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12章 及时赶到
    “听闻心云宗掌门“玉面修罗”有大燕修真国第一奇女子之称,若是心云宗将她献给夜风殿下,或许可免满门屠戮。天籁小说Ww』W.』⒉”银炎一时竟破不开那片刀芒,哈哈大笑着出言刺激。

    远处。

    懒洋洋地躺在**大椅上的青妖山少主,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魅残忍的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银炎倒是提醒了我,尽情****一位高贵的人族女掌门,也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话音未落。

    “就凭这句话,今天你必死无疑。”

    一道晴朗肃杀的声音,突然从远处原来,虚空之中的兽人妖纹大阵被一股强横到了极点的剑光展开,银光闪烁,空气之中突然寒气大盛,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花,两大阵营之间,突然多出了十几个身影。

    罗轩举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战斗之中的张猛飞更是脸色剧变,一直沉默寡言的他,双眸之中迸射出惊人的光彩,反手一刀硬碰硬逼退了银炎,身形落在了地面。

    银炎本来还要追击,但是一瞬间,一道闪电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本能的危险感觉,让他觉得肌肤如被钢针刺一般生疼,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让他第一时间后退。

    拉开安全距离,银炎面带惊容地看向那道目光的主人。

    场中多了十几个身影,除了两个小屁孩之外,还有八名年轻的心云宗弟子,实力在银炎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那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英俊年轻人身上。

    刚才那种如阎王降临般的危险之感,正是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传出。

    “你是谁?”

    银炎皱眉问道。

    有人做出了回答——罗轩举哈哈哈如同疯狂的大笑声,已经回荡在这漫天的风雪之中:“哈哈哈,特么的,你这臭小子总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女儿都会打酱油了……”

    周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回头道:“师兄,你能不能有点儿门派长辈的风范,我这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前辈高人的形象,都被你一句话破坏了。”

    说完,看了看一脸狂喜之色的张猛飞,周良来到他身边,抬手捶了捶张猛飞,脸上露出了微笑。

    “周师兄!”这位如今的心云宗第一高手,习惯性地挠了挠后脑勺。

    这一刻,他仿佛还是那个羞涩木讷的张猛飞。

    一些反应过来的心云宗高手,出了阵阵欢呼。

    出现在心云山下边的数百心云宗高手,大部分都是门派的老人了,三年之前就在心云宗,经历了周良崛起的那个时期,自然也见过周良,不用别人再说,就认出了周良的身份。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周良消失的这三年,心云宗山门关于他的传说从来不停歇,人们也都在时时刻刻地猜测着,到底这位门派的绝代天骄,什么时候才会返回。

    没想到在心云宗遭遇困境时刻,他终于从天而降。

    这不正是周良的风格吗?

    每一次都在门派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会从天而降力挽狂澜。

    ……

    尊魔银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虽然眼前这个青色道袍年轻人在现身的瞬间,让他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的危险气息,但此时仔细打量,却现他只不过是一个巅峰道皇境界的小家伙而已。

    这样的道家真气修为,在尊魔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周良对罗轩举的那一生师兄,更是让银炎彻底放心。

    身为师兄的罗轩举不过是低品道宗,那他的师弟,也不会是什么高手吧!至于刚才那一瞬间的危险感觉,也许只是错觉而已?

    “又来一个送死的,叙旧结束了吧!那就快上路吧!”

    银炎冷冷一笑。

    “好,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就先送你上路。”周良扭头看了这尊兽人尊魔一眼,点点头,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周师兄小心。”张猛飞提醒了一句。

    “小子,这可是一尊尊魔,没有把握的话,别逞强。”罗轩举也出言提醒,虽然不知道过去三年时间里,周良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尊魔境界的存在,足够任何人都小心对待了。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情。”周良道。

    银炎心中升腾起一丝怒意,浑身魔气凝聚:“不知死活的东西,当你心云宗的“玉面修罗”女掌门,在夜风殿下身下哀嚎喘息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痛苦和后悔了。”

    周良闻言,浑身杀意沸腾。

    该死!

    周良动怒的次数很少,但龙有逆鳞,触之怒极。

    张馥已经是周良的女人,这银炎一而再再而三地口不择言,实在是该死。

    “上路!”

    周良反手一探,墨石刀出现在手中,下一瞬间,整个人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同一瞬间,银炎眼皮狂跳。

    之前出现过一次的那种危险警兆,再度不可遏止地浮现在他的心头,甚至更加剧烈,视线之中,已经失去了周良的踪迹。

    “不好!”

    他瞬间明白,这突然出现的青色道袍少年,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存在。

    道尊境界高手的本能,让他第一时间选择了后退。

    但是下一瞬间,银炎的独目,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二十多米之外,身穿一袭白衣,浑身缭绕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滚滚魔气,强大且磅礴。

    “那人是谁?”

    这个念头在银炎的脑海之中一瞬闪过,他突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只有躯干,却没有头颅,鲜血从颈部断口出如喷泉一般射出来。

    下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以遏制的恐惧和惊恐,犹如潮水淹没了他。

    那是他的身躯。

    那熟悉的身影,正是他自己。

    可是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躯,是因为……

    “我……被斩了?”

    银炎脑海中一片空白。

    ……

    “一个小小的低品尊魔,也敢来我心云宗逞凶,真是不知死活。”周良右手握着带血的墨石刀,左手抓住那雪白的银,拎着银炎的头颅,如一尊魔神屹立当场。

    周围两族高手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在他们看来,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周良唤出墨石刀,身形只是一个闪烁,就出现在身边,反手一刀,银炎这位尊魔存在就被轻轻松松地摘掉了头颅,而下一刻,他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身形急退,可惜退走只是没有头颅的身躯……

    这个过程在旁人看来明明不算是极快,可为什么强大如银炎,却偏偏没有躲开这一击。

    兽人高手们纷纷都呆在原地,心中骇然。

    难道这青色道袍年轻人竟然会什么妖法不成?

    十九名美丽**组成的人肉大椅上,夜风脸上也出现了惊容。

    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战斗,周良手中的那一柄墨石刀,给了他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如果没有猜错,刚才那一刀的关键,不在青色道袍年轻人的实力,而是在墨石刀之中。

    另一边。

    罗轩举砸吧着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这可是一尊真正的尊魔啊!放在整个大燕修真国都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大燕修真国人族近万年以来,还没有出过道尊级的人物呢!好你个周良啊!就像是宰杀小鸡仔一样将一尊尊魔宰杀了,难道如今道尊级存在已经是路边的大白菜了吗?谁想拔就能拔一颗?

    张猛飞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脸上就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

    在这个周良的极度崇拜者的眼中,或许不论周良做出什么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都是理所当然的吧?

    至于其他的心云宗弟子们,则是已经疯狂地欢呼了起来。

    解气!

    爽!

    尊魔又怎么样?招惹了我心云宗,招惹了周良师叔祖,还不是自取死路?

    ……

    “喂,这个大叔好像是你爹哎!”罗小胖悄悄地用手指捅了捅一脸呆滞的周小美。

    “你大伯。”周小美瞪了他一眼。

    “哎?好好说话,我和你说正事呢!你怎么骂人啊?”小胖子罗小胖委屈地道。

    周小美一本正经地道:“谁骂人了?如果他真是我爹,和你爹就是同一届的门派弟子,当年我爹可是那一辈的第一人,按照辈分来说,你岂不是得将他一声大伯?”

    小胖子顿时哑口无言。

    顿了顿,罗小胖一脸崇拜地道:“话说回来,你爹很厉害啊!张猛飞叔叔似乎都不如他呢!”

    “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的爹。”周小美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骄傲,末了还时分矜持地道:“不过我得再考验考验他,如果他不能打退那个叫什么夜风的兽人小白脸的话,我要重新考虑认不认他这个爹。”

    小胖子罗小胖却已经满眼放光地道:“哈哈,总算是碰到了一个真正的高手,和你爹比,其他人都弱爆了,哈哈,回头一定得让他做我师傅。”

    “我爹要是收徒的话,那也先得是我,你排第二个。”周小美骄傲地道。

    ……

    周良抓着银炎级,以银擦去刀刃之上的血迹。

    火焰之力稍微催动,墨石刀嗡嗡作响,犹如饥渴的猛兽一般,一股奇异之力释放出来,立刻就将这尊尊魔级之中的精元元气彻底吸收,同时一股血色光焰射出,将远处的银炎无头尸体笼罩,一身尊魔力量也在瞬间被汲取干净。

    银炎彻底陨落。

    这位青妖山的高手,以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结束了自己漫长的修真生命。

    感受着从墨石刀刀柄之中传来的反馈精纯之力,周良的目光,锁定了远处的夜风。

    最初的震惊之后,夜风的脸上,又是招牌式的笑容,居高临下地道:“你就是那个昔日大燕修真国修真传奇“阴阳杀神”周良?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周良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青妖山少主。

    他的目光,仅仅在夜风的身上停留片刻,然后又扫过了数千兽人高手阵营,瞬间就对于对方的实力有所了解判断,眼眸之中的杀意更加浓烈。

    “三年时间没回大燕修真国,什么样的阿猴阿狗都敢打到我心云门派口了。”周良手握长刀,一人一刀逼向兽人阵营,“今日正好大开杀戒,用你们的血与骨,来宣告我的回归。”

    每一步踏出,周良身上的气势暴涨。

    仿佛是狂涛怒澜一般席卷向对面的兽人阵营。

    他竟是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数千兽人高手。

    夜风的面色变了变,终于浮现出一丝恼怒之色,这种被无视的感觉,让他一直以来的自信受到了侮辱。

    “给我杀了他!”

    夜风阴沉地道。

    他身边立时有数十个身影飞了出去。

    九尊巅峰宗魔,三尊尊魔。

    数十道魔气流光淹没虚空,不可抵御,连一方虚空都扭曲塌陷,数十尊高手的合力,足以让这片天地都为之扭曲崩坏,心云宗的护山大阵和虚空之中的妖纹大阵都被激,一道道金色和黑色的纹络乱窜。

    恐怖的气息,错乱的气流犹如飓风,让兽人阵营的实力稍低高手们如飓风之中的稻皮一般倒飞了出去……

    夜风冷哼了一声,随手一拂。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错乱的劲风消弭于无形。

    而对面。

    周良一人一刀,完全承受了这可怖的力量,在他身后,心云宗的弟子们几乎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压力。

    “要你死!”

    暴戾的怒吼之声,数十尊兽人高手都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

    漫天的狂暴力量,几乎将周良彻底淹没。

    就在这个时候,周良做出了反应。

    他身形一晃,突然有无数个分身幻影从他的身体之中冒出来,和他的本体一模一样,手中都握着墨石刀,腾空而起,犹如数十个周良出现在天地之间一般,每一个分身都对上了一尊兽人高手,如疾风一般掠过,刀风不留情。

    噗噗噗!

    血箭迸射,血泉飞溅。

    交错而过的瞬间,出手的兽人高手犹如被利刃斩过的稻草一般,全部拦腰一分为二,尸体还未落在地面,其中的精华元气就被墨石刀汲取一空。

    数十尊兽人高手,在瞬间就化作了数十团飞灰,消散在空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