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00章 苍天有眼
    他也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房间里。天籁小说Ww『W.⒉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周良都没有再走出房间一步。

    ……

    夜色很快又笼罩雍正城。

    中午和傍晚时分,有酒店中的小二将饭菜送到了房间门口,不过房间门一直都紧闭,周良也一直都没有出来将饭菜取进去。

    其间剪梅道长来过一两次,不过也没有敲开周良的房间门。

    小银猴大魔王在中午的时候回来,一副偷鸡贼得逞的鬼祟表情,和小白虎兄妹还有小蝶商量着什么,很快又一起结伴离开。

    小黑狗却是留了下来,静静地趴在周良的门口。

    月亮初升的时候,客栈里来了四个披着白色斗篷的神秘身影,一路走着,来到了周良的房间门口。

    ……

    “呼……大功告成!”

    周良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擦去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收回火焰道家真气,疲惫的感觉再一次像是潮水一样侵袭而来。

    身体四周布置下的敛息阵法早就已经失效。

    连续一整天高强度地催动道家真气力量,即便是周良也有点儿吃不消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之声。

    周良一怔,灵识已经察觉到了来的是什么人,一抬手,房门打开。

    四个身穿着白色斗篷的人影鱼贯而入,最后一个人抬手关上了房门,四人齐刷刷地揭去了身上的伪装,露出四张清丽英挺的绝色面孔,肌肤白皙,黑如云,春花秋月,各有千秋,都是气质出尘、犹如女战神一般的道尊级女刀客。

    “你们……”周良讶然。

    “周少侠!”为一位女刀客,正是今日上午给周良送来信笺的美丽女子,无暇如玉的脸上,闪烁着坚定的神色,单膝跪下来,道:“周少侠,我们姐妹四人,有事相求周公子!”

    “这位姐姐快请起,周良不敢当此大礼。”

    周良被吓了一跳,立刻抬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将跪倒在地的女刀客扶起来,正色道:“四位姐姐有什么事,快请说,何必如此。”

    女刀客站起来,羊脂白玉一般的脸上,说过一丝红晕,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三位同伴,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点了点头。

    下一瞬间,四人竟是齐齐都脱去了身上的白色斗篷。

    周良脑袋顿时轰地一声差点儿炸开来。

    原来这四位道尊级女刀客,斗篷之下,竟是什么都没有穿,一丝不挂,露出了四具羊脂白玉一般的**,晶莹的肌肤瞬间令整个房间都一亮,春色无边,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精巧的脚踝,胸前粉红色的蓓蕾,精巧的锁骨和那四张英气勃的美丽脸庞……

    浓郁处子体香扑面而来。

    周良在瞬间,只觉得血气翻涌,小腹部位一阵热气难以遏制地升腾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呆之后,周良立刻第一时间后退,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不过刚才惊魂一瞥之间,四位女刀客完美无瑕的**,却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就仿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深深地烙刻在他的记忆深处。

    “绣春刀门”乃是中域的大门派势力之一,门中都是女弟子,无一不是色艺双绝的女中豪杰,尤其是这四位,乃是绣春刀门刀夫人的亲传弟子,高高在上的道尊级女刀客,冰清玉洁,一向眼高于顶,都是极为骄傲的女战神。

    这些年以来,中域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梦寐以求,只要能够获得其中一人的青睐,都是做梦也会笑醒来的没事。

    可从来没有任何幸运儿得到四大道尊级女刀客的另眼相待。

    但这四位绝色女战神,竟然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了周良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做梦?

    周良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

    他不是柳下惠,不会坐怀不乱,实际上自从与张馥初次品尝男女之事以后,周良对于那种蚀骨**的感觉,一直都是念念不忘,不过因为各种事情缠身,所以才无暇去想。

    这四位道尊级女刀客身份尊贵,任何一个都是人间绝色,骤然赤身**地出现在面前,周良在一瞬间,简直就是兽血沸腾了。

    《圣》在一瞬间强行运转,周良才保持了灵台清明。

    “周公子,为何如此避之如见蛇蝎,难道嫌弃我们姐妹四人,长的太丑吗?”身后传来了那位道尊级女刀客平淡之中带着丝丝幽怨的声音。

    周良头也不回,大袖一挥,空气之中寒气大作。

    一道淡蓝色的冰墙出现在房间里,将自己和四位道尊级女刀客搁在两侧,周良这才缓缓地道:“四位姐姐,有话请说,切莫如此,请自珍重。”

    “我们四位姐妹,自从进入“绣春刀门”以来,一直都守身如玉,虽然是如今都已经百岁有余,但道尊级修真者的生命漫长,百岁光阴不过是普通人二八少女的年纪而已。”那为道尊级女刀客轻轻幽幽地道:“如今我们四姐妹,情愿以蒲柳之姿侍奉周少侠您,只希望您可以在这雍正城停留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周少侠您如果再要离开,我等不敢再丝毫阻拦。”

    “作为回报,这三个月时间里,周公子您可以提任何要求,我们四姐妹,绝对不会违逆您的意思……”另一位道尊级女刀客声音轻柔而坚定地道。

    “就算是周少侠您想要整个“绣春刀门”的女弟子来侍奉您,都没有问题,我们只求您能够坐镇雍正城三个月时间,只是三个月而已。”第三位道尊级女刀客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丝恳求。

    冰墙的另一侧。

    周良只觉得心脏突突突剧烈疯狂地跳动,一股血冲到了脑子里面,浑身仿佛是燃烧一般,有一种冲动就要克制不住了,整个人仿佛是浸在岩浆里一般,浑身都是燥热难耐。

    “不是吧,我的心脏病高血压脑梗塞要作了……”

    周良口干舌燥。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被如此诱惑。

    站在冰墙另一侧的,是四个容貌绝世的级大美人。

    更加令人怦然心动的是,这四个美人还是高高在上的道尊级女刀客,身份何等尊贵,平日里是无数英雄俊彦可望不可即的仙女一般的存在,而现在,只要自己点头,这四个高高在上的女战神,就会心甘情愿地任凭自己索取。

    有人曾经说过,摧毁纯洁和蹂躏神圣,都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变成野兽。

    只要想一想自己可以将四个高高在上的女战神压在身下任意****,想要她们干什么,她们都不会有丝毫的违逆……这种画面太美太暴力太禽兽太疯狂,周良简直不敢想象。

    周良也从未高估过自己对于美色的抗拒力。

    “我说美女们啊!不要再诱惑了,我很好色的,我色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啊……”周良在心中默默地狂嗥。

    好在冰墙的温度,让他稍微冷静了一下。

    他什么都没有说,身形一晃,轰隆一声直接在对面的客房墙壁上,装出一个人形洞口,破壁而出,如同见了老鹰的兔子一样,撒欢儿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周良生怕自己要是在停留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一些禽兽一般的事情来。

    客房之烟土弥漫。

    四个浑身****娇滴滴的大美女刀客,红着脸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来之前她们设想了许多结果,也许会失去贞洁,也许会被周良义正言辞地呵斥怒骂,但是万万没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周良落荒而逃。

    周良那狼狈的背影,让四大道尊级女刀客又好笑又气愤。

    这样的动静显然也惊动了酒楼之中的其他人。

    “这个家伙……”

    为的道尊级女刀客贝齿紧咬,语气有些庆幸又有些幽怨。

    庆幸的是自己咬着牙已经准备接受被****的下场,可想象之中的耻辱并没有降落在自己和姐妹们的身上。而幽怨的是自己四人身份如此尊贵,又是娇滴滴的大美人,赤身**出现在一个男人的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像是见了猴的耗子一样逃了……

    对于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来说,这种结局,无疑是一种耻辱。

    这个周良,不是禽兽,但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四大道尊级女刀客相互对视了几眼,面色都有些尴尬,第一时间披上了白色披风,离开了破碎的房间。

    “没想到会这样。”

    “难道我们姐妹的魅力已经下降了吗?”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没想到周良年纪轻轻,意志居然如此坚定,我们纵然肯牺牲,也留不下他,但他若是一走,兽人卷土重来,雍正城只怕就要完了,城中数百万人族子民,到时候将无一幸免!”

    “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不好色,我就不相信……”

    “现在说这么多已经没用了,刀夫人寿元将尽,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将“老少双杀神”留下!”

    “****周良不成,难道要我们去****那个邋遢的糟老头吗?”

    “如果能够救下“绣春刀门”、能够救下雍正城数百万人族,你我姐妹就算是任何屈辱,都能承受!”

    “好恨!身为道尊级修真者,不能以自身力量击杀敌人,却要以清白之躯去获取援助……”

    四大道尊级女刀客身形掠过长空,相互传音。

    对于她们来说,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就算是牺牲之心再强烈,之前鼓起了再多的勇气,强烈的羞耻之心,还是让她们感到耻辱。

    说话之间,四人回到了绣春刀门门派驻地。

    ……

    各自换上了衣服,相互商量一番,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心中挂念城中的防务,又有些担忧刀夫人的安慰,于是按照往常一样一起去主殿看望师傅。

    “唉,师尊原本还有十年寿元,可惜这次强行催动力量,一时回到巅峰状态,却透支了所有的寿元,只怕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乾隆城的支援,为什么还不到?要是有腾蛇御卫出现,也许能震慑兽人!”

    “估计乾隆城也是凶多吉少,算了,不说这个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为师尊续命?”

    “你我姐妹,已经遍查了门派武典宝库,找不到任何的办法,唉,除非有一位炼丹大宗师,可以炼制出续命仙丹,否则……”

    四大道尊级女刀客言语之间,都有些伤感。

    一直来到主殿。

    她们都是绣春刀门主的亲传弟子,身份尊贵,自然不用通报,径直来到了斋主的寝宫,原本是想要向静卧在床榻上的师尊请安,但是眼睛看到的一幕,却让这四大美女刀客齐齐地呆住。

    床榻之上。

    原本应该是满头稀疏杂乱白,瘦的皮包骨头、满脸皱纹,躺在床上极度衰弱的绣春刀门主,竟然在没有任何人搀扶的情况下,正盘膝坐在床上运气调息。

    更加惊人的是,绣春刀门主的头重新变得乌黑起来,脸上的皮肤虽然不像是双十年华那样紧致剔透,但却红润有光泽,身躯也不再佝偻,浑身气息平稳雄浑,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般。

    “师傅恢复了?这是怎么回事?”

    四大美艳道尊级女刀客又惊又喜。

    之前绣春刀门主就以秘法催动透支过一次寿元,按理来说,已经必死无疑,这样的秘法只能施展一次,所以她不可能再恢复到年轻时候的状态。

    但眼前的这一幕该如何解释?

    绣春刀门主的状态,看起来极为平稳,丝毫没有衰弱之感,并非是回光返照之相。

    就在这时,运气调息的绣春刀门主睁开眼睛,看到了四个女弟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们来了,坐吧!”

    “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没事了?”

    “太好了,苍天有眼!”

    “呜呜,实在是太好了,师傅你没事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四个道尊级女刀客相互对视,最终忍不住喜极而泣。

    “痴儿,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为师就算是这次侥幸逃过一劫,迟早也有离开你们的时候。”绣春刀门主神色慈祥,叹息了一声,又道:“这一次多亏了“阴阳杀神”周良,想不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在多活二十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