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13章 夜风之死
    噗噗噗!

    血箭迸射,血泉飞溅。

    交错而过的瞬间,出手的兽人高手犹如被利刃斩过的稻草一般,全部拦腰一分为二,尸体还未落在地面,其中的精华元气就被墨石刀汲取一空。

    数十尊兽人高手,在瞬间就化作了数十团飞灰,消散在空中。

    咻咻咻!

    急身形掠过长空的声音犹如箭矢呼啸,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漫天的周良重新嗖嗖嗖汇集在了一起,最终全部重叠归回,变作了一个人,他身在空中,犹如闪电,墨石刀散出阵阵魔性长吟,刀锋所指,正是青妖山少主夜风。

    “什么?”

    夜风瞳孔皱缩。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麾下数十大高手,居然不是这人族少年的一合之敌。

    刚才那漫天的幻影,实际上并不是分身,而是因为周良先后对十多个兽人高手出手,不过他的度实在是太快,当一般人的视线捕捉到周良的第一个动作时,其实那只是高运动的幻影,这个过程滞后了至少有三四秒。

    不可思议的度。

    当他斩杀了十二名兽人高手之后,人们才看到了他留在空中的残影。

    夜风是唯一一个看穿了其中奥秘的人。

    可怕的人族高手,这一回踢到铁板了。

    暴虐如来自于远古战场一般的血色杀意混杂着刀气,如漫天血色海水一般倾泻而来,夜风身形一晃,已经到了半空之中,一柄银色战戟出现在手中,迎了上去。

    锵锵锵锵!

    溅射的火星和密集的金属交鸣之声如狂风骤雨击打芭蕉一般响彻在天地之间。

    “噗!”

    有人张嘴喷出血箭,身形踉跄后退从空中摔落。

    正是夜风。

    “殿下……”兽人高手大惊,纷纷出手救援。

    “死!”周良化身杀神,毫不留情。

    长刀一式“《十二生肖阴阳刀》·夜战八方”,匹练刀光如银河倒坠一般倾泻而出,靠近过来的兽人高手瞬间被斩为血沫子尸身爆碎。

    下一瞬间刀芒一敛,化作一道秋水匹练,迎着夜风当头斩下。

    “啊啊啊啊啊……”危急时刻,夜风疯狂嘶吼,浑身金**气暴涨,双手高举银色战戟,试图阻挡住这一刀。

    但是——

    噗!

    血箭迸射。

    巅峰宝器级别的银色战戟在墨石刀面前如擀面杖一样脆弱,被一刀斩为两截,刀势不衰,斩掉了夜风左侧半个肩膀,妖血洒落长空,夜风一张脸疼的几乎狰狞变形。

    他狂吼着后退。

    旁边的兽人高手悍不畏死地疯狂冲下来,暂时拦住了周良。

    “今天你们都要死。”周良毫不留情,手中的墨石刀绽放火焰刀芒,犹如阎王收割生命的镰刀一般,所过之处,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任何功法或者是法器,在墨石刀面前,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对面。

    心云宗的弟子们都是倒吸冷气。

    三年时间不见,周良的战力增长的有些可怕,眼前这数千兽人,足以横扫整个大燕修真国,但是在周良的面前却犹如一群泥胎瓦像一般脆弱,用摧枯拉朽已经无法形容这种场面,简直就是秋风扫落叶,势不可挡。

    夜风身形不断地后退。

    一条手臂被斩掉,剧烈的疼痛让他面色狰狞,看着远处那个挥刀如魔的身影,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碰到了危险的对手。

    不过那又如何?

    夜风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疯狂的笑容。

    他摊开右掌心,一枚晶莹如玉的血液出现在手中,眼眸之中燃烧着疯狂的焰光,他仰头吞下了这颗妖冶的血液。

    轰!

    核爆一般的辐射圈劲波以夜风为中心扩散开来。

    身边一些护卫他的兽人高手,促不及当被震得肢体碎裂。

    “哈哈哈哈。”夜风仰头狂笑,数倍于之前力量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之中爆,被斩掉的右臂,以肉眼可见的度出现,他几乎是瞬间恢复了全盛战力——不,应该说是拥有了数十倍于之前力量的气息。

    周良身形一止。

    漫刀刃光收敛,围攻在他身边的兽人高手,犹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凝固在原地。

    “恩?施展了激潜能的某种秘法吗?”周良看着狂笑跋扈的夜风,面色平静。

    青妖山乃是北域兽人的级势力,夜风身为青妖山的少主,身上有一些底牌护身,这在周良的预料之中,刚才夜风还只是二层尊魔境界的修为,这一瞬间……至少也是六层尊魔境界的修为了。

    “可怜的蠢货,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挑战我吗?”夜风双脚离地一两米漂浮在空中,双眸之中燃烧着疯狂的焰光,他目光如刀,盯住周良,居高临下道:“让我浪费一颗“青妖帝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良没有说话。

    他在仔细观察着对手身上的变化,感觉到了淡淡的大兽人血脉之力,有一种稀薄的至尊气息,看来“青妖帝血”是兽人至尊或者是半步至尊留下来的东西。

    夜风神情阴狠,冷笑道:““阴阳杀神”周良,当初听闻你灭掉通天剑派,也算是颇有薄名,杀你这样的人族高手,我很感兴趣。”

    “真啰嗦。”周良观察完毕,心中有了数,依旧不将对手放在心上。

    夜风没来由地暴怒,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青色道袍少年面对自己时那种随意和轻松的神态,让夜风总是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怒意,就仿佛是在此之前两人已经有了深仇大恨一样,夜风恨不得将周良立刻就撕成碎片。

    夜风展现着自己强大的力量,笑道:“听闻心云宗的女掌门,是你的女人?如果我将她压在身……”

    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沛然莫御的力量迎面而来。

    周良暴怒的脸,在夜风的视线之中放大。

    一只脚的脚底板,如山峦一般砸压了下。

    好快!

    夜风心中微惊,抬手一拳轰了出去。

    “想要将我踩在脚底下?真是不自量力!”他哈哈大笑。

    融合了“青妖帝血”,他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那可是青妖山真正的底蕴,乃是兽人至尊的血液,蕴含有伟力,只有青妖山少数几位得宠的帝子,才被赐予了一枚帝血,用以在最危险的时候逆转局面保命。

    但是——

    轰!

    拳头和那较低撞击的瞬间,夜风只觉得整个手臂一麻,瞬间就失去了直觉,头顶上传来的巨大力量,仿若是整个世界的重量碾压了下来。

    他整个人被轰落,如陨石一般朝地面下坠。

    “你……”夜风暴怒挣扎,但是即便是借助了“青妖帝血”的力量,他不可思议地现,自己进入还是无法抵挡这一脚的力量。

    轰!

    他整个人被踩进了地面。

    周良的脚,就踩在他的脸上。

    巨大的羞辱,让夜风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不自量力?”周良低头俯视,一字一句缓慢地道:“真以为兽人可以横行天下吗?死在我手中的圣魔都够了双十之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心云宗山门之前嚣张?你出言侮辱小馥,自己找死,我虽然不想折磨人,但更不想看到你死的太轻松,杂碎,慢慢品尝痛苦吧!”

    周良的脚,在他的脸上碾动。

    “啊啊啊啊……”夜风疯狂地挣扎,却无法挣脱那只脚的踩踏。

    周良毫不留情地跺脚。

    砰砰砰!

    夜风的四肢全部都被踩成了肉糜,混合在泥土之中成了血泥,周围疯狂冲过来想要营救的其他兽人高手,还未靠近,就被他反手一刀击飞了出去。

    冷森的杀意,在周良的眼眸之中凝聚。

    “啊啊!哈哈哈,杀吧!有种你就杀了我,哈哈,你心云宗完了,青妖山不会放过你们的……”夜风状若疯狂地挑衅周良。

    周良没有说话,一脚踩碎了他半个身躯。

    “啊啊啊……”夜风疼的狂吼,却依旧是疯子一样嘴硬,“好,好,你有种,杀了我,杀啊!”

    他眼中全都是怨毒之色,死死地盯住周良。

    周良依旧没有说话,一点一点地踩碎夜风的身躯,目光冰冷如万载寒冰,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不紧不慢地一点一点踩碎夜风的身躯,很有耐心,就仿佛是没有听到他的挑衅。

    尊魔境界高手的生命,强横到了极点,就算是被千刀万剐,就算是一点一点粉身碎骨,也不会立刻就死去,所以尽管被周良踩碎了大半个身躯,所以夜风依旧不会死去,在神智很清晰的状态下品尝那种身躯碎裂的痛苦。

    这种疼痛对于尊魔高手也许可以承受,但那种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破碎的恐惧,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

    疯狂挑衅的夜风,眼眸之中终于有了一丝恐惧。

    周良那种冰冷的镇定,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恐。

    夜风本身就是一个变态狠人,做过无数血腥暴虐的事情,即便是兽人内部,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吓得瑟瑟抖,他起疯来可以不顾一切,但在周良面前,这份疯狂似乎有点儿不够看,夜风能够感受到周良那冰冷表情背后,比自己更加可怕的疯狂和执拗。

    “你……真敢杀我?”夜风咬牙问道。

    周良的回答,是抬起一脚踩碎了他的第一根肋骨。

    “我是青妖山的少主,青妖至尊最宠爱的幼子之一……”夜风神色变了。

    咔嚓。

    周良踩断了他又一跟肋骨。

    “青妖山在北域,可以和万恶魔宗分庭抗礼,青妖至尊乃是帝级存在,就如你人族的北域玄武大帝,一念之间,你和你的心云宗,都将万劫不复……”夜风阴狠地看着周良。

    “哦!”

    周良终于看了他一眼,在夜风以为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开始暗中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又是一脚,咔嚓咔嚓,断掉了夜风的两根肋骨。

    “啊啊……你……你这个疯子……你不能杀我,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恐惧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他再也无法如之前那样的疯狂和嚣张。

    周良停了下来,目光幽微冰冷,嘴角划起一丝戏谑的弧度,道:“你这么说,是在求饶吗?”

    夜风面色狰狞,因为剧烈的羞辱,脸上快要滴出血来,咬牙道:“不要做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可以退出这片山脉,从此之后,永不侵犯心云宗。”

    “原来你真的是在求饶。”周良点点头,戏谑地道:“为什么不强硬下去呢?你刚才不是一点儿都不怕死吗?”

    夜风快要气晕过去了,剧烈的羞辱让他几乎都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高高在上的他,一向都是恣意妄为,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不,夜风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天,如同以前那些被自己折磨玩弄的人一样,像是一条狗一般苦苦地哀求告饶。

    “既然是求饶,那就应该有求饶的觉悟,有求饶的姿态。”周良抬脚又踩碎了夜风两根肋骨,无形的力量将血浆和骨茬子震得粉碎。

    夜风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他从未遇到这种对手,以一种屈辱的口气,道:“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原来当真正的死亡就要降临的时候,自己以前那种不计后果的疯狂,是如此不堪一击,原来自己竟是如此怕死。

    夜风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

    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下一瞬间,周良冷酷地摇头,道:“好吧!我想要你死,你能满足我吗?”

    话音落下。

    在夜风惊恐跃欲绝的表情之中,周良最后一脚抬起,直接踩碎了他的头颅,强横的力量狂暴震荡,瞬间将这位青妖山少主的身躯震成了粉末,一缕晶莹的红色鲜血在原地流淌,如蛇一般游窜。

    周围的兽人高手,在这一瞬间都惊呆了。

    他们颤栗着,一脸的绝望之色。

    青妖山规矩森严,看着夜风死在他们的面前,却没有能够救下,在场所有的兽人,都将被处死。

    对面。

    罗轩举、张猛飞等人也都被周良果决的手段震惊。

    消息已经传出去,很快心云宗的高手们都将到来,掌门人“玉面修罗”张馥和仙草堂的纳兰若曦都将到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