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03章 天池会盟
    虽然种族之战爆,但北域还没有像是中域那样乱,也许这和天地之间依旧有“北域玄武大帝”的力量印记有关,一尊地境高手如果在世,对于兽人的震慑力不可小觑。天籁小说Ww

    当然,也仅仅是不如中域那样乱而已。

    实际上对比两年之前的北域,这片土地已经开始流血。

    根据监察长老汇集的信息,北域四十多国,已经有二十多座大城被兽人攻陷,至少有大大小小五十七个门派被灭,虽然“玄武御卫”强势出手,也屠掉了数十个兽人门派,但从损失对比上来看,人族依旧是弱小的一方。

    好在北域还有个“黑岩部落”。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以“黑岩剑圣”为尊的“黑岩部落”,从最为偏远的大燕修真国崛起,迅成为北域万千兽人之中不可忽视的一方力量,已经可以和北域最强大的兽人圣地万恶魔宗分庭抗礼。

    “黑岩剑圣”本身的实力凡入圣,曾经一战击杀整整十名对“黑岩部落”敌对的兽人大圣,彻底奠定了其在兽人之中不可撼动的顶尖高手地位,“黑岩部落”的势力更是疯狂增长,如今成为了北域兽人的又一圣地。

    对于人族来说,一个庞大的兽人势力的崛起,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可是“黑岩部落”却和普通的兽人圣地不一样。

    自从崛起以来,“黑岩部落”几乎没有侵犯过人族城市,“黑岩部落”的兽人高手,对于人族的态度,也相对算是温和。

    而更令许多人族想不到的是,“黑岩部落”的圣女,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族女子,虽然有人传说,她的身体之中,流淌着一半兽人之血,但是这个被称之为馨兰的新生代女高手,却一直对许多人族门派礼遇有加。

    有了“黑岩部落”的制衡,北域兽人不像是中域兽人那样激进爆裂,人族的日子就相对好过一些。

    “不过,北域兽人圣地万恶魔宗,已经通告天下,要在大燕修真国召开盟约大会,要人族也来参加,商讨修改《艾泽拉斯协议》,重新划定人族和兽人之间的关系……”中南修真国监察长老神色凝重地道:“这一次盟约大会,非同小可,关系到我北域人族气运,属下判断,兽人是想要借这次大会,试探我人族战力,尤其是想要试探,玄武大帝陛下是不是真的如外界传闻那样,实力大损,兽人没有安什么好心。”

    周良点点头。

    他想到了更多。

    万恶魔宗为什么要将盟约大会的地点,选择在大燕修真国呢?

    北域数十国,不乏广袤秀美之所,也不乏一些资源丰富的兵家重地,大燕修真国偏居一隅,资源匮乏,自然环境恶劣,没有什么重要性,可偏偏成为了盟约大会的地点,这个可就有点儿蹊跷了。

    难道是因为心云宗后山那地穴深渊之中的鸿蒙紫气和灵石巨矿?

    周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原因。

    事情,绝对不会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盟约大会在大燕修真国召开,到时候各方势力汇集,风云际会,不论是人族还是兽人的级势力降临,大燕修真国本地门派必定会被欺压,即便是心云宗这样的门派,在外来级实力面前,也弱小不堪一击。

    覆巢之下无完卵。

    一旦盟约大会两族不欢而散起了冲突,大燕修真国必定是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只怕到时候,大燕修真国当地的门派,无一能够幸存。

    “盟约大会什么时候开始?”周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问道。

    监察长老恭敬地道:“万恶魔宗在三个月之前出请帖,约定在十五日之后,北域大燕修真国天池召开盟约大会。”

    “十五日之后吗?”周良心中一缓。

    还来得及。

    “大人可是要赶往天池?”监察长老察言观色,对于周良的身份背景,也比较了解,知道他是出身于大燕修真国心云宗的弟子,也明白了周良的想法。

    周良点点头。

    “大人请放心,属下这就去安排传送阵通行路线,十日之内,一定可以达到大燕修真国,不会耽误大人您的行程。”监察长老肯定地道。

    “如此就多谢蔡大哥了。”周良放心了一些。

    这位监察长老姓蔡,叫做蔡国庆,是巅峰道宗境界的高手,中南修真国在北域不算是大国,所以监察长老的实力也不是很高,不过他乃是“玄武帝宫”的代言人,权势非同一般,由他出面来安排传送阵,最好不过,也省的周良再去排队等待。

    “大人严重了,能够为大人效劳,是属下的荣幸。”

    蔡国庆笑着转身离开去安排。

    如今天下已乱,能够搭上一位裁决者级别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多了一条路,关键时刻,或许可以保住一命。

    ……

    ……

    北域,大燕修真国。

    这片修真界最为偏北的土地,一年之中,有半年以上是雪花飞舞的寒冬,而此时正值寒冬之中最为寒冷的时刻,万里茫茫大地,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

    大燕修真国是北域数十国之中最小的一国。

    也是人族实力最弱的一国。

    在以前,大燕修真国更像是世外之地一般,除了一些小型商队之外,很少有外国的人来到这个几乎被遗忘的地域,这里物产贫乏,环境恶劣,没有什么能够引起北域主流修真世界的注意。

    但是这段时间,大燕修真国却引起了整个北域人族、兽人无数势力高手的目光。

    因为北域两族盟约大会,要在这里召开了。

    这场关系到整个北域两族局面的大会,吸引了所有生灵的目光。

    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无数的高手、门派、势力都纷纷不远万里来到北域,不论是兽人还是人族,都不想错过这场事关重大的大会,不管是有没有借到万恶魔宗的盟约请帖,都赶过来一探究竟。

    凑热闹是所有生灵的本性。

    何况这场热闹,关乎所有人的切身利益。

    孤寂寒冷的大燕修真国大地,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

    大燕修真国天池。

    这里是“玄武帝宫”派驻监察长老的驻地,也是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比试之地,经营了数千年,任凭大燕修真国门派走马灯一般兴起衰落,这里一直都是大燕修真国人族的修真圣地。

    心云宗,妙声坊,峨眉派,开天宗……

    一个个无数大燕修真国人耳熟能详的大门派,都在这里设置了重舵。

    在门派大比之外的日子,这里也算是大燕修真国热闹繁华的地方,但是最近这三个月的时间,天池周边已经不能用繁华两个字来形容,而只能用“拥挤”这个词描述了。

    是的,拥挤。

    天池周边数百里之内,已经聚集了无数两族生灵,原本位于这里的建筑,都被先后到来的各方高手势力所强行占据,两族之间因为居所问题,还爆了不少次冲突,高手占据了天池边最好的地段和庭院,而一些大燕修真国本地的门派势力,则只能忍气吞声,不情愿地让出自己的产业,在荒地里搭帐篷!

    鱼龙混杂,暗流涌动。

    兽人占据了上风,嚣张跋扈。

    距离盟约大会正式开始,还有五天的时间。

    北域两族的各大势力,几乎都已经快要到齐,天地之间涌动着强横的力量和魔气波动,站在高空俯瞰,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熙熙攘攘的身影。

    “妈的,这些兽人实在是太嚣张了,不但抢占了我们人族各大门派的驻地,还到处横行霸道,就算是多看他们一眼,都会冲上来找茬!”

    “嘘,小声一点,别被兽人听到了。”

    “就是,你不知道啊?昨天妙法宗的天才弟子张志明,只是因为瞪了一个兽人少年一眼,就被对方打断了腿,一身武功也几乎被废掉了!”

    “张志明?那可是我们大燕修真国新生代有数的年轻高手,连他都不能自保?”

    “唉,咱们大燕修真国的高手算什么啊!这些外来者,实力强横不可一世,都是高级境界的存在,就算是咱们大燕修真国的第一高手,在人家面前也还差得远呢!”

    “听说心云宗、化圣宗、开天宗、妙声坊等九大门派的驻地,全部都被兽人强行占据了?”

    “恩,一开始九大门派还有人反抗,结果化圣宗宗主当场被一位兽人高手秒杀,开天宗、妙法宗也都损失惨重……若不是有玄武御卫关键时刻出手,只怕这几大门派,从此就在大燕修真国灭绝了。“

    “唉,说的没错啊!如今我人族积弱,若不是有“玄武帝宫”震慑,只怕天池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人族的立足之地呢!”

    站在山峦上,远远地看着数十里之外的天池,一些大燕修真国本地的人族修真者唉声叹气。

    这些日子,他们实在是受了太多的气。

    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外来者相比,大燕修真国本地的修真者们,弱小的不堪一击,许多原本在他们看来算得上是高手的本地修真者,和外来高手一比,简直就像是蝼蚁面对神龙一般弱小。

    这种夹着尾巴受气的日子,让许多人族修真者感到绝望。

    这一群修真者愁眉苦脸。

    突然有个年轻人不忿地道:“我们北域人族的级门派,如太玄宗、末日剑宗也都有顶尖高手来到,难道就不能震慑兽人吗?”

    另一人叹息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据说在中域生了一件大事,对咱们人族极为不利,中域已经乱成一团,北域虽说暂时还相对平稳,但是人族还是处于弱势,北域的各大人族级势力,也保持了克制,以免影响到这次盟约大会。”

    年轻人神色一黯,咬牙道:“难道就没有人能够改变这该死的局面吗?记得当初,我大燕修真国也曾出过一位绝世天才,可这两年,不知道为什么,却销声匿迹了,要是他在,该多好!”

    “你是说心云宗的那个?”

    “不错,当初“阴阳杀神”周良何等惊艳,先是传下如今已经被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称之为中阶杀伐第一功法的《彩虹七式》,后一己之力连败数大级门派,力挽狂澜,拯救了心云宗,之后更是一人一剑,灭杀了“通天剑派”这样的门派……想那个时候,“阴阳杀神”这四个字,何等分量!”年轻人说到这里,已经是眉飞色舞,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样。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当初“阴阳杀神”周良的确是猛,一飞冲天,的确算得上是数千年以来,大燕修真国出过的最耀眼的天才,是无数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榜样,是一个出自于大燕修真国的奇迹!”

    “的确,要不是有他,心云宗也不会成为如今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即便是其他八大门派联合起来,只怕也不是“绝情罗刹”张馥执掌的心云宗的对手了!”

    “已经两年过去了,“阴阳杀神”到底去了哪里,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有人说他隐居在心云宗后山领悟绝世武功,也有人说他离开北域云游天下去了,还有人说他练功走火入魔,早就陨落了……”

    “不可能,像是他那样的绝世天才,怎么可能陨落!”年轻人神色激动地道,显然他是周良的疯狂崇拜者。

    有人又道:“不过话说回来,“阴阳杀神”虽然惊艳,毕竟还太年轻,就算是如今现身,只怕也难以改变局面,你不看如今的心云宗,都不敢和外来者正面交锋,连重建之后的心云山庄,都已经被万恶魔宗的大兽人们给占据了吗?”

    “是啊!天地辽阔,高手无数,兽人势大,就算道圣之境的高手,也难以改变如今的两族强弱之势,就算是“阴阳杀神”现身,只怕也难以改变什么……”有人叹息。

    那个年轻人也涨红了连不说话。

    虽然他对周良无比的崇拜,但是心里也很清楚,这人说的是实话,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周良毕竟还年轻,没有成长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之声。

    有人回头看去,现了什么,惊讶道:“咦?是“开天宗”的人,看到那个蓝衫刀客没有,就是那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年轻人,是“开天宗”的大哥盘谷,看样子,他们竟是朝着天池中心走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