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94章 托付
    虽然兰花修真国是中域极为偏僻的一个小国,但镇南城的规模却实在不小,和北域很多大城比起来,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周良在进入“骷髅森林”之前,曾在这座城里小憩整顿,也算是熟悉。

    暗青色的天空下,远处的镇南城宁谧无声。

    “不对。”剪梅道长脸色一凝,道:“这里已经是人族的聚居之地了,为什么空气之中,竟然有如此浓郁的魔气?”

    周良也早已经是面色大变。

    越是靠近镇南城,就越是能够感觉到天地之间弥漫着的那种浓郁的魔气,驳杂但是繁多,以望气之术观之,就会现,镇南城之中一道道大大小小强弱不一的魔气之柱,密密麻麻地冲天而起,如龙卷风的风柱一般,在天地之间摇曳。

    每一道魔气之柱,都代表着一个兽人高手。

    眼前镇南城之中,至少已经有数万的兽人盘踞在其中。

    一个极为糟糕的念头同时在周良和剪梅道长的脑海之中闪过。

    镇南城已经沦陷了,被兽人占领。

    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下去看看!”

    周良大喝一声,操控着飞行法宝,当真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划破虚空,径直朝着魔气纵横的镇南城俯冲而去。

    这也是他艺高人胆大,换做是其他普通人族高手,面对这么多的兽人存在,绝对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冲进去。

    “什么人?”

    一个大喝从镇南城之中炸起。

    与此同时有数十道兽人高手的身影,腾空而起,阻截而来。

    “咦?又是人族,啊哈哈,想不到这个时候,还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族敢来这里,哈哈,杀了他们!”

    为一位皇魔境界的兽人高手,看清周良等人的身份,兴奋地大吼了起来。

    不过下一瞬间——

    咻!

    黑色闪电直接划过虚空。

    刀光闪烁。

    数十名兽人高手脸上狰狞的笑容还未凝固,身体突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化作了两截,直接从虚空之中坠落下去。

    周良收刀。

    他催动飞行法宝,径直朝着“镇南城”之中最为强大的一道魔气之柱俯冲而下,带着无边的杀机。

    此时镇南城之中的一切都已经看的很清楚。

    昔日静谧美丽的镇南城,此时已经斑驳不堪。

    宏伟的城墙大部分都已经倒塌,城中的道纹阵法已经被摧毁,那些恢弘的城内建筑、神殿、修士雕像和河流,已经全部都变成了废墟,冰雪覆盖之下,各种各样的尸体密密麻麻地躺在街道上,都是死去的人族。

    昔日的巨城,此时更像是战场废墟。

    兽人狰狞的身影出没其间,还有无数几乎没有智慧的荒妖出没其间,正在啃噬人族亡者的尸体。

    周良的灵识如同潮水一般倾泻而出,覆盖了方圆十里之内的区域,几乎到处都能感受到森森魔气,没有任何人族生机的存在。

    看来整个镇南城的人族,几乎已经都被杀绝了。

    “恩?人族终于有高手到了吗?哈哈哈,本宗等待你们很久了……”镇南城的正中央,那一道犹如撑天支柱一般滚滚激荡的魔气下方,一个强横的声音傲然屹立。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周良一行人,这个兽人宗魔境界的存在,脸上的表情极为从容。

    他妖识早就已经放出,锁定了周良等人,感应出来周良实力并不比自己高,心中大定,浑身笼罩着焰光一般血色气焰,将高大的身影笼罩,气息极为恐怖,犹如一头洪荒巨鳄一般,仰头大笑,放肆而又嚣张。

    “哈哈,人族可怜虫,给我下来吧!”

    这尊宗魔高手突然出手,一个栩栩如生的血色巨掌,有图魔仙之手,冲天而起,要将周良等人擒拿。

    但是——

    咻!

    依旧是刀光一闪。

    血色巨掌诡异地停顿下来,接着整齐地一分为二,再也难以维持完整的形状,开始涣散。

    “怎么可能……”这尊宗魔面色一凝,隐约感觉到不妙。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突然只觉得双臂一凉,低头看时,一双手臂竟然不知道何时被完全斩落了下来,犹如沙粒一般化作飞灰消散在空中,这让他魂飞天外,心中震惊难以言表,知道了遇上了了不得的高手。

    眼前一花。

    对面一个一袭青色道袍,手握血色奇异墨石刀的年轻人,目光如同锋利的长刀,冷冷地注视着自己。

    “你是这城里的兽人之主?”

    周良声音寒冷的像是三九寒冰。

    “你……你是谁?”这尊宗魔咬牙,他骇然现,自己双臂的创口处,竟是开始萎缩,以他宗魔级别的强横魔气,竟然是难以恢复这种伤势。

    话音未落。

    眼前又是一花,那青色道袍少年身形在瞬间模糊又清晰,然后他顿觉大腿根部一凉。

    低头看时,宗魔脸上露出了惊怒绝望的表情。

    一条大腿就在他毫无反抗的电光石火的瞬间,竟然又是被斩掉。

    这个人族青色道袍少年实力之高,远出了他的想象。

    “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这城中的兽人之主?兽人怎敢如此放肆,撕破《艾泽拉斯协议》,难道要进行新的种族之战吗?”

    周良一步一步地逼近。

    一个个金色纹络,在他的脚下蔓延出去,瞬间方圆五六十米之内,都被道纹覆盖,地面闪烁着金色,那从周围疯狂地冲来的兽人高手,都被阻挡在了外面。

    “哼,种族之战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开启,你明知故问,难道是要羞辱与我吗?你实力虽高,自有我兽人高手来收拾你……”这尊宗魔怒道。

    一道炸雷在周良的脑海之中轰鸣。

    种族之战早在一年之前就开启?

    这句话让周良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以至于后来这尊宗魔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进去,自己进入“骷髅森林”之前,中域虽然暗流涌动,但人族和兽人表面上还是维持着相对和平,种族之战绝对没有爆,但是现在种族之战居然已经爆了一年……

    自己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到底度过了多长的时间?

    如今修真界之中的局势,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最坏的结果,还是生了。

    的确,如果不是种族之战爆,人族和兽人彻底撕破了脸皮陷入乱战,那像是镇南城这种一国府之地,兽人势力怎么敢彻底将其攻陷?到时候“中域腾蛇大帝”震怒,即便是兽人主宰们,也得做出一些妥协!

    周良没有再问,而是直接控制了这尊宗魔,以《圣》灵识秘法搜寻其识海。

    片刻之后。

    嘭!

    这尊宗魔的头颅直接爆裂开来,脑浆飞迸。

    一团神魂尖叫着从尸体之中窜出来,却被早就虎视眈眈的小银猴跳起来一口吞掉。

    周良双目之中,蕴含着火山爆一样的怒焰。

    “这城中的兽人,一个不留,全杀了!”

    他说话的语气犹如万载玄冰在碰撞摩擦一般,令人肌肤生寒,整个人仿佛是一座即将爆的火山,爆开来就要毁灭天地。

    剪梅道长点点头将大白虎放了出去。

    这头实力已经臻致顶级的洪荒异种,一己之力就可以将这城中所有的兽人都击杀,毕竟此时城中兽人实力最高手也只不过是一尊巅峰宗魔,且已经死在了周良的手中。

    剪梅道长没有问周良为什么要这么做。

    实际上他已经猜出了原因。

    历数修真界漫长历史上的每一次种族之战,无不是生灵涂炭,尤其是处于弱势一方的人族,一旦聚居之城被攻破,基本上就是被屠杀的下场,如今镇南城的惨状,虽然并未深度观察,但剪梅道长已经可以想象出来这里的人族平民们遭遇到了什么样的悲惨下场,死亡或许仅仅只是一个解脱,他们活着的时候,会被兽人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凌虐。

    周良并非是个嗜杀的人。

    但他一定是从那宗魔的识海之中,了解到了镇南城人族悲惨的遭遇,所以才会如此愤怒。

    耳边传来了大白虎的咆哮嘶吼以及兽人高手的惨呼之声。

    白虎并非是兽人,而是洪荒巨妖,所以下手也是毫不留情。

    周良静静地站在镇南城最中心的这片昔日高殿的废墟上,大口大口系呼吸着寒冷的空气,那湿冷的气流进入胸腔,仿佛能够剿灭自己心头几乎快要遏制不住的愤怒。

    在那尊宗魔识海之中得到的信息,尤其是城中人族高手一个个被虐杀致死,那些无辜的平民不论是男女老幼一个个像是食物一般被活活吃掉的画面,难以遏制地在周良脑海之中不断地闪烁浮现……

    在此之前,周良真的很难想象,世界上还有这种悲惨凶残的场面。

    搜索识海得到的信息,简直就像是亲身经历一般,周良第一次如此真实地体会到了种族之战的可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他终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距离我们进入“杀手神朝”遗迹,已经过去了一年半,一年之前的严冬,流传出了人族中域腾蛇大帝陨落的消息,中域兽人趁势而起,从最初的试探到后来的肆无忌惮,“腾蛇御卫”无法弹压,终于导致各方大乱,乱势蔓延,最终大规模的战争爆……”

    周良缓缓地道。

    虽然已经是一年之前的消息,但此时说出来,却依旧有一种让人惊心动魄的感觉。

    种族之战,还是不可遏止地爆了。

    整个天地,都快要陷入战火屠杀之中。

    虽然猜到了一些,但听到周良的话,剪梅道长还是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可怕的乱世,到来了。

    周围的惨叫之声逐渐零落了下来。

    完成了屠杀的大白虎,回到了剪梅道长的身边。

    整个镇南城废墟之中的兽人,几乎已经被全部都屠戮一空,只有少数的低级荒妖逃出去……

    “接下来要怎么做?还要去南域吗?”剪梅道长问道。

    “你呢?”周良反问。

    剪梅道长坚定地道:“我要第一时间返回南域,既然中域的种族之战已经爆,也许用不了多久,南域也要乱了。”

    周良的眼中,有一片茫然之色,低头思考了一阵,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道:“我不去南域了。”

    “不去了?”剪梅道长讶然。

    “恩。种族之战开启,天下大乱,北域临近中域,只怕此时已经被波及了,我要返回心云宗……”说到这里,周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件红色的小棉袄,递给剪梅道长。

    “这件袄子,是我妹妹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也是她被带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件东西,如果她看到这件红袄,也许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老头,现在我把它给你,如果你在南域,能够找到一个叫做周迅的女孩子,帮我照顾她!”

    “你小子真能给我找事,你不说她长的什么样子,我怎么去找她?”剪梅道长嘟嘟囔囔,不过还是将红色小棉袄接过来小心地收好。

    “她失踪的时候才三四岁,我也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子了,不过一定很漂亮。”周良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盯着剪梅道长,一字一句地道:“带走她的那个人,叫做慕容复,你的名字叫做慕容剪梅,也许你认识他?”

    剪梅道长面不改色地道:“怎么可能?整个南域复姓慕容的人,多了去了,我能都认识?”

    周良在这老家伙的脸上,没有看到任何一丝的异样,又试探道:“复姓慕容的人是很多,但是没事干跑到北域大燕修真国心云宗又复姓慕容,名字里只差一个字的高手,恐怕就不多了吧?话说这个慕容复,不会是你这老小子的化身之一吧?”

    “绝对不是,我以我的人格保证。”剪梅道长义正词严地道。

    周良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老奸巨猾,身上还有人格这种东西吗?”

    剪梅道长:“……”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周良也不再逗他,正色道:“总之这件事情,请您多费心,日后若是能够找到迅儿,周良定有重谢。”

    “好吧!”剪梅道长点点头,旋即又明白过来什么,恼怒道:“妈的,明明是你求我办事,怎么感觉好像是你在施舍我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