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7章 人质威胁
    周良本身就是道纹炼金大师,在阴阳老人的熏陶培养之下,眼光见识非同凡响,尤其是对于上古年间的许多道纹阵法和炼器之术的了解钻研程度,在这世上绝对属于屈指可数的少数人之一,又以“天眼”扫视整个“燃烧军团”,瞬间就看穿了这只金属大军的操控方式和方法。

    实际上侏儒根本就没有真的彻底掌握这支恐怖的死亡金属大军,只是了解了一个皮毛而已,周良以《圣》强大灵识释放出去,几乎没有怎么费劲就得到了了这支死亡金属火焰大军的掌控权。

    “哈哈,“燃烧军团”落在你的手中,简直就是明珠暗投,不过,看在你为我送上这份大礼的份上,饶你一次又如何?”

    周良心情不错,并没有下杀手,大笑着将侏儒直接丢了出去。

    他站在巨大华盖金属马车的车辕之上,伸手挽住马缰绳,轻轻一抖,低喝了一句什么。

    却见一层层金属涟漪在牵引马车的那八匹巨大金属骏马的身上泛起,下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锵锵锵一连串金属摩擦交鸣声之中,就看那八匹金属骏马犹如液体一般颤动,最后竟然化作了八头狰狞神武的金色金属神龙,犹如活了一般,发出一阵阵龙吟之声,响彻天际。

    一种比之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气息,从它们的身上扩散出来。

    这一幕看的侏儒的眼睛都直了,瞠目结舌地道嘀咕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他怎么知道?”

    侏儒根本想不通,“燃烧军团”在自己的手中已经近百年,自己以为对这只死亡金属火焰大军已经彻底了解,可却从来不知道,原来那拉车的八匹金属骏马,居然还有这样的变化,化身为龙之后,显然强大了无数倍,可以匹敌半步道圣的肉身之力了,如果之前自己知道这个奥秘的话,那周良绝对无法那么轻松就侵入到车辕之上。

    “哈哈哈,好东西!”

    周良忍不住赞叹连连,侏儒根本不知道这一支金属火焰死亡军队的可怕和强大,连其威力的十二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现在被自己得到,当真是如虎添翼。

    巨大华盖金属马车是整个“燃烧军团”的中枢核心,也是最为强大的地方,名为“龙马战车”,还可以有诸多的变幻,若是完全驱动,就连高阶道圣都休想攻入华盖之下,那侏儒不知道其中奥妙,只是将其当做乘坐休息的地方,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龙马战车”之中还有各种奥妙之处,周良暂时无暇一一体会。

    局势迫在眉睫。

    “守!”

    周良大喝一声,数千金属火焰战偶化作四支小队,降落在了地面,将梨园镇守护在其中。

    各方势力已经纷纷出手,周良一个人独木难支,有了“燃烧军团”协助,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周良这个时候也不再有任何的留手,墨石刀和桃木剑握在手中,化身杀神,虽然未彻底驱动墨石刀,但全力爆发的他,所过之处,也有如杀神一般,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

    ““荒神之匙”在他身上……”有人探测出了什么,指着人群中的关小羽大喝。

    霎时间无数人疯狂地朝着关小羽冲杀而去。

    “我没拿什么“荒神之匙”……”关小羽大声辩解,但是于事无补,“燃烧军团”毕竟不可能阻挡一切,有高手冲破了这些金属火焰战偶的封锁,冲了进来,强横的力量犹如惊涛骇浪一般迎面而来。

    在这样强大的对手面前,关小羽根本无法丝毫抵抗。

    司马树林虽然是道王境界的高手,但也差的太远。

    “覆水剑!”李露儿大喝,手中一柄蓝汪汪犹如海水般的飞剑电射而出,霎时间虚空之中浪涛阵阵,一层层柔韧的水墙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啵啵啵!

    水墙几乎是在出现的瞬间就被击破。

    李露儿这三年实力飙升,已经是道皇巅峰境界,总算是可以抵挡一瞬,但也无法逆转局面,无数狰狞的面孔迎面而来,魔气翻滚,就连圣级高手也都出手,李露儿只觉得身躯一震,倒飞了出去。

    “泡泡……”

    小海豚突然出现,将李露儿拖住,同时吐出一个个晶莹的气泡。

    冲在最前面的三尊尊魔瞬间就被困在了气泡之中,一时竟然无法破封而出,其他逼近的高手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凛,微微一顿。

    就是这一顿的时间,周良终于赶到。

    “杀!”

    看到李露儿受伤,周良眼红了。

    左手墨石刀嗡嗡嗡震动,他毫不犹豫地催动了墨石刀,霎时间残破的刀身爆射出万道红色仙光,变得完整了起来,猩红色充满了魔性的符号如流动的鲜血一般闪烁,强横到了极点的力量在周良的左手之中爆发出来。

    一种魔性之力在天地之间弥漫。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窒息和惊恐,就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魔神要破封而出毁灭天下一般。

    “糟糕……退!”

    冲在最前面的数大兽人高手面色一变,本能地倒退。

    但是在同一时间,周良却已经出刀。

    “《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一”。

    墨石刀呼啸,犹如从地狱恶浆之中迸发出来的毁灭之火迸发而出,瞬间就将两尊圣魔、数十尊魔和一尊道圣淹没其中,这些强大的存在连任何挣扎都没有来得及做出,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瞬间燎烧成为了灰烬,体内蕴含着的强横元气被墨石刀吞噬吸收,进入到了刀身之中。

    疯狂的场面在这样绝世一击的面前,终于安静了下来。

    许多或明或暗的高手,在这一瞬间都呆呆地看着那被墨石刀之炎肆虐过的虚空,看着那一团团人形灰烬散落下来,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抛开尊魔境界的高手不说,刚才被墨石刀之炎席卷其中的还有三位道圣之境的存在,那可是可以被称作是顶尖高手的道圣啊!竟然连一瞬都没有支撑下来?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

    是仙的力量吗?

    在这样未知的强横力量面前,一些人终于感觉到了害怕,感觉到了畏惧,开始缓缓地后退。

    “诸位不用担心,周良只能催发一次这样的力量,桀桀桀桀,他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诛杀此獠正在此时!”陈玉春那阴测测的歹毒声音从远处飘来。

    一些人眼中一亮,心思顿时又活泛了起来。

    如果周良真的只能催发少数几次这样的力量的话,那还有机会。

    地面上。

    周良身形真的一晃。

    一阵虚弱感觉潮水一般袭来。

    连续催动了桃木剑和墨石刀,周良体内的力量几乎被抽取一空,但好在几乎是在瞬间,墨石刀的反哺之力用来,注入到了身体之中,三大道圣之境高手加上数十帝级存在的力量何等惊人,经过了墨石刀的炼化之后,化作了最纯净的力量,依旧磅礴,很好地弥补了周良被抽取的力量。

    与此同时,周良早就准备好压在舌根之下的恢复丹药也咬碎,化作了精纯力量散入四肢百骸。

    两者的叠加,让周良重新恢复了一些战斗力。

    看着重新围过来的各方高手,周良面露冷笑,手中的墨石刀一震,又发出嗡嗡嗡的震颤之声。

    这让各大高手心中一惊,第一时间后退,因为刚才周良出手之前,正是这样的征兆,墨石刀之炎随后迸发,没有谁现在还敢面对那种魔神一般横扫天下的力量。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墨石刀只是震颤,并未爆发,心中一松,重又围聚过来。

    “只要交出“荒神之匙”,我们立刻就退走!”

    “你一个人阻挡不了所有人的……”

    “不要硬撑了!”

    有兽人高手大喝,扰乱周良的心神。

    “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荒神之匙”是什么,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关小羽气恼地大喝,试图解释,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话。

    “好,既然你们都说“荒神之匙”在我的身上,那我跟你们走,你们谁过来搜身……”关小羽站出来。

    既然这场灾难是因为自己而起,那自己就做个交代吧!不能总是躲在周师兄的身后,期待别人的庇护,自己虽然实力微弱,但也是个男人,不能没有担当。

    “嘿嘿,你自己主动站出来,那最好不过了……”有兽人大圣嘿嘿冷笑,一伸手腥臭的魔气凝聚成为打手,朝着关小羽抓来。

    关小羽闭上眼睛不做反抗。

    “滚!”周良冷笑,墨石刀反手一划,刀气刀之天道迸发,将魔气大手直接斩碎,一字一句犹如刀剑相撞铿锵有力地地道:“今日不死不休,别说“荒神之匙”不在我们的手中,就算是在,想要得到它,先问问我手中的刀剑!”

    周良那股子吃软不吃硬的蛮劲又上来了。

    而且他心中很清楚,如果“荒神之匙”真的是逆天之物,蕴含着成仙的奥秘的话,那就更加不能落在兽人的手中,否则一旦兽人有人成为兽仙,那对于人族来说就会是一场灾难,只怕到时候整个人族这个种族,就要从大地上被彻底抹除灭绝了。

    而那些夹杂在兽人之中出手抢夺的人族高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荒神之匙”落入这种道德败坏之辈的手中,也绝非好事。

    这件事情虽然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很显然关系到了两族气运,周良也绝对不能冒险。

    “你这是找死!”对面有兽人大圣冷笑。

    周良墨石刀一扬,针锋相对:“不服来战,看看我还能不能发出第二击。”

    没有人敢上来试刀。

    如果周良真的可以第二次发出之前那绝世一击的力量,那凑上去挑战,简直就是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局面有点儿僵持。

    就在这时——

    “啊……”

    一声惨叫,从周良等人身后不远处传来。

    司马树林扭头一看,顿时牙龇欲裂,怒吼道:“父亲……”

    只见远处梨园镇镇长司马雄鹰被一股力量携裹到了虚空之中,被活生生地撕下了双臂,鲜血如泉水一般涌出,他疯狂地挣扎,却不能挣脱暗中无形力量的束缚。

    “桀桀桀桀,周良,你若再不退,我就杀了你好友的父亲……”陈玉春阴狠歹毒的声音,漂游不定。

    原来是陈玉春趁着众人不注意,将司马雄鹰擒在了手中,他原本是想要擒住关小羽或者是李露儿两人之中的一个,但这两人都近在周良身边,又担心万一失手,反而会被周良将自己重伤,所以才对司马雄鹰下手。司马雄鹰还未到先天道灵境界,自然是无法抗衡一尊道圣高手。

    难以遏制的杀意和暴怒从周良的胸中翻腾,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

    “陈玉春,放下司马伯伯,我饶你不死。”投鼠忌器,周良一时不能出手。

    “桀桀桀桀,周良,你的威胁,对我无用,我本就是将死之人,不怕死了……”陈玉春的声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飘忽不定,道:“这只是第一个,接下来会是关小羽,李露儿?哈哈哈,如果你真的是那种冷血到为了“荒神之匙”连自己的亲人爱人都不顾的冷血之人的话,那就继续为了自己的野心私占“荒神之匙”吧!”

    “周师兄……”司马树林想说什么。

    周良摆摆手打断,然后冷声道:“好,“荒神之匙”给你,你过来拿。”

    “哈哈哈,难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一靠近,等待我的就会是墨石刀之怒吧?我调查过你,我很熟悉你的性格。”陈玉春隐藏在暗处哈哈大笑。

    “那你要怎么样?”周良平静地道。

    “让你身边的那小子,将“荒神之匙”送过来,你自己不要过来……”陈玉春的声音依旧飘忽不定。

    “好。”周良点头。

    就在这时,远处重伤挣扎的司马雄鹰,突然大吼道:“周贤侄,不要听他的,哈哈哈,老夫一生战斗无数,在刀尖上跳舞,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嘿嘿,但也打下了梨园镇这片地盘,什么样的可怕场面没见过?活到现在我也活够了,老夫一条贱命,哪里比得上“荒神之匙”这种神物,老夫虽不是修真宗师,但也有自己的尊严,想要用老夫来做人质,做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