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05章 灭族
    无数人族修真者,在这一刻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天』籁『小说Ww』W.』⒉

    他们想救人,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眼看着盘谷就要惨死,却在这时,异变突生。

    咻!

    一道白色的流光,从远处闪电一般飞射而至。

    这白色流光携带着不可匹敌的威力,犹如仙罚,瞬间破开了瘦高长脸兽人皇魔的护身魔气,穿透了他的身体,带着他的身体到飞出十多米,叮地一声,将他死死地钉在了酒神楼的墙壁上……

    “一只小小的蚊子精,也敢如此嚣张。”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是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悦耳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围观的两族高手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那祁连部落的兽人皇魔也算是高手了,竟是被一击击溃,白色的流光是一柄骨矛,晶莹剔透,也不知道是什么巨妖的白骨打造而成,有着不凡的光泽,气息波动强大。

    瘦高长脸皇魔被钉在墙壁上,疯狂地嘶吼着挣扎。

    但是他根本不能撼动那白色骨矛丝毫,他逐渐显露出了本体,果然是一头巨大的黑色巨蚊,身上有狰狞的斑纹,一根尖锐如钢刺一般的嘴巴,正是吸血的管子。

    咻!

    光华闪烁,骨矛突然又飞起,朝着远处一座酒楼上飞去。

    顺着骨矛轨迹的方向,两族高手看到,在那座酒楼三楼的红木雕檐下面的窗口方位,坐着一个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女子,身穿黑色紧身皮甲,一头黑色的长如同美丽的绸缎一般披在肩上,小麦色的肌肤细腻光滑,有一种健康惊艳的美丽。

    刚才出手的人,显然正是这个黑色玫瑰一般的美丽女子。

    “你……你是谁……”没有了骨矛钉着,瘦高长脸皇魔身形如癞皮狗一般缓缓地从墙壁上滑落下来,已经失去了站立的力量,惊怒地问道。

    而在他身后,其他祁连部落的兽人高手也都惊呆了。

    本来根本就是虐杀几个人族可怜虫解解闷,没想到突然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眼看着瘦高长脸皇魔已经活不成了,立刻有人转身去向峰中的高层汇报。

    远处三层酒楼上。

    黑色道袍的女子一杯酒饮下,站起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她已经来到了场中。

    站的近了,更能感受到她惊人的美丽。

    黑色的紧身道袍只遮住了魔鬼般魅惑的身躯的关键部位,裸露在外的小麦色肌肤有一种别样的美丽,精致无暇的脸上,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闪烁着凌厉的精光,如一头母豹子一般散着美丽而又致命的气息。

    就连重伤的盘谷,在这一刻也觉得眼前一亮。

    这个美丽犀利的女子,让他这个一直抱刀而眠,以刀为命的冷酷刀客,在这一瞬间,心中也荡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冷笑,一抬手,一道银色匹练剑光迸射而出。

    轰!

    瘦高长脸皇魔瞬间被绞碎成了粉末。

    她根本就没有将一尊皇魔放在眼里,那并非是装模作样的故作不屑,而是一种极为自然的无视,就像是翱翔九天的神凰不会去在乎一只土鸡。

    同一时间——

    “放肆,竟然敢杀我祁连部落的高手?给我死来!”

    一声暴虐的大喝之声从酒神楼后方传来,一股磅礴如汪洋一般的魔气汹涌而来,令得天空都为之一暗,有更加强大的兽人高手要现身了。

    围观的人族高手都纷纷变色。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兽人高手,绝非刚才被杀的瘦高长脸皇魔可比。

    “快走……?”盘谷也在一边大喝。

    天池周边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了兽人阵营,无数的北域兽人级实力降临,也只有少数的一些人族势力才可以勉强在这里站稳脚跟获得一席之地,如果真的有兽人级高手降临,这个美丽黑衣少女必死无疑。

    谁知道黑色道袍女子并未有丝毫的退意。

    “该死的是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兽人,真以为我人族就任你们揉捏吗?今天就让你们清醒!”

    清冷的娇喝声之中,黑色道袍女子出手了。

    她反手握住背后的两根晶莹骨矛,其中之一抬手掷出,另一支骨矛握在手中,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闪电,以肉眼难以捕捉的度,径直杀进了酒神楼之中。

    “找死!啊……”

    之前出声的兽人高手暴怒的咆哮从酒神楼之中传出来,但很快就化作了一声痛呼,接着便是剧烈的打斗之声,很快一声又惊又怒的兽人咆哮之声传出,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短暂的寂静之后,又是更加疯狂激烈的战斗之声不断地传出来。

    整个酒神楼连同楼后的庄园都疯狂地震荡了起来,仿佛随时都要倒塌一般,各**气和犀利的剑气冲霄而起,可以想象在其中正进行着什么样的战斗。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

    其间兽人的痛呼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酒神楼之外,围观的两族高手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尽管看不到里面具体的战斗过程,但是谁都明白,那绝对是一场你死我活之争,鲜血和白骨在一起飞溅迸射。

    尤其是许多人族的修真者,在这一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黑色皮夹少女的安慰,牵引了无数人族修真者的心。

    近半年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族高手挺身而出,正面对抗击杀兽人,这极大地振奋了所有人的心,也为平日里受气的人族狠狠地出了一口气,尤其是少女高高在上一矛击杀瘦高长脸皇魔,简直令所有人都热血沸腾。

    盘谷吐出一口鲜血,强撑着缓缓站了起来。

    他勉强地挪动脚步,一步一步地朝着酒神楼之中走去。

    不管如何,哪怕是死,也绝对不能站在外面旁观,修真者只要有一口气,就应该站着死,不能让一个个区区弱女子一个人战斗,人族的尊严和生存地位,应该由所有人都一起争取,而不能总将希望寄托在少数人的身上。

    看着盘谷踉跄的身影,看着他坚定的脚步和目光,一道血迹在他的身后浸染出来,这一刻,许多人族修真者只觉得胸膛之中有一股灼热的液体快要压抑不住,就要爆出来!

    “我们一起去!”

    “从今日此刻开始,不在退缩忍让!”

    “不能让女人为我们战斗!”

    “就算是死,也要咬下兽人一块肉!”

    有人大喝了起来。

    人群之中,和同伴们一直跟着盘谷来到邀月楼跟前的那个年轻修真者,大声地吼叫着,第一个迈开步子,又跟在了盘谷的身后。

    这个举动就像是溅如油锅里的火星一般,瞬间点燃了在场所有人族修真者的热血。

    哗啦啦!

    人群都朝着酒神楼涌去。

    “嘿嘿,一群蝼蚁,只配成为血食的可怜虫,还想翻天不成?”

    有兽人高手冷笑,释放出了强横的魔气。

    酒神楼周围,关注着这里一切的兽人高手的数量,比人族修真者更多,他们当然站在了祁连部落的立场上,一个个都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五光十色的魔气光焰澎湃,犹如狂澜巨浪一般扫过周围。

    局面瞬间变成了两大阵营修真者的对抗。

    不论是数量还是个体实力上,兽人明显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如今整个天地都是兽人势大,北域之内兽人也占据着上风,各大兽人实力齐齐降临在天池周边,已经让这个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圣地,逐渐变成了兽人的天地。

    大多数人族门派的驻扎之地,都在天池外围。

    出现在酒神楼周围的人族修真者,实力高低不一,也只有数百人而已,面对着数千狰狞兽人的围困,在气势上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残忍的局面,瞬间让许多狂热的人族修真者,稍微冷静了一些。

    今日之局,非同小可。

    一旦两族之间产生这种规模的战斗,势必将彻底打破现在薄弱如冬日薄雪一般的两族对峙,也许北域种族之战也即将就此爆,在如今传闻北域玄武大帝重伤的局面下,一旦这次天池盟约大会破碎,人族将会面临着一场恐怖屠杀。

    也许最终人族依旧可以在这片6地上占据一席之地,但战胜一旦爆,人族准备不及,将会有无数的同胞生灵成为屠刀之下的亡魂。

    人族的级势力和门派之所以选择了暂时的忍让,就是为了赢得准备时间。

    对于人族来说,时间是关系到种族存亡的最重要的东西。

    “奉劝你们这些蝼蚁,乖乖地站在那里别动,否则……”一尊浑身闪烁着黑色光焰的七层皇魔冷笑,白色的牙齿犹如锯齿,闪烁着残忍的光芒。

    “和这群低贱的血食浪费什么话,嘿嘿,干脆大家一起上,吞了他们,和这种低贱的种族盟约,简直是我兽人的耻辱!”另一尊实力更强的貌如豺狗的皇魔冷笑。

    “就凭这些小虫子,也想翻天?”

    “杀光他们!”

    “人族,早就不配存在这世上了!”

    “他们的大帝都死光了,没有几天了!”

    “终于可以痛快享受人族血肉的味道了吗?好怀念那位味道了,上一次吃人肉,还是十多年之前呢!那个细皮嫩肉的人族女道皇,被我吃了整整十天十夜,最后就只剩下了一张皮,哈哈……”

    嚣张至极的兽人高手大笑,毫不掩饰地展露自己的实力,面色不善。

    如果不是兽人高层暂时不准大规模屠杀人族,他们早就出手将眼前这一百多人族修真者碾压了。

    当然,如果这些可怜的虫子不知道好歹的话,那杀光了他们也无妨。

    高层只是不许大规模屠杀而已。

    但是杀一百多人,不算是大规模吧!

    局面朝着极度不利于现场人族修真者的方向倾斜。

    一百多人被围在了酒神楼的门口,如狂涛巨浪之中的一块小舢板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恶浪掀翻撕碎。

    盘谷停住了脚步,缓缓地看了周围涌聚过来的兽人高手一眼。

    他的表情宁静而又坚定,没有丝毫的畏惧。

    “自古以来,不破不立,人族从来不惧怕死亡,如果兽人想要一场战争,那我们就给他们一场战争吧!死亡,只是开始,绝对不是结束!”

    铿锵的话语掷地有声,重重地敲打在每一个人族修真者的心头。

    原本稍微有些退缩的人族修真者们,也都咬紧了牙。

    兽人高手们预想之中人族被吓得瑟瑟抖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既然如此,杀光他们!”

    最开始恐吓的那位黑色豺狗皇魔恼羞成怒地低吼,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第一个对盘谷出手,他算是看出来了,要不是这个开天宗的刀客蛊惑,人族也不会表现的如此强硬。

    同一时间——

    咻!

    一道白色流光突然从酒神楼之中飙射出来,洞穿了飞跃半空的豺狗皇魔的身躯,巨大的惯性带着他倒飞出去,撞飞了不少的兽人高手。

    场面瞬息安静。

    所有人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酒神楼之中的战斗,竟然已经结束,元气的碰撞爆裂之声和各种嘶吼哀嚎之声,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啪嗒啪嗒!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身穿黑色性感紧致道袍的倩影,缓缓地从酒神楼之中走了出来。

    她浑身浴血,小麦色的皮肤上沾着斑驳的血迹,仿佛是一朵朵刺目的红色花瓣绽放,有一种致命的魅惑,也有一种妖冶的危险,远处金色的阳光照射下来,这个美丽的女子仿佛是一尊从修罗战场之中走出来的女战神一般。

    一时间,整个场面就有些寂静。

    凌厉的目光扫了周围一眼,她轻轻一抬手,远处洞穿了豺狗皇魔的白色骨矛,化作一道白色闪电回到了纤纤素手之中。

    “一群乌合之众,也敢谈我人族的命运?”

    少女站在台阶上俯视,浑身缭绕着淡淡的血煞杀气,犹如实质的杀气从她完美的娇躯上逸散出来,仿佛是钢针一般刺的近处兽人高手们肌肤生疼。

    “你……”一位皇魔看了一眼已经彻底安静的酒神楼,神色惊疑不定,道:“祁连部落的高手呢?”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既然招惹了我人族,那就得做好被灭族的准备。”美丽的女子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淡淡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