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6章 幸运的阿清
    一头巨大的神凰虚影在身后若有若无的浮现,即便是面对兽人的天女,她的气场和气质,也丝毫不输于人,甚至还有凌驾其上的姿态。

    “你到底是谁?”“紫熏公主”并没有因为对手的话而恼怒。

    她只是有些疑惑,内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登上擂台的瞬间,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中泛起。

    馨兰不语。

    纤柔精致的白皙手之下,凤纹剑匣已经开始嗡嗡嗡作响,像是有什么荒妖要从其中脱困而出一般。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再问,不过这场比斗,我必须赢,所有站在我面前的对手,都要倒下。不过,我也愿意饶你一命。”“紫熏公主”缓慢地凝神,脸上恢复了傲色。

    一颗颗纯银色的元气圆球从她娇玲珑的身躯之中一颗一颗地浮现出来,蕴含着恐怖的元气,转眼之间身边就是数百颗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纯净元气球。

    她的功法,就和她的人一样,纯净而又祥和,没有丝毫的妖性气息。

    这是一个与兽人格格不入的少女,但她偏偏是北域兽人的公主。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和张猛飞与黄山尊魔的一战从相互试探开始不同,这一战两个绝色女子之间从一开始就在蓄势,显然是要一击分胜负了。

    “紫熏公主”身边那银色纯净圣洁的元气球犹如诸天星辰一般运转运行,自身犹如一个宇宙,暗合万物星辰大道至理,完全是圣级境界的力量,每一颗元气球都蕴含着令人惊悚的力量,仿佛一旦爆炸开来,整个天池之畔都会被毁灭一般。

    而馨兰身后的凤凰图腾之影,已经近乎于实质,一头百米巨大的神凰轻轻地扇动着翅膀,一股只属于上古神兽之王的气息,仿佛是汪洋一般弥漫开来,这神凰和活的没有二致,浑身上下每一根羽毛都流溢着七彩神光,不是凡间之物,巨大的羽翼如同仙人的守护,将馨兰笼罩,而她手掌之下的剑匣中,也发出阵阵神凰吟唱之声。

    两大女高手给周围所有人的感觉,就仿佛是有两个恒星就要碰撞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天崩地裂。

    “杀!”

    “紫熏公主”率先发难。

    所有的纯净圣洁元气球突然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了出去。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这种画面太过于震撼,就像是漫天星辰骤然陨落,要将一方天地都毁灭一般。

    而馨兰正站在要被毁灭的这方天地之中。

    “唳!”

    神凰长鸣。

    巨大的神凰双翼合围,将馨兰笼罩在了其中。

    轰轰轰轰!

    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出,瞬息震动虚空,仿佛有仙人在暗中擂动神鼓。

    下一瞬间,还未等众人从瞬间的绝杀画面之中反应过来,凤鸣九天,一道紫红色剑光,从馨兰站立的位置迸发出来,犹如昙花一现,一闪即逝。

    然后整个场面寂静了下来。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所有的目光,瞬间定格在了擂台上。

    有风吹过,拂动了女子的长发。

    馨兰静静地站在原地,手按着已经彻底安静下来的凤纹剑匣。

    一缕奇异的鲜血,顺着她如白玉藕一般光华的手臂流下来,滴落在了地面,发出啪嗒啪嗒的轻响之声,那是淡紫色的血液,掉在地面的瞬间,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经过数十位圣级道纹师加持的擂台地面,立刻被灼烧出一个个坑洼,冒起青烟,仿佛那紫色鲜血是炙热的神炎一般。

    而在她的对面,“紫熏公主”浑身上下却是没有丝毫的伤痕。

    在她玲珑娇躯的周围,还有一层纯净的如红怡般的元气罩,将她保护在其中,只有真正的高手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捕捉到,“紫熏公主”每击出一颗纯净星辰元气球,身边的护罩就越是雄浑强大,当所有的星辰元气球被轰击出去的时候,正是她的防御之力最强大的时候。

    这简直就是无解的神通战绩。

    周良在那一瞬间,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这位兽人公主的实力,有些诡异。

    短暂的寂静之后,周围一片喧哗,看到馨兰受伤,许多兽人高手都已经按耐不住兴奋大吼了起来,这一击胜负已分,很明显“紫熏公主”要技高一筹。

    人族阵营中是一片惋惜之声。

    “输了……就差一点点啊!真可惜,还有机会吗?”阿清和身边的人族修真者们扼腕叹息,生死擂台是不死不休,除非有一方主动认输,但是对于人族和兽人这样仇恨积淀了数万年的种族来,这种场合之下认输,简直比死了还失败。

    “还没输,继续看。”周良平静地道。

    阿清和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周良的身上,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察觉到了身边这个青色道袍英俊年轻人的不俗,那种出尘的气质,无法模仿,且之前周良所的一切都应验了,这更让很多人都明白,周良的目光远在自己等人之上。

    听周良这么,人族修真者们都是精神一震。

    ……

    “认输,还是战?”

    馨兰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势,一团紫色的火焰从伤口之中迸发出来,白皙的肌肤瞬间愈合,连丝毫的伤痕都没有留下,那淡紫色的鲜血也全部挥发化作了火焰。

    对面。

    “紫熏公主”身边银色的元气护罩缓缓地散去。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间,之前一瞬间感觉到的犹如死亡镰刀勒住喉咙的可怕感觉还残存着一丝丝,没有人知道,她已经在死亡线上停留了一瞬。

    她美丽的眸子里有一丝疑惑,皱眉道:“为什么留手?”

    “因为你不是纯粹的兽人。”馨兰声音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波澜,道:“如果你要战,下一招我不会再留情。”

    “紫熏公主”如水晶一般的眸子里一丝惊愕一闪而逝,略作思考之后,道:“你那一剑,我的“明月当空”之术还挡不住——至少现在还挡不住,所以这一战,是我输了。”

    “那就好。”馨兰点点头。

    凤纹剑匣化作了一团红光没入她的掌心,身形一晃,她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擂台之上,化作了一道紫红色的光焰,一闪即逝,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竟是直接离开了天池广场。

    这一幕让无数人都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许多距离擂台远一些的两族高手,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战斗还未分生死,但人族参战者却已经离去,难道是因为怕死而逃了吗?

    顿时一片嘘声和骂声响成一片。

    然而还未等兽人阵营沸腾太长时间,空中响起了兽人至尊的声音,平静之中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绪,淡淡地道:“第二战,大燕修真国人族胜。”

    轰!

    这话像是一颗炸雷落在了人群中。

    两族生灵脸上的表情对比之下显得无比丰富,许多兽人高手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是被鞋底狠狠地抽了一般,而人族高手原本失落的表情瞬间转变成了错愕和难以置信。

    人族……赢了?

    馨兰赢了?

    除了少数修为高深的圣级高手之外,很多人都对这个结果无法接受,明明受伤的是馨兰,而“紫熏公主”身边的还有强横无匹的守护光罩,怎么结果却颠倒了?

    但又没有人敢怀疑兽人至尊的话。

    到底这其中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奥秘?

    许多人都看向了身边的同伴,等待有人出答案,但看到的都是一张张面面相觑的脸。

    ““紫熏公主”的元气防护罩,实际上已经被攻破了,只是馨兰的那一剑,从剑匣之中暴起倾泻,犹如仙光,出剑太快太凌厉,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然后又瞬息收剑,几乎没有人捕捉到,其实刚才是馨兰留手了,如不然,只怕此时“紫熏公主”不死也是重伤了。”

    周良轻声低解释道。

    阿清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如此。

    “哼,胡八道,满口胡诌。”那位青松宗的黑衣瘦高年轻人虽然已经信了几分,但仍旧不屑地挑衅道:“那种圣级境界的对决,岂是你所能看透?还在这里招摇撞骗,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信你才怪。”

    这话让一些人脸上重又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周良没有再做任何的解释争辩。

    没有必要。

    看到周良不语,那黑衣瘦高年轻人心头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以为周良被自己揭穿心虚了,又挑衅似地笑道:“做人呢!还是要谦虚一些,不要到处充大尾巴鹰,好像自己什么都懂一样,像你这样招摇撞骗的人,我见得多了……”

    话音未落。

    “老爹,你怎么躲在这里啊!”一个奶声奶气的童声传来。

    却见人群之中挤出来两个两三岁的屁孩,话的是一个粉雕玉琢,像是瓷娃娃一样的丫头,可爱到了极点,身穿白色袄裙,质地绝佳,一看就是出身于高贵名门之家。丫头身后跟着一个憨态可掬的胖子,一身白乎乎的肥肉像是雪球一样,身上还有一股醉人的奶香。

    “呃,你们怎么来了?”周良没想到这两个祖宗竟然挤到人群中找到了自己。

    “师傅,我们来给你加油,待会儿第三场生死擂台,师娘如果你赢得漂亮,晚上回去会给你一个惊喜。”罗胖奶声奶气地道。

    可这话的也太暧昧了。

    周良恨不得立刻将整个天然萌的胖子嘴缝上。

    但是周围人都笑不出来。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肉球罗胖的话,捕捉了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待会儿的第三场生死擂台站,竟然是由眼前这个青色道袍年轻人出战,也就是,这个青色道袍年轻人至少也应该是和“狂刀”张猛飞以及馨兰一个级别的高手。

    这……

    一些人当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周良一弯腰将两个家伙抱在怀里,知道有这两个祖宗出现,自己想要再平静地躲在人群中观战是不行了,于是转身离开,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阿清,道:“对了,兄弟,我看你资质不错,又有一腔侠义心肠,既然无门无派,不如来我心云宗。”

    实话,周良对这个叫做阿清的年轻人印象不错,也起了栽培之心。

    阿清还未反应过来:“啊?”

    “来心云宗了可以找我。”周良笑着转身离去。

    “找你?你也是心云宗的人,这位大哥……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阿清一愣。

    “周良。”

    这两个落下的时候,众人眼前一花,抱着两个屁孩的青色道袍身影已经消失。

    “哦,原来你叫周良啊……”阿清下意识地了这么一句,突然脑海之中一个机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顿时犹如被闪电劈中一般,彻底呆滞在了原地。

    周良?!

    他竟然是周良?

    “阴阳杀神”周良?

    阿清懵了。

    他身边所有的人族修真者也都懵了。

    旁边那个青松宗的黑衣瘦高年轻弟子瞬间都快给吓傻了,只觉得身体都木了,有一种窒息一般的感觉,天啊!自己竟然在这个大魔王的身边,连续了那么多诋毁心云宗的话,还试图当面挑衅他……

    根据门派师长的描述,这周良是个暴戾的大魔王,丝毫见不得任何相左的意见,那为什么自己这次如此挑衅,他却没有杀自己?

    一股寒气难以遏制地从尾椎骨直冲天灵感,将这青松宗弟子的脑门都快要掀飞。

    看着周围人群都在一片震惊之中,他悄悄地夹起尾巴灰溜溜地遁了。

    周围许多人都羡慕地看着阿清。

    想不到这个无权无势的散修子,竟然运气这么好,因缘巧合得到了周良这位风云人物的青睐,显然是要被收入到了心云宗之中了,且被周良主动邀请。

    阿清进入心云宗之后,也绝对会受到整个门派的重视,日后就算不能成为帝级的高手,但至少也会成为大燕修真国修真顶级之列。

    为什么自己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事情呢?

    一些人在心中反问自己。

    阿清自己此时也从最初的震惊之中稍微清醒了一下,也终于明白最后周良那些话的意思,心底里泛起一阵狂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