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1章 胡说八道
    盘谷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见青色道袍年轻人抬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摇头。

    盘谷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这一瞬间,这位刚烈火爆的“开天宗”掌门人,突然心中打定,没有了丝毫的担忧顾虑。

    ……

    出现在人群之中的,自然是周良。

    回到了心云宗之后,安排好一切,今日一早便马不停蹄地来到天池。

    以周良如今的实力和地位,是完全有资格出现在各大超级门派掌门的坐席区,不过他显然不想像是大熊猴一样被所有人围观,所以和各大门派的耆宿巨擘们打了招呼之后,就悄悄溜了出来。

    混在人群之中,听到了许多议论,周良对于这些中坚修真者们的意见看法,终于有了一些了解。

    和如今的天地局势一样,大部分对于人族的未来,还是抱着悲观的态度。

    周良只是倾听,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已经三年没有出现在大燕修真国公众面前,所以大多数人对于“阴阳杀神”这个大燕修真国传奇久闻其名,但却当面不识真佛,并没有认出他来,一直到听到了这个叫做阿清的年轻人的话,和自己心中所想产生了共鸣,所以周良才忍不住说了一句。

    阿清对于能够出现这么一位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感到极为兴奋,又连续聊了一阵。

    他显然没有认出来,眼前之人,便是自己日夜崇拜近乎于痴狂的“阴阳杀神”周良。

    “这位小兄弟,你认为今天的生死擂台,我们能赢吗?”阿清看出周良气质不俗,末了问了一句。

    周良微微一笑,道:“难说,五五开的局面,如果把握的好的话,还是有赢的机会的。”

    话音未落,旁边却飘来一个刺耳的嘲讽之声,道:“年轻人,你这话说的也太大了吧!五五开的局面?只怕人族连两成的胜机都没有吧……也不知道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定下这种必输之局,都是那个叫做盘谷的家伙惹出来的事情,不自量力去招惹祁连部落……”

    周良扭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高瘦年轻人,一脸倨傲之色。

    “看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哼,这件事情,就应该把开天宗的这帮家伙交给兽人,做出一个交代就可以了,现在好了,上升到了种族尊严的地步,一旦擂台之战输了,我们可就丢人丢大了,到时候两族会盟,人族也将处于劣势。”这高瘦黑衣年轻人颐指气使,一副看透了时局的高人模样。

    他的话,竟然也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

    阿清怒了,道:“你们这是什么话?将自己的同胞交出去任由兽人屠戮,难道就能挽回种族尊严?“开天宗”虽然是大燕修真国小门派,但至少还有热血有勇气,敢于与兽人一战,这才是真正的尊严。”

    “哼,匹夫之勇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人族气运和大势,都是被这种莽撞的匹夫给葬送了。”黑衣年轻人不屑一顾地道。

    周良看了一眼,摇头道:“只怕是有些人连匹夫之勇都没有,只会夸夸其谈,指手画脚,若是真正开战,第一个夹着尾巴逃跑。”

    黑衣高瘦年轻人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猴子一样,跳着脚怒道:“你说谁呢?”

    周良没有再说。

    以他如今的实力地位,再和这样的人做这种口舌之争,实在是无聊之极。

    但那黑衣高瘦年轻人却以为周良怕了,冷笑道:“不怕告诉你,我乃是青松宗核心弟子,前几日和掌门人一起,有幸拜会过太玄宗和无极宗的掌门,知道这三场生死擂台之战,各大超级门派都已经不抱希望了,难道你以为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他这么一亮身份,周围许多不明真相的修真者就相信了,连忙围过去打听内幕消息。

    青松宗北域一个中等偏上的门派,实力不俗,虽然不比太玄宗等顶级势力,但是和大燕修真国的门派比起来,简直就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令人仰望。

    周良却是微微一笑。

    青松宗不就是当初觊觎心云宗后山的鸿蒙紫气,围困心云宗山门,却被自己杀的落荒而逃的一个门派吗?想不到这门派的后辈弟子,在大燕修真国还是如此的嚣张跋扈。

    被这么多人围在中间,黑衣高瘦年轻人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得意洋洋地洒出了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引出众人一阵阵的惊叹,过了一阵,看了周良和阿清一眼,挑衅似地道:“人族至尊和各大超级势力在布置一个很大的局,今天的生死擂台,就是用来被牺牲的,不信你们看着,大燕修真国选出来的参战者,都是极为普通的无名之辈,走个过场而已。”

    话音未落。

    人群突然一阵躁动。

    远处一道乌黑色流光闪烁,魔气滚滚,整个天空都黑了一片,连天空之中的昊日都被遮挡,一种沉闷的压力压抑气息弥漫开来,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却见那漫天的魔气黑云骤然如长鲸吸水一般凝缩,朝着天池广场上的金色擂台落下,最终化作了一个浑身黑色道袍、头部两支油黑狰狞牛角的魁梧壮汉。

    “这是……一尊尊魔巅峰的兽人高手。”

    有人惊呼。

    “是黄山尊魔,北域黄山牛兽人的一位顶尖高手。”有人认出了那魁梧壮汉的来历。

    这绝对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是北域黄山牛兽人的后起之秀,不到一百年时间就进入尊魔巅峰境界,在整个北域兽人之中,也都是赫赫有名,屈指可数的天才人物。

    “没想到生死擂台的第一局,兽人就派出了这样一尊巅峰人物,这是彻底不给人族丝毫机会啊!”有人叹息。

    黄山尊魔,是三大生死擂台的兽人第一个参战者。

    无数道的目光,瞬间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周良也是认真打量。

    这黄山尊魔的名号,周良也曾听说过,的确是一个不俗的兽人天才,据说体内有着上古牛魔王的血脉之力,如今看来,传言不虚,这黄山尊魔浑身黑光缭绕,肌肉如同山脉一般隆起,魁梧仿若是巨人,身上的黑色道袍显然不是俗物,有一丝丝圣级的气息,半牛半人的面孔狰狞,鼻子上带着一个金色鼻环,一对牛角仿佛可以撕裂虚空,浑身都充满着爆发力。

    之前就有人猜测,黄山尊魔会是兽人的人选之一,看来果然没错。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这第一战,自己还不能出手。

    “哈哈哈,人族上擂者是哪一位?速速出来与我一战?哈哈,“阴阳杀神”周良,可敢现身?”黄山尊魔在擂台上大吼,战意浓浓,主动开口挑战周良。

    周良回归大燕修真国的消息,已经在兽人高层之中传开。

    按照兽人的估计,大燕修真国人族之中,也就周良会给他们带来一些障碍。

    黄山尊魔自信心十足,又有底牌在手,早就听闻周良之名,想要借此机会,一举击败周良,成就无上威名。

    他的声音犹如滚雷一般,震得许多实力稍低一点的人脸色苍白,声音在天池之畔回荡。

    人族修真者也不由得纷纷变色。

    一上来就叫嚣周良,明显未将大燕修真国修真的其他人放在眼里。

    但是周良并未回应。

    黄山尊魔一连叫阵四五声,都没有人回应他。

    “难道大燕修真国人族,没有人敢出来应战吗?都是一群懦夫可怜虫,所谓“阴阳杀神”周良,也不过是一个胆小鬼而已。”黄山尊魔不屑地大笑挑衅。

    许多人族修真者都快要气炸了。

    就算是你兽人势大,这样也未免太嚣张了。

    更让许多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周良还不现身去一战,难道真的是怕了对手?还是真的如一些流言所说,这三场生死擂台,只是一个过场,明知无法赢下最终局,所以周良根本不会出现?

    “嘿嘿,你们看,我说的不错吧!”那瘦高年轻人又在人群中大声地道。

    “你……”阿清气的牙疼,他不明白,为什么同为人族,这个青松宗弟子却始终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仿佛看到人族吃瘪他很高兴的心态。

    周良轻轻地拍了拍阿清的肩膀。

    下一瞬间,前方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

    却见一个身穿着青色紧身劲装的少年人,缓缓地从人族超级势力门派掌门人席位区走出来,倒拖着一柄长达三米多的黑色巨大战刀,一步一步缓慢地朝着金色擂台走去,转眼之间来到擂台之前,身形微微下蹲,下一瞬间轰地一声震荡之声响起,脚下的地面爆裂出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塌陷,他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金色擂台上。

    大燕修真国人族的第一个迎战者,出现了。

    “你是谁?是周良吗?”黄山尊魔轻松地打量着这个对手,发现他的道家真气修为,只不过是大道师境界水准而已,简直弱小的不堪一击。

    少年摇头,面色平静地道:“凭你,还不配和周师兄一战。”

    黄山尊魔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不是周良?真是不知死活,你这样的小蝼蚁,也敢出现在这样的擂台?”

    “废话真多。”少年单手握住巨大长刀,刀锋指向黄山尊魔,一股犀利的刀之天道迸发,雄浑犹如大海汪洋一般的血气,突然从他并不魁梧的身体之中爆发出来,肉眼可以看到赤红色的气焰在他的身体周围如火焰一般闪烁燃烧。

    这种瞬间迸发出来的力量和气机,简直就像是一头上古巨妖。

    黄山尊魔面色一变,收起了轻视之心,道:“你是谁?大燕修真国竟然有你这样一号人物?”

    ……

    “是他?”

    有人惊呼出声,似乎是终于想起了什么。

    旁边的人连忙问道:“是谁?难道是哪个了不起的人物?”

    “心云宗的后起之秀,号称“狂刀”的张猛飞,是一个怪胎,道家真气修为一般,但肉身之力超凡入圣,曾经一刀斩杀昔日五庄观的观主镇宵子,据说是心云宗仅次于周良的第二高手。”说话的人,是一位大燕修真国修真者,属于那种百事通类型的,显然知道不少,娓娓道来,将张猛飞的来历说了个清楚。

    “张猛飞?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

    “和盘谷并称为大燕修真国双刀之一的“狂刀”?不会吧!和他齐名的盘谷还不敌“祁连部落”的宗魔,这张猛飞怎么会是黄山尊魔的对手?上去送死吗?”

    “是啊!只怕是在大燕修真国勉强算得上是高手,但若是放在整个北域,只能是三四流水准吧!难敌圣魔。”

    众人议论纷纷。

    最开始说话的那位百事通摇头道:““狂刀”为人极为低调,除了当年在心云宗一战和周良的麒麟绝壁之战,其他时候都没有露过面,所以名气不显,不过他的实力,应该在盘谷之上,心云宗派遣他作为第一战的人选,必定是经过了周良的同意,也许会有意外出现。”

    “看看再说吧!希望能够创造奇迹。”

    “概率不大啊!”

    人群议论纷纷,原本以为会是“阴阳杀神”现身,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名声不显的“狂刀”,也不知道这一战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总之不容乐观啊!

    阿清站在周良的身边,也有点儿紧张地握住了拳头。

    周良笑了笑,道:“放松,这一战我们很有希望。”

    阿清睁大了眼睛:“真的吗?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胡说八道呗。”远处那一直挑衅的青松宗黑衣瘦高年轻人冷笑道:“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个张猛飞,道家真气修为还不足先天,如何是“黄山尊魔”这种尊级存在的对手?明显是心云宗让他来送死。”

    话音未落。

    轰!

    一道巨大的爆响之声,从金色擂台上传出来。

    众人只觉得犹如实质一般的音波迎面而来,仿若飓风,耳朵被震得嗡嗡嗡作响,实力差一点的修真者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眼前直冒金星。

    众人循声看去,都长大了嘴巴。

    青松宗那位骄傲的黑衣瘦高弟子也瞠目结舌地呆在原地,像是见了鬼一般看向远处的擂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