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8章 美人泣血壶
    他们怀着观看人族被虐杀的场面而来,期待着一场足以再入种族史诗的酣畅淋漓的屠杀,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最最最苦涩的失败,近乎于见证了一场巨大的耻辱,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很多兽人高手气的想杀人。

    但是看到那个屹立在金色擂台上的青色道袍身影,所有的愤怒和勇气,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一般,瞬间全部都消散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竟然让兽人至尊最后都亲口承认弃权?

    很多之前对“阴阳杀神”神话都嗤之以鼻的兽人高手,这一刻心中也都沉重了起来,如果还有别的选择,相信身为兽人的至尊,也绝对不会心甘情愿选择弃权。

    这三场生死擂台,前两场连续意料之外的失败,固然重重地打击了兽人的嚣张气焰,但对于兽人高手信心的毁灭程度,却还远远不及最后一场没有能够真正开战的比赛。

    张猛飞和馨兰的强大,让兽人高手震惊,但却不能让他们畏惧。

    而周良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却让这些自命为修真界主宰种族的兽人高手们,感觉到了一种摸不到底的忐忑,这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从不屑一顾到深深忌惮,只需要一句话的时间。

    而与此同时。

    人族阵营已经彻底成为了一片沸腾呼啸的海洋,所有人都尽情地欢呼怒吼着,原本以为这三场擂台生死战只是一次妥协的祭献,是一次悲壮的挽歌,很多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当人族的勇者战死的时候,厚葬他们的尸体……

    但一片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之中,迎来的却是三场史诗般的胜利。

    以的大燕修真国弹丸之地之内的修真者,迎战北域最强大的兽人新生代,结果却是大燕修真国修真者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到最后兽人连出战的勇气都丧失了!

    这是数千年以来,人族在对抗兽人的各种明里暗里的斗争之中,最伟大最传奇的一次战役。

    足以铭记史册。

    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

    “心云!”

    “身入心云,此生无憾!”

    一开始是一些心云宗的弟子在忘形地高呼,到了最后,变成了无数大燕修真国乃至于外国修真者一起振臂狂呼,在这一刻,心云这两个字有着一种振奋人心的魅力,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

    这一战,心云宗名扬天下!

    是大燕修真国人族对抗北域兽人,实际上却是心云宗以一宗之力,在对抗北域兽人最为卓绝的兽人天才们,而且还战胜了,简直就是神话一般的胜利。

    “狂刀”张猛飞!

    “凤凰武神”馨兰!

    “阴阳杀神”周良!

    这三个人的名字,在这一站之后将震惊天下。

    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三个人族未来至尊级别的天才正在冉冉升起,每每到了种族生死存亡最为关键的时刻,都会有一些惊采绝艳之辈涌现出来,力挽狂澜。

    这次生死擂台之战,它的意义或许只是比斗的胜利。

    它似乎并不能让人族在两族对抗的大势上扭转被动弱势的局面。

    它的精神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

    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心云宗毫无疑问将会成为北域人族的又一大新的修真圣地,连续出现了三位绝世天才,这样的门派,必定大兴。

    无数道羡慕嫉妒的目光,投降了心云宗掌门张馥。

    这位号称“玉面修罗”的女掌门人,如同雪山之巅的雪莲一般圣洁高贵,无数北域顶级人族势力和门派的大人物们,第一时间纷纷向张馥致贺拉交情。

    区区七级的门派等级,显然已经无法来衡量这样一个门派了。

    从今以后,这个白裙飘飘的美丽女子,将正式跻身北域修真势力巨头的行列,没有任何人敢看她,张馥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毫无疑问也将引发无数的关注和猜测,甚至会影响到北域人族的命运。

    这就是真正的超级势力的影响力。

    那些昔日曾和心云宗有隙的势力和门派,此时再也听不起丝毫的敌对之心,如果只是普通的实力差距,或许还不足以让他们放弃追赶和报复为难之心,但眼前看到的这种差距,简直就是千里天堑,不可逾越,再去找心云宗的麻烦,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妙声坊、峨眉派、开天宗、妙法宗……

    这些昔日和心云宗并列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大燕修真国门派掌门人和弟子们,抬头看着远处坐席区的张馥,难掩心中的羡慕。

    “从此以后,大燕修真国就彻底是心云宗的天下了!”妙法宗掌门叹息。

    “时也运也,不可与之抗!”峨眉派掌门人也黯然摇头。

    一个真正的巨无霸门派诞生,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强横,更是号召力方面的碾压,可以想象,从今以后,大燕修真国乃至于周边数十国最顶尖的人族天才苗子,天赋最好的子弟,都会首选心云宗,其他各大门派想要发展扩大,只能是选择一些心云宗挑剩下的弟子了。

    长此以往,还有谁可敌心云宗?

    只要看看现场其他门派弟子们的表情,就知道了,其他大燕修真国门派的年轻弟子,看向身边那些穿着心云宗道袍的年轻同辈,眼中闪烁着无法掩饰无法遏制的羡慕。

    为什么我们的门派,没有出现周良、张猛飞、馨兰这种的绝世天才?

    要是能够加入心云宗,那该多好!

    这种念头,几乎是所有在场其他大燕修真国人族门派弟子的全部想法。

    “周良来见我。”

    人族至尊的声音响起,直接召见周良。

    这又引发了一阵阵羡慕的猜测。

    连北域至尊都要亲自召见周良了,这是否意味着连至尊也认定,周良有着成为未来至尊的可能,所以要重点对待了?

    ……

    周良从擂台上走下来。

    身边是连绵的欢呼和呐喊。

    许多心云宗的弟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围在了擂台边上。

    “掌门人。”周良第一个笑嘻嘻地向张馥拱手。

    张馥故作威严地点点头,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不能像是女人一样依偎在这个家伙的怀里,毕竟自己是心云宗的掌门。

    周良嘿嘿一笑,也不再什么。

    张馥什么都好,就是在有旁人的时候,总是要摆出一副掌门人的尊严,看她如天山玄女一般冷傲的样子,周良心里就有点儿痒痒,想起了夜半无人时候张馥在自己怀里柔弱婉转的诱人模样。

    “周大哥!”张猛飞笑着问候。

    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张猛飞就幻想过有朝一日,可以和周良站在同一个战场之上并肩而战,不过那个时候的张猛飞,资质平庸,修炼数月甚至连真气气旋都无法凝聚饱满,和三峰第一人周良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远太远,几乎没有人会相信,时隔五六年之后,张猛飞会达到如今的实力。

    而今天,张猛飞终于证明了自己。

    对于张猛飞来,名动天下或许并不是他所在乎的事情,他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终于可以站在周良的身边,用自己手中的刀,为周良分担一份压力了。

    周良大笑着狠狠拥抱张猛飞。

    张猛飞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无碍,有心云宗雄厚的神材宝药和炼丹之术的支撑下,只需要再静养个三五日,就可以恢复了。

    “猴呜,这家伙是我的人宠,哈哈,我的眼光真好……”银猴从罗轩举肩膀上跳起来,跳到周良的头顶,兴奋地宣布自己的领地。

    “胖猴猴,别弄乱我爹的发型。”周美瞪眼。

    银猴只好悻悻地蹲在周良的肩头。

    “他师娘的,猴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呀。”银猴感到伤心,想当年自己绝对是周良身边的一哥,现在呢?蝶和黑狗自己打不过,周美和罗胖这两个屁孩自己还得让着他们……

    唉,猴生真的是艰难啊!

    在心云宗弟子们的欢呼声之中,也有无数北域人族门派的大人物们,过来和周良、张猛飞打招呼,不管如何,和未来的人族至尊混个脸熟,都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周良应付的有些头大。

    “我先去面见至尊。”

    找了个借口,周良落荒而逃。

    听到周良是要去面见人族至尊,其他人也不好纠缠了,让开一条道,不过张猛飞可就被热情的大人物们给淹没了。

    ……

    来到大燕修真国监察长老的驻地,头发苍白的洪老已经等待在了大殿门口。

    这是周良第二次来到这里,昔日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怎么变。

    只是看到洪老有些意外,这位深藏不露的仆人不是一直都追随在周胜男的身边吗?怎么突然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周胜男也在神殿之中?

    “随我来。”

    洪老依旧是面无表情,做了收拾,前面带路。

    跟随洪老一路深入,这一切场景似曾相识,恍惚间仿佛是回到了第一次面见周胜男时候的场景,那一次也是洪老带路,不过和当时的忐忑相比,这一次的周良,已经从容了无数倍。

    “进去吧!”洪老站在外殿的拱门口,指了指里面。

    里面等待着自己的,不会又是周胜男那个神秘女人吧?

    周良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周胜男在北域“玄武帝宫”之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地位,能够从玄武大帝的卧室之中拿到裁决律令,这其中实在是有太多令人想象的地方。

    深呼吸一口气,周良点点头,道:“多谢洪老。”

    一直面无表情的洪老,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只是轻轻地点点头,没有再什么。

    周良跨进了拱门。

    如同穿越时空一般的感觉迎面而来,这拱门显然是一个极为强大的禁制边缘,周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沁人心脾地香味迎面而来,接着耳边就传来了莺莺燕燕的娇笑之声,柔软甜糯,咿咿呀呀竟是在唱着曲儿。

    周良看去。

    却发现二十多个身穿着红韶薄衫的窈窕女子,藕臂粉腿裸露在外,极为慵懒地或坐或卧,有人吹着玉箫,有人击缶,有人弹动竖琴,还有人赤着雪白的玉足,在绵软猩红色的地摊上妖娆地舞蹈,身姿优美仿若九天玄女下凡一般。

    场面真的是香艳慵懒至极。

    在最中间的白虎座椅上,一袭红杉罗裙的周胜男,左手慵懒地撑着下巴,右手豆蔻指尖捏着一枚龙眼大的荔枝,剥开了露出粉白的荔枝肉,正在一点一点地吮吸……

    真的是明艳无比,有一种成熟风韵少妇独有的气质。

    看到周良进来,周胜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挥了挥手,道:“好了,妹妹们,姐姐有客人来了,大家都散了吧!”

    “嘻嘻,俊哥儿又来了啊!”

    “这哥真的是俊品如龙的人物啊!六年不见,皮肤越来越白了呢!让人家好生羡慕。”

    这些女子们大胆地调戏周良,最终竟是都化作了红色的氤氲,没入了周胜男身旁的一个鲜红色的玉壶之中。

    周良瞪大了眼睛。

    周胜男轻轻地托起玉壶,那莹润红艳艳的光泽,仿佛是流动着的冰晶一般,有一种令人眩晕的光彩,她叹了一口气,道:“所以,有的时候,你们男人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呢!你知道这美人泣血壶的来历吗?”

    周良一额头的黑线,怎么一张口谈到男人是不是好东西这个话题来了,只能老实地摇头,道:“不太知道。”

    “这美人泣血壶,原本是属于一个男人,一个名声极好的潇洒人物,在整个北域,都是一等一的俊品人物,曾经有无数天真少女名门女弟子为其倾心,可是有谁知道,恰恰是这样一个人,将北域一个时代,最为漂亮迷人的女修真者,以最邪恶的手段俘获,夺走她们的贞洁,还将她们的灵魂,以邪法炼如了这美人泣血壶之中,这样就可以恣意操控她们,令她们生生世世,都不能翻身,都要受他的控制和凌润……”

    周胜男缓缓地道。

    周良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没错,你刚才看到的我的这些妹妹们,都是这美人泣血壶的灵魂傀儡,也是受那人面兽心的人物蛊惑残害的可怜人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