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15章 小别胜新婚
    张馥等门派高层也都不敢丝毫怠慢,这几个月心云宗已经开始收敛活动范围,将天池之畔心云山庄的人也都全部撤了回来,争取不与兽人生冲突。』  天籁『小说WwW.⒉

    兽人的跋扈嚣张,心云宗上下也是气恼不已。

    现在好了,周良回来了。

    张馥等人都觉得这些日子压在心中的那种无形压力骤然消失。

    和一些故人聊了几句,一行人正要返回山门,却在这时,远处天空之中又是一阵阵流光闪烁,强大的气息如潮水一般用来,尖锐刺耳的破空之声连绵不绝。

    周良脸上露出了笑意。

    又有老朋友来了。

    流光按落在地面,化作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哈哈哈,老远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果然是你这个家伙回来了。”缺德大魔头宋祖德的笑声传来,就看这个招风耳大胖子大笑着冲了过来。

    “宋祖德,你又胖了。”周良放下两个小屁孩,和胖子狠狠一个拥抱。

    “宋小掌门。”张馥等人也向宋祖德行礼。

    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太玄宗对心云宗也有不少照顾,尤其是宋祖德,还来过心云宗几次,打探周良的消息。

    “哈哈,小馥掌门,这下子你终于盼到头了,哈哈。”缺德胖子嘴巴很损,肩膀撞了撞周良,挤眉弄眼地道:“小周良你也真是的,放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高贵典雅的俏佳人不好好陪着,跑到中域和南域去闹腾什么。”

    周良顿时想撕了这胖子的臭嘴。

    也就宋祖德的身份地位无所顾忌,才敢打趣张馥和自己。

    “周师兄!”跟随宋祖德一起到来的雷璐,远远低看着周良,眼神复杂,看着周良,将自己心中的狂喜悄悄藏起来,面带着微笑问好。

    周良笑着点点头,道:“看来武三通这个师傅当得还算是合格,三年时间,让你进入道皇之境,的确是费了一番功夫。”

    话音未落。

    一声大笑从远处的天边传来:“哈哈,周兄弟你的面子大,既然将璐儿托付给末日剑宗,我怎敢不全力栽培。”

    白色流光闪烁,众人眼前一花,身形瘦高的“末日剑魔”武三通和十几名末日剑宗的高手出现在眼前。

    “听说青妖山兽人来这里闹事,看来已经被周兄弟你解决了。”武三通笑道。

    周良微笑着道:“的确是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闹事,都已经被我解决了。”

    “青妖山的少主夜风也来了?”武三通问道。

    周良点点头:“来了,死了。”

    武三通神色微微一窒,旋即笑道:“看来周兄弟你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出手无情,这个夜风是青妖山妖主最为宠爱的儿子之一,杀了他,恐怕到时候有点儿麻烦。不过这样也好,给那些嚣张跋扈的兽人一些教训,免得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以为我人族真的没人了。”

    大胖子宋祖德也嘿嘿笑道:“不错,杀得好,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正想找个机会弄死他呢!没想到被周兄弟你抢先了,青妖山又怎么样,这件事情我太玄宗帮心云宗顶了。”

    宋祖德这话是在帮周良,以免青妖山疯狂报复,波及心云宗。

    众人说话的时候,张馥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目光却是落在了一边的雷璐的身上。

    关于雷璐的事迹,张馥也曾听说过,却没想到这位最近一年在北域声名鹊起的女修真者,原来和周良也认识,虽然雷璐掩饰的很好,但出于女人的直觉,张馥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美丽迷人的女修真者和周良之间,绝对有一段渊源。

    看了一眼周良,张馥暗中咬了咬牙,这家伙也实在是太能招惹女孩子了。

    ……

    ……

    宋祖德和武三通并没有在心云宗停留太长时间。

    在当晚的晚宴之后,两人就带着各自门派的高手返回天池,如今两族会盟,各方势力云聚,风云变色,龙蛇混杂,局势极为微妙,他们都是太玄宗和末日剑宗的小掌门,也是关键性的人物,不能离开太久。

    关于青妖山的事情,两人也一再提及,回去会借助门派的力量加以斡旋,这件事情,是青妖山犯错在先,倒也不用理屈。

    三年时间不见,宋祖德和武三通的实力都有突飞猛进,他们本身就是天才绝世的人物,又出身于级门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实力的增长度远一般人,两人都已经进入了道尊境界。

    雷璐原本想要一起离开,却被张馥留了下来。

    当夜整个心云宗灯火通明,一片欢腾。

    许多后来入宗的弟子,争前恐后地想要一睹“阴阳杀神”的风采,周良也特意去内门弟子区域走了一圈,如今心云宗是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当之无愧的大燕修真国霸主,招收弟子的规模扩大了数倍,一届最少招收也在五千人以上,进入门派的要求也提升了不少,选拔比以前更加严苛,新晋内门弟子的资质和实力,也比昔日强横了不少。

    内门弟子依旧是按照人峰、地峰和天峰分开培养,周良曾经住过的人峰八号院落,如今也已经有了新的主人,又去招收的内门弟子增多,过去三年心云宗扩大了内门弟子区域的面积,又新建了不少的演武堂,比之昔日周良身为内门弟子的时代,这里变得更加恢弘魁伟。

    昔日内门弟子五大院之中,以天峰为,分配到的弟子也最为出色,而如今排名第一的却是人峰,每一个内门弟子都以能够进入人峰为荣,身穿那一袭青色剑修长衫,行走在心云宗中,有一种别样的骄傲和自豪,因为“阴阳杀神”周良就是出身于人峰。

    且在成名之后,周良也一直都身穿青色道袍,这让青色道袍成为了一种标志和风潮。

    在内门弟子食堂中,周良的现身引来了一片雷鸣一般的欢呼,许多内门弟子简直疯狂了起来,连周良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别三年毫无音讯,居然还能在这群后晋弟子之中,有这么大的威望和名气。

    和内门弟子们一起吃了晚餐,回忆了一些昔年往事,看着像是小尾巴一样跟在身边叫父亲的周小美,周良也不由得感慨万千,一转眼,自从自己踏入修真界,已经过去了六年多时间。

    离开内门弟子区域,周良在张馥、罗轩举等门派高层的陪伴之下,来到了门派英烈园中。

    在张三峰和丘处机的墓前,周良长跪不起。

    这两个心云宗的前辈,在周良的成长生涯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不仅仅是为周良实力提升之路铺平了道路,更在于他们的意志和精神,他们的修真者气概,对于周良有着极大的激励和震撼,让周良心中的信念更加坚定。

    心云宗有今日的辉煌,丘处机和张三峰功不可没。

    一杯美酒洒落墓前,告慰在天英灵。

    那些曾经为了保卫心云宗而英勇战死的勇士们,都长眠在这片英烈园之中,这里也成为了心云宗最为神圣的地方,过去的三年时间里一再修缮,在英烈园之外甚至布置下了阵法禁制,可以隔绝外界的风雪,园内松涛阵阵,鸟语花香,四季长春,如世外桃源一般。

    离开了英烈园,已经是快要到了午夜时分。

    周良原本计划要前往后山悬崖洞窟之中再去看一看,毕竟那里是心云宗如今最为关键之地,无穷无尽的紫色灵石和鸿蒙紫气关系甚大,不过小美却已经是困得连连打呵欠,又依偎在周良的怀里不肯下来,最终作罢,返回武当峰休息。

    武当峰不属于六大天柱,是曾经张三峰的居所,卓然独立,周良如今依旧是武当峰太上长老,具有监察六大天柱乃至于掌门人的权利,这里也成为了他的固定居所。

    ……

    武当峰之巅。

    桃花树下,绝崖之前。

    夜风猎猎,俯瞰下去,整个心云宗的夜景一览无余,灯火通明,繁华锦盛。

    周良怀中抱着树袋熊一样吊在身上、已经带着甜蜜微笑沉沉睡去的小美,立在悬崖边上。

    “自从你离去,除了轩举师叔平日里来打扫之外,这武当峰上,一直都没有让其他人登临。”张馥站在周良身边轻声道。

    周良点点头:“当年三峰师尊蛰伏武当峰,一隐数十年,这里是一片清修之地,不应该喧闹,想来三峰师尊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想要武当峰保持现状,小馥,谢谢你。”

    周良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张馥的纤纤素手。

    虽然还未拜天地,但眼前这个威震大燕修真国的“玉面修罗”女掌门,实质上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

    张馥依旧是那种果决担当的性格,对于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没有丝毫的遮掩,如今整个心云宗乃至于大燕修真国,都已经知道“玉面修罗”诞下一女,乃是和自己的后代,未婚先育,在修真界中也是不太光彩的事情,想来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身为门派掌门,她一定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其实以张馥的心计和智慧,完全可以隐瞒这一切,不知不觉之中生下周小美,然后以其他的名义,将这个小丫头收进心云宗倾心培养,自己完全可以不必去承受那么多,不过她没有这么做,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

    “我就是要让小美在父母的关怀中成长,不想让她以为自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才一直没有掩饰她的身份。”张馥幽幽地道,她自己的童年时代,身上背着太多太多不该有的责任,在丘处机陨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活的都不由自主,那是一段灰暗的岁月,丘处机和黎姿甚至因此而产生矛盾,对于张馥来说,童年一直都活在父母不和不往来的阴影之中。

    如今丘处机和黎姿都已经逝去。

    虽然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化解了心结,重新牵手走在了一起,但对于张馥来说,那始终是一段难以挽回的遗憾。

    她不想自己的女儿,再重复自己小时候的遗憾。

    “周良哥哥,你会不会怪我?”张馥感受着周良掌心炙热的温度,突然抬头问道。

    “为什么要怪你?”周良低头,极为自然地在张馥逛街的额头上一吻,温柔地道:“我要谢谢你,让小美从一开始就清清白白的生活在快乐之中。该自责的是我,小美出生的时候,我这个父亲居然都不再你们的身边。”

    张馥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红晕,又问道:“那生了一个女儿而不是儿子,你是不是有点儿失望呢?”

    周良哈哈大笑:“名震大燕修真国的“玉面修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患得患失?放心吧!我最喜欢女儿了,哈哈,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这一世的贴心小棉袄,乖巧懂事。以后我们的小美,要让她生活的自由自在,没有压力,按照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像是快乐的鸟儿一样,在这个世界翱翔。”

    张馥心中涌起无限的甜蜜柔情,静静地依偎在周良的肩膀。

    “我的郎君,必定是一位绝世奇男子……”她甜蜜地道:“我曾经这样幻象过,原本以为那只是我孤弱无助时候最不切合事迹的幻象,但是如今,感谢上苍,我的愿望翻倍地实现了。”

    周良得意地轻笑:“我真的这么好?”

    张馥轻轻点头。

    周良于是更加得意了:“其实我也这么认为。”

    张馥噗嗤一声就笑了:“大燕修真国万人敬仰的“阴阳杀神”原来这么自恋啊!”

    周良嘿嘿一笑,不安分的手顺着张馥的衣襟就滑了进去,嬉皮笑脸地道:“那有什么,嘿嘿,谁又知道,手段凌厉威震大燕修真国的“玉面修罗”女掌门张馥,也会这么温柔如用水的一面,而且还是一个小小的贫乳呢!”

    张馥嗔怒地瞪了周良一眼,只觉得浑身烫,低声道:“小美在呢!别乱来。”顿了顿又羞涩之中带着丝丝疑惑地道:“贫乳是什么意思?”

    周良哈哈大笑:“就是魅力无穷的意思。”

    那只手却是更加不安分了。

    张馥嘤咛着酥软在了周良的怀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