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14章 父女相认
    青妖山规矩森严,看着夜风死在他们的面前,却没有能够救下,在场所有的兽人,都将被处死。

    对面。

    罗轩举、张猛飞等人也都被周良果决的手段震惊。

    消息已经传出去,很快心云宗的高手们都将到来,掌门人“玉面修罗”张馥和仙草堂的纳兰若曦都将到来。

    周良扭头看了一眼周围呆若木鸡的兽人高手,爆喝道:“不想死的,滚!”

    兽人之中有人失魂落魄地大吼一声,转身而逃。

    这个举动让其他惊呆了的兽人高手们都回过神来,一声呐喊,兵败如山倒,纷纷转身逃窜,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夜风已经死了,他们就算是回到青妖山也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趁此机会逃了,说不定青妖山不一定能找到他们。

    转瞬之间,剩下五六百兽人高手,全部都消失。

    周良正要收起墨石刀,突然余光捕捉到了什么,低头看去,一缕红色液体在地面如有生命一般飞快地游走。

    “恩?那是……“青妖帝血”?”周良一愣之后,瞬间就明白,那一缕红色液体,赫然正是被夜风吞进体内的“青妖帝血”,尽管夜风的身躯已经彻底湮灭,但这一缕“青妖帝血”居然保存了下来,并没有毁灭。

    周良心中一动,释放一丝力量,想要将这一缕“青妖帝血”汲取过来。

    谁知道那红色液体却剧烈地挣扎,疯狂地逃窜。

    周良正要追赶,手中墨石刀嗡嗡一震,竟是自动脱手飞出,化作流光去了又回,等它回来的时候,刀刃上却是沾了一滴鲜红的血迹,正是那一枚“青妖帝血”。

    这是一枚曾经的帝级存在的血液。

    “青妖山”是北域兽人之中排名可进前三甲的势力,并不比北域兽人第一圣地万恶魔宗弱多少,有着无比辉煌的历史,曾经出过一位威震一个时代的帝魔,遗留下无数的遗泽,底蕴深厚,一枚帝魔的血液,足以令无数兽人道圣之境的高手疯狂。

    因为帝级高手的身体与天地合,代表着天道和规则,有天地印记,所以其血液之中,不仅仅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也蕴含着道机,蕴含着至尊天道,蕴含着成神的奥秘,圣级高手若是得到一枚帝血,或许可以参透帝之奥义,一举突破。

    像是夜风这样利用“青妖帝血”来增强自身的战斗力,只是一种最低级的利用方式。

    “难道这一枚血液,就是“青妖山”曾经那位帝魔留下来的血液?”

    周良手握墨石刀,仔细观察。

    血液晶莹剔透,犹如滚动着的软玉一般,红润无暇,气息收敛,隐隐有一种极为神秘的气机流转,不过却并不强大,似乎是被墨石刀的力量所困,在刀身的裂纹之中滚来滚去,却始终逃不出刀身。

    “不对,若真的是帝魔之血,绝对是绝世瑰宝,就算是“青妖山”底蕴深厚,也不会有太多,更绝对不会将这样的宝贝赐予夜风这样的后辈,且帝魔的一滴血,也可以杀死道圣,蕴含着恐怖的神力,以墨石刀的力量,只怕无法将其禁锢!”

    周良有些怀疑。

    一时也想不清楚其中的原委,周良干脆任凭其在墨石刀之上来回翻滚。

    收起墨石刀,周良转身,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春天般的微笑,看着远处的心云宗弟子。

    远处山门之上,突然闪烁起几道急骤的流光,瞬间就到了心云山下边,化作几道姿态曼妙的人影。

    周良的目光一凝。

    张馥、李露儿、纳兰若曦……

    这三个在门派之中,与自己关系最不一般的绝世佳人,出现在了眼前。

    恢复了女装的张馥,一袭白色的宫装长裙摇曳在身,黑色的秀发梳起高高的云髻,白皙光洁的额头是智慧的象征,眉心一点朱砂,鲜红如火,更加印衬的她肌肤细腻白皙如羊脂玉一般,腰间悬着的掌门飞剑,给人一种高贵而又威严的气息,那一双标志性的柳叶眉舒展开来,晶莹的眸子有一种普通女子没有的英气,好一个英姿飒爽风采无双的女掌门。

    在张馥的身边,李露儿一袭红色长裙,裙裾在风中摇曳,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

    昔日的内门弟子三峰第一小仙子,经过了三年时光的雕琢,显得更加光彩照人,在她身边,仿佛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颜色,精致无暇的容颜,黑色长发随风飘摆,瓜子脸上带着狂喜的神色,一双秒目痴痴地看着周良,似水的柔情足以融化铁石。

    而在女掌门张馥的另一侧,枯草色天然微微卷曲长发的纳兰若曦,面含微笑静静地看着周良。

    在三个女孩子之中,纳兰若曦的气息最为柔弱,她一向都给人与世无争与人无争的恬静感觉,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嘴角含笑,柔美的容颜在风雪的映衬之下更显一种别样的美丽,有一种令人忍不住就想要拦在怀里怜惜温存的冲动。

    “掌门人!”

    周良向张馥拱拱手。

    张馥用一种别人绝对注意不到的眼神瞪了周良一眼,眼神略带幽怨,这才微微点点头,公事公办的样子,道:“周长老一现身,又立下了大功,这是我心云宗的喜事。”

    周良嘿嘿一笑。

    “周良哥哥!”李露儿无比兴奋,来到周良身边,极为大胆,轻轻地握住了周良的手。

    若不是有许多晚辈弟子在这里,说不定她已经冲到周良的怀里了。

    “露儿,又变漂亮了。”周良感受到伊人那浓浓的情谊,心中也极为感动,极为自然地抬手,拢了拢李露儿被风雪吹乱的长发,动作温柔。

    就在这时——

    “大叔大叔,你收我做徒弟吧!我资质很好,修炼刻苦……”小胖子罗小胖冲出来保住了周良的大腿。

    众人哄堂大笑了起来。

    “呃,小弟弟,你是谁家的孩子啊?”周良面带着微笑逗他。

    “我叫罗小胖,我爹是死胖子罗胖,我娘亲叫婉容。”小胖子一口气将自己的身世交代的清清楚楚。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旁边一只手将这小家伙拉过去,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胖揍,揍完之后,小胖子鼻青脸肿地出现在周良面前,哭丧着脸,道:“我刚才说错了,其实我爹不是死胖子,他是心云宗中运气最好,最为和蔼,最为英俊,最为潇洒的“律法堂”堂主罗胖……”

    周良瞠目结舌地看着一旁还挽着袖子的罗胖,道:“这……这是你儿子?”

    罗胖这个死胖子,居然有了儿子。

    罗胖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刚才揍小胖子罗小胖的人自然是他,下手毫不留情,挑衅似地看着周良,道:“哈哈,当然是我儿子,怎么样,周师兄,你修炼比我快,实力比我高,追你的妞我比更多,但这一回,在传宗接代方面,我走到你前面了吧!哇哈哈哈……”

    看着死胖子毫无堂主风范狂笑的样子,周良只能无语。

    在修真界,十五六岁少男少女结婚有子嗣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罗胖今年十九岁,有一个两岁多的儿子,并不过分,但周良依然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还没有怎么注意呢!冷不丁自己的同辈人居然就有儿子了?

    周良没有理会得意洋洋的胖子,扭头看了一眼扭捏站在一边的小丫头周小美,道:“小妹妹,你也是心云宗的人?你母亲是谁啊?”

    话音未落。

    “噗……”传功长老罗轩举直接就笑喷了。

    张猛飞也是强忍着笑意。

    “哇哈哈哈,你叫她什么?小妹妹?啊哈哈哈,笑死我了……”罗胖像是抽风了一样大笑了起来。

    周良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看着这群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周良知道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缘由的,所以他脸上露出了自以为和蔼亲切的笑容,蹲下来看着周小美,道:“小妹妹,他们在笑什么?你告诉师兄好不好?”

    小孩子嘛!都比较好骗好套话。

    小丫头周小美扭扭捏捏地回头看了一眼张馥,然后突然换上了一副很彪悍的表情,道:“爹,你能不能别这么丢人啊?遇到像我这样的漂亮姑娘就用这种口气搭讪,我是你女儿,你怎么能叫我小妹妹?还让我叫你师兄?你脑子烧坏了吧?”

    噗!

    周良一口气差点儿噎死。

    “什么?你叫我什么?”周良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地精彩。

    小丫头叹了一口气,道:“真不明白,像你你这么笨的人,怎么会有我这么聪明的女儿?唉,简单地解释一下吧!我叫周小美,我妈叫张馥,爹,你现在明白我是谁了吧?”

    周良顿时感觉自己被一道雷电给劈中了。

    这小丫头是自己的女儿?

    我……这就当爹了?

    为什么这种感觉如此不真实啊?!

    看着眼前这个一副小大人表情的丫头片子,周良依稀在她的眉眼之间,看到了一些张馥的影子,尤其是那一双漂亮弯弯的柳叶眉,简直和张馥一模一样,但是清亮的眸子,却的确是和自己有点儿相似。

    离开心云宗之前,那个疯狂的夜晚,自己的确是被张馥给逆推了,但是周良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夜张馥居然怀孕了!

    周良有些呆滞地抬头,下意识地看了看远处的张馥。

    这位闻名大燕修真国的“玉面修罗”女掌门神色镇定而又从容,迎着周良的目光,神态微微带着一些得意和狡黠,就仿佛那个夜晚她说“我等不了太长时间我现在就要做你的女人”时候的表情一样。

    好吧!

    好吧好吧!

    周良慢慢地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目光落在眼前周小美的身上,又是一阵无语,心说这小丫头片子也太早熟了,难道是因为我的基因好?粗略算来,最多也不超过三岁啊!居然口若悬河,连自己的老爹都敢损啊!

    这和馨兰身边的那个芊芊,都一拼啊!

    看着周良出糗的样子,罗轩举和罗胖等人更是丧心病狂地大笑。

    许多其他心云宗弟子,见到这一幕也都偷偷乐了,之前无数次听说周良的传奇故事,还以为这位门派传奇会是一位威严严肃的人,谁知道一见面居然是这么的幽默好玩,当然,他的实力的确是恐怖,一念之间斩杀尊魔境界的高手,骇人听闻。

    “爹,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周小美仰着头,伸出粉嫩的小手:“见面礼。”

    周良大汗。

    弯腰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抱在怀里抱起来,周良哈哈大笑道:“放心吧!你想要星星,爹不给你月亮,你想要什么我就去给你找什么。”

    小丫头开心地笑,撅起小嘴吧嗒一声,在周良的脸上亲了一下。

    周良只觉得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融化了。

    虽然还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成为父亲辈的人物,但当小丫头那湿润温暖的嘴巴贴在脸上的时候,周良突然觉得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都被自己遇到了,这是一种血脉相连血浓于水的感觉,很难形容。

    “大叔大叔,我和小美是好朋友,非常好的朋友,看在小美的面子,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啊!”罗小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水晶瓶,高高举起道:“这是我珍藏的兽奶,绝对是绝品,特殊手法保存,我送给你当拜师礼好不好。”

    周良哈哈大笑,一弯腰将这个胖嘟嘟的小胖子也抱起来,道:“好,看在我女儿的面子上,就收下你这个小胖子。”

    罗小胖乐的哈哈大笑。

    远处罗胖等人也都看乐了,三年不见,周良依旧是以前那个温润亲和的朋友,没有丝毫变化。

    这几个月以来,北域局势风云变幻,人族压力陡增,心云宗身为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尤其是从太玄宗、末日剑宗等超级势力得来的消息,这次兽人决意将会盟之地选择在大燕修真国,只怕有着特殊图谋。

    张馥等门派高层也都不敢丝毫怠慢,这几个月心云宗已经开始收敛活动范围,将天池之畔心云山庄的人也都全部撤了回来,争取不与兽人发生冲突。

    兽人的跋扈嚣张,心云宗上下也是气恼不已。

    现在好了,周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