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92章 重逢
    这件帝兵并不相识“番天印”和“时光沙”那样强悍,似乎没有什么直接的攻击力,但却主宰者六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像是连接向六个截然不同又相互关联的世界,有着极为特殊的妙用。

    透过灰色光门,周良隐约之中,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吾不服啊!吾卧薪尝胆,厚积薄,才有今日之威势,九十山头,功亏一篑,皇图霸业竟是葬送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后辈手中,吾不服啊……”

    已经显露出了本体,身上再也没有之前威势的楚度,仰天大呼,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

    微风萧瑟,风吹破烂黑袍,猎猎作响,犹如一曲葬歌。

    “难道那个人留下的手段,真的不可破解吗?他应该已经死了,可时隔万年,依旧可以算计我,我恨啊……”

    楚度大吼,声音中充满了不甘。

    “多行不义必自毙。”周良看着这个已经没有了威胁的大敌,心中没有丝毫的可怜,从之前两个光影和他的对话来看,他并非是善类,当年“杀手神朝”的覆灭,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谁执子?”楚度仰天大呼,紧接着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吾历经艰辛,以为吾会脱,谁知道,到头来依旧是落得个堕入彀中的下场,哈哈哈,这修真界,终究只是一隅,只是一隅啊!”

    他的声音,无比地悲凉。

    但是听在两族高手的耳中,却犹如炸雷一般。

    修真界只是一隅?

    这怎么可能?

    周良却是早就知晓了那个幅员辽阔、更加磅礴的地仙界的存在,所以还未如何惊讶,不过楚度知道的东西,显然要比自己多了许多。

    “林飞,你赢了,虽然你借了那个人之力,但你的确是赢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你我风华绝代,到头来也只是别人角力的棋子而已,哈哈,还搭上了整个“杀手神朝”,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在死亡之界,让我们看看,谁才会笑到最后!”

    楚度疯狂地大笑。

    笑声落下。

    嘭!

    一声轻响,楚度那半人半鬼的身形,突然爆裂开来,化作了一蓬青烟,如雨似雾一般消散在了虚空之中,顷刻间身形和灵魂全部都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从此世界上不再有这个人。

    而唯有那破破烂烂不满小洞的黑色袍子,在空中无力地随风飘落,最终也不知道坠落到哪里去了……

    一切都结束了。

    最可怕的灾难,以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画上了最终的句号。

    天地之间,似乎还残留着之前疯狂大战留下来的惨烈气息,近万人族和兽人的高手,存活下来的不足十分之一,一些道圣境界的高手,也在大战之中陨落了,至于丧身的皇级和道尊高手,就更是不计其数……

    两族高手都感觉到万分的疲惫,心中再也提不起丝毫的战斗欲望。

    “周良,今日你击杀楚度,虽为自保,但我妖月夜虽为兽人,却不愿意白白承受别人的恩惠,我欠下你一份人情,日后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力,可为你做一件事情……后会有期!”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兽人天才妖月夜。

    他向周良拱手,留下这样一句话,最终和那位受了重伤的兽人大圣一起,第一时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兽人天才之语,掷地有声。

    “周良,我熊耳山银袍一族,也欠下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有偿还!”一个浑身闪烁着银色甲胄,本体为穿山甲的大兽人,拱手行礼,说完从身上拔下一片银鳞,算作是信物,也转身离开。

    “哈哈,不错,虽然人族和兽人势不两立,但我却也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坏种,我是南域血潭之主,今天欠你一条命,以后只要不违背我兽人之事,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一头红色异种鳕鱼大兽人闷声闷气地道,说完留下一截鱼须,化作流光离开。

    “不错,我们也欠了你一条命!”

    “嘿嘿,想不到本尊居然有一天,要仰仗一个人族小子活命,这份情,本尊早晚会还你!”

    一个个的兽人高手,都留下了自己的信物,转身离开。

    当然,也有其中一些兽人高手,什么也没有说,甚至连一声谢谢都欠奉,直接转身离开,其中就包括血淋狼族的那位圣魔境界的老祖。

    这一次血淋狼族倾尽族中的高手而来,更是由他这个道圣之境的顶尖高手领衔,最终却死的只剩下了血霸老祖一个人,对于血淋狼族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周良也击杀了不少的血淋狼族高手,两边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以血霸老祖睚眦必报的性格,当然不会再去感谢周良。

    “哈哈,周兄弟,这一回你可是赚大了,很少有人能够像你一样,令这些骄傲到骨子里的兽人高手们记下恩情。”“战狂宗”的熊霸哈哈大笑,恭喜周良。

    他在这场浩劫之中,侥幸活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几位战狂宗的高手,也都纷纷向周良道谢。

    周良最终和熊霸等人再度约定,待到身上事了,一定前往“战狂宗”赴约,战狂宗的高手施礼离去。

    “想不到我竟然活了下来……”无极宗的魏忠贤慨叹。

    不过他的情况并不怎么好,之前为周良分担压力,消耗了不少的生命力,即便是道圣之境的高手,也伤及了本源,实力倒退的厉害,只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要跌落到道圣之境以下了。

    “周兄弟,这次多谢你了,日后我无极宗必有厚报。”魏忠贤神色复杂,留下了一枚无极宗长老令牌,也转身离开。

    “他时日无多了。”看着魏忠贤的背影,古铜色皮肤中年道圣叹息。

    “不会吧?毕竟是道圣之境的存在。”周良讶然。

    “道圣之境的高手生命力虽然悠久,但魏忠贤本就已经血气开始衰竭,进入暮年,这次消耗太重,只怕活不过三年了。”古铜色中年道圣解释道。

    一尊道圣之境的高手的衰落,终究是一件令无数修真者唏嘘的事情。

    周良心中叹息了一声。

    这时又有一些人族高手过来道谢,就连“落仙山”罗家英等之前对周良有敌意道圣,也都面色尴尬地出现在了周良的面前,表达出了善意,想要和周良修复关系。

    这一战,对于他们的震动实在是太大太大。

    尤其是“生死转盘”展现出来的威力,似乎还在“番天印”和“时光沙”之上,看起来周良已经完全掌握了其威力,连毁灭身影楚度这等高手都败亡,如果说之前周良只是展现出了恐怖的潜力的话,那此时的周良,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势成,不能小觑了。

    何况周良这一战,救下了两族数千高手,赢得了无数高手的允诺,在这个高手一诺千金的时代,这一股力量很恐怖,即便是他们身为中域级势力,也不敢怠慢。

    转眼之间,越来越多的人离开。

    连兽人都留下了信物,许多对周良心怀感激的人族高手,也都纷纷留下了信物,日后不论是周良还是周良的后人,只需要拿着信物上门,就可以获得帮助。

    劫后余生,两族高手都想尽快离开这个噩梦般的地方。

    最终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周良和古铜色皮肤中年道圣。

    周良看了看这个实力强悍的人族道圣,突然一笑,道:“对了,大白虎一家三口去了哪里?”

    古铜色皮肤中年道圣一愣,愕然道:“什么意思?”

    “你这老货,还给我装。”周良不屑地笑道:“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剪梅道长,赶紧现出原形吧!”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古铜色皮肤中年道圣摇头。

    “装上瘾了是吧?”周良冷笑一声,伸手就去揪中年道圣的黑胡子。

    “哎?住手……哎?你再这样我喊非礼了啊!你小子……我靠,服了你了,我承认行不行?我承认了还不行啊?”中年道圣先是大怒,继而无奈,最后终于忍不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最终他面部的肌肉极为诡异地蠕动,整个人面貌开始变化,原本古铜色的皮肤也开始褪去,颌下三屡黑色长须像是长鲸吸水一样缓缓地吸了回去,没入到了下巴的皮肤里面。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易容之术,简直近乎于换了一个人了。

    之前在剪梅道长这邋遢老头化身逍遥子的时候,周良就已经见识过了一次,不过这一次剪梅道长伪装的更彻底,差点儿将周良都完全骗过去了。

    转眼之间,那个身高堂堂的中年大汉,就变成了削瘦邋遢的老头,那宽大的袍子穿在身上看起来有点儿滑稽。

    “恩,还是这幅尊荣看起来顺眼一点。”周良满意地点点头。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看出来的?”剪梅道长表示很不解,自己伪装的多好,居然被现,这不可能啊!

    “嘿嘿,你那邋遢的骨子里的气质,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周良得意洋洋。

    实际上周良一开始没有现。

    中年道圣的气概和剪梅道长实在是相差太远,不过后来他和毁灭身影楚度大战,以袖子里的乌光对抗“冥府接引”神通,周良现那乌光的气息有些熟悉,后来恍然大悟,这乌光分明就是邋遢老头剪梅道长那口黑锅的气息嘛!虽然做了一些改变和掩饰,但周良的《圣》灵识直觉何等的敏锐,最后还是分辨了出来。

    “妈的,算你小子狠,这都能认出来。”剪梅道长换了一套小一点的衣服,取出黑锅将大白虎一家三口从里面放了出来。

    “咦?”

    周良惊讶。

    大白虎生了很大的变化,浑身气息变得更加磅礴和恐怖,竟是已经达到了尊魔境界的水准,比之以前强大了无数倍,就连两个还没有断奶的小白虎,身上也都涌动着强横的气息。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周良感应的出来,三头老虎身体之中的血脉,居然比之前变得更加的纯净,这意味着它们的潜力更加强悍,如果血脉能够更进一步的话,将来甚至有可能进化到神兽白虎的程度。

    这种变化有些不可思议。

    “嘿嘿,你也看出来了?这三个家伙有奇遇,进化了血脉,哈哈,未来不可限量啊!”剪梅道长得意洋洋,旋即又想到了什么,虎着脸道:“臭小子,这次不许和我抢,它们都是我的,我们已经有感情了。”

    周良:“……”

    “有感情了?****之恋?老爷子你真的是好重口味啊!”周良做呕吐状。

    “我……”剪梅道长气的眼前黑:“我们是纯洁的主人和宠物的关系,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纯正纯情阳光少年,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腹黑?真是堕落了啊!我为你心痛!”

    周良嘿嘿直笑。

    他本来还想要试试看,能不能将这三只有可能进化成为神兽的白虎拐过来,不过看剪梅道长这护犊子的反应,估计可能性不大了,再想想自己身边已经有了一只不靠谱的灵猴,一只早产的黑狗和一只臭美的太古仙蝶,再养宠物就吃不消了,于是作罢。

    周良将小银猴、小黑狗和小蝶从储物空间之中放出来。

    “猴?邋遢糟老头?你还没死吗?”小银猴看到剪梅道长,眼睛一亮,跳到剪梅道长的肩上,勾肩搭背,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啊?朋友之间要开诚布公嘛!更要厚道,如果你得到了什么灵石啊、帝兵啊、圣器啊之类的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嘛!”

    “滚,我什么都没得到。”剪梅道长表示自己并不认识这只灵猴。

    “靠,你这么抠门,以后我们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小银猴大怒:“你忘了我们是一起打家劫舍的好搭档了?”

    剪梅道长苦着脸:“是真的没有得到好东西,还差点儿被尸魂大军给千刀万剐了,所有的好处,都被这三个家伙得到了。”剪梅道长指着三只小白虎,道:“早知道我就不该带他们在一起……”

    “猴?真的哎?呀?血脉进化了,嘿哈哈,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这么纯血脉的神兽,我还从来都没有吃过啊!不知道是烤着好吃还是煮着好吃……”小银猴看到三只白虎,瞬间就感应到了它们的变化,馋的口水都像是瀑布一样哗啦啦地流下来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