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道:“你不觉得,“荒神之匙”这种千万年以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东西,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出现了,再加上之前的各种,你不觉得这种局面,有点儿奇怪吗?”

    “非常奇怪。”周良实话实说。

    从青木崖之战开始,到“六道仙门”现身,再到棋盘传送阵法,再到“荒神之匙”的出现,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看似都是巧合,但仔细思考的话,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更像是一个局。

    一个连帝境高手都被计算在其中的局。

    “看来你还不算是太笨。”周胜男微笑调侃道:“既然你都能看出来,那两族的帝境高手也自然都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如今天地已乱,杀劫降临,镇压者两族气运的帝境高手,自然不能轻易涉入其中,这就需要有人来帮助我们来解开疑惑,所以这些天以来,所有得到“荒神之匙”的人,都是帝之境界以下的高手。”

    “你的意思是……”周良脑海之中逐渐清晰了起来。

    “我们希望,能够有人利用“荒神之匙”,通过那棋盘阵法来进入仙界,弄清楚在那边到底有什么样的东西存在,找到先前一步进入其中的各方帝境高手。”周胜男神色严肃地道:“所以每一个得到“荒神之匙”的人,实际上都是两族帝境高手精挑细选之后的人选。”

    周良彻底明白了。

    这是选择了一些敢死队替死鬼吗?

    难道自己也是周胜男选中的替死鬼?

    周良摇了摇头,《圣》的敏锐直觉,在周胜男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恶意,一直以来她对自己的照顾,也并非是那种算计,像是长辈亲人一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害自己。

    这一点周良坚信不疑。

    周胜男也仔细地观察着周良的表情,见他面色不变,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欣慰地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最关键的是,帝境高手本身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磅礴,那个棋盘传送阵法无法承受帝境高手的元气,即便是激活了阵法,也无法实现传送。”

    周良哦了一声。

    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仅仅是周胜男之前说的原因的话,那七十多位帝境高手,总有一些极度自信不怕死的存在,会冒险进入传送阵法一观,毕竟他们已经完全确定,棋盘阵法正是通往仙界的固定的门。

    周胜男顿了顿,认真地道:“进入那传送阵法之中,或许有危险,或许是天大的机缘,到底会遭遇什么,说也说不准,只能是各安天命了,你手中有一块“荒神之匙”,就意味着有一次进入的机会,至于到底进还是不进,小周良你可以好好可虑,如果不想去的话,也可拒绝,我绝对不会勉强你。”

    周良点了点头,没有给出答案,道:“容我想一想,再做决定。”

    “好,你有三天的时间去做决定。”周胜男也不催促。

    周良突然笑了笑,道:“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选择我呢?像是宋祖德、武三通也都是一时人杰,还有心云宗那个小胖子罗胖,运道逆天,都是不错的人选。”

    周胜男抛了一个白眼,道:“你小子,这是要变着花样让我夸你吧?武三通和宋祖德,的确都是罕见的天才,罗胖的运道也是令人震惊,但他们和你比起来,终究是差了一些,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自己的运气更加惊人吗?”

    周良嘿嘿一笑。

    周胜男又道:“不过,宋祖德和武三通等人,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像是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这样的门派,得到一块“荒神之匙”或许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这些大门派,会让他们的天骄去冒险吗?毕竟一入棋盘阵法,生死不知。”周良反问道。

    “修真之意,在于锐意进取,天底下没有完全完全没有风险的机缘,无数帝境高手,都是从生死之中博取机缘,才有了今日的实力地位,这个道理,越是站得越高的存在,越是体会的剔透,况且这一次的棋盘传送阵法,虽然存在危险,但也是旷古绝今的大机缘,没有人能抗拒这样的诱惑。”周胜男耐心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