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81章 极尽讥讽
    桃木剑之上的璀璨银光逐渐消失,飞舞的泥垢,逐渐返回了剑身,飞剑再度变成了泥垢斑斑的模样,任谁也无法看出,在数息之前,它爆出了令道圣都忌惮的力量。天籁小说Ww』W.⒉

    这一次催动桃木剑,虽然并非是彻底催动,但是也耗费了周良三分之一的肉身丹田玄阴真气,实在是一次冒险之举。

    如今他只有一次催动桃木剑的机会了。

    至于墨石刀……只怕在半个月的时间之内,周良都不可能再度催动,因为镜像丹田的火焰道家真气消耗太多,已经无法再完全催一次墨石刀。

    “无量天尊!”

    一直未曾说话的那位鹤童颜的老道唱了个诺,打破了有些尴尬宁静的气氛,微笑着道:“原来是“阴阳杀神”周施主,久闻北域天骄周良的绝代风姿,想不到却是如此年轻,贫道玄玉子,我这边这几位施主是……”

    老道是道圣境界的高手,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面色和蔼极为耐心地介绍他身边诸人。

    那中年道圣来自于“落仙山”,名叫罗家英。

    还有一位面色黝黑,脸如锅底般的病态老人,叫做魏忠贤,却是来自于中域无极宗的一位太上长老,修为在道圣境界。

    另一位瘦的皮包骨的白老者,引起了周良的注意。

    这人一头乱犹如杂草,仿佛一阵风吹来就会将他吹到,身上有一股浓郁的腐朽死亡气息,寿命应该是快走到了尽头,但是那沟壑纵横不满皱纹的老脸,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狠毒,松弛的眼皮下一双瞳仁看似浑浊,实际上却有着令人心悸的精芒隐藏。

    根据玄玉子的介绍,这人名为独孤信,乃是中域级势力“独孤城”城主独孤仁的胞弟,也算是声名赫赫之辈了。

    不知道为什么,《圣》淬炼出来的直觉,让周良隐约感觉,这个白老人独孤信,对自己心存杀意。

    不过对方显然是在刻意掩饰,没有流露出来,反而在玄玉子介绍的时候,老脸上露出友好的笑容,对着周良点头笑笑。

    玄玉子老道简直就是个话痨,介绍完了各大道圣高手之后,又向周良介绍其他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周良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只是面色平静地点头。

    “这位施主是……”玄玉子极有耐心,介绍到最后,开始介绍那位来自于南域的瘦高高手。

    周良打断了他的话,道:“前辈不必说了,这种营营苟苟恬不知耻之辈,周良不想听到他的名字,免得污秽了我的耳朵。”

    玄玉子闻言,微微一怔,竟是真的闭口不言。

    其他人更是被狠狠地震了一把,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有人幸灾乐祸地看向那南域瘦高高手。

    “你……”那南域瘦高高手暴怒,他原本还想要找个台阶,缓和与周良的关系,但此时一张脸如同猪肝一般黑红,再也忍不住地怒道:“狂妄,你以为你是谁?哼,年纪轻轻,有几分薄名,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江别鹤好歹也算是你的长辈,不懂得尊敬长者,哼,你不要得意,贪恋凤霓裳这种妖女的美色,自甘堕落,迟早天赋耗尽,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周良只是冷笑,轻蔑鄙夷之色毫不掩饰:“你这种东西,有什么资格,做我的长辈?”

    “你……”南域瘦高高手暴跳如雷。

    他乃堂堂道尊巅峰高手,平日了何等荣耀,乃是一方之雄,多一跺脚都有无数人颤栗,现在却被一个小小后辈一再羞辱,指着周良,气的手指头都哆嗦,胸膛都快要气爆了。

    周良却是毫不同情,冷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道:“再啰嗦一句,就杀了你。”

    话音之中,杀机盎然。

    对于这种人,说实话,周良没有丝毫的同情心,懒得和这种人虚与委蛇。

    “噗……”南域瘦高高手江别鹤气的眼前黑,喷出一口老血,一口气出不来差点儿晕倒过去。

    从来都是自己算计威胁别人,何曾被人如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威胁过?

    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不过心中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他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周良真的有秒杀自己的能力。

    况且他也听说“阴阳杀神”的传说。

    传闻之中,这个少年无比疯狂,无所畏惧,简直就是个毫无顾忌的疯子,当初“怡红院”的“红怡仙子”还想要以阴谋算计“阴阳杀神”,最终却被这个疯子**裸以暴力摧枯拉朽,以力破巧,最终整个“怡红院”都几乎为之陪葬。

    江别鹤觉得自己从出生以来,从未这么憋屈过。

    他冷哼一声,最终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一个甬道之中。

    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只怕都没有脸再待下去了。

    “小白脸你真厉害,几句话就将那条老狗给气的吐血而逃了,哈哈,真是过瘾啊!”小巨人阿大哈哈大笑,同时也善意提醒道:“不过小白脸,你也要小心,江别鹤是“璇玑”的走狗,他不会这么善罢甘休,肯定会背后耍花枪,这个人最是阴险了。”

    周良笑着点点头。

    一再听到“璇玑”这个势力,显然在南域很有势力,珑绝杀反出的门派正是“璇玑”,不知道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

    以周良《圣》的直觉,能够分辨得出,珑绝杀应该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恶人,可“璇玑”被称之为南域人族修真圣地之一,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邪恶门派……

    只怕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吧!

    “既然“阴阳杀神”也是成名人物,那就应该明事理,更不应该袒护这个妖女,不管如何,珑绝杀在南域的所作所为,众所周知,“番天印”这样关系到人族气运的帝兵,怎么可以由他掌管?”“冷面君子”岳不群咳嗽了一声,出言提醒所有人,同时以言语挤兑周良。

    “岳兄说的有道理。”中年道圣罗家英点头道。

    “帝兵的归属,的确事关重大,不能仓促而定。”白老道玄玉子微笑着看着周良,道:“不知道周小兄弟意下如何?我倒是觉得,小兄弟你天资卓绝,师出名门,又是揭穿“怡红院”邪恶面目的功臣,若是由你来保管“番天印”,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连其他四大道圣,眉头都皱了皱,玄玉子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突然倾向于周良?

    要知道在此之前,这老道对于帝兵的渴望,可是所有人之中最为疯狂的,之前在另一个神殿之中,为了争夺“时光沙”,和兽人大战,差点儿豁出命去,现在怎么就突然愿意拱手让人了?

    难道是……

    枯瘦乱老者独孤信眼眸深处,一缕极不易察觉的精光一闪而逝,点头笑道:“这个提议确实不错,周小兄弟是个合适的人选。”

    “我也赞成。”无极宗太上长老魏忠贤也点了点头。

    “总比帝兵落入那恶女手中要强。”“落仙山”道圣罗家英出人意料地也同意了。

    “冷面君子”岳不群咬咬牙,道:“这也算得上是一个解决办法。”

    在极为短暂的时间之内,几大道圣境界高手,居然都不可思议地同意了玄玉子这个看似荒谬的提议,看起来是对周良的赞赏和激励,也是一种变向的奉承和讨好?

    其他一些高手有些诧异地看着这几个顶尖高手。

    周良微微一怔之后,就明白了这些人用意。

    “帝兵有灵,可自择其主,在下的确是对“番天印”这等气运之物存有心思,如果有缘能够得到的话,自然是当仁不让。”周良缓缓地道。

    那几位顶尖高手眼眸之中,都闪过了一丝喜色。

    而一直注视着周良的绝色少女珑绝杀,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一丝失望之色一闪而逝,旋即脸上露出了冷笑,一副早知道会如此的表情。

    但是——

    “可惜周良福缘不够,不能得到“番天印”认主,这等气运之物,所属归谁,乃是上天注定之事,若是强求,反而会遭受天谴,死无葬身之地。诸位的好意,周良心领了,不过却是万万不敢受。”

    周良接下来的这一席话,却是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许多人都使劲地揉着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真的有人面对着帝兵的诱惑,都可以做到丝毫不动心?

    要知道此时的场面,几乎可以说是掌握在顶尖高手们手中,既然玄玉子等人都愿意让周良得到“番天印”,那就代表着只要周良点头,“番天印”的归属就没有了悬念,珑绝杀即便是再拼死挣扎,也无法同时击败五大顶尖高手,还有一个战力媲美顶尖高手的周良……

    可是,“阴阳杀神”居然拒绝了?

    他居然拒绝了?

    天底下真的有这种高尚无私的人吗?

    就连玄玉子等顶尖高手,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们,在这一刻,脸上也明显地流露出了错愕的神色,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他们的预料。

    另一边。

    绝色少女凤霓裳脸上错愕的表情更加明显。

    这还是她那张容颜绝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如此明显的除了冰冷之外的表情。

    或许没有人知道,她心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震撼吧!也许在这一瞬间,那一堵经历了无数磨难和背叛的墙,在面对周良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丝丝的裂缝?

    短暂诡异的寂静。

    “无量天尊!”玄玉子赞叹了一声,道:“周施主果真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人,这份胸襟气度,令人佩服,既然周施主拒绝保管“番天印”,那我们就选举其他一个人,来保管这帝兵吧!不论如何,这等气运之物,绝对不能落在珑绝杀这样的妖女之手,危害实在是太大。”

    “正是如此。”“落仙山”道圣罗家英点头。

    其他几人也都点头附和。

    周良皱眉。

    这些人的确是老奸巨猾,一开始要以“番天印”诱惑离间自己和珑绝杀的关系,现在自己拒绝之后,竟然又在这里挖坑等着自己,这等于是胡同里赶猪两头堵。

    若是换做旁人,先是被示好拉拢,此刻也不好意思再提出反对意见。

    不过周良却偏偏是一个执拗的性子。

    眼前这群道圣都是一群伪君子,道貌岸然在之辈,只怕暗地里男盗女娼之事也做了不少,《圣》的直觉极为排斥这群人,若是帝兵落在这样的人的手中,只怕到时候危害更大。

    “帝兵已经择主,各位何必强求,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要被心中的贪念遮蔽了理智,到时候沾染因果,就算是道圣,也有陨落的时候。”周良很直白地摆明了自己的力场。

    “哼!”

    罗家英冷哼。

    “不识抬举。”无极宗太上长老魏忠贤眉头耸动。

    独孤城的独孤信却是没有说话,面无表情。

    “看起来其他各位施主,似乎不太同意周施主的看法呢!”玄玉子似笑非笑地道。

    “这就是所谓的前辈高人,号称支撑着我人族气运的高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一见更逊闻名,只不过是一群营营苟苟自私自利之辈。”周良懒得再扯嘴皮子,手中飞剑一横,道:“既然这样,想要帝兵,你们谁想要帝兵,那就凭自己本事来取吧!先过了我这一关!”

    他整个人挡在了珑绝杀三人之前,破碎的青色道袍飘飘,桃木剑当空,面带冷笑。

    如一座山峦,不肯定要丝毫。

    无形的气势弥漫,众人都为之一窒。

    所谓心正则无邪,周良心中坦荡,一股浩然正气在身。

    对比之下,其他各大道圣境高手心有私念,在这一瞬间,都是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心中不可遏止地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干正视的感觉。

    在短暂的低头之后,取而代之的恼羞成怒的震怒。

    竟然……被一个后辈……震慑了?

    “不识好歹,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日后成长起来,也是人族祸害,今日就除了你!”“落仙山”道圣罗家英第一个按耐不住,他本就对周良有着炽烈的杀意,干脆将心一横,动了杀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