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4章 新旧神话
    一个手掌突然按在了“黑魔魔将”的肩头,熟悉的声音传来,道:“不必去了,本宫已经来了。”

    “黑魔魔将”身体一颤,转身看去,却见一头三米多长的斑纹花豹出现在身后,奇异之处在于这花豹的前肢却是一双人手,豹首之处有一个黄金光圈笼罩,犹如仙人神光一般。

    这奇异形体的人,正是万恶魔宗三十六外宫之主黄泉圣魔。

    而在黄泉圣魔的身侧,站着身穿红、黄、银三铠的三个魁梧身影,都是气息不俗,却正是和“黑魔魔将”齐名的万恶魔宗外宫其他三大魔将。

    “属下罪该万死,见过宫主。”“黑魔魔将”跪地参拜。

    黄泉圣魔蹲在一辆黄金战车之上,口吐人言,道:“罪不在你,起来吧!”

    “黑魔魔将”这才收敛心神站在一边,将发生的一切,都仔仔细细地了一遍,包括梨园镇之中有一位实力卓绝的神秘人族剑道高手坐镇的消息,都汇报给了黄泉圣魔。

    “想不到区区三年时间,周良竟然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人族出此奇才,莫非是天意不成?”黄泉圣魔蹲坐在黄金战车上,微微发出慨叹。

    “宫主的意思……难道那人竟然是“阴阳杀神”周良不成?可他不是失踪了吗?”“黑魔魔将”大吃一惊,没想到梨园镇之中那个令自己进退维谷的神秘高手,竟然是三年之前名动北域一时的少年天才周良。

    现在想来,当时那个冲天而起的刀剑交叉巨大幻影图案,可不就是代表着阴阳同修之意吗?

    只是当时“黑魔魔将”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已经失踪了三年的大燕修真国人族后起之秀。

    黄泉圣魔并没有回答。

    黄金铸就一般的豹首抬头看向四周,目光在血池殿、冰魂圣地、火焰傀儡大军等巨头级势力和圣级高手身上掠过,似乎是在衡量彼此的实力对比,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有人在外界大肆宣扬“荒神之匙”落在了梨园镇,如今各方已经是一片喧哗,无数超级势力都往这边赶来,不仅仅是北域两族,连中域、西域、南域、东域等大域的高手,也都现身了……宫主得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赶来,陆续还会有宫中的高手降临……”

    四魔将之一的“赤魔魔将”在一边悄悄传音道。

    “黑魔魔将”张了张嘴,心中震撼至极,才知道原来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外界竟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

    梨园镇中。

    周良也有点儿瞠目结舌地看着天空之中那一个个强大的势力。

    “这家伙……怎么感觉有一种被打脸的味道呢?”

    周良苦笑,自己放出话来,天亮之时若有人出现在梨园镇方圆百里之内,就会杀无赦,可现在出现的这么多的各方高手,都是教主级的巨头人物,若是单独对上其中一个,依靠墨石刀或者桃木剑,还有一拼之力,若是这些人一起出手对付自己,那自己只能给跪了。

    到底所谓的“荒神之匙”是什么东西?

    周良这一次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忽略了什么。

    连圣级高手都现身争夺的东西,必定是逆天级别的宝贝,这个“荒神之匙”的价值,绝对不亚于当时“杀手神朝”遗迹“玄黄玲珑宝塔”之中的三大帝兵。

    可为什么这多人,都一口认定东西就在梨园镇呢?

    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

    “周师兄,怎么办?”司马树林和关羽两人此时也看出了不对劲。

    事情的发展,远超了所有的想象。

    “要不我们把“荒神之匙”交出去吧……”关羽苦笑道。

    司马树林反问道:“你知道他们要的“荒神之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吗?”

    关羽狠狠地咬牙:“不知道。”

    周良想了想,道:“你们两个再去仔细检查一下这次采购的物资,将一切可疑的东西,都拿到这里来,然后将身上每一个储物空间里面的物品,都集中起来给我看吧!”

    不管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荒神之匙”是个什么东西。

    周良原本是要擒下万恶魔宗的“黑魔魔将”来拷问,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如今各方大势力汇集在这里,像是包饺子一样将整个梨园镇包围了起来,局势相当的微妙,显然各大势力并未将梨园镇放在眼里,之所以迟迟不发动,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心存忌惮而已,生怕第一个出手,成为众矢之的。

    此时的局面,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周良叹息了一声,请镇长司马雄鹰去安排阵中的避难措施,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任何抵抗都苍白无力,只能寄希望于这些高高在上的巨头们,不屑于去屠杀普通的修真者和人族子民,否则,整个镇都将成为一片废墟。

    缓缓地释放出灵识,周良极为谨慎地开始观察周围各方势力的力量。

    突然他脸上表情一变,旋即嘴角露出了一丝喜色。

    同一时间,天空之中终于发生了异变——

    嗡!

    血池殿那巨大漆黑的轮廓,微微一震,像是一缕青烟一般在远处消失。

    下一瞬间它就来到了梨园镇上空,像是一座磅礴的山覆压下来了一般,黑漆漆的大殿门口突然释放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力……

    “啊……”

    有人惨呼,竟是直接被这股吸力吸着朝大殿漆黑大门飘去。

    这股吸力诡异且可怕,甚至连许多房屋巨石都吸了起来,一些猝不及防的镇中修真者和子民,就像是飓风之中的稻皮一般,惊恐万状地惨呼,密密麻麻地被吸了起来,像是蚂蚁一样,朝着大殿的黑色巨门飘去……

    诡异的黑色氤氲从血池殿巨大的轮廓中散发出来,将整个梨园镇都笼罩在了其中。

    好一个血池殿。

    竟然是要将整个梨园镇都吸走。

    这一手做的相当绝,反正“荒神之匙”在梨园镇之中,将整个梨园镇都吸走,到时候再慢慢查询也不迟。

    转眼之间,大半个梨园镇都快要被连根拔起。

    无数座房屋、牛羊、牲畜和人影,漫天乱舞,密密麻麻地被携裹在黑色氤氲之中,身不由己地朝血池殿飞去,还不断地在虚空之中撞击,巨石和人体撞在一起,血浆迸射,白骨飞溅,惨不忍睹。

    “救命啊……”

    “不……”

    “母亲,母亲你在哪里,我要母亲……”

    “抓紧我!”

    各式各种的惨呼声音在天空之中回荡,不懂功法的普通人在这样的场面之中脆弱的简直像是一根干枯了的草根一般,轻轻一碰就折了。

    “该死!”

    周良反应过来之时,已经为时已晚,怒喝一声,立时出手。

    强横的肉身之力没有丝毫的保留,他冲天而起,如一道青色闪电一般,撕开了那一层层的黑色氤氲,一拳击出,巨大的透明拳印轰击在血池殿的底部。

    咣当!

    一道巨大的金属交鸣之声响起。

    巨大如山峦一般的血池殿剧烈地震动。

    空气之中急骤地回荡着恐怖的震荡波,血池殿的轮廓都因为剧烈震荡而变得虚幻了起来,一股强横的冲击波犹如核辐射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周良也被震得身形倒飞回来。

    不过这一击终于是抵消了一部分血池殿那恐怖的吸力,许多被吸在了数米高空中的人影牲畜重新坠落下来。

    周良释放出力量,将绝大多数人都接了下来。

    轰隆隆!

    吸起的巨石砸落在了地面,烟尘飞溅。

    只是数息的时间,偌大的一个梨园镇已经是面目全非,满目疮痍,房屋倒塌建筑崩溃,烟尘冲天而起,犹如遭遇了一场恐怖的大地震一般。

    不懂功法的普通人死伤不少,哀嚎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周良纵然是神,也无法保护所有人。

    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这就是巨头级高手的可怕和恐怖,一念之间,数十万人就会化作飞灰,一招就可以毁灭一座城,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无数人崩碎成为血泥。

    周良怀中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孩子哇哇大哭,却不知道自己父母,已经在刚才的灾难之中惨死。

    周良第一时间出手,也只能救下这个家伙而已。

    “你敢挡我?”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血池殿之中传了出来。

    周良缓缓地抬头,双目之中赤红如火,已经是难以遏制的杀意和怒火,他单手抱着婴儿,右手反手一探,桃木剑出现在手中,腹部肉身丹田的玄阴真气毫不吝啬地疯狂注入桃木剑之中。

    嗡嗡嗡嗡!

    奇异的震颤之声从桃木剑之中传来,就像是饥渴的恶兽在苏醒之后要进食的征兆,纯净圣洁的银色光焰从桃木剑剑身传出来,一颗颗鲜红的泥垢如火焰一般脱落剑身,围绕着膨胀了三四倍的巨大晶莹剑身旋转。

    至尊级别的气息,在天地之间弥漫。

    “不可饶恕!”

    周良低沉地怒吼,犹如爆发的火山。

    他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缝隙,以他身体为中心猛地塌陷,再然后周良的身形,犹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

    桃木剑斩出!

    顿时漫天的冰雪狂舞,一时间天地万物失色。

    周良几乎是人剑合一,膨胀到了五六米长的晶莹巨剑,斩在了血池殿之上。

    轰!

    巨大如山峦一般的血池殿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紧接着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竟是发出咔嚓脆响之声,就看被晶莹巨剑斩中的地方,竟是裂开了一道道白色的细纹,一层层恐怖的冰晶,顺着这些细纹疯狂地冻结入侵,朝着血池殿内部侵入。

    漫天的风雪寒气汇聚,无与伦比的寒气,几乎将巨大如山的血池殿,整个全部都冰封在了其中。

    周良倒拖飞剑,屹立在虚空之中,俯视下方,犹如天神。

    四方风云激荡,各大势力第一时间退到一边。

    虚空之中依旧弥漫着那还未散去的寒气,周良手中的桃木剑璀璨光芒正在缓缓地褪去,无数双惊骇的眼睛盯着那屹立虚空的身影,石破天惊的一击,让许多教主级、巨头级的顶尖高手,都感受到了致命威胁。

    道圣之境的高手们眼神都凝重了起来。

    “黑魔魔将”背后直冒冷汗,心中一阵发虚,幸亏之前还未和周良正面交手,时隔三年,“阴阳杀神”的实力简直令人胆寒,刚才那一击绝对是入圣级别的力量,若是自己面对,只怕连一根毛都剩不下来。

    黄泉圣魔一双豹目之中也是精光闪烁,半晌才道:“此子不除,日后必成我兽人心腹大患!”

    无数双目光,都聚焦到了被冰峰的血池殿之上。

    血池殿是北域一个极为神秘的存在,数千年以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每一次出现都会做下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在三百六十七年之前它最后一次出现的时候,一个有一尊圣魔、近百尊魔坐镇的兽人大势力被连根拔起……

    没有人知道血池殿属于哪一方阵营。

    因为它斩杀的高手之和铲除的修真势力之中,人族和兽人各占一半。

    也没有人见过到底这座如山峦一般的黑色死亡之殿中,有什么样的神秘人在主宰着一切,各种传不一,但唯一共同确认的一点,就是血池殿无比强大,也无比可怕。

    即便是北域大地上的两族各大超级势力,都对血池殿忌惮三分。

    没想到今日这个象征着死亡和屠杀的神秘黑殿,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更没想到的是,“阴阳杀神”一怒拔剑,竟然将这座神秘黑殿直接击碎了。

    难道这预示着一个旧的神话破灭,一个新的神话诞生吗?

    人们注视着被冰峰的血池殿,还在等待,想要看一看这个恐怖的死亡之殿,能不能从这仙之冰霜之中破冰而出,是否还有反击的力量。

    下一瞬间——

    咔嚓咔嚓!

    一声声的脆响声出现,就看封印着血池殿的巨大玄霜冰块出现一道道白色的裂缝,犹如疯狂蔓延的藤蔓一般扩散生长,转眼之间就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巨大玄冰。

    嘭!

    最终一声爆响,这块巨大玄冰自内而外爆碎开来。

    漫天的冰块飞舞坠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