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3章 神秘图腾
    他手中的“破天角刀”双刀只是有一些淡淡的白色痕迹,这两把刀以他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铸就出来,又被万恶魔宗中的炼器妖师注入了圣级的气息,坚韧程度堪比道器,尤其和他本身契合,由他施展刀法,简直就像是他自己的手臂一般灵活。

    而张猛飞手中的丈八蛇刀,乃是以长坂坡上等蛮铁打造,虽然也是极为不凡,且在昨夜之时,又经过了周良的道纹加持,但毕竟先天和后天都有所不足,面对“破天角刀”,最终还是破碎断裂了。

    一名刀客,失去了刀,实力等于是下降了大半。

    “到此为止了,小家伙,你的刀法不错,但可惜要夭折了,说实话,只要你现在就认输求饶,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跟在我身边做一个刀童。”黄山尊魔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即将到来的杀戮让他兴奋。

    “啰嗦。”

    张猛飞的回答,始终是这两个字。

    失去了长刀,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而又淡漠。

    面对着逼近的黄山尊魔,张猛飞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握,微光闪烁,一柄造型奇特的紫色长弓,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散出洪荒暴虐气息,仿佛是有一头洪荒巨妖被他握在了手中一般。

    “弓?刀客也会玩弓吗?困兽之斗。”黄山尊魔冷笑。

    但笑容很快就僵硬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张猛飞缓缓地挽弓,淡红色的光丝幻化出来,化作了弓弦,而一支火焰长箭正在一点一点地生成,宛如一只振翅欲飞的朱雀一般,虚空之中已经开始响起朱雀长鸣之声。

    咻!

    紫色长弓瞬间被拉到了满月,朱雀长箭飙射出来。

    “好快……”黄山尊魔的视线只能捕捉到箭影,仓促之间“破天角刀”双刀横在身前。

    轰!

    他整个人被轰飞。

    狠狠地撞击在了生死擂台边缘的光罩之上,哇地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支箭的力量,简直出了他的想象。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耳边又传来一声虎啸之声。

    张猛飞射出了第二箭。

    箭矢如白虎,幻化出白虎神兽的虚影,划破了虚空。

    轰!

    这一箭再度轰在了黄山尊魔的身上。

    在别人看来,就是一头白色巨虎瞬间张开血盆大口将黄山尊魔吞噬了一般。

    嘣!

    弓弦震颤之声再度响起。

    这一次从张猛飞手中爆射出来的一头神兽玄武。

    黄山尊魔毫无悬念地再一次被击中。

    巨大的玄武幻影仿佛是一座山峦一般撞击在了他的身上,整个金色擂台都在疯狂地震荡和闪烁,仿佛是要破碎了一般。

    嘣!

    第四次弓弦的震颤。

    从张猛飞手中飞出的是一条青龙。

    龙翔虚空,龙吟之声令人灵魂激荡,青色的身形带着毁灭的力量,将黄山尊魔的身形吞噬。

    四次攻击,四大神兽。

    四相神弓。

    张猛飞手中的长弓,正是当初周良在“骷髅森林”之中从陈友谅的手中夺过来的“四相神弓”,这是一件威力奇大的准帝级长弓,经过了周良的祭炼之后,已经彻底变成了无主之物,考虑到张猛飞除了刀法之外,一身箭术也是凡脱俗,所以将这柄弓交予张猛飞,也是一张底牌。

    张猛飞果然是没有辜负这柄神弓,连开四弓,连射四箭,将四大神兽的威力释放的淋漓尽致。

    神弓一出,天下震惊。

    人族阵营之中简直是炸了锅,原本以为张猛飞折刀受伤,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没想到突然之间峰回路转,这等雄浑霸道的弓术,已经越了一般范畴之中对于弓箭之术的定义,堪称是惊天地泣鬼神。

    赢了?

    黄山尊魔连中四箭,还不死?

    许多心急的人族修真者已经开始了狂欢,兴奋地大吼,张猛飞的名字响彻云霄,犹如潮水春雷一般翻滚回荡在天地之间,许多普通的人族修真者,在这一瞬间疯狂地开始崇拜张猛飞。

    这种原本以为必输无疑的绝望比赛,竟然以这样一种奇迹般的结局翻盘,这种极致的冲击力,简直让人族阵营沸腾如火山爆。

    “哈哈,赢了,真的赢了,万岁,“狂刀”无敌!”沸腾的人群之中,阿清涨红着脸大吼,嗓子都吼破了。

    周良只是轻轻地按了按他的肩膀,道:“再等等看,还没有结束。”

    “啊?”阿清一愣。

    ……

    ……

    擂台上。

    张猛飞手握张弓,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再出箭。

    四相神弓的极致威力就在这四箭,多射无益,反而会损耗己身,毕竟每一次开弓都消耗自身极大的力量。

    对面。

    四兽之箭的力量正在缓缓散去。

    从一开始黄山尊魔几乎是被钉在了擂台的光壁之上,硬生生地承受了这四箭,赤、银、橙和青四种光焰将这位兽人天才淹没在其中,看不到他被射成了什么样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丝毫的征兆迹象传出来。

    叮当!

    轻响声传来。

    一块块黑色的金属碎块掉落在地上,声音清脆。

    那是黄山尊魔的“破天角刀”双刀。

    这是他的本命法器。

    但是现在却碎了。

    这一幕让无数兽人高手的心都提了起来。

    也让无数人族修真者最后悬着的心落地,本命法器都碎了,那黄山尊魔肯定是死了。

    就在这时——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一个疯狂的笑声,突然从那还未散尽的四神兽光焰之中传出来,这声音暴虐而又强大,一股犹如魔鬼在瞬间降临一般的恐怖气息弥漫,黑色的身影,逐渐从光焰之中走出来。

    黄山尊魔!

    他的形状有些狼狈,全身上下都有伤痕,但明显只是皮外伤,身上那有圣级气息的黑色道袍,闪烁着魔鬼一般的阴森的色彩,他的身形膨胀了数倍,整个头颅完全化作了牛魔之状,血盆大口和猩红色如燃烧火焰的瞳孔,简直就像是最恐怖的梦魇降临。

    黄山尊魔在疯狂地大笑。

    身上那黑色道袍幽光闪烁,将他全部的伤痕瞬间抹除,恢复了全盛状态。

    “这就是你的底牌吗?”黄山尊魔笑声一顿,神态顿时变得阴狠暴戾,猩红色的瞳孔盯着张猛飞,仿佛是魔鬼的注视,不屑地道:“早就知道人族会给你一点儿东西来拼死一搏,但如果你的底牌仅限于此的话,那你今天死定了,你那张破弓,连我的“天魔神甲”都无法穿透呢!”

    擂台四周,欢呼如雷的人族修真者,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一瞬间从狂喜的云端跌落谷底,无数颗心就这样沉沉沉沉沉了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

    竟然是这样?

    黄山尊魔竟然没事?

    正面承受了四相神弓最巅峰的神兽之力的伤害,竟然瞬间就恢复。

    这还怎么打?

    明显张猛飞已经使出了最强大的力量,可这黄山尊魔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峦一般,根本无法击倒。

    人群之中,周良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

    “怎么……会……”阿清呆住,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

    青松宗的黑衣瘦高年轻弟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我说了,不会有奇迹生,不要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人族身上……”话还没说完,一边的阿清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挥出去,怒吼道:“你特么的到底还是不是人族……”

    黑衣瘦高年轻弟子轻轻抬手,就握住了阿清的拳头,两人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

    “你敢向我出手?”黑衣瘦高年轻弟子轻蔑地笑:“忍了你这个可怜虫很长时间了,你以为我青松宗的人,是你这样的垃圾货色也能骂的吗?今天我就废掉你这只手,让你永远明白自己的地位。”

    说着,他手掌力,就要捏碎阿清的拳头。

    冷汗瞬间就从阿清的额头流了下来,那难以抗拒的恐怖力量,让他的拳头都快要碎了。

    就在他觉得自己的拳头快要碎了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一股热流瞬间顺着这手掌弥漫散到了四肢百骸之中,然后拳头上传来的剧痛如潮水一般消散,嘭地一声,就听那青松宗的弟子惊骇地惨叫一声。

    阿清抬头看去。

    却见青松宗弟子的手掌,竟像是被炸碎了一般,血肉模糊,他正一脸震惊不敢相信似的看着自己。

    “这……”阿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不明白刚才生了什么。

    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自己的身躯之中流转,就像是一颗种子一样,在自己的体内芽,让阿清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强大”的滋味。

    对了,是刚才那只温暖的手掌……

    阿清扭头看去,正要弄明白一切的时候,突然人群之中又响起一片惊呼声,他抬头朝着擂台看去,顿时一颗心又悬了起来,忘记了身边的一切。

    ……

    张猛飞皱着眉头。

    四相神弓已经被震飞。

    化作了牛头魔的黄山尊魔,彻底爆了自己尊魔巅峰境界的力量,一次出手,在张猛飞还未开弓之时,就震飞了“四相神弓”。

    “明白什么是差距了吧?”黄山尊魔脚踩着“四相神弓”,眼中带着残忍且调侃的笑,道:“这也正是人族和兽人之间的差距,在这片大地上苟延残喘了数万年,如今是时候消失在修真界,将这片天地让给它真正的主人了,所有的人族,都必须死。”

    他像是一个胜利者一般出了宣言。

    这声音激起了周围无数人族高手愤怒的咒骂。

    “听,这是弱者的哀嚎和挽歌。”黄山尊魔指了指人族阵营,轻蔑地笑道:“没有实力的愤怒,只是一种悲哀而已。”

    张猛飞看了看不远处的人族阵营,低头认真想了想,道:“夜郎自大的得意,又何尝不是一种愚蠢和可怜,所谓的北域兽人天才,也不过是如此,你的眼界决定了你的可怜境界,而你的魄力决定了你永远难成大器,你以为你真的掌控了一切?”

    黄山尊魔一愣。

    这是张猛飞除了“啰嗦”这两个字之外,第一次说了这么长的话。

    话语之中那令人看不明白的冷静和自信,给了黄山尊魔一种不安的感觉。

    “言语上的尖酸,并不能为你带来丝毫的生机。”黄山尊魔的表情狰狞了起来。

    张猛飞点点头,道:“好,那就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话音未落。

    张猛飞双脚猛地踩踏在大地。

    一个巨大无比的虚影图腾,在他的背后冲天而起,这是一尊身穿金色道袍的战神一般的身影,投射在天地之间,俯瞰芸芸众生,那砷等一般的巨眼俯视,犹如主宰一切的皇在对生命进行审判。

    这个虚影只是一个开始。

    几乎是电光石火的瞬间,一个又一个的虚影图腾,从张猛飞的身影之中投射了出来。

    到最后整整十个形状不一、气息不一的巨大战神图腾虚影,犹如忠心耿耿的护卫一般,站在了他的身后,虽然只是虚影,但是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仿佛是消逝在漫长岁月之中的那些仙人复活庇佑着张猛飞一般。

    这是个虚影图腾的气息,从未在这片天地之间出现过。

    霎时间天地变色,风云翻滚。

    整个世界的颜色,仿佛都集中到了张猛飞的身上。

    这个身形并不魁梧的张猛飞,这一刻就仿佛宇宙的中心,是主宰一切的王。

    ……

    “这是……”

    万恶魔宗黄泉圣魔拍案而起,万分震惊地看着那是个虚影图腾。

    在他身边,近百位北域兽人顶级势力的掌控者都是一副极为震惊的表情,许多兽人顶尖高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类似于恐惧的表情,似乎是想起了某种久远而又可怕的传说一般。

    人族阵营之中,很多顶级高手也同样纷纷站了起来。

    实力和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很多人就算是面对着生离死别,都可以做到波澜不惊,坦然处之,但是在看到那是个巨大的虚影图腾的一瞬间,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极度震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般。

    各大掌门人群中,张馥心中有疑惑,看着这么多人失态的表情,她顾不上想其他,只希望这一次张猛飞表现出来的底牌,可以击败黄山尊魔。

    不管如何,哪怕是最终这场败了,张馥也希望张猛飞可以在生死擂台上活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