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6章 燃烧军团
    妖月夜笑笑,道:“若是换做旁人,今日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死路一条,不过周兄你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与我有救命之恩,这一次,我南域兽人愿退避三舍,“荒神之匙”在周兄你的手中,我绝不出手抢夺,若是落在他人的手中嘛!那我南域兽人出手,可就与周兄你无关了。”

    周良点点头:“好。”

    妖月夜轻轻挥动折扇,突然啪地一合,道:“南域兽人全部撤出梨园镇三百里范围。”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已经是消失在了原地。

    四周各方势力一阵骚动,最后又有数十个来自于南域的兽人势力和高手,悻悻地退走,一些势力心有不甘,但明显极为忌惮妖月夜,不敢违背妖月夜的意愿,最终还是离去。

    这样前前后后算下来,围聚在四面的各方高手和势力的散去了至少一半以上。

    周良兵不血刃地解决了大半对手。

    “怎么,你也要对我出手吗?”周良的目光,看向了远处一个浑身笼罩在紫色光影之中的人影,这也是一位道圣之境的高手。

    “我不可能放弃“荒神之匙”,更何况你杀我侄子陈友谅,这笔账,我们今天也该算一算了。”紫色光焰缭绕的身影冷笑道。

    他正是中域大势力“紫宵城”城主的胞弟陈玉春,虽然隐去了面目,但周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当初和岳不群合起来为难珑绝杀的几大人族道圣之一,想不到今日出现在了这里。

    周良不屑地道:“即便是茹毛饮血的兽人,都会知恩图报,想不到这堂堂人族道圣,居然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陈玉春身体表面的紫色光焰逐渐散去,露出了下面老迈如一截朽木一般的枯槁身躯,布满了老人斑的面皮皱纹犹如沟壑,身体散发出浓郁的死亡腐朽的味道。

    他脸上并无愤怒或者是阴冷的表情,道:“当初你灭绝尸魂,的确算是救我一命,也好,陈友谅的死,老夫不再追究,不过你也看到了,老夫寿元将尽,在这世上没有多少日子了,呵呵,恩也好,怨也好,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我只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得到“荒神之匙”,即便是亲生父母挡在我面前,我也必斩之!”

    “恬不知耻!”周良气急。

    说出这种话,简直是畜生不如。

    陈玉春呵呵笑道:“等你日薄西山,垂垂老矣的时候,就会明白,生命到底有多么美好,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令人不舍,你体会不到,因为你才二十岁出头,多么年轻啊!我都能嗅到你身上那温暖的阳光味道,可是岁月不会因为任何人停留,周良,就算是你到了帝之境界,终究有一天,也会迎来寿元耗尽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今时今日的感觉了。”

    “就算是死,也需有高手的尊严和骄傲。”周良道。

    “是啊!说总会比做更容易。”陈玉春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很强,我不能奈何你,但是你若不交出“荒神之匙”,我便会杀尽今日梨园镇的人,更会袭杀心云宗的人,杀你在乎的人,杀你最亲的人,一直杀到你妥协为止,我已经是老迈残年风中之烛了,豁出去了,哈哈,不担心你的血誓追杀!”

    “你找死!”周良杀机大炙。

    陈玉春阴狠而又无所谓地大笑:“如果得不到“荒神之匙”,我也会死,横竖都是死,何不拼一拼呢!”

    “那你现在就死吧!”

    周良话音未落,瞬间就出手。

    电光石火之间已经到了陈玉春的跟前,左手墨石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在手中,刀身迸射红光,一刀将陈玉春的身体,斩为两截。

    “哈哈哈哈……见识过了你的实力,难道我会没有防备吗?”

    陈玉春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被斩为两截的身体,并无鲜血流出,竟然是一具以假乱真的傀儡,惟妙惟肖到了极点,瞒过了所有人,陈玉春以这具替身出现传音,本尊却不知道躲在了哪里。

    一尊有了防备的道圣之境的高手存心隐匿,周良一时也无法查出踪迹。

    “哈哈,周良,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你总不能时时刻刻将所有人都带在身边,如果你不想品尝一下失去至亲之人的滋味,那就将“荒神之匙”交出来……”陈玉春阴狠而又歹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周良双目喷火,一时之间却又没有办法。

    几乎在同一时间——

    “杀!”

    一声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响起,那漫天的火焰金属战偶大军,突然犹如潮水一般疯狂地朝着周良冲杀而来,从极静到极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犹如漫天炙热的岩浆汹涌而来。

    周良瞬间就被这赤红洪流淹没。

    他深呼吸一口气,刀剑在手,强横的肉身之力瞬间爆发,如一头人形暴龙一般,化作旋风迎了上去。

    墨石刀和桃木剑都是削铁如泥的道器,稍稍注入道家真气,但凡有靠近过来的金属战偶,都被击飞出去,火焰色的金属身躯被斩的出现了深深的缝隙,露出了其中斑驳而又精致的构造零件,可得看得出来,这些燃烧着火焰力量的金属战偶,的确是巧夺天工的妙品。

    “好强大的战偶,以桃木剑和墨石刀的锋利程度,竟然无法将其斩断!”周良有些微微吃惊。

    这些战偶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道纹阵法,身躯又是以秘金构造,坚硬无比,力大无穷。

    周良很快就可以判断出来,每一个单独的金属战偶,力量都可以媲美道尊巅峰的高手,更加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些家伙没有智慧和感情,不知道害怕和畏惧,数百具傀儡进退有序,配合无间,有着近乎于刀枪不入的身躯,力量源源不绝,组合起来的战斗力比斗帝更加可怕。

    如果是普通的高手,哪怕是半步道圣,被困在这样的阵法之中,只怕也是死路一条。

    周良以墨石刀和桃木剑迎敌,同时仔细观察战偶表面的道纹,那些细如发丝的纹路看起来极为美观,却蕴含着各种不同的力量,可以支配战偶的动作和战斗,周良本身就是一位高品道纹师,自然更加识货,能够看出其中的原理奥妙。

    “这些战偶之中,竟然蕴含着一种古意,似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东西,古色古香,绝非是现代之物……难道指挥着这些战偶大军的存在,已经是有数数十万年之前就存在的老怪物?”

    周良有些惊讶地看向了远处那个巨大的华盖马车。

    就算是帝级高手,也不可能有数十万年的寿命,这可就真的奇怪了。

    “本尊已困住他,众人还不速速出手,搜寻“荒神之匙”的下落,更待何时?”一个冰冷犹如机械摩擦的声音从巨大华盖马车之中传出来。

    一言既出,周围有其他高手心动,就要杀入梨园镇。

    周良心中一惊,不再拖延,突然全力催动了灵识,激发了脑海之中的金色光珠,额头上传来裂心疼痛,接着一道缝隙裂开,一只金色的奇异眼睛出现,仿佛是仙人在这一瞬间,冷漠地睁开了仙目一般,一道金色光芒爆射出来,顿时射穿了这片天地。

    金色目光在火焰金属战偶身上层层扫过,然后又穿透了那巨大的华盖马车。

    这光焰仿佛可以看透世界上一切的奥秘,任何秘密和奥义,在它的面前都无所遁形。

    “啊……”一声无比惊恐的大吼之声,从远处巨大华盖马车之中传出来,像是遭遇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样。

    与此同时——

    “原来如此,哈哈,我明白了!”

    周良哈哈哈大笑。

    强横的灵识如潮水一般散发出去,将周围所有的火焰金属战偶以及远处的那巨大华盖马车覆盖在其中,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一层层地掠过虚空,荡漾起一阵阵的涟漪,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所有的火焰金属战偶突然都停止了攻击动作。

    就像是突然这些战偶内部的阵法失灵了一样,齐刷刷地停止且僵硬在了原地。

    “哈哈哈,多谢了!”周良的笑声在天空之中回荡。

    “不……”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巨大华盖金属马车之中传了出来,如丧考妣般惊恐。

    下一瞬间,僵硬在了原地的火焰金属战偶大军终于再度恢复了灵性,开始活动,但它们却并未再向周良进攻,而是齐刷刷地调转冒头,将手中的法器战戈,都对准了那巨大的华盖金属马车,将金属马车围在了最中间。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懂得这种秘法?”那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巨大华盖金属马车之中传了出来。

    周良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马车的车辕之上,冷哼一声,伸手一探,就将一个矮小的身影,直接从马车之中托了出来。

    这身影只有一米高左右,看似是个幼童,但脸上却已经有了一些皱纹,长长的胡须和花白的头发说明他已经年龄不轻了,至于矮小的身材……这个统帅着庞大火焰金属军团的道纹炼器大师,竟然是一个天生的丑陋侏儒。

    侏儒惊恐万状地挣扎着,但是却无法再操控火焰金属大军和华盖金属马车,而他本身的实力却极低,还不足道皇境界,在周良的手中像是小鸡仔一般根本无法反抗。

    这一幕让周围许多高手都啧啧称奇。

    火焰金属大军也算是中域一个不容小觑的势力,被称作燃烧军团,是一个雇佣军一般的存在,收银买命的杀手组织,曾经攻破过许多人族门派和兽人势力,连圣级高手都曾陨落在这个军团军阵之中,许多人都猜测操控这个死亡军团的是一个强大的圣级道纹道纹师,但从来没有人能够靠近到那巨大华盖金属马车跟前,更没有人可以掀开马车门看到里面坐着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面孔。

    和血池殿一样,这火焰金属死亡大军也是一个神出鬼没的势力。

    没有人能够想到,坐在巨大华盖金属马车之中操控着这支恐怖死亡大军的人,居然是一个不足道皇境界修为的侏儒。

    “放了我,饶命……”没有丝毫的骨气,这个侏儒落到周良的手中,立刻哀求了起来,道:“我愿意献上“燃烧军团”的操控之法,我愿意将一切都献上,请饶我一命!”

    “燃烧军团”正是这只火焰金属死亡大军的名称。

    这侏儒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道纹道纹师,在道纹和炼器方面颇有一些造诣和天赋,后来机缘巧合,误入一处上古遗迹,竟然得到了这样一只被遗忘在时间洪流之中的金属大军,“燃烧军团”是洪荒时代一位逆天道纹道纹师费劲毕生心血打造的一支金属战偶军团,以那华盖金属马车为操控核心,不需要太强悍的道家真气修为,就可以操控。

    那位上古道纹道纹师本想凭借这支死亡金属大军横扫天下开宗立派,可惜却在刚刚完成一切的时候,因耗尽心血早寿夭折而亡,这支惊世金属死亡大军也因此从未在历史长河之中露过面,被深埋在地下遗迹。

    侏儒得到这支死亡金属大军之后,兴奋若狂,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揣摩研究掌控,此后便率军而出,一举成名,从一个小小的门派客座道纹师,一跃成为可以左右一域的大势力,他报复了无数昔日看轻嘲讽过自己的人,简直就是为所欲为,纵情享乐。

    这一次听闻了“荒神之匙”的消息,便率军前来。

    他得到这“燃烧军团”的时候,已经是三百多岁,由于这些年寿元流逝,以他的道家真气修为,最多也不过是剩下五六十年的寿元,这些年他纵情声色享乐,实力非但没有精进,反而倒退了不少,所以希望得到“荒神之匙”,从而得到进入传说之中仙境的机会,得到永恒的生命。

    却不想偏偏遇到了周良。

    周良本身就是道纹炼金大师,在阴阳老人的熏陶培养之下,眼光见识非同凡响,尤其是对于上古年间的许多道纹阵法和炼器之术的了解钻研程度,在这世上绝对属于屈指可数的少数人之一,又以“天眼”扫视整个“燃烧军团”,瞬间就看穿了这只金属大军的操控方式和方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