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5章 熟人相见
    咔嚓咔嚓!

    一声声的脆响声出现,就看封印着血池殿的巨大玄霜冰块出现一道道白色的裂缝,犹如疯狂蔓延的藤蔓一般扩散生长,转眼之间就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巨大玄冰。

    嘭!

    最终一声爆响,这块巨大玄冰自内而外爆碎开来。

    漫天的冰块飞舞坠落。

    大大小小的冰块之中,有星星点点的黑色物体在闪烁。

    “血池殿……碎了?!”

    有人张大了嘴巴失声惊呼。

    传说之中无比神秘恐怖的死亡之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竟然在这银色玄冰之中直接被粉碎,化作了黑色的碎块,和碎冰一般坠落下去,落到半空,所有的黑色碎块竟然都化作了干涸的血块……

    这个巨大的黑色血池殿,竟然是以无尽的鲜血铸就而成,简直是恐怖。

    但是这一刻,它就像是一座宏大的沙雕,在飓风之中烟消云散。

    血池殿……破。

    意味着一个传奇画上句号。

    天空之中那个握剑俯视的青色道袍英俊少年,踩着血池殿上位了。

    却在这时——

    “吾还会回来的……”

    一个阴狠的声音在漫天的黑色神殿碎片之中传出来。

    就看一道道黑色雾气,在冰块之间逸散出来,最终在虚空之中融合成为一个暗淡的黑雾虚影,极为虚弱的样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这就是血池殿的操控者吗?

    周良怀中抱着那已经停止了哭泣的婴儿,小家伙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丧生,咿咿呀呀好奇地看着周良,小手伸出来想要抓住什么。

    看着懵懵懂懂的小家伙,周良的眼中一丝温柔一闪而逝。

    不过下一瞬间他的目光之中,又是杀机爆溢。

    “我说了不可饶恕,犯我人族者,虽远必诛,给我滚回来吧!”

    六色光华,从周良的脑后飞起来,正是帝兵“生死转盘”,六色光华梦幻般闪烁,其中那代表着地狱道的淡灰色的门,爆射出一道光华,射入了远处的天外之中。

    天地之间,在这一瞬间,隐约多了一份奇异的天道之力。

    “地狱道——开!魑魅魍魉,尽入地狱!”

    声音如法旨,远方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那飞射出去的地狱道灰色光华,去而复返,其中却是夹杂着丝丝疯狂挣扎的黑色氤氲,隐约有惨呼和哀嚎传出,却无法抵抗那灰色光华,最终被牵扯着没入到了灰色光门之中。

    一个海眼一般的小漩涡在周良的头顶出现,然后六色光门没入到了周良的身体之中。

    “那是……”

    黄泉圣魔背后生出一丝丝的寒意。

    谁都看得出来,刚才血池殿之主已经以遁法逃走,就算是换做实力高出血池殿之主数十倍的高手,在那样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再将其追上诛杀,可周良体内浮现出的那六色光华光门,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具有越时空狙杀的能力,硬生生将已经逃掉的血池殿之主拘了回来?

    这意味着任何人,只要触怒了周良,战败之后连逃的可能性都没有。

    有点儿可怕。

    更可怕的是刚才周良一击破血池殿的力量,那是一种带着仙灵的力量,诛杀高阶的圣级高手也不是不可能。

    周围或明或暗的各方势力,和黄泉圣魔一样,都产生了一丝惧意。

    天空之中。

    周良俯视下方,单剑指天,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道:“我誓,今日若有谁敢伤及梨园镇任何一人,周良比上穷碧落下黄泉,就算是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其一剑诛绝,若违此誓,定教五雷加身,碎尸万段而死!”

    话音未落。

    轰隆!

    天空之中像是在回应周良的誓言一般,一连串的霹雳闪烁,犹如仙人低语,犹如道圣歌唱,一股奇异的气息弥漫扩散开来,天地之间,有了周良誓言的印记。

    周围各方高手的脸,霎时间变得惊怒凝重了起来。

    以周良这种程度的高手,出这等誓言,引天地回应,这绝对算得上是以自己的修真道果作为赌咒了,誓言一出,永生都不可能反悔。

    这个心云宗的传奇还是如此的年轻,展现出了风采绝世的天赋,即便是在场每一个高手都是惊世骇俗心高气傲之辈,但也不得不暗中承认,周良在未来绝对有机会问鼎至尊之位。

    一个未来至尊的血誓,谁敢无视?

    有血池殿的例子在先,今天再要动手,可就真的必须好好思量了。

    下方废墟一般的梨园镇之中,无数人族子民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那个仙人一般的青色身影,在这个冰冷纷乱的世界,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和安稳,死亡在瞬间变得不那么可怕。

    没有欢呼,也没有慌乱!

    所有人都静静地站在原地,闭上眼睛祈祷,为天空之中那个青色道袍少年祈祷。

    有若有若无无形的力量,无声无息地从这些人的身体之中散出来,朝着天空之中周良的身体之中汇集而去。

    悲壮而又肃穆的气息,回荡在天地之间。

    周良的目光,犹如暗夜之中划破黑暗的闪电,犀利决绝,从周围扫过,几乎没有人和他对视。

    “嘿嘿,小家伙,今日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下血誓又有何用?只是弱者的狠而已……”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响起,阴测测地撩动各方高手的心。

    周良哈哈大笑,嘴角划起不屑的弧度:“藏头露尾的鼠辈,可敢现身?”

    “嘿嘿,不要被他狠吓住了,大家一起出手,就算是这小家伙有开天辟地的神通,也得陨落,只要杀了他,害怕未来他的追杀?”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话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也是在场许多人的心声。

    周良灵识无声无息地扩散出去,在四周搜寻。

    那阴测测的声音在继续鼓动各方高手:“周良乃是睚眦必报的狠人,诸位今日已经触怒了他,就算是就此离开,未来也势必被他清算,何不趁他大势未成之时,彻底斩杀永绝后患!”

    这声音蛊惑力十足,让许多高手和势力重新蠢蠢欲动起来。

    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有人点出来,就瞬间让各方高手都心思活泛了起来。

    “嘿嘿,“荒神之匙”是何等逆天神物,足以逆天改命,甚至蕴含着成仙的契机,诸位难道真的要被一个小小后辈恐吓的落荒而逃,传出去恐为天下耻笑!”

    “更何况若是错过此次机会,只怕诸位有生之年,再也无法得到如今日一般的良机,见到“荒神之匙”了!”

    那阴测测的声音飘忽不定,在周围虚空之中回荡。

    一字字一句句犹如重锤,敲打了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让许多原本略带犹豫目光,重新变得狰狞凶狠坚定了起来。

    周良以最柔和的力量,将怀中的幼童送到了地面上李露儿的怀中,对后者一个放心的微笑,然后开始全力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

    已经光芒暗淡的桃木剑,重新嗡嗡嗡轻轻地震动了起来。

    凌厉的杀机,再度复苏。

    突然他身形在原地一阵模糊,旋即又清晰起来。

    原本晶莹如玉的桃木剑剑身,多了一滴滴的鲜血,顺着斑斑的泥垢一滴一滴地滴落,璀璨的白和晶莹的红,混合在一起,有一种别样的致命美丽。

    噗!

    千米之外,一个一直静静地站在虚空的兽人高手,身躯突然一分为二,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爆射出来,临死之前,他还满眼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惊骇地道:“我的传音神通……就算是圣级高手也不能……你……到底怎么……现的?”

    周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一些人这才明白,原来刚才那个阴测测的声音,竟然是从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七层尊魔的口中传出来,有点儿意思,这个尊魔的传音之术,的确有有些不凡,竟然能够瞒过许多圣级高手,却不知道周良是怎么现的?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刚才这个尊魔的煽风点火,的确是起作用了。

    “冰魂鹏鸟”煽动云彩一般的翅膀缓缓地逼近,其上数百“冰魂卫”以战戈撞击胸甲,出碎裂灵魂的金属交击之声,犹如一片阎王军队缓缓地逼近,可怕的气势,犹如海水倒灌一般覆压而来。

    “交出“荒神之匙”,“冰魂圣地”不犯梨园镇。”

    一个强势霸道的声音从冰魂卫之中传出。

    周良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掌心一展,一个深蓝色的三角牌子出现在手中,也不说话,屈指一弹,将牌子弹向了“冰魂鹏鸟”。

    一股蓝色汪洋一般的力量弹出,化作一只手掌,将牌子揽住。

    “你手中,怎么会有我“冰魂圣地”的“冰魂恩情令”?”之前那个霸道强势的声音,有些惊讶地问道。

    ““杀手神朝”遗迹,玄黄玲珑塔。”周良一字一句地道。

    对面顿时沉默了下来。

    一些人也瞧出了一些端倪,看起来似乎周良手中有什么令“冰魂圣地”忌惮的东西。

    片刻之后。

    “原来如此,六色神光,“生死转盘”……原来你就是那个救了冰魄少爷的人,好,我“冰魂圣地”绝非是背弃祖训忘恩负义的门派,这一次我们两清了……走!”

    霸道声音响起,极为坚决。

    下一瞬间,“冰魂鹏鸟”巨大的翅膀一扇,化作一道深蓝色极光,瞬息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冰魂圣地”的人退却。

    其他人一时之间有点儿蒙。

    “冰魂圣地”是一个神秘的隐世大势力,为人族潜在世家之一,实力雄厚,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戏剧性地退了,到底周良递出去的那个“冰魂恩情令”是什么东西,小小一个牌子,就让“冰魂圣地”放弃了争夺“荒神之匙”这样的神物?

    谁知道事情还未就此结束。

    周良又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件黑色小盾,徐徐送向了远处一位气息强横的道圣级高手的方向。

    那位道圣叹息了一声,接过黑色小盾,一言不,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就此退去。

    “怎么回事?难道周良握住了他们的把柄?还是……”万恶魔宗黄泉圣魔惊疑不定,事情有点儿诡异。

    接下来,周良竟是又取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全部都送了出去。

    或明或暗地围在梨园镇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势力和高手,至少有数百余,周良先后送出了二十多个类似于信物的东西,而接到了这些信物之后,不论是兽人势力还是人族高手,最终都一语不地转身倒退而去。

    许多不明就里的高手势力,都看的莫名其妙。

    周良也不多说,突然抬头看了看远处的虚空,道:“怎么,你也要来插一手吗?”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一个身影浮现,面色白润,体态修长,潇洒英俊,正是当初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得到了三大帝兵之一的“时光沙”的兽人天才妖月夜。

    “中域与南域的边境,距离大燕修真国不知道有多远,月夜殿下居然今日就能够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意外呢!”周良略感意外地道。

    除非妖月夜在出了“玄黄玲珑宝塔”之后,就没有返回南域,也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立刻出来到北域,这样才能和自己一个前脚一个后脚到达。

    他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来到北域呢?

    妖月夜呵呵一笑,道:“原以为周兄去了南域,没想到已经回到了北域,今日居然在这样的场合下与周兄再次见面。”

    周良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道:“这么说来,月夜殿下今日要出手与在下一战了?”

    妖月夜笑笑,道:“若是换做旁人,今日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死路一条,不过周兄你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与我有救命之恩,这一次,我南域兽人愿退避三舍,“荒神之匙”在周兄你的手中,我绝不出手抢夺,若是落在他人的手中嘛!那我南域兽人出手,可就与周兄你无关了。”

    周良点点头:“好。”

    妖月夜轻轻挥动折扇,突然啪地一合,道:“南域兽人全部撤出梨园镇三百里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