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08章 再次迷路
    放眼大燕修真国,有名的修真者如“玉面修罗”张馥、“狂刀”张猛飞、罗轩举以及其他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老一辈高手,实力最高也只是在道皇巅峰的程度,根本不是万恶魔宗高手的对手。

    一旦登上擂台,绝对是被碾压的份。

    人族必输无疑。

    自己都能看到的结果,人族那位存在,必然也能看到,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定下这样一场擂台生死战?

    “师叔,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雷璐在后面问了一句。

    宋祖德摇头将心中疑惑抛在一边,笑嘻嘻地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回去再做计较,你师父那个老顽固,要是知道你跑到这里来闹事,只怕要气疯了。”

    雷璐吐了吐舌头,狡黠地笑道:“怕什么,我就说是师叔你拐我出来的。”

    宋祖德吹胡子瞪眼道:“你这个臭丫头,每次惹事都拿我来当挡箭牌,看来这几年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雷璐咯咯娇笑。

    旁边盘谷等人族修真者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撤去了冰冷姿态的雷璐,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越明艳魅惑,让许多修真者都是眼睛直,这种绝世美人儿,偏生实力强大,出身名门,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她。

    “好了,大家都散去吧!”宋祖德挥了挥手。

    “多谢宋前辈出手。”

    人族修真者纷纷道谢,转身离开。

    天池酒神楼周围,重新恢复了正常。

    有宋祖德坐镇在这里,兽人的高手们,也都不敢再嚣张跋扈挑衅。

    “妈的,我现在都变成前辈了,哎,我还很年轻好不好啊!我还是一块小鲜肉啊!”宋祖德愁眉苦脸地摇摇头,掌心一翻,亮出一枚丹药,缓缓地送到盘谷的面前,道:“先说好,你不许叫我前辈啊!叫我宋大哥就可以,你伤的不轻,赶紧服下疗伤吧!”

    宋祖德行事乖张,不按常理出牌,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盘谷一往无前宁死不屈的性格,他都看在眼里,十分欣赏,人族未来若是真的可以在种族之战之中与兽人分庭抗礼,靠的正是这样宁死不屈的修真者。

    盘谷也没有犹豫,接过丹药吞下。

    “这酒神楼,以后还是开天宗的,我看哪个兽人势力还敢来这里闹事。”宋祖德声音不大不小地道。

    周围的兽人高手,也都听到了这句话。

    有太玄宗小掌门放出来狠话,一般的兽人势力还真的招惹不起。

    且经过今天这一战,宋祖德和雷璐蛮狠的表现,也让一直嚣张跋扈的兽人势力,终于开始有所顾忌,人族并非是如他们所想那样弱小,在真正的人族高手面前,他们也会变得不堪一击。

    尤其是在人族玄霜监察长老方向传来的声音,蕴含大道,是一个足以镇压一族气运的可怕存在,有这样的存在坐镇,兽人并非是就真的占据了绝对上风。

    有了今日之事,兽人就算依旧占据着绝对优势,但总会收敛一些。

    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播出去,没用多久,很多人都知道了“毒刺玫瑰”雷璐和太玄宗小掌门缺德魔头大闹酒神楼的事情,人族修真者们无不拍手称快,欢欣鼓舞,一泄胸中郁闷憋屈。

    进入天池周边的许多人族高手,也终于可以抬起头来。

    酒神楼重归开天宗,也极大地振奋了人族的士气。

    开天宗新生代第一人盘谷的名号,也迅地传播了开来,名声暴涨,虽然盘谷的实力并不算是绝对强大,但是那种勇气和风骨,让无数普通修真者都热血沸腾。

    ……

    酒神楼。

    服下了丹药的盘谷伤势有所恢复。

    他将宋祖德和雷璐都请入了酒神楼之中,摆酒招待。

    这些年,大燕修真国修真因为心云宗的崛起而逐渐声势浩大起来,尤其是心云宗掌门“绝情罗刹”张馥、“狂刀”张猛飞和“小魔头”罗胖等人崛起,不仅仅让心云宗实力暴涨,成为大燕修真国不可撼动的第一大门派,更是让整个大燕修真国修真,在方圆数十国都强势了起来。

    如今的心云宗,比三年之前强大了数百倍。

    一个资质稍微优秀一些的三四代的心云宗弟子,实力都直逼先天道灵境界,若是放在四五年之前,都算得上是惊采绝艳的大燕修真国天才修真者了,更别说那些真正的心云宗核心弟子。

    只是心云宗一直以来都低调,比当年五庄观执大燕修真国修真牛耳之时,低调了太多,心云宗弟子行走江湖,多为试炼,或者是绞杀一些不守规矩的兽人。

    他们很少参与到其他八大门派的私事,也从来不会对其他门派的弟子指手画脚,不会像是曾经的五庄观弟子那样,高高在上地驱役其他门派的弟子,反而是在其他门派弟子或者是普通修真者散修遇到危险的时候,主动出手帮忙。

    这三年以来,心云宗的名声增长和它的实力增长始终呈现出正比。

    盘谷这三年行走江湖,也曾出过大燕修真国,博得了不小的名气,和心云宗的“狂刀”张猛飞,并成为“大燕修真国双绝刀”,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狂刀”张猛飞的实力,早就到了一个自己无法企及的地步,只是张猛飞为人低调,很少有人见到他出手,所以名声不显而已。

    作为昔日心云宗阵营最坚定的支持门派,开天宗和妙声坊、峨眉派等门派一样,都因为心云宗的崛起而受益,也比旁人更加清楚地了解如今心云宗实力的恐怖。

    招待了宋祖德和雷璐之后,盘谷回到了酒神楼密室之中继续疗伤。

    而宋祖德和雷璐,却是暂时留在了酒神楼之中。

    “师叔,十日之后的擂台生死战,让我出战吧!”雷璐道:“这件事情,因我而起,不能让别人去冒险。”

    宋祖德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由我们说了算,既然玄武帝宫的那位存在,已经确定要大燕修真国人族选派人选,那就只能是大燕修真国修真者出战,你不是大燕修真国出身,没有资格代表大燕修真国出战。”

    “啊?”雷璐一呆,仔细回想当时那两位恐怖存在的对话,似乎真的是这样。

    “可大燕修真国是北域人族最为孱弱的一国,就算是大燕修真国最顶级的修真者出战,也是必死无疑,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注定要输?”雷璐大急道。

    宋祖德笑嘻嘻地道:“那也不一定,大燕修真国人族如今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倒真是出了几个了不起的人物,而且你难道忘了,你那位周师叔,可也是出自于大燕修真国。”

    “周师叔……”一提起这三个字,雷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种奇异的光彩。

    三年时间过去了,三年之前的那一幕幕,仿佛就生在昨天。

    雷璐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次原本应该是很平常的出镖之行,一路上离奇的机遇,遇到了那个温润如玉、书生一般的英俊年轻人,从此自己的一生,都为之改变。

    如果没有那个人,自己只怕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镖师,或许已经迫于生活压力,嫁作他人妇,于平庸之中度过浑浑噩噩的岁月,根本不可能成为末日剑宗这样级势力的弟子,也不会有今日翱翔九天的自由自在。

    三年以来,每个夜晚,那个如谪仙一般的身影,都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无论是多么优秀的少年天才,俊彦人杰,在她心目之中,和那个青色道袍如玉的身影比起来,都差的太远太远。

    只是已经三年时间了,那个人,自从离开北域,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三年来,雷璐借助末日剑宗和太玄宗的力量,也曾多次打探那个人的消息,可惜却只有只鳞片爪的消息传来,那个人从来不肯甘于寂寞平静,在中域也曾有一人一剑面对数千中域高手、一战成名惊天下的事迹,可惜从黄鹤楼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仿佛凭空在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思念和担忧,三年以来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雷璐。

    谁会知道,大战四方的“毒刺玫瑰”雷璐,在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仰望璀璨星空泪流满面。

    雷璐自己知道,这一生,心里只怕是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了。

    可是,周良啊周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回来?

    雷璐在心里第一百万遍地呼喊。

    另一边。

    注意到了雷璐神色变化的宋祖德,心中也是叹息了一声。

    这个小丫头的心思,谁不知道,可自己那周良兄弟,三年之前一走,就真的像是消失在了这世上一样,以太玄宗的力量,竟然也探寻不到丝毫的消息,宋祖德甚至私下里从“玄武帝宫”那里打听过几次消息,可都一无所获。

    离开之前,周良曾声称要去南域,可根据宋祖德打听到的消息,周良似乎从来都没有在南域现身过。

    自从黄鹤楼一战掀翻了“怡红楼”,周良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让宋祖德也感到无比的困惑。

    以面相观之,周良乃是有大气运之人,不会轻易陨落,可如果他还活在这世上,不应该没有丝毫的消息啊!

    “好了,丫头,放心吧!你周师叔乃是福缘深厚之人,必是有了其他什么奇遇,实力到了他那种境界,就算是闭关数十年,也是常有的事情,他迟早都会回来的。”宋祖德笑着道。

    雷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青色流光,如闪电般划过天外,瞬息到了酒神楼近前,掠过窗户来到了宋祖德的身前。

    宋祖德眉头微皱,一抬手将这青光握在掌心。

    竟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玉色小鹤,浑身道纹图案缭绕,在宋祖德的掌心翩翩起舞,极为可爱。

    “心云宗有变。”

    宋祖德读完玉色小鹤之中的信息,面色一变。

    ……

    ……

    “妈的,走到这里都会迷路……”

    冰雪覆盖之中,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起伏的山峦和空中飘舞着的雪花,让天地之间一片茫茫,天地辽阔,头顶被薄薄的阴云覆盖,一片灰蒙蒙没有阳光,无法分辨东南西北。

    周良站在一座山峰之巅,朝着四面看去,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

    这的确是丢人丢大了。

    被玄武帝宫的人一路带着来到大燕修真国之后,周良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天池,而是准备先去心云宗,于是就一个人上路。

    他原本以为自己进入大燕修真国之后,算是回到了家乡,再也不会迷路,谁知道这才半天的时间,竟然就彻底失去了方向。

    如今正值漫长的寒冬,天地之间的一切都被茫茫白雪覆盖,以至于周良记忆之中的一些风景地标,完全失去了作用。

    三年的时间过去,大燕修真国的地貌似乎也有了一些变化。

    周良带着小黑狗、大魔王小银猴和太古仙蝶小蝶,终于在这茫茫大雪天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不知道为什么,周良觉得自己不认路程度越来越严重了。

    走到大燕修真国,居然迷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自己“阴阳杀神”的名号绝对会成为一大笑柄。

    “怎么办?”

    周良一时也不想乱闯,以免背道而驰,和心云宗越来越远。

    “嘿,你真是越来越蠢了,人宠,到了大燕修真国家门口,你居然迷路,我替你感到悲哀。”小银猴大魔王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于周良的鄙视。

    “有本事你把路找出来。”周良咬牙道。

    “说你蠢你还真蠢,我是一只猴哎,又不是狗,找路不是我的特长。”小银猴大魔王毫不犹豫地拒绝,实际上除了寻宝之外,它的不认路程度,丝毫不比周良差多少。

    “汪汪,汪呜!”小黑狗清脆地叫了两声,表示自己以前没有来过大燕修真国,所以不知道前往心云宗的路很正常。

    太古仙蝶小蝶不太喜欢这种天寒地冻的天气,精神有些萎靡,早就躲到周良的储物空间之中休眠了。

    周良毫不客气地给了小银猴两个爆栗子,也不顾后者恼怒的反击,召唤出飞行法宝,就要依靠度强行搜索方圆数千里之内的区域,就不信找不到有人的地方问路……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