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2章 裁决者身份
    那人普通一声跪下来,面如土色地道:“宗主明鉴,宗属下并无……”

    话音未落。

    身形窈窕薄衫女子美丽的头颅突然一声怒吼,咆哮起来,化作一颗巨硕无比的狰狞黑色狐狸头,魔气翻滚,一双眼睛在暗夜里仿佛是涌动着鲜血的深渊,一张嘴咔嚓一声,将跪在地上的下属直接吞进了嘴里。

    旋即这巨大诡异的狐狸头迅速缩小,又化作了之前那美丽迷人的女子面容,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才语气轻柔地道:“好了,你们谁知道,那青色道袍人到底是谁?”

    身边的其他八九个兽人皇级高手都已经是浑身颤抖如同筛糠。

    这位宗主的脾气喜怒无常,就像是刚才被吞掉的这个宗魔,实际上是最近一段时间之内最为得宠的一位,又是宗主的面首,仗着宗主的宠幸,平时趾高气昂将其他人不放在眼里,其他宗魔早就看不惯他了,但碍于宗主的宠爱,却又是敢怒不敢言。

    可就是这样一个极尽得宠的宗魔,也只是因为抖机灵说错了几句话,就被宗主毫不留情地一口吞掉,其他宗魔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步了后尘。

    “怎么?没人知道吗?”薄衫窈窕女子淡淡地道。

    尽管语气清淡,但听在身边下属的耳中,却如一道道的炸雷。

    其中一人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闪电,一瞬间想起了什么,鼓足勇气道:“据说心云宗三年之前曾经出过一位天才,名叫周良,倒是不仅仅是在大燕修真国,在整个北域也都是名噪一时,和“末日剑魔”武三通以及“大嘴”宋祖德关系最好,三年前通天剑派的灭亡,就是此人在背后一手操控。”

    “哦?”薄衫窈窕女子也想起了什么,道:“可是那个被称作是“阴阳杀神”的周良?”

    这尊宗魔连忙道:“正是此人,如今大燕修真国乃至于北域许多人族低级修真者中间流传的《彩虹七式》,正是此人开创,这三年来,在大大小小的争端之中,死在《彩虹七式》之下的兽人同胞不在少数。”

    “《彩虹七式》吗?”薄衫窈窕女子说着,如同新剥小葱一般水嫩白皙的右手五指,在虚空之中连连变幻了七个姿势,正是彩虹七式的七式招式,无声无息之中,前方数百米之内的风雪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绞碎,她轻声道:“我虽然没有见过周良,但是能够在二十岁之前创出这等招式的人,的确是百年罕见的天才,大道至简,大巧不工,实实是最适合实战的功法。”

    “原来宗主也听闻过这门招式。”那尊宗魔道:“不过这三年来,周良仿佛是从人间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他实力如何,去了哪里,如果刚才那人的确是心云宗高手的话,应该就是周良了,传说周良一袭青色道袍,英俊不凡,是少有的美男子,刚才那人很符合这些特征。”

    薄衫窈窕女子点点头,道:“恩,你分析的有道理,那人应该就是周良了,你表现不错,过来吧!”

    这尊宗魔战战兢兢地走过去。

    薄衫窈窕女子轻轻地握住了这尊宗魔的手,犹如热恋的女子牵手心上人一般,极为自然。

    其他宗魔的眼中,皆露出羡慕的神色。

    宗主明艳如玉,迎风摆柳,修习的乃是《阴阳双修之术》,若是可以与她双修,可以飞速提升实力,裙下不知道拜倒了多少兽人豪杰,今日只是因为几句话,这尊宗魔就得到了青睐。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人影闪烁,迅速到来。

    是黑心湾布置在周围的警戒高手,单膝跪倒在雪中,道:“启禀宗主,青妖山第十殿的殿主带人来到,万恶魔宗外宫四大魔将,天雷峰的第六柱主、魔血湖的天罗尊魔等人,已经出现在百里之外,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族门派的高手汇集而来,属下还探听到,不断有北域以外的高手来到大燕修真国,估计很快也会得到讯息了……”

    薄衫窈窕女子闻言,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道:“鱼龙混杂,火中取栗……传我令,黑心湾的人暂时退出梨园镇百里范围之内,静观其变。”

    “宗主为何要退?”站在她身边的那位宗魔诧异道。

    “荒神之匙”乃是万载难逢神物,就算是付出整个门派元气大伤的代价也应该奋力一搏,宗主雄心勃勃志在必得而来,怎么突然就要退却了,难道是自知不敌正在赶来的各方势力?

    不应该啊!

    首先黑心湾也是整个北域兽人的大势力,其次宗主并非是这种瞻前顾后的人。

    “有的时候,退才是进。”

    薄衫窈窕女子哈哈大笑,笑声未落,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漫天风雪之中。

    ……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天明的时候,呼啸了一夜的风雪稍停。

    周良身披青色道袍从石殿之中走出来,身上还带着酒气,举目看去,远处一轮红日如血,将银装素裹的大地染上了淡淡的殷红。

    朝阳之中的梨园镇静谧而又美丽。

    周良的目光越过远处的城墙,看向那一望无尽的白色原野丘陵之中,眉头微微皱起,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关于关小羽和司马树林被困在这里的缘由,周良已经知道。

    “荒神之匙”是个什么东西,周良从未听说过。

    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更是将自己采购到的一切东西,都一一摆在了周良面前,周良以《圣》灵识扫描辨别,也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怀疑的东西。

    到底这中间有什么差别呢?

    周良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眼前的形式,却远超周良之前的估计。

    虽然四周原野都一片寂静,天空也前所未有地晴朗,但周良却可以感知到,在方圆四五十里之内,有无数两族的高手隐藏在暗处虎视眈眈,比之昨夜的人数,有增无减,更为严峻的是,这些人明显是之后到来,气息比之昨夜一开始那些人,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除了“青妖山”之外,又有兽人的超级势力降临了吗?”

    周良站在石殿台阶之上,灵识如潮水一般缓缓地释放出去,以他如今《圣》的修为,灵识连道圣之境的高手都可以察到,所过之处,一切无所遁形。

    身后脚步声传来。

    一双纤纤玉手轻轻地为周良披上一件白色裘皮披风。

    “醒了?”周良转身微笑,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李露儿。

    “那些人还没走吗?”李露儿皱眉问道,她如今已经是道皇境界的高手,自是有一些敏锐感知,能够察觉到,梨园镇周围危机四伏。

    周良点点头。

    就在这时——

    “镇内是哪位人族高手坐镇,请亮出名号。”

    一个威严霸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蔚蓝的天空上一团团魔气翻滚,数十个实力恐怖的兽人高手现身,为首一人身披黑色荆棘道袍,红发如火焰,身形魁梧,足有三米多高,气势强横,乃是道尊级别的高手,说话的正是他。

    声音如滚雷一般响彻天地。

    司马树林和关小羽等人此时早就惊醒,从大殿之中冲了出来,梨园镇之内的人族子民也都被这声音惊动。

    周良也不说话,屈指轻轻一弹。

    咻咻!

    一银一金两道剑气冲天而起,在天外之中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刀剑交叉的图形,桃木剑和墨石刀的图案幻化的栩栩如生,有一种奇异的视觉冲击力,仿佛是要将人的灵魂都吞噬吸碎一般。

    这是以精深的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衍化的图案。

    远处。

    红发魁梧尊魔微微一愣,第一时间并未想起,在北域有哪一位成名已久的人族修真高手,以刀剑交叉的图形为标志,但是眼前这刀剑图案之中蕴含着的力量,却不容小觑,说明坐镇在梨园镇之中的人族高手,非同凡响。

    顿了顿,红发魁梧尊魔道:“阁下出手阻拦,莫非是要保住这个镇子吗?”

    “不错。”周良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我已说过,日出之时,若还有心怀叵测之辈,出现在梨园镇百里之内,杀无赦,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速速离去,否则就再也走不了了。”

    红发魁梧尊魔眸子中精光一闪。

    “大人,这人不知死活,让我们出手斩了他。”他身边的数位兽人高手都是怒哼出声,已经是按捺不住想要出手。

    红发魁梧尊魔微微摇头。

    别人或许感应不出来,但身为北域兽人第一大势力万恶魔宗的魔将,他却是很清楚,刚才那巨大的刀剑交叉幻影之中,蕴含着奇异的力量,一般高手出手,或许根本不是对手。

    “我乃万恶魔宗外宫四魔将之一的“黑魔魔将”,还请阁下让一让,“荒神之匙”在你手中也无用处,交给我,万恶魔宗记你一个人情。”红发黑袍魁梧尊魔大声道。

    很快,周良的声音又在天空之中回荡过来,只有三个字——

    “不可能。”

    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黑魔魔将”眼眸之中怒火渐盛,道:“本座好言相劝,你不要不识好歹,阁下,就算你实力卓绝,又能抵挡几人?难道要连累整个梨园镇化作血狱!”

    “哈哈,就凭你们几个,只怕还做不到。”周良的大笑之声,从梨园镇之中传了出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管你何方神圣,也敢违逆我万恶魔宗?教你怎么做人。”

    一位万恶魔宗的高手终于忍不住了,怒喝一声,化作流光直接朝着周良杀来,澎湃着的魔气光焰犹如一轮昊日一般炙热疯狂。

    咻!

    迎接他的是一道寒冬剑之天道剑气。

    本就是三九寒天的时节,天地之间寒气无尽,汲取了天地寒意的寒冬剑气简直无坚不摧,这位万恶魔宗的高手只觉得一道犀利无匹的寒意迎面而来,完全将自己锁定,就是无法躲避,也难以招架。

    下一瞬间,犹如利剑射穿气球一样,寒冬建议剑气将迎面而来的万恶魔宗高手瞬间射爆。

    轰!

    鲜血和白骨炸碎。

    兽人高手直接化作了齑粉。

    天地之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许多隐藏在暗处的各方高手,看到这一幕也是打了个哆嗦。

    坐镇在梨园镇的人族神秘高手,比昨夜表现出来的实力的更加恐怖,一击秒杀万恶魔宗的高手,是谁给他这个胆子,难道他竟要和万恶魔宗这种庞然大物对抗吗?

    未见其人,只是遥遥一道剑气,就秒杀了一尊宗魔。

    这是何等实力和风采?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清冷凌厉的声音从梨园镇之中传了出来。

    下一瞬间,却见滴溜溜一个淡银色的小牌子飞出来,来到了虚空之中,绽放出无尽光彩,刺目生疼,令人不敢逼视,下一瞬间,一座巨大的神殿幻象从银色牌子上幻化出来,投影在虚空中,犹如仙魔宫阙般恢弘。

    “玄武帝宫裁决律令?!”

    “黑魔魔将”失声惊呼,神色变得阴冷凝重了起来。

    事情有点儿超出预料了。

    怎么这个神秘人族高手,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竟然是“玄武帝宫”的裁决者?

    如果是普通的人族高手,哪怕是圣级高手,对于万恶魔宗来说并不棘手,但有了这一层身份,那就值得商榷了,“玄武帝宫”的威慑力,并不比万恶魔宗差。

    许多隐身在暗处的高手看到这一幕,也都被震惊。

    坐镇梨园镇的神秘人族高手,竟然是“玄武帝宫”的裁决者?

    这个事实惊呆了所有人。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天地大变,因为中域青木崖一战,导致各种流言蜚语纷飞,有人猜测人族五方至尊都已经从神坛跌落,但千百年以来累积,让“玄武帝宫”依旧有无与伦比的威慑力。

    如果神秘高手的身后,站着“玄武帝宫”这样的庞然大物,那所有人都得好好想想自己能不能惹得起了。

    ……

    “怎么?难道周良竟然是“玄武帝宫”的裁决者吗?”

    百里之外的雪峰之上,一直遥遥注视着这边的薄衫窈窕女子目中闪过一丝异色,轻声问道。

    她身边的下属们都茫然不知,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