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30章 阿清
    “周良,明日在天池之畔,有三场生死擂台,登台着必须是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者,你算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由你来选择,这一战关系重大,牵扯到各方面,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三局两胜,需有把握。”人族至尊的声音回荡在周良的耳边。

    生死擂台?

    周良之前就听宋祖德和雷璐说过,因为天池之畔的那一战,双方至尊定下了生死擂台之约,原本应该是为了对“开天宗”、“祁连部落”、雷璐、宋祖德和万恶魔宗之间纠纷的一个解决办法,现在听来,却牵扯到更多,不仅仅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否则也不至于连这位人族至尊都如此重视。

    “我会尽力。”周良点点头。

    三场生死擂台,周良对于自己有信心,但其他两个人选的选择,就要仔细斟酌了。

    人选必须是出自于大燕修真国,那宋祖德和武三通等人就无法出战,可供选择的范围太小了。

    “好,此战结束,天下大势或可划定,你想知道的一切,也会揭开面纱。”人族至尊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然后神念气息也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周良看了看周围,现众人都是一副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很显然刚才自己和石牌以及人族至尊的对话,这些人并未听到,应该是被人族至尊以神通隔绝,这或许是处于某种方面的考虑吧!

    “一切都结束了。”周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梨园镇之战落幕。

    虽然最终因为至尊存在的介入而避免了一场尸横遍野的惨剧,但梨园镇却也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镇中有数千人因为“血池殿”的难而死去,放眼看去,到处都是一片废墟。

    劫难过后,普通人族子民已经开始自动整理废墟。

    在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随时随地都会有灾难和死亡降临,许多人都已经习惯了面对亲人的离去和家园的毁灭,逝者已矣,生者还需活下去,为了整个种族的繁衍。

    周良向宋祖德和武三通等太玄宗、末日剑宗的高手道谢。

    为了表示感谢,周良6续又送出了不少的神材宝药,两大门派的圣级高手,也都得到了周良送出的仙火雕像,这些人都是人族的巅峰战力,如果可以点燃仙火,延长寿元,对于人族来说有百利无一害,周良不是那种吝啬之人,何况他身上还有不少的仙火雕像,当初“万灵战场”中心仿仙城市仙火祭坛之上的雕像,基本上都被他收到手中。

    这样大方慷慨的手段,得到了两大门派高手的感激和欣赏。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只是因为遵从宋祖德和武三通这两个小掌门的命令而出手,那么以后这些人都会将周良当做是真正的朋友。

    周良也抽时间治疗了司马雄鹰的伤势。

    失去了两个手臂的司马雄鹰,精神倒也不错,只不过他还不是先天之上的高手,断去的手臂无法恢复,周良以丹药处理了伤口,目前也只能如此,只有等到有朝一日他晋入先天道灵境界,脱胎换骨伐毛洗髓之后,这一对臂膀才可以重新生长出来。

    周良等人并未在梨园镇逗留太长的时间。

    考虑到明日的生死擂台之战,周良必须尽快返回心云宗,和张馥等人商量定夺这件事情,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武三通、宋祖德和太玄宗、末日剑宗的高手也都一起前往心云宗。

    三个参加生死战的名额,必须确定下来。

    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

    ……

    一日时间很快就结束。

    梨园镇之战引起的波澜,也终于在大燕修真国扩散开来。

    各种各样的传说在两族之间流传。

    人族修真者津津乐道的是“阴阳杀神”周良返回大燕修真国之后第一战之中表现出来的强实力,即便是许多老一辈的高手都自叹不如,而关于“荒神之匙”落入周良手中的消息,也传播了开来。

    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兴起觊觎之心。

    因为这是两族至尊决定的事情。

    当第二日的太阳从天边升起,天池之畔围聚了太多太多的身影,从各处闻讯而来的人族和兽人修真者高手将天池广场挤了个水泄不通,生死之战的擂台由两族的能工巧匠赶制出来,就在天池广场之上,三丈高,以道纹金石堆砌,加持了十九层加固阵法,据说两族的至尊都曾出手加持,即便是圣级巅峰的高手,也无法将其击毁。

    至少有数万两族高手出现在了擂台周围。

    兽人各大势力和人族各大门派、世家的掌舵者都纷纷出现。

    许多人都在猜测到底双方会选派出什么样的高手来对战,之前两族至尊定下这生死擂台之战的时候,除了人族代表必须从大燕修真国选出之外,并没有留下其他太多细化的规则,这也是最牵动人心的地方。

    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对于人族不公平。

    因为大燕修真国几乎可以算是人族修真荒漠,真正的高手数量并不多,而兽人却可以从整个北域来选择参战者,这无疑占了太大的便宜,从正常的逻辑来讲,这三场生死擂台战,人族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一战并非是双方顶级战力的较量,起码至尊级别的存在,不会参与到战场之中来。

    太阳一点一点地爬升。

    金色的眼光洒落大地。

    许多人的心都紧张地跳了起来。

    金色的擂台周围,人族和兽人的阵营泾渭分明。

    尽管有两族至尊高手的约束,双方并没有爆冲突,但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算是友好。

    空气之中仿佛是弥漫着汽油一般,一点点的火星,都可以将其彻底点燃引爆。

    “哈哈,这一次人族必败无疑,一个小小的大燕修真国,实力最高者也不过道宗,我族随便派出一位尊魔高手,都可以将其瞬间碾压。”兽人阵营之中有人大笑。

    “嘿嘿,是啊!这样的对决,就算是赢了,也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呢!”

    “别太有期待,只是一场无聊的屠杀而已,人族至尊之所以答应这样的条件,其实还不是为了送出三个大燕修真国修真者来当做是祭品,来平息我兽人之怒!”

    许多兽人都对今日的生死擂台之战抱有极大的信心。

    笑话,如果倾整个北域兽人之力,不能碾压一个小小的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的话,那整个修真界干脆全部都让给人族算了。

    对面。

    人族阵营。

    兽人高手们的大笑和挑衅之声,让人族修真者纷纷面露怒色。

    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对面说的是事实。

    双方在力量方面存在着极大的悬殊。

    太玄宗、末日剑宗……

    这些个北域人族鼎鼎大名的门派掌门、高层和长老们,还有许多很多年之前就已经名闻天下的人族顶尖高手、道圣之境的存在们,面色严峻地坐在各自的席位上,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征兆。

    心云宗的掌门人“玉面修罗”张馥也在这些巨擘席位之中,三年时间的卧薪尝胆,心云宗真正的实力,已经绝对越许多人的猜测,只有那些级势力才明白,如今的心云宗掌门,绝对有资格坐在这里。

    和其他一些须皆白的老辈高手比起来,张馥一袭白色女装,端庄圣洁,美丽如遗落凡间的仙子,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让许多人艳羡之余,又不敢逼视,稍微一看,就觉得有一种炫目的光令人眩晕。

    张馥同样面无表情,和她的尊号“玉面修罗”极为契合,就像是一尊冰雕美人坐在那里一般。

    宋祖德、武三通等新生代高手,在这些大门派的掌门人之后,得到了近距离站着观礼的资格。

    这些北域人族最顶级的存在们,偶尔相互低语,也都面色忧色。

    实际上很多顶尖高手也猜不透人族至尊的心思。

    许多普通修真者和中小型门派的掌门高手们拥挤地站在一起,想从这些人族支柱们的脸上看出来什么,可惜都失望了。

    人们在议论纷纷。

    真的不知道己族的至尊为什么会应下这样三场擂台生死战,难道真的如兽人高手所说,是为了以三位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生命,来当做是祭品,来平息兽人的愤怒吗?算是对宋祖德、雷璐和盘谷等人屠灭“祁连部落”高手的补偿?

    可是这样的绥靖政策,真的可以为人族换来和平与尊严吗?

    盘谷也在人群之中。

    他的伤势还未痊愈,面色略显苍白,怀中抱着蓝色长刀,刀穗在风中哗啦啦作响。

    时至今日,他依然不后悔自己去酒神楼大闹。

    有死而已。

    如果人族至尊真的要用族中修真者的生命和鲜血来平息兽人的愤怒的话,那就让自己去做那祭品吧!死有何惧?只是人族至尊这样的做法,也未免太有损人族尊严,生存的土地,历来只有刀剑和鲜血才能换来,若是一位忍让退让,得到的只有灭绝,难道这些简单的到来,那些已经活了漫长岁月的巨臂们都不懂吗?

    耳边传来了人族修真者的议论之声。

    盘谷看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有点儿熟悉。

    哦,对了,当日自己大闹酒神楼,正是这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带着一伙儿人族修真者,略显紧张局促但坚定不移地紧紧地跟在自己的身后,虽然并没有出手帮助,但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胸中流淌着热血的大好男儿,起码心中还有战意,面对兽人并不怯懦。

    虽然这年轻人的实力极为普通,但是这份胆气和道义,却很合盘谷的胃口。

    如果人族之中,都是这样的热血男儿,何愁不能大兴?

    盘谷侧耳,听到了这个年轻人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什么——

    “谁说我们没有胜机?你们别忘了,周良回来了,昔日大燕修真国修真的传奇神话回来了,哈哈,只要周良出战,就一定能够取胜。”年轻人显得极为兴奋,明显是周良的崇拜者。

    “阿清,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不要忘了,这一次生死擂台是三局两胜,“阴阳杀神”只是一个人,最多也只能胜一局,剩下的两局,大燕修真国还有谁能出战?最终我们还是得败!”

    “就是啊!除非周良可以连胜两局,这太难了。”

    “不是太难,而是根本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只能出战一次,周良就算是有连胜三场的力量,也只能胜一场比赛而已。”

    “唉,真的是完全没有胜机啊!”

    人群慨叹。

    叫做阿清的年轻人涨红了脸,道:“一切都有可能,不能如此悲观,更何况这三场生死擂台,乃是我族至尊定下来的,至尊的智慧和魄力,岂是我等所能度侧?一定是有其中的道理,我相信庇护了人族数万年的至尊,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

    听到这里,盘谷心中一动。

    虽然有很多人对这个叫做阿清的年轻人的猜测不屑一顾,但不知道为什么,盘谷却突然觉得他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玄机。

    就在这时——

    “你说的很对,在最坏的结果到来之前,不要盲目悲观,谁说我大燕修真国人族,没有顶级高手?”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盘谷一愣,旋即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去。

    却见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英俊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之中,正站在那叫做阿清的年轻人身边,微笑着道:“不知道阿清兄弟来自于哪个门派,有如此见识,令人佩服。”

    阿清看到有人赞同他的观点,顿时极为兴奋,道:“这位大哥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而已,一时气愤之言,见笑了。”

    盘谷眼睛亮了。

    他已经认出了这个青色道袍年轻人的身份。

    虽然已经时隔三年多未曾见面,但三年的时光仿佛没有在这家伙的身上起什么作用一样,他还是如三年之前一般温润谦和,甚至看起来有点儿更加年轻英俊了。

    盘谷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见青色道袍年轻人抬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摇头。

    盘谷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这一瞬间,这位刚烈火爆的“开天宗”掌门人,突然心中打定,没有了丝毫的担忧顾虑。

    ……

    出现在人群之中的,自然是周良。

    回到了心云宗之后,安排好一切,今日一早便马不停蹄地来到天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