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21章 吞吃下属
    梨园镇之中无数人族修真者和子民都在瑟瑟发抖,上位兽人的力量暴虐而又残忍,令人犹如身处死亡地狱中一般,即便是司马雄鹰这种大半辈子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老修真者,也感觉到了来自于灵魂深处不由自主的惊恐!

    “周师兄,“心云四号”在我这里……”关小羽第一时间召唤出了傀儡,在他手中能够发挥出道宗战力的战偶,在周良手中一定可以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击败这尊兽人高手。

    远处。

    那一尊兽人高手释放力量,妖焰照亮夜空犹如白昼。

    “贪婪的可怜虫们,都死吧!哈哈……”暴虐残忍的大笑声激荡而来。

    周良拍了拍关小羽的肩膀,道:“不用。”

    说着,极为随意地反手一掌拍出。

    恐怖的肉身之力直接轰爆了空气,塌陷的空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透明掌印,闪电一般撕碎了漫天的魔气光焰,犹如拍苍蝇一般将那化身妖焰烈日的宗魔高手,直接拍碎!

    嘭!

    爆响声中,魔气光焰破碎,大片的鲜血和白骨倒飞着激荡了出去。

    “我心云宗的东西,也是你这种货色能觊觎的?”周良的声音不大不小,蕴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缓缓地飘荡在夜空里。

    天地之间,突然前所未有的宁静。

    就连那呼啸的狂风和飘洒的白雪,也在这一瞬间都消失了。

    那巨大透明的掌印轰碎了这尊巅峰宗魔之后,如一道闪电般撕裂了虚空,远远出地没入到了更高处的宇宙天外,就仿佛是一道璀璨的流星之光掠过暗夜一般。

    司马树林、关小羽和司马雄鹰三个人瞠目结舌。

    梨园镇之中的人族高手修真者们,也都呆呆地仰望天空,恍如见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幻觉一般。

    再远处,缭绕在梨园镇周围的各大力量气息光柱,也为之一黯。

    即便是对于自己的实力在自信,看到这一幕,许多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也都感觉到了压力,那一道掠过暗夜天外的掌印流星,让许多心怀叵测之人胆寒。

    很快,梨园镇周围一些高手的气息消失在了远处。

    不管是人族还是兽人,自知实力不如出掌之人的高手,很明智地选择了退却,这本就是一场浑水,原本一些人还指望趁火打劫,但现在这“火”燃烧的程度,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承受。

    如今的局面,只有那些真正的顶尖高手和超级势力,才有资格继续去角逐,他们若是强行参合其中,只有引火自焚而已。

    当然,也有一些对自己实力有自信或者是有其他底牌的势力和高手,还隐身在梨园镇的四周,蠢蠢欲动。

    周良一拳轰爆了一尊宗魔巅峰高手,震惊了四方。

    过了足足数十息的时间,远处才传来一声惊怒的爆喝:“何人胆敢击杀我“青妖山”高手?如此不知死活,难道是要与我“青妖山”作对吗?”

    周良哈哈大笑。

    他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间,远处发出声音的地方,骤然响起了惊呼怒吼之声,一道道强横的魔气光焰冲天而起,却又像是烟花一般转瞬即逝,一连串兽人高手的惨呼哀嚎之声连绵不绝地传出来。

    这个过程维持了大约数十息的时间。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

    周良的身形,重新回到了梨园镇中央石殿的台阶之上。

    夜色如水,北风呼啸,漫天飞雪。

    石殿周围早就已经点燃了巨大火把,火焰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之声,在暗夜之中特别显眼,赤红色的眼光照射之下,一身青色道袍的周良犹如战神屹立,犹如实质一般的暗红色杀气仿佛火焰般在他的身边缭绕。

    四周无数隐藏在暗中的高手,看到这一幕都觉得一阵阵窒息。

    之前青妖山方向有刺鼻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一切安静的像是死亡之地,很明显就在刚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周良已经以雷霆手段,将所有的青妖山高手都屠戮一空。

    “奉劝各位早点离去,明日天明之时,若还有人敢出现在梨园镇百里范围之内,杀无赦!”

    周良目光犹如闪电,刺穿了夜空。

    掷地有声的话语,如仙罚霹雳一般,在漫漫风雪夜空之中激荡出去,如黄钟大吕一般翻滚,震得周围的风雪都改变了方向,雪花被震成了白色粉末融化。

    这声音听在那些隐身梨园镇周围的人族和兽人高手耳中,简直就像是重锤狠狠地敲在他们的心头,一阵阵心惊肉跳。

    一瞬间,梨园镇周围两族高手的气息,又消失了很多很多。

    没办法,看到梨园镇之中突然出现的这位杀神,实力之强超乎想象,连青妖山的数十高手都被砍瓜切菜一般收拾掉了,其他人自问势力不如青妖山,继续留下去或也是死路一条。

    当然,还有一些人心存侥幸,只是稍微朝后退了一段距离,并未就此离去。

    ……

    周良站在台阶上,将远处黑暗之中的一切情形都了解于胸。

    对于那些没有离去的两族高手,周良也并未再出手。

    而在他的身边,关小羽、司马树林、司马雄鹰等人却是已经看的瞠目结舌,用一种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周良,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周良三年之后再度回归实力一定会增长到一个高山仰止的程度,毕竟这种天才的修为速度难以道里计,但刚才周良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令他们震惊。

    关小羽和司马雄鹰倒还罢了,毕竟两人都不是先天道灵境界,看不出其中的微妙,但司马树林乃是修真天才,在心云宗这三年来实力增长迅速,早就到了先天道灵巅峰境界,实力越高,越是能够感觉到周良如今那强横和大海深渊一般,无法度侧。

    只有李露儿一直静静地带着笑意看着周良。

    也许对于陷入狂热爱情之中的女子来说,心上人做出一切惊世骇俗的事情,都是情理之中。

    “司马伯伯,这一次周良不请自来,唐突之处,还请多多见谅。”做完这一切,周良向司马雄鹰行礼。

    “哈哈哈,周贤侄客气了,今夜若不是你,梨园镇不复存在矣。”司马雄鹰哈哈大笑,心中大定,说着便吩咐属下去备宴杯酒。

    周良从储物空间之中掏出一枚增选培元,延年益寿的“延年益寿丹”,道:“说起来这还是周良第一次来梨园镇,区区薄礼,请司马伯伯勿要推辞。”

    这枚“延年益寿丹”大小有如龙眼,外表呈现出淡绿色,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氤氲,隐有极为强大的生机之气流转,是罕见的仙丹,对于许多寿元逝去大半的老人来说,绝对是无价之宝,可以梳理身体,固本培元,延长寿命。

    司马雄鹰虽然实力不高,但也是识货之人,心中震惊之余,一再推辞。

    “司马伯伯不要推辞,我和树林是挚交好友,他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这枚丹药虽然珍贵,却也抵不上树林之情。”周良笑道。

    司马雄鹰最后推辞不过,才将这枚仙丹收下。

    有丹药的帮忙,以司马雄鹰的资质,延寿五十年,进入先天道灵之境不是问题。

    司马树林在一边也是感动万分,连连道谢。

    周良的话,也让司马树林在自己父亲和家乡人面前面子十足。

    “你小子,三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生分了,哈哈,一会儿可得好好喝几杯,不醉不归。”周良大笑着捶了捶司马树林的肩膀。

    “对对对,一会儿一定要好好喝两杯,周师兄你这个大老板一拍屁股走了三年都没有音讯,可怜我辛辛苦苦为你经营“天人会馆”,累的头发掉了不少,整个人都瘦了……”关小羽在一边神态夸张地道。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关小羽也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在所有人之中,除了如今的“狂刀”张猛飞之外,他和周良的关系是最早也是最铁的,和周良成为朋友,无疑是这个在修真上无所建树却醉心于做生意的商户子弟的最大骄傲。

    虽然如今的周良,实力已经高到了他所不能理解的领域境界,但关小羽站在周良面前,却没有什么拘束局促,他心里很清楚,就算周良成为了大帝,也是自己的兄弟。

    周良哈哈大笑。

    “周师兄,要不要在梨园镇周围布下道纹阵法,以免一些心怀叵测之辈暗夜来袭?”李露儿想起了什么,提醒道。

    “无妨,有我在此,谁也别想跨入城墙一步。”周良信心十足地道。

    如今的他,绝对是圣魔之下无敌。

    这是连番大战无数次游走在生死线上见惯了各方高手之后积累下来的自信,如今的周良,已经有了自信的资本。

    很快灯火通明的石殿之中,酒肉香味飘飞出来。

    时隔三年再次见到挚交好友,不论是周良还是司马树林、关小羽都心中激动,推杯换盏,放开了一切热闹起来。

    尤其是对于周良来说,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的一行,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神经,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生死之战,今日总算可以放浪形骸地尽情放松,这种感觉令人迷醉。

    大桶大桶的美酒不断地被搬进石殿。

    李露儿始终面带着微笑,静静地坐在周良的身边,纤纤素手如玉,安静地为周良斟酒,一颗心已经完全系在了周良身上,从不开口劝周良不多多饮。

    昔日的小公主,这一刻安静温婉贤淑如一尊玉美人。

    整个梨园镇在这一刻灯火通明,都极为热闹,镇中的一些精锐护卫修真者们已经开始清理之前被青妖山宗魔震倒的城墙,火光从家家户户窗户里传出来,在暗夜雪天显得极为柔和,让人心中宁静。

    ……

    远处。

    距离梨园镇二十里。

    一处雪丘之上,茫茫夜色之中,安静地矗立着十几个身影,收敛了浑身的魔气,犹如幽灵一般静静地立在风雪之中。

    “宗主,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下去吗?”有人问道。

    站在最中间的一位身形窈窕的女子,在如此寒冷的风雪暗夜之中,身上只穿着薄纱裙,丝毫不觉寒冷,白皙滑腻的肌肤裸露在风中之中,浑身有一种奇异的魅惑之力在流转。

    她看着远处梨园镇神殿闪烁的火光,脑海之中不由得回想起来不久之前青妖山高手覆灭的一幕幕,咬牙道:“你们有谁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瞬息之间出手格杀宗魔境界的高手?”

    “宗主,那青色道袍人,好像是心云宗的高手。”身边有兽人高手回答道。

    “心云宗只不过是大燕修真国一小小人族门派,渺小如一粒沙,怎么会出这样的高手?就算是心云宗的宗主“玉面修罗”,也不可能有如此武力吧?”身形窈窕女子皱眉。

    身边有人道:“宗主却是有所不知,心云宗如今的第一高手,并非是宗主“玉面修罗”,而是一位少年刀客张猛飞,被人称作是“狂刀”,只是他很少出手,所以才名声不显,若是“狂刀”出手的话,击杀宗魔境界高手,应该也不成问题。”

    “哦,竟然有此事?”身形窈窕的薄衫女子点点头,“本宗听闻了“荒神之匙”的下落,才匆匆赶来,原本以为这件事情极为隐秘,怎么不仅仅是“青妖山”,连许多其他大小势力、人族门派也都得到了消息。”

    身边的数十高手,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其中缘由。

    身形窈窕的薄衫女子并未追问,顿了顿,她又问道:“照你们的所说,刚才出手的青色道袍人,就是心云宗“狂刀”张猛飞了?”

    之前答话的人忙道:“这……从身法外形来看,此人只怕不是张猛飞。”

    “那是谁呢?”身形窈窕薄衫女子皱眉。

    “这……”那人面色一变,道:“宗主赎罪,属下不知道。”

    身形窈窕薄衫女子点点头,嘴角在暗夜里划出一丝上翘的弧度,道:“那你说了这么多,是在调侃我吗?”

    那人普通一声跪下来,面如土色地道:“宗主明鉴,宗属下并无……”

    话音未落。

    身形窈窕薄衫女子美丽的头颅突然一声怒吼,咆哮起来,化作一颗巨硕无比的狰狞黑色狐狸头,魔气翻滚,一双眼睛在暗夜里仿佛是涌动着鲜血的深渊,一张嘴咔嚓一声,将跪在地上的下属直接吞进了嘴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