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9章 生死擂台
    “看来只能再度催动墨石刀桃木剑了……”

    周良咬牙,决定战决。

    虽然之前得到了墨石刀反馈之力的补充,但如果再度催动这两大道器的话,后遗症绝对会无比可怕,但周良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可以瞬间秒杀数尊圣魔,那或许宋祖德等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结束这场战斗。

    墨石刀和桃木剑同时震颤了起来。

    “周良哥哥……”李露儿惊呼出声,她最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周良感觉到体内的力量疯狂地朝着墨石刀和桃木剑之中倾泻而去,简直是要将自己抽干,这种感觉就像是要枯萎化作干枯的沙粒一般,就算是不死,也绝对是元气大伤实力境界跌落。

    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异变出现了。

    两道恐怖到难以形容的力量,突然出现在这个战场之上,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所有正在交战的双方,包括那些道圣之境的高手,动作突然停止,就像是时空停滞,一个个像是陷入了胶水之中的蜗牛一般,拼命地挣扎,却无法摆脱束缚在身上的那种磅礴恐怖沛然莫御的力量。

    画面仿佛是定格了一般。

    “这是……”周良震惊无比,这种力量,似乎还在当日“玄黄玲珑宝塔”之中那个近乎于无敌的毁灭身影楚度之上,简直就像是冥冥之中的生灵一样。

    “会盟之前,不许开战。”一个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好。”另一个声音回答。

    ““荒神之匙”归谁?”第三个声音问道。

    “有缘者。”第四个声音回答。

    “好。”第一个声音沉默片刻之后,点头同意。

    这两个声音一问一答,清晰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和威严,就算是再桀骜不驯如宋祖德和黄泉圣魔等人,也都面色大变,显然是知道了什么。

    当最后一句话落下的时候,一阵轻风吹过。

    掀起了所有人的长和衣袂。

    原本凝固虚空定格画面的磅礴力量,瞬间消失,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所有高手瞬间都恢复了自由,脸色都变得极为古怪,第一时间朝后退开,不再战斗,也不敢再战斗。

    “宗主!”黄泉圣魔脸上露出喜色,朝着西北方向遥遥拜下。

    能够被他称之为宗主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北域兽人第一大势力万恶魔宗的掌控者。

    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惊动了万恶魔宗之主,传说之中,这位存在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帝级高手,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便是在帝之境界之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统帅万恶魔宗无数年,是整个修真界兽人的守护神之一。

    周良心中震惊。

    原来是帝级高手降临,那刚才和万恶魔宗之主平等对话的其他四个人,岂不也是帝级高手?

    只有帝级高手,才有资格与这个存在对话。

    而且听语气来说,其中绝对有人族的帝级高手。

    莫非是……“北域玄武大帝”?

    一个念头从周良的脑海之中闪过,他眼前一亮。

    人族五大帝级高手,中域的腾蛇大帝据说已经在青木崖之战中陨落,此时出现在北域的人族帝级高手,最有可能是北域天地的守护神“北域玄武大帝”。

    他还活着?

    对于人族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消息。

    不过……刚才至少有两个人为人族说话,除了“北域玄武大帝”之外,还有一人是谁?莫非是西域或者南域或者东域的人族大帝?

    就在周良脑海之中各种念头翻滚的时候,最先开始说话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黄泉,带万恶魔宗弟子回去吧!会盟之前,不许再和人族产生争端。”

    黄泉圣魔恭恭敬敬地跪地应命,行礼之后,才缓缓起身,看了周良一眼,带着万恶魔宗的高手化作流光离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耽搁,那个声音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不可违抗的法旨。

    与此同时——

    “兽人各部,即刻离开。“荒神之匙”的下落,自有定数。”那声音再度响起。

    围聚在梨园镇周围的各大兽人势力,不论是来自于北域还是其他大域,在这一刻也只能齐齐应命,心有不甘地转身离开。

    没有人敢违逆一尊帝魔的意志,这不仅仅是因为帝魔的力量可以瞬间毁天灭地,更是因为这种境界的存在,都是种族的庇护神和守护者,代表着整个种族的气运和意志。

    这场争端已经由两族的至尊级人物定下了结局,没有人敢违逆。

    转眼之间,梨园镇周围瞬间变得空荡荡。

    漫天的魔气妖云开始消散,数百个兽人势力的近千兽人高手全部都撤离。

    如果不是空气之中依旧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道和那残存的纷乱繁多的各种力量气息,真的会以为之前生的一切都是一场离奇古怪的噩梦。

    周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场眼看就要和毁灭划等号的战斗,居然以这种方式结束收场。

    这就是帝级高手的威严吗?

    一句话,就可以左右大势。

    一个意志,就可以逆转一场战争。

    “万年之后,人族又出了一个周青啊……”万恶魔宗之主的声音之中,似乎带着微微的慨叹,仿佛在周良的身上,他看到了某个熟悉的影子。

    这一瞬间,周良浑身一紧。

    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悚恐怖感觉,瞬间犹如潮水一般将自己淹没。

    那是被一位帝级高手注视的感觉。

    周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尽管只是对方隔着无数距离的一个眼神,自己都无法抵抗,只要对方愿意,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意念,就可以将自己粉碎,即便是催动桃木剑和墨石刀,也不可能幸存。

    这种力量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一个念头在周良的脑海之中闪过,万恶魔宗之主口中的周青是个什么人?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了:“往事已去,世界上没有两朵相同的花。”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周良觉得那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恐怖力量瞬间消失,一种更为柔和的气息弥漫,抵消了万恶魔宗之主的目光神念,与此同时,周良能够感觉到,注入墨石刀和桃木剑之中的力量,竟然在这一瞬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那种乏力枯萎的感觉消失。

    周良没有说话,将刀剑收了起来。

    很快万恶魔宗之主和其他两道帝级高手的神念都收了回去,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时隔万年,不仅“生死转盘”现世,连“荒神之匙”的传说再起,这一回或许真的到了仙路大开的时候了。”那位人族至尊的声音响起,似是在慨叹:“出来吧!”

    话音未落。

    关小羽的身上,突然毫无征兆地浮现出一点乳白色的光团,晃晃悠悠地飞起来,最终来到了周良的面前,虚浮在了空中,仔细看时,却是一块拳头大小的银色岩石,肌理莹润,表面光滑,有乳白色微光从其中弥漫出来。

    “这是……”关小羽惊呼。

    这块银色岩石,是他在采购了门派物资返回的时候,在一处山路上无意之中捡到的东西,当时只是觉得这块岩石有点儿奇特,在阳光照射之下泛着银光,还以为是某种宝石之类的东西,不过后来仔细观察鉴定,现这块石头没有丝毫的道家真气导性,且除了坚硬之外别无其他特点,就丢到了储物戒指中在没有把玩过。

    之前关小羽和周良等人整理所有的物资,想要找出疑似“荒神之匙”的东西,这块岩石也在清查之列,但连周良,都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但此时这块白色岩石的异变,却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它绝对不简单。

    周良心中也无比震惊,放出灵识观察。

    但《圣》的灵识,却无法侵入到这块岩石的内部。

    “为什么会这样?”周良惊讶,在之前观察的时候,灵识可以清晰地进入这岩石的内部,并无任何的现,但此时这岩石却彻底变了,其中蕴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将自己的灵识完全阻隔。

    就在众人无比惊讶的时候,异变再次出现了。

    银色岩石像是活了一般,在虚空之中轻轻地抖动,每抖动一次,都有白色的岩石粉末石屑从它身上掉落,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刻刀,在它上面娴熟而又飞地雕琢雕刻一般,不到数十息的时间,拳头大的圆形岩石彻底变了样,成了一枚外圆内方如钱币一般的石牌。

    周良觉得它的形状,和古代的孔方铜钱几乎一模一样。

    这难道就是“荒神之匙”?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猜到了什么。

    当最后一块石屑飘落的时候,这钱币石牌仿佛是失去了悬浮的力量,从空中掉落下来,正好掉落在了周良的掌心。

    入手有一种温润的感觉,像是情人的肌肤,周良低头一看,突然瞪大了眼睛,像是见了鬼一般。

    因为在这石牌的正面,如古代钱币一般赫然刻着四个字——“生死恐怖”。

    他将石牌翻转过来,也有四个方方正正的字——“饿狼传说”。

    生死恐怖,饿狼传说!

    周良呆呆地看着这块石牌,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感觉在哪见过这八个字。

    “小屁孩,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一个声音,突然在周良的脑海之中响起。

    周良已经快被震惊的麻木了,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从自己手中的这块石牌之中传出来。

    这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啊!

    “别用这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哦!”石牌在周良的掌心轻轻地跳了跳,“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浑身乏力,对了,现在是轩辕多少年?”

    轩辕多少年?

    轩辕你妹啊!

    周良无语。

    轩辕乃是洪荒时代的纪元称谓,已经是消逝在历史洪荒之中的名词了,如今整个天地是以神农来纪元,几年正是修真界的神农六千七百八十三年。

    这个奇葩石牌居然一觉睡了三四个纪元?

    不会是在吹牛逼吧?

    “刚才是谁将我吵醒的?我听到了一个大嗓门的家伙……”石牌咋咋呼呼,这德行怎么和宋祖德那混世魔王有点儿像呢?

    “是本尊。”那位人族至尊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一个半步小仙?有点儿意思,吵醒我睡觉,快拿点儿什么东西来赔偿我。”石牌显然也能感觉到这声音的力量境界,口气大的有点儿惊人,连一位人族至尊都不放在眼里?

    “时间已经到了,你也不能再睡了。”人族至尊的声音已经平静,并未因为这小石块的大话而不快。

    “我不管,我现在还很虚弱,快给我天才地宝让我吃点儿补补精神。”小石牌讨价还价。

    “向你的主人索要吧!他现在比我还富有。”人族至尊的声音显得极为耐心。

    小石牌又在周良的掌心之中跳了跳,那种姿态仿佛是在以极为挑剔的目光审视周良一般,半晌才悻悻地道:“好吧!就是这小子吗?我的确是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喂,小家伙,想要让我为你出力,赶紧拿点儿吃的东西出来,我冬眠了这么长时间,快要饿死了。”

    周良没有理会这个极为不靠谱的小家伙。

    “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良尝试询问人族至尊的神念,从刚才的对话来看,明显这位存在了解一些其中的辛秘。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人族至尊缓缓地道。

    周良咬牙。

    这个回答真的是气的他想要骂娘。

    等于什么都没说。

    “周良,明日在天池之畔,有三场生死擂台,登台着必须是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者,你算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由你来选择,这一战关系重大,牵扯到各方面,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三局两胜,需有把握。”人族至尊的声音回荡在周良的耳边。

    生死擂台?

    周良之前就听宋祖德和雷璐说过,因为天池之畔的那一战,双方至尊定下了生死擂台之约,原本应该是为了对“开天宗”、“祁连部落”、雷璐、宋祖德和万恶魔宗之间纠纷的一个解决办法,现在听来,却牵扯到更多,不仅仅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否则也不至于连这位人族至尊都如此重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