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99章 挽留
    “死了?我?”尸魂霍然大惊,旋即又想到了什么,神色逐渐平静了下来,苦笑道:“是啊!我已经死了,和域外邪魔同归于尽了,后来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记得了……原来这里就是传说之中的地狱吗?呵呵,原来我已经下地狱了啊!”

    他的记忆,并不完整,有些残缺。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没有说话。

    眼前这一尊尸魂,生前肯定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换做普通人,要是被告知自己死了,绝对会激动乃至于大吼起来,这人却是第一时间就接受了这个现实,表现的很冷静。

    “你就是地狱之中主宰亡者命运的仙人吗?”

    尸魂冷静下来之后,抬头看着周良。

    周良轻轻地点点头。

    实际上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现在算是什么,如果这里真的是“生死转盘”的世界,那自己身为“生死转盘”这件帝兵的主人,的确可以主宰很多东西,可万一这里只不过是“生死转盘”所联通的一个空间呢?

    之前的试验,证明自己的意念,在这个地狱道之中有着近乎于法则的威力。

    周良心里稍微有一些底气。

    尸魂低头,看到了下方黑色河流之中那无穷无尽的同类,浑浑噩噩地漂流,叹了一口气,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呢?让我变成它们一样浑浑噩噩的鬼魂吗?”

    周良低头认真地想了想。

    原本他只是因为好奇,将这尊尸魂带离黑色河水观察一番,没想到尸魂离水之后,会有这样的异变,要是在将这尊尸魂打入黑色河水,周良还是有一丝丝的犹豫。

    “你叫什么名字?”周良抬头问道。

    “我的名字……”尸魂轻苦笑,最终摇头道:“一个死人,还需要什么名字,我曾经姓蒋!”

    姓蒋?

    周良心中一动,突然有了一丝丝的灵感。

    传说之中,地狱之中有十殿阎罗,其中第一殿的主宰,被称作是秦广王,审判鬼魂前世功德善恶,但凡是被接引进入地狱的鬼魂,都要第一时间接受秦广王的审判,善多恶少或者功过参半者,送入第十殿转生,而恶多善少者,则会打入第二殿,用刑狱受苦。

    也不知道关于地狱的传说,和这个地狱道,是不是有些联系。

    周良暂时无法确定。

    但是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难以遏制的养成种田的兴趣。

    既然我可以主宰这里的一切,那么……嘿嘿!

    周良心中一动,开始尝试。

    黑色的河水之上,突然升起一个九十九丈高的莲花台,其上撑起一面巨大如仙人之眼的镜子,镜子光滑,有神光氤氲缭绕,仿佛是审判之眼,俯视着茫茫大地和黑色的河流。

    须臾镜子之中射出神光,将这条一百零八丈宽的河流,照耀的纤毫毕现,其中的尸魂也被这神光扫过。

    三个古色古香的篆字,出现在莲花台之上——

    孽镜台!

    这三个字一出,“地狱道”的天地之间,突然一阵阵轰鸣,犹如春雷,犹如众生欢歌,犹如仙魔赞叹,这个昏暗寒冷孤寂的世界,仿佛突然之间就多了一种柔和,一种莫名的仙灵生机。

    这种场面实在是神奇,简直就像是在创造世界一般。

    那尊蒋姓尸魂,本因为自己已死而神情怠惫,但是看到这一幕幕等同于神迹的画面,依旧是被惊得目瞪口呆。

    眼前这个青衣少年,看似平和温润,这种手段,放在生者的世界,就算是传说之中的帝境高手,也不过如此吧?

    难道这少年,真的是亡者之神?

    周良点点头,对于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传说之中,就有孽镜台的存在,孽镜可以照射出亡者鬼魂身前的功德善恶,镜光一扫,一切都无所遁形。

    他以意念之力,在“地狱道”空间之中,创造出了传说之中的神物。

    巨大的莲台神圣庄严,有一种与这片阴森昏暗世界不相称的神圣气息,其上的巨眼扫罗下来,一道神光笼罩在了蒋姓尸魂的身上。

    顿时,莹润的光辉,从这尊尸魂的身体之中反射出来。

    “咦?”

    周良有些惊讶。

    “孽镜台”的神光,可以分辨前世善恶,善者躯体晶莹如玉,无暇无垢,恶者肌体黑,肮脏污臭,一具鬼魂,身体上晶莹如玉的部分越多,代表着它前世善事做得多,功德积累的多,如果恶臭黑色越多,则代表着它前世作恶无数。

    眼前这尊尸魂,躯体百分之九十九的部位晶莹如玉,神光湛湛,只有极小不稳略带灰黑,但并未有恶臭出现,这说明他前世竟然是一个罕见的善者,或者是累积下了庞大的功德。

    这种现象,实在是太过于罕见。

    周良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是以为自己创造出来的“孽镜台”失效了,连忙操控神光照射黑色河水,却见其中那成千上万的尸魂,大部分都是光和暗并存,或善大于恶,或恶多于善,品相繁多,并未出现眼前这尊尸魂这样的异象。

    这说明“孽镜台”并非是失效。

    “难道自己随意在这黑色大河之中捞出一尊尸魂,就遇到了一位绝世善人?”

    周良心中也有点儿啧啧称奇。

    不过这个结果正是他所期待的。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赐予你掌管亡者之界的巨大权力,以亡魂之身,亦可修炼,累积功德,未来凡入圣,重返生者世界,也有可能。”周良看着眼前这尊尸魂,静静地说道。

    “什么?”

    蒋姓尸魂一震,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生时累积大功德,可以免去地狱炼狱之苦,所以才会得到这样的机会。”周良面色肃穆地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亦可以进入轮回,只是……”

    “我愿意。”蒋姓尸魂终于明白过来,忍着心中的狂喜,抢着道。

    周良微微一笑。

    刚才他话还没有说完,如今“生死转盘”只是开启了地狱道,其他五道还未卡其,六道轮回不能完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完善轮回,下方这些黑色河水之中的尸魂,应该是只能永远地河水之中浑浑噩噩地漂流。

    所以要开六道轮回,还只能一步一步来。

    “好,既然如此……”周良头顶一道灰色璀璨光焰降落,将蒋姓尸魂笼罩在其中,片刻又消失。

    蒋姓尸魂又惊又喜,惊讶地现,自己原本飘渺如虚影一般的身躯,竟然变得凝视了起来,有了近乎于实质的躯体,身体之中又有了力量的感觉,不再是像之前那样,轻飘飘一切都身不由己。

    “多谢……多谢主人。”蒋姓尸魂大喜,在半空之中双膝跪地感谢。

    周良微微一笑,道:“我已经在你体内,留下了一丝“地狱道”的天道之力,你熟悉领会,就可以开始修炼,从今以后,你就是“地狱道”十殿阎罗之中的第一殿秦广王蒋,执掌“孽镜台”,审判鬼魂,赏善罚恶!”

    话音落下。

    轰隆隆隆。

    天地之间异变再生,“地狱道”的天地之间,一丝丝几乎微不可查的神光,犹如光丝游走,之中轰隆隆化作闪电,全部都汇集到了秦广王蒋的身上,仿佛是高手突破之时在渡劫一般,不断地凝练秦广王蒋的身体。

    雷鸣之声淹没了秦广王蒋的吼叫之声。

    数息之后,当天地异变消失,秦广王蒋整个人焕然一新,身上虽仍有丝丝鬼气,但看起来已经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体内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雷电之力,有强横的电浆光丝,在他手中五指之间游走。

    “这是……”

    他微微用力,手掌之中延伸出两道淡紫色的闪电鞭,长达数千米,如臂指示,灵活至极,犹如紫色长龙握在他的手中一般。

    “哈哈哈哈……”

    周良大声大笑。

    “孽镜台下判善恶,忘川河上定来生!”

    十四字从周良的口中出,音波化作了金色的文字,惶惶之光闪烁,前一句犹如长龙没入了“孽镜台”之上,赋予这座巨大莲台仙灵,而后一句则坠入下方的黑色河流之中,产生了一种近乎于天道之力。

    从今以后,这黑色河流,就叫做忘川河。

    “主人神威!”

    秦广王蒋恢复了一些力量,有掌握了闪电仙罚之力,不知道为什么,越觉得周良深不可测,一言一语皆有无上的力量,简直就是言出如法,一念之间,主宰这片天地。

    “从今以后,你就执掌“孽镜台”,分辨善恶……”

    周良的声音,从天空飘荡下来。

    接着银光一闪,他整个人就此消失了。

    秦广王蒋站在黑色无声的忘川河之上,看着这片荒芜孤寂的黑暗世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和亲切,原本以为死亡是一切的终结,没想到竟然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的面前展开。

    ……

    ……

    雍正城。

    酒楼客房之中。

    熟睡的周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原本漂浮在他头顶的“生死转盘”,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回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周良缓缓起身坐在床边,脸上带着诡异的神色。

    “原来是一个梦?”

    他揉了揉太阳穴,回想着刚才梦中遇到的一切,忘川河、孽镜台,还有秦广王……这一切原来都是梦境之中的事情啊!真是奇怪,自己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现在回想,梦中的一切,竟然是如此地清晰完整。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周良如此清晰地记住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没有丝毫的遗忘。

    “看来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周良喃喃自语。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金色的眼光照射进来,带着丝丝暖意和光明,飘舞的尘埃在金色光线的照射之下纤毫毕现,充满了生机活力。

    已经是日上三竿。

    “竟然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周良伸了个懒腰,一阵阵神清气爽。

    这一觉还真的是让他放松了不少。

    楼下街道上人流有变得多了起来,之前由于有有护城大阵的保护,雍正城内几乎没有遭受什么损失,普通平民虽然担惊受怕,但却没有被兽人屠戮,真正折损的都是修真者。

    由于有“绣春刀门”这样的级门派驻扎,所以一些心怀叵测之辈,也不敢趁乱在城中生事,雍正城的秩序,维持的相对很好。

    这就是修真者和修真门派在乱世之中的作用了。

    也许平日里他们高高在上,有时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平民的生死,但在战争降临的时候,修真者却会为了种族存亡而出生入死,所得和付出,都是成正比的。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周良打开门,惊讶地现,竟然是“绣春刀门”的一位道尊级女刀客亲自上门。

    “周少侠,这是刀夫人收集到的一些关于北域局势的信息,刀夫人命我第一时间送过来。”这位道尊级女刀客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英姿飒爽,体态修长健美,一袭白色紧身短甲,将凹凸有致的窈窕身段勾勒的令人怦然心动。

    “有劳刀夫人了。”

    周良一番感谢,结过了纸笺。

    “对了,雍正城的传送阵,今日晚些时候就可以修缮完毕了……”这位道尊级女刀客欲言又止,最终低声道:“周少侠……你们真的这么快就要离开吗?”

    如果名震兽人的“老少双杀神”离开,刀夫人又寿元将尽,如果兽人再卷土重来,雍正城只怕危在旦夕,她心中真的是纷乱如麻,可刀夫人有令,不许她们开口留人。

    周良一愣,犹豫了一下,道:“我必须尽快赶回北域,因为那里,有我的亲人。”

    “我知道了,打扰少侠了。”道尊级女刀客神色一黯,转身离开。

    周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女刀客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看了一眼周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叹息一声,消失在了走廊远处的拐角。

    周良当然明白这位道尊级女刀客的意思。

    可是……

    “唉!”

    他也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周良都没有再走出房间一步。

    ……

    夜色很快又笼罩雍正城。

    中午和傍晚时分,有酒店中的小二将饭菜送到了房间门口,不过房间门一直都紧闭,周良也一直都没有出来将饭菜取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