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95章 刀夫人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天』籁『小说Ww』W.⒉”周良也不再逗他,正色道:“总之这件事情,请您多费心,日后若是能够找到迅儿,周良定有重谢。”

    “好吧!”剪梅道长点点头,旋即又明白过来什么,恼怒道:“妈的,明明是你求我办事,怎么感觉好像是你在施舍我呢?”

    周良哈哈大笑。

    心中那种阴郁和杀意,终于渐渐地消散了一些。

    周良实际上也很想去南域寻找妹妹,不过他也挂念心云宗的那些朋友和亲人,一旦北域大乱,种族之战开启,心云宗虽然有了底蕴,但时间短暂,还未展起来,毕竟是一个小门派,若是没有高手坐镇的话,只怕难以幸存。

    周良只能暂时打消了去南域的念头。

    昔日带走周迅的那个慕容复,只是留下几句话,却也已经展现出了强横无比的实力,周良实力小成之后,再去看那几个字,依旧觉得深不可测,可见此人的实力,非同小可,应该在圣级左右。

    有这样一个师傅罩着,周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剪梅道长虽然不愿意说,但他和慕容复之间,应该有一些关系,周良不能强问,所以刚才以言语嘱托,如果剪梅道长真的知道一些线索的话,以他道圣境界的实力,也许可以侧面照应迅儿的安全。

    不知道为什么,周良对剪梅道长十分信任。

    周良站在高出,放眼眺望。

    镇南城已经彻底成为废墟,这个曾经养育着数百万人族子民的城市,如今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机存在,数不尽的尸体犹如麻袋一般密密麻麻地堆砌,其中大部分是兽人尸体,血流成河,人族尸体早就被兽人吃掉……

    整座城市犹如一个恐怖的修罗战场。

    灰色的雾气笼罩在天地之间,仿佛是死去的亡者的怨念怨魂一般。

    这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周良心中一动,抬手一道毕方之火冲天而起,在高空之中轰地一声爆裂开来,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火星,朝着古城废墟坠落下来。

    这些火星将整个古城都点燃。

    火海蔓延,火舌将一切鲜血、白骨和尸体,都笼罩在了其中,涤荡着这片屠杀刚过的土地。

    一丝明悟在心中闪过,周良催动了识海之中的“生死转盘”。

    六色光焰在头顶闪烁,如梦似幻。

    代表着地狱道的灰色光焰最为明亮,虽然这一次它并没有像是面对尸魂大军之时那样从其他五部分之中脱离出来,形成巨大的光门,但肉眼可以清晰地看到,天地之间有丝丝缕缕的灰色雾气,开始朝着灰色小门逐渐汇集而来!

    隐约之中,可以听到天地之间似乎有一阵阵的哭泣之声和各种各样的轻语之声,像是在倾诉,像是在欢呼,又像是在感谢。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有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最终之前弥漫在天地之间的灰色雾气全部都被吸取进入了“生死转盘”之中,与此相对应的变化是,天上的阴云似乎也淡了一些,空气变得明亮新鲜起来,隐约有一种新的活力在虚空之中弥漫开来……

    那些奇异的低语之声也都消失。

    火海笼罩之下的镇南古城也变得明媚起来。

    “距离此处一万六千里,是乾隆修真国的府乾隆城,如果那里没有沦陷的话,我们可以借助乾隆城的传送阵,离开中域。”

    剪梅道长建议。

    “立刻出。”

    周良也不想再耽搁。

    刚才他隐约感觉到,“生死转盘”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自己的脑海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些关于这件帝兵的信息,如果继续闭关参悟的话,也许可以悟透一些关于“生死转盘”的秘密。

    不过周良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他决定稳一稳,等回到大燕修真国之后,再慢慢参悟。

    ……

    一路走来,周良看到了无数凄惨场面。

    兰花修真国修真国之内,几乎所有的人族聚居城市都已经彻底沦陷,整个修真国之内的人族几乎已经被兽人屠戮殆尽,鲜血成河,尸骸堆满了残城废墟,到处都是魔气翻滚,整个兰花修真国仿佛都已经变成了兽人乐园一般。

    周良和剪梅道长一路也斩杀了不少的兽人高手。

    可惜这并不能改变局面。

    两人向北前行数十万里,几乎就是在兽人占据区域生生地凿穿了一条血路,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兽人高手,其中包括一尊尊魔巅峰的高手,让整个兰花修真国修真国之内的兽人都闻风变色,风声鹤唳。

    短短五六天的时间,两人神出鬼没创下了赫赫威名,所过之处,专杀有名有姓的兽人高手,以至于后来大小兽人势力闻听这两人过境,无不退避三舍,老老实实地龟缩起来。

    周良和剪梅道长两人,也被兽人冠以“老少双杀神”的名号。

    后来兽人曾有高手联手设下局,想要在半道击杀周良和剪梅道长,却损失惨重,所有的兽人高手几乎被反杀干净,一时之间,在兰花修真国、江西修真国、南斗修真国疆域范围之内,一些嗜血嗜杀的兽人高手都老实了许多,也不敢再四出劫虐杀戮人族。

    这一日,两人终于进入了乾隆修真国地界。

    乾隆修真国在中域数百国之中,算是中等偏上疆域的大国,有“流星阁”、“绣春刀门”、“夜雨轩”等人族级宗派势力驻扎,中域“腾蛇帝宫”对于这里的庇佑也极为重视,常年驻扎着数百“腾蛇御卫”。

    所以乾隆修真国的人族力量,要比兰花修真国等修真国强大了无数倍。

    “希望乾隆修真国的府乾隆城还没有落入兽人之手!”

    周良喃喃自语。

    这一路上看到一座座的人族城市化作废墟,无数的人族门派被清剿一空,无数个人族聚居村落尸骨堆积如山,到处都是妖物野兽肆虐纵横,千里狼烟,万里凄凉,昔日的繁华不再,往往数万里都看不到一个活人……

    这种悲惨场面,让周良心中像是压了无数座古山一般,沉重无比。

    一路和兽人搏杀,周良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全世界的人族都已经被杀戮干净,而自己和剪梅道长只是最后幸存的两个,这种孤独、寂寞和愤怒,简直用语言难以描述。

    此时的周良,只要能看到一个活人出现在面前,都能瞬间兴奋好几天。

    “前面五百里,就是乾隆修真国第二大城“雍正城”,这里是中域大势力门派“绣春刀门”的门派所在,应该还未陷落,我们去看看吧……”剪梅道长辨认方向,在前面带路。

    俯瞰下去,地面上依旧是满目疮痍。

    到处都留下了战斗和厮杀的痕迹。

    渐渐地,前方传来了剧烈的爆炸轰鸣之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厮杀,各种咆哮、嘶吼、怒吼、尖啸之声隐约传来,空气之中,有道家真气和魔气撞击的波动,从远处如潮水一般辐射而来。

    “有高手在战斗!”

    周良和剪梅道长对视一眼,瞬间都加快度,不惜消耗道家真气,如闪电划破长空,朝着前方赶去。

    ……

    雍正城。

    乾隆修真国第二大城。

    即便是在整个中域,雍正城的规模也都足以排进前三百之数,更有“绣春刀门”这样中域排名足以进入前三十刀法门派坐镇,雍正城绝对算得上是人族的重镇之一。

    昔日雍正城方圆千里之内,都不敢有先天以上的兽人高手出现。

    但是今日,一切都改变了。

    滚滚魔气弥漫在虚空之中,遮天蔽日,一艘艘兽人宝器战舰,像是漫天的蝗虫一般出现在了雍正城的上空,四面八方拢聚而来,散出的魔气遮挡了天空,犹如低垂的妖云一般,让天地之间充斥着一种肃杀沉默的杀意。

    雍正城被围困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兽人大能在城周围布下了阵法,隔绝了传送阵空间,以至于城中的传送阵早就无法传送,得不到援军,城中的人族犹如瓮中之鳖,只能拼死一战。

    一开始人族的确是稍微占据上风,甚至还组织了几次反攻,将兽人大军杀退,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低等兽人和一些兽人大势力加入战斗,兽人的数量暴涨,数倍于人族,人族的有生力量不断地被消耗,渐渐落入了下风。

    而到了今日,雍正城几乎已经是强弩之末。

    城中的各种灵石和其他元气储藏都已经消耗完毕,先天之上的高手也在这无止尽的消耗之中折损了一半以上,眼看着护城大阵就要被攻破,天空之中最后一层淡黄色的光罩,危如累卵,在兽人不断的轰击之下,出一阵阵哀鸣,仿佛随时都会破裂一般。

    天空之中,兽人乱舞。

    “哈哈,杀,他们快要坚持不住了,冲进“雍正城”,随意洗劫十日!”

    “护城大阵就要破灭了,谁第一个杀进城里,“绣春刀门”四大女刀客,就全部都归他了,哈哈,那个是号称人族绝色的女高手,哈哈,滋味一定劲爆!”

    “杀进“雍正城”、灭了“绣春刀门”,共分他们的仙藏!”

    天空中各式各样的嘶吼狞笑之声不绝于耳,整个雍正城都在兽人的淫威之下,瑟瑟抖。

    雍正城正门敌楼之下。

    数百位人族高手聚集在这里,簇拥着一位颤巍巍的白老妪。

    这老妪满脸皱纹沟壑纵横,脸色乌黑,瘦的简直就是皮包骨,一口黄牙几乎掉光,眼神浑浊,头杂乱稀疏,简直就像是死了不久之后又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假死人一般,气若游丝,仿佛一阵风吹过来,都可以将她吹倒。

    老妪的身前,插着一柄比她还高的巨型战刀,静静地插入地面半米,刀身明亮如秋水,反射着令人心寒的刀光,令周围的光线都为之一亮。

    而在老妪的身后站着四个英姿飒爽、白衣如雪的女刀客,明媚皓齿,端庄秀气,都是姿色绝佳的女子,看起来也不过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但身上气息强横,竟都是道尊级别的高手。

    其他一些人族高手,都是雍正城大大小小势力的掌控者,此时也都脸色难看,大部分身上都带着伤。

    “刀夫人,雍正城是守不住了,您是道圣之境的顶尖高手,是真正能够痛击兽人的力量,不能在这里陨落,不如带着“绣春刀门”的菁英弟子,离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卷土再来,还有机会!”

    一名四五十岁的男子开口道。

    “不错,兽人围城月余,我们被消耗的太严重,传送阵又无法开启……唉,我们这些人,是逃不了了,刀夫人不用再管我们了,否则谁也走不了!”另一位中年男子附和道。

    “是啊!刀夫人,您是我们雍正城复仇的希望,赶紧离开吧!”

    “刀夫人,我黄可期以前乖张暴戾,在雍正城名声不好,也多次得罪“绣春刀门”的姐妹们,这次却是刀夫人救了黄某一条命……”两一个瘦高三角眼的中年人神色激动地道:“黄某虽然品性不好,但也知道有恩必报,这一次,就让黄某和霸刀楼的兄弟们拖住兽人,刀夫人请赶快离开吧!”

    “哈哈,黄狂狗,你这一次倒是说了句人话,我一向看不上你这种人,但这次我也得伸出大拇指赞你一声。”一个体态魁梧的壮汉哈哈大笑,他身上带伤,也扭头对那白老妪道:“刀夫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雍正城是真的受不住了,您老人家快离开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老妪的身上。

    这老妪轻轻地摇了摇头,伸出皱纹遍布如鸟爪一般干枯的手掌,在身前绣春刀上轻轻抚摸,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最终轻声地道:“天地已乱,仙洲便是战场,我们能到那里去?身为修真者,就应该庇佑平民,我执掌绣春刀门以来,大小数千战,还从未退却过,今日也不能走!”

    “可是……”

    “刀夫人您……”

    众人都急了,想要再劝。

    老妪轻轻摆手,坚定地道:“诸位不用再劝啦,老婆子下定决心,与雍正城共存亡,修真者,就应该死在战场之上!绣春刀门虽然都是女子,却也不让须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