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11章 夜风殿下
    “很多人都知道我有些变态,不过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出这个词的人。天籁小『说Ww』W.』⒉”兽人少年稍微挪动了一下身躯,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在那**椅子上,笑道:“为了奖励你这一份勇气,等一会儿攻破了心云宗山门,我会让你吃掉心云宗最美丽女弟子的心脏。”

    “呸,杂碎,真以为我心云宗任你揉捏吗?”罗轩举冷冷一笑,道:“过来一战,爷爷教你做人。”

    “呵呵,真是自大自信的蝼蚁呢!”兽人少年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随便挥了挥手,道:“谁过去将这个蠢货捉过来,不要弄死他。”

    “殿下,属下愿去。”

    在他身边,一尊宗魔境界的穿山甲大兽人抢着出手。

    “嘿嘿,那我就先杀一个够本。”罗轩举哈哈大笑,手握飞剑,就要出战,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一战不可避免,不如放开手脚大战,也让这个世界知道,心云宗这三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积淀和底蕴。

    “传功大长老,这一战,让我来吧!”

    一直沉默的张猛飞,往前一步,低声道。

    “去,你小子到一边去,我还没有老到挥不动剑的地步,待会有有你的对手。”罗轩举对于这位昔日的人峰弟子没有丝毫的客气,哪怕如今张猛飞已经是心云宗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

    张猛飞沉默了片刻,退下。

    “可怜的人族,惹怒了夜风殿下,我为你的命运感到悲哀。”穿山甲宗魔狞笑逼近。

    罗轩举看着对面一步一步紧逼过来的穿山甲宗魔,也裂开嘴笑了,络腮胡下白色的牙齿像是锋利的刀,他倒拖着飞剑迎上去,气势无双,哈哈大笑道:“也该让你们明白,如今的心云宗,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话音未落。

    他倒拖着飞剑的身形,突然化作一道流光。

    对面穿山甲宗魔瞳孔皱缩,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第一时间魔气爆,一片片淡黄色的骨甲从他肌肤之下生长出来,犹如一层黄金道袍一般覆盖在了身上。

    这是穿山甲的本体骨甲,即便是普通的穿山甲,亦可以依靠这种天生的骨甲穿山碎石,他修炼到宗魔境界,一身本命道袍几乎可以说是坚不可摧,就算是被宝器正面命中,也不会有丝毫痕迹。

    曾经依靠着这一身本命骨甲,他不知道活生生地耗死了多少境界在自己之上的对手。

    所以穿山甲宗魔很有信心。

    但是——

    “嗤嗤——!”

    某种东西被撕裂的声音传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冰凉感觉从腰腹部传来,然后是略微失力疲倦的感觉,让穿山甲宗魔有些错愕。

    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

    “啊……”一种类似于困兽死亡之前绝望而又无意识的嚎叫从他的口中爆出来,他惊骇欲绝地看到,自己赖以成名的本命道袍,竟然无法阻挡对手手中那柄淡黄色的石剑,被拦腰斩为两截。

    黑褐色的鲜血,从腰间迸射出来。

    “这怎么可能?”穿山甲宗魔感觉到力量正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从自己的身体之中倾泻而出,无法遏制,而自己竟然连逸出神魂都做不到,死亡的绝望阴影,笼罩了他。

    “有什么不可能,我说了,要宰了你。”

    罗轩举收剑,一脚踢在了穿山甲宗魔的身躯之上。

    砰!

    死去的穿山甲现出原形,庞大的身躯重重地砸在了兽人阵营之前,鲜血哗啦啦流淌,染红了地面和白雪。

    罗轩举手中之剑,乃是周良当初在“万灵战场”最深处的“仿仙城市”之中搜集到的奇异上古石器,无坚不摧,破开宗魔境界兽人的防御,根本不在话下。

    更何况这三年时间,心云宗有了“仙人药圃”、后山玄晶洞穴和周良留下来的各种丹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以光变强,而罗轩举昔日曾是老怪物张三峰的弟子,修真天赋惊艳,在这样的条件之下,三年时间,已经足够他从道灵(大Z)晋升到道宗境界了。

    斩杀一尊五六层境界的宗魔,对于手持上古石器的罗轩举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哈哈哈,还有谁,过来送死。”

    罗轩举横剑当胸,无比装逼地大吼。

    该装逼时就装逼,不装后悔没人替,这是传功长老众多乱七八糟的认证准则之中的一条,哪怕那一刻刀剑加身,这一刻也要笑的开心。

    对面。

    青妖山的殿下夜风眉头微微一皱。

    一个小小大燕修真国的门派,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当然,也仅仅是微微皱眉而已。

    他看都没有看地面上那穿山甲宗魔的尸体,轻轻挥挥手,自有身边的兽人高手出妖艳之火,将这尊巨大的尸体直接烧成灰烬消失。

    夜风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身边的兽人高手都是一凛,这是殿下最不赖烦的表情,说明他已经开始生气了,跟随在这位青妖山少主身边这么多年,他们对于主子的性格最是了解不过,要是不赶紧出手击杀了那人族,一旦殿下暴怒起来,他们也都要遭殃。

    嗖嗖嗖!

    身影闪烁,魔气暴涨。

    一瞬间数十个兽人高手的身影闪烁而起,携着恐怖之力,朝着罗轩举冲去。

    “无耻,竟然以多欺少。”心云宗高手中有人大喝。

    夜风的脸上,却是一丝懒洋洋的蔑视戏谑,既然人多,那就该以多欺少,活该你们人少被虐,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高手说了算,谁规定必须单对单?

    可怜而又愚蠢的人族。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所谓的公平。

    “妈的,人太多,不玩了……”刚才在大吼下一个是谁的罗轩举,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认了怂,后退了一步,大喝道:“猛飞,这些家伙是你的了,弄死他们。”

    一直默不作声的张猛飞往前一步,骤然出刀。

    黑色巨大的丈八蛇刀在他的手中犹如草芥一般轻巧,双脚力,轰地一声,脚下的地面如蜘蛛网一般裂开塌陷,张猛飞整个人已经瞬间来到了空中,一刀斩出。

    刀芒如三秋匹练。

    身影交错而过。

    张猛飞倒拖着长刀落地,仿佛是巨石撞击。

    六大宗魔的身影也在同一时间落在他的身后,身躯如石化一般凝固在了原地。

    原本懒洋洋地躺在美女肉身椅子上的夜风,双眸之中突然闪过刺目的精芒,哗啦一下站起来,死死地盯住了张猛飞,脸上是无比意外的表情。

    他身边的兽人高手们,也是一片哗然。

    短暂的停顿。

    噗噗噗!

    鲜血迸射,身躯凝固在原地的六大宗魔,突然全部从眉心部位一分为二,六个身影变成了十二片,齐刷刷地分裂开来,鲜血和内脏迸射,竟是全部都被斩杀了,连神魂都未逃脱。

    张猛飞缓缓呼出一口浊气。

    在这一瞬间,原本并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张猛飞,身形突然变得无比高大,犹如从云端降落的战神一般,不可逼视。

    他修炼的《蚩尤霸天功》乃是体修功法,时至今日,张猛飞的道家真气修为,还不到大道师境界,但是《蚩尤霸天功》却被他修炼到了恐怖的极为恐怖的境界,这并非是简单道宗肉身之力的叠加,而是一种恐怖到了极限的肉身之力。

    有来自于“万灵战场”的各种神材宝药的滋养,有周良特意留下的辅助张猛飞修炼体修功法的丹方,和张猛飞天生与《蚩尤霸天功》的契合,在过去的三年时间,张猛飞实力增长之快,在整个心云宗都无人能出其右。

    此时的张猛飞,就算是遇到半步道尊境界的高手,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六尊中级修为的宗魔,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有意思,有意思啊!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心云宗,居然有这样的高手,真是令我意外呢!”夜风缓缓地坐了回去,仔细地大量着张猛飞,抬起手指着张猛飞,道:“誓追随效忠于我,今日可免你一死。”

    张猛飞长刀一指,刀锋所向,一股如实质般的犀利杀意冲刺而出,道:“滚,今日免你一死。”

    “不识抬举。”夜风轻蔑而又无所谓地笑笑:“我只是觉得能将体修功法,练到这种程度的人族很罕见而已,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给心云宗陪葬吧……银炎,解决掉这些蠢货吧!”

    “是,殿下。”

    一位银色长的中年人低头应命。

    他身形魁梧,银色长比漫天的白雪还要刺目,面部五官极为诡异,连在一起长达十多厘米的银色眉毛下面,只有一只眼睛,身上却有六只手臂。

    这中年看起来像是进化不完全的低等兽人,但是当他稍稍释放力量之后,对面心云宗所有的高手,瞬间齐刷刷都为之变色。

    恐怖的力量像是水纹般辐射而出,沛然莫御。

    这是尊魔境界的存在独有的力量。

    这个叫做银炎的中年人,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尊魔。

    他缓缓从夜风的身边走出来,也未如何刻意释放力量,对面一些实力稍低的心云宗高手,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某种力量给禁锢了一般,想要动一动手指头都觉得困难。

    罗轩举面色也变了变,浑身闪烁起如火焰般的道家真气光焰,抵御这种恐怖的压制之力。

    张猛飞低哼了一声,手中的长刀微微一震。

    瞬间璀璨的刀花,绞碎了漫天飞雪,对面兽人阵营距离稍近的高手只觉得刀风扑面,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绞碎成了血沫子。

    张猛飞想要用刀气来粉碎银炎的魔气禁锢。

    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肉身之力就算是修炼到极致,终究难登大雅之堂。”银炎轻轻地摇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

    “一战方知。”张猛飞深深吸一口气。

    原本并不算是强壮的身躯,突然膨胀了一圈,浑身的肌肉隆起,犹如刀削斧砍一般,旺盛犹如汪洋一般的血气从身躯之中澎湃了出来,淡红色的氤氲犹如燃烧的火焰,在他身体周围燃烧缭绕。

    “原来之前还有所保留吗?但是这种程度的力量,还不够。”银炎犹如银阎王,一步步逼近,突然一抬手。

    一股沛然莫御的魔气澎湃而出。

    张猛飞横刀抵挡。

    轰!

    飓风一般的劲气余波逸散。

    张猛飞单手握刀,另一手撑住刀面,以丈八蛇刀抵挡魔气,身躯不由自己地后退,他的双腿稳稳地扎根大地,双脚如巨犁一般,在地面上犁开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一丝血迹,从张猛飞的嘴角溢出。

    “退。”

    张猛飞扭头看了罗轩举等人一眼,自己却如猛虎出匣一般,朝着银炎冲了过去。

    罗轩举面色平静,挥挥手,身后众人徐徐而退,不给兽人趁势掩杀的机会。

    心云宗这三年无时无刻都在变强,虽然因为时间太短,高端战力方面不足,但当初周良离开之时布置下的护山大阵,却在后山紫晶悬崖深渊之中溢出的紫色元气之气的滋润之下,威力强大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即便是尊魔存在,也得狠狠喝一壶。

    有护山大阵守护,心云宗最少可以坚持十天半月。

    这样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消息传出,玄武帝宫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而太玄宗、末日剑宗等人族级门派,都有高手在天池,迟早也会驰援而来。

    轰!

    远处可怕的元气爆裂爆炸之声传来。

    张猛飞在空中翻着筋斗倒飞了回来,强硬阻挡银炎的攻击,让他再度受伤,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虽然有点儿欣赏你,但得罪了夜风殿下,却是留你不得。”银炎身形如电,如因随行,一掌拍出,手掌幻化做狼爪,向张猛飞的胸膛印下。

    张猛飞虽败不乱,手中长刀刀式连连变换,在身前洒下一片秋水匹练。

    砰砰砰!

    狼爪硬憾战刀,传出金属撞击之声。

    “听闻心云宗掌门“玉面修罗”有大燕修真国第一奇女子之称,若是心云宗将她献给夜风殿下,或许可免满门屠戮。”银炎一时竟破不开那片刀芒,哈哈大笑着出言刺激。

    远处。

    懒洋洋地躺在**大椅上的青妖山少主,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魅残忍的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银炎倒是提醒了我,尽情****一位高贵的人族女掌门,也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