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7章 认输?
    阿清进入心云宗之后,也绝对会受到整个门派的重视,日后就算不能成为帝级的高手,但至少也会成为大燕修真国修真顶级之列。

    为什么自己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事情呢?

    一些人在心中反问自己。

    阿清自己此时也从最初的震惊之中稍微清醒了一下,也终于明白最后周良那些话的意思,心底里泛起一阵狂喜,想一想从周良一开始出现在身边到此时,经历的一切,阿清终于对“阴阳杀神”这位大燕修真国修真传奇有了最为直观的认识。

    那位传说之中站在云端的大人物,原来也是有血有肉如此亲切。

    自己的偶像,就这么活生生地在自己的身边出现了。

    阿清没有丝毫的失望。

    偶像比自己想象之中更加英大帝骏,比自己想象之中的更加完美。

    在周良的身上,阿清甚至感觉到了之前面对包括末日剑魔武三通,缺德魔头宋祖德等任何一位人族高手时从未感受到的气息,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如同仙人的光环,让他看到了希望。

    今日短短的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对于这个方位所有的人族高手来说,绝对是毕生难忘的一刻。

    ……

    第二场生死擂台的对决落幕之后,这一次两族对垒较量几乎可以说是已经失去了悬念。

    三局两胜制的规则之下,人族已经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对于兽人来说,剩下的最后一场比斗的意义,就算是取胜,也仅仅只是挽回最后一丝尊严,与大局无关。

    更何况在很多人看来,最后一场比斗恰恰是兽人最难取胜的一场。

    因为最后一场大燕修真国人族的代表,是出道以来几乎未逢败绩的“阴阳杀神”周良,只有真正的兽人和人族的高层顶级高手,才明白“阴阳杀神”这四个字的含义,尤其是在经历了梨园镇一战之后,时隔三年周良的实力,已经彻底震惊了两族的北域顶级势力。

    当一袭青色道袍的周良,出现在金色擂台上的时候,大燕修真国的人族修真者都疯狂地狂呼了起来。

    虽然时隔三年时间,但周良曾经创造下的神话,对于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影响依旧极为深远,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的格局,也在当时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狠狠地阻击了外国修真对于大燕修真国修真界的侵袭,捍卫了大燕修真国人族的尊严。

    而且周良传下来的《彩虹七式》招式,在过去三年几乎成为了许多大燕修真国中等门派和无数散修修真者必修的功法,在人族对抗兽人和荒妖的战斗之中,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作用,如今《彩虹七式》的普及程度超过了任何一门功法,这种将功法创造的绝学毫不吝啬地公开出来的做法,也是千古以来第一人。

    大燕修真国人族因为周良这一慷慨举动,受益无穷。

    这些都使得周良在大燕修真国人族尤其是无数中下层修真者的心目之中,简直就是再世圣贤道圣一般,已经超越了一个修真高手的层次。

    即便是许多兽人之人,也在这一瞬间,被人族阵营之中爆发出来的滚雷一般的欢呼尖叫之声给震惊了。

    即便是在北域兽人第一天女“紫熏公主”出场的时候,兽人的阵势也没有这么疯狂。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会让这些人族如此疯狂?

    北域兽人的顶级高手坐席区,有无数道目光也在这一刻,同时投射到了那个金色擂台身上,神色各不相同,目光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万恶魔宗驻地方向。

    已经结束了战斗返回的“紫熏公主”,静静地站在大殿之下,遥遥看着那金色擂台,一双秒目之中泛着异彩,轻声道:“这人就是周良?”

    “怎么?我亲爱的心高气傲的妹妹,竟然对一个人族动心了?”

    冷漠的声音传来。

    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带着一片黑色阴影缓缓地过来,出现在“紫熏公主”的身后。

    这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兽人年轻人,古铜色的肌肤在眼光下闪烁着细腻的光泽,看起来像是一个脸上带着微笑的邻家男子,并不如何英俊,也没有丝毫邪魅的气息。

    他银白色的长发,如同银色瀑布从九天倾泻下来一般,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对布满了暗红色纹络的黑色犄角,在额头的两侧生长出来,刺向天外。

    “如果这个周良,能够打赢你,我就算是与他为妾,又如何?”“紫熏公主”知道身后来的是谁,头也不回淡漠地道。

    “哈哈哈哈。”兽人年轻人大笑了起来:“那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亲爱的妹妹,你还在耿耿于怀啊!”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紫熏公主”头也不回,一字一句地道。

    “好,那我就先杀了周良,让你这个希望破灭。”年轻男子信心十足地道。

    他正是第三场生死擂台站兽人的代表。

    他的名字,叫做摩诃。

    “摩诃太子”!

    北域兽人第一圣地万恶魔宗第一顺位的传人,也是传说之中体内流淌着最纯净的圣魔血脉的年青一代兽人第一人。

    在北域兽人之中,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分量,重如山峦。

    除了帝魔本人之外,整个北域兽人,几乎没有人可以制衡他。

    他要做的,都做到了。

    他不想要的,都毁灭了。

    没有什么,可以违逆他的意志。

    就算整个北域都因为周良的表现而战栗的时候,摩诃太子也没有将这个人族天才放在眼中,他的霸道,从来只在心中,不在外表,所以在每一个兽人终生只有一次的兽人炼神化人、选择人形外表的时候,他选择了这幅极为普通的浓眉大眼的外表,而不是那种英俊邪魅到了极点的皮囊。

    “人族的修真神话,在我眼中,只是一个笑话。”

    摩诃太子哈哈大笑。

    但就在他正要起身纵向金色擂台的时候,一股磅礴浩瀚不可抵御的力量,突然出现压制了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动弹。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在天池之畔响起——

    “第三场生死擂台,兽人弃权。”

    这是兽人至尊的声音。

    声音一出,天池之畔一片宁静。

    无数生灵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兽人竟然弃权了?号称是北域最强种族的兽人,有着无数顶尖高手的兽人,竟然在最后一场选择了弃权?

    就算是一场惨烈的失败,也要比弃权更容易令人接受吧?

    弃权,简直就是一种变向的认输。

    连一战都勇气都没有。

    兽人阵营顿时一片喧哗,无数张面孔都愕然震惊,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兽人至尊的口中说出来。

    就连兽人顶级高手的坐席区,许多大宗掌门和圣魔高手,也都纷纷面色震惊地站了起来,不明白为什么至尊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弃权?不就是认输吗?这怎么可以?”

    “一个小小的周良,难道我北域兽人没有人能制得了他?这样认输,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第三场出战者是谁?如此胆小怯懦,实在是丢了我兽人的脸,不配为兽!”

    “哼,不能弃权,让我来会一会这周良!”

    有兽人高手大呼,不甘承受这份屈辱,纵身跃起,朝着金色擂台冲去,哪怕就算是死,也要代替兽人战完这最后一场。

    但一股磅礴力量一闪,就将他击的倒飞了回去。

    至尊的决定,根本不是其他人所能违逆,就算是坐席区那些圣级巅峰的顶尖高手们,也不可能挑衅至尊的威严,换在平时,这样的行为,瞬间就是血溅五步,好在这次兽人至尊似乎并未被触怒,没有杀人。

    磅礴浩瀚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气息扫过兽人阵营。

    叫嚣愤怒的兽人高手们,在这一瞬间骇然止声。

    同一时间。

    在万恶魔宗驻地的大殿之前。

    “你……竟敢拦我?”“摩诃太子”脸色涨红,奋力挣扎,却始终无法挪动分毫,一层淡红色的光晕压在了他的身上,就像是整个世界的重量覆压一般,以“摩诃太子”的实力,竟然都无法动弹。

    “这一战,你不能去。”兽人至尊的声音响起。

    “怎么?难道你认为我会败给那个人族小子?”“摩诃太子”冷笑,放弃了挣扎,但眼眸之中却是如火山一般熊熊燃烧的愤怒。

    这种姿态,竟是丝毫不将暗中的兽人至尊放在眼里一般。

    淡青色的氤氲闪烁,一个若隐若幻的身影出现在了大殿之前,虽然并未刻意释放气息,但那一丝丝流转着的仙灵之力,却表明这个身影正是暗中主宰者一切的兽人帝级高手。

    “这是你父亲的决定。”淡青色氤氲淡淡地道。

    “他?他还记得我这个儿子?”“摩诃太子”冷笑道。

    “宗主对你一直都很好……”淡青色氤氲还未说完,“摩诃太子”突然暴怒了起来,喝道:“闭嘴,我不想听到这种话,哼,我又不是那些将他奉若仙人的蠢货们,难道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吗?既然我们这些子嗣,对于他来说,还不如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野种,那他为何要诞下我们?”

    “你误会他了。”淡青色氤氲语气依旧清淡。

    “哼!”“摩诃太子”不屑地冷哼,懒得再说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如果是换做别人,只怕早就化作齑粉了。”淡青色氤氲很有耐心。

    “摩诃太子”冷笑着转身而去。

    “你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而已,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摩诃太子”语言极其刻薄地道:“等我有朝一日踏入帝境,先斩你的狗头。”

    淡青色氤氲身影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那就等你踏入帝境再说吧!在此之前,不要去招惹周良,否则,我不会留手。”

    “哼!”

    “摩诃太子”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到底义父他们去了哪里?”一直沉默着的“紫熏公主”突然开口问道。

    “离开了这个世界。”淡青色氤氲身影语气淡漠地道。

    “紫熏公主”一怔:“难道真的陨落了?”

    “这个世界,并非是只有修真界一个世界而已。”淡青色氤氲语气依旧淡漠,他对于“紫熏公主”的态度,和对“摩诃太子”完全相反,道:“知道为什么数千万年以来,修真界之中,始终无法出现传说之中的仙之境界的存在吗?”

    “为什么?”“紫熏公主”顺着他的意思问道。

    对于淡青色氤氲的冷淡口吻,她丝毫不在意,显然是已经习惯了。

    “因为想要成仙,必须在仙界。修真界不是仙界,所以没有人能成仙。就这么简单。”淡青色氤氲说完,转身朝着大殿内部走去。

    “紫熏公主”闻言,精神一震,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讶然道:“你的意思是说……义父他去了仙界?”

    “这个你自己去猜吧!”淡青色氤氲的语气,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紫熏公主”微微一笑,道:“这些话,也是义父让你转告我的吧?否则以你的品性,怎么会愿意对我说这些。”

    淡青色氤氲脚步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你果然只是义父身边的一条狗而已。”“紫熏公主”脸上露出凛冽的笑意,仿佛是冰雪山峰上一道冰泉缓缓地流淌,道:“有朝一日我踏足帝之境界,也必斩你项上人头。”

    “无知。”

    淡青色氤氲消失在了原地。

    ……

    ……

    天池广场。

    喧哗而羞辱的兽人已经逐渐散去。

    最后一场兽人至尊的弃权,极大地打击了在场无数兽人高手的自尊心,很多兽人义愤填膺,却又不能反抗违逆至尊的意志。

    他们怀着观看人族被虐杀的场面而来,期待着一场足以再入种族史诗的酣畅淋漓的屠杀,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最最最苦涩的失败,近乎于见证了一场巨大的耻辱,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很多兽人高手气的想杀人。

    但是看到那个屹立在金色擂台上的青色道袍身影,所有的愤怒和勇气,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一般,瞬间全部都消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