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80章 霸道如斯
    正是之前那个叫破了珑绝杀名字的南域高手,他四十多岁的样子,肌肤黝黑犹如生铁铸就,身形瘦高,站出来一步,冷笑道:“各位前辈同道,恕在下愚见,“番天印”这样的帝兵,关闭到人族气运,绝对不能落入珑绝杀这样的妖女手中。”

    “说得对,一个小小的女娃娃,怎配有这样的帝兵?”

    “让她将“番天印”交出来,大家共同协商,推举一个德高望重,有资格持有帝兵的人,由他来保管帝兵……”

    “说得对,这件事情,事关人族气运,绝对不能马虎。”

    有人眼中一亮,大声附和。

    绝色少女珑绝杀闻言,并未有多么愤怒的表情出现,而是不屑一顾地冷笑,像是在看着一群小丑表演,因为受伤而显得苍白的脸色犹如飓风之中的一朵小武花一般,倔强坚强,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周良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人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说白了还不是要巧取豪夺。

    果然对于“番天印”这样的帝兵,所有人都有着贪婪占有之心。

    他心里对这些所谓的前辈高人有点儿失望。

    就听那个南域瘦高高手继续道:“诸位可曾听说,南域西国,曾有一妖女欺师灭祖,反叛出门派,做下人神共愤恶事,和荒妖一族联手,为祸人族?”

    “莫非是号称“绝杀天下”的阿尔卑斯山那个妖女?”中年文士岳不群神色闪烁,似是想起了什么。

    另一个高手也恍然大悟的样子,惊讶道:“我也曾听说过,南域人族圣地之一的“璇玑”,曾出过一位叛逆恶徒,弑师叛祖,自甘堕落,曾经杀的南域血流成河,无数人族义士死于其手,将整个南域搅得腥风血雨,被称作是南域有史以来人族最大恶人,难道竟然就是这个丫头不成?”

    瘦高高手点头一笑,又以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叹息道:“岳前辈说的不错,那个罪大恶极、恶贯满盈的孽障,正是眼前这个看似天真的少女,大家不要被她楚楚可怜的表象所蒙蔽,死在她手中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据说圣地“璇玑”之中,就有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死在这妖女的手中,其中一位还是平日里对她照顾有加,视她如亲女的师伯……唉,真是造孽啊!”

    “竟有此事?”岳不群一副惊叹的样子,然后道:“怪不得刚才大战之中,本宗出手帮她击杀兽人高手,助她夺得了“番天印”,谁知道她非但不知感恩,居然还要趁我不备,出手偷袭与我,想要杀人灭口!”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其他人又是一阵哗然。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真是狼心狗肺,连帮了自己的“冷面君子”岳前辈都偷袭?谁不知道岳前辈急公好义,古道热肠?”

    “如此说来,这妖女真的是个丧心病狂的孽障,“番天印”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落在她的手中!”

    岳不群一副痛心疾的表情,叹息道:“这都怪我,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看她天赋不错,想要帮助他一把,谁知道居然不知不觉中助纣为虐了,本座罪莫大焉!”

    “这当然不能怪岳前辈,只能说这妖女太过于狡猾了!”

    “是啊是啊!岳掌门不必自责!”

    有人在一边附和着说道。

    就在这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良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岳不群和那瘦高南域高手,拍了拍巴掌,鼓掌道:“精彩,真的精彩,两位有这种口绽莲花,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口才,为什么不去茶馆里做个说书人呢!相信到时候你们一定能够名扬天下!”

    众人都是一怔。

    之前因为“番天印”的缘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绝色少女珑绝杀的身上,在一边疗伤的周良,气息微弱,力量波动小的可怜,所以几乎被完全忽视了。

    但此时周良大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没有人是傻子,谁都能够听得出来,其中的嘲讽和讥诮。

    “你是什么人?竟敢帮这妖女说话?颠倒黑背?哼,难道我和岳掌门所说的不是事实吗?”那位南域瘦高高手疾言厉色地指着周良,怒斥道:“你一定是这妖女的同党!”

    “好大的帽子!”周良笑容渐渐敛去,冷冷地道:“我只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所谓的前辈高人,信口雌黄,来陷害一个势单力薄的小女孩而已!”

    “放肆!”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在这里为妖女说话?”

    “实力弱小的可怜虫,有什么资格在这种场合说话?哼,是谁带你进入“终极圣堂”的?你家的长辈在哪里?”

    周良实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道皇境界,理论上来讲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出现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实力卓绝的高人,带他来到这里。

    “什么时候,说真话也要靠实力了?”周良冷笑道:“按照你们的逻辑,难道只要是实力足够,就可以颠倒黑白了?”

    “你……哼,我不与你理论,小子,不想死就滚一边去。”南域那瘦高高手语窒,一抹阴狠之色在眼眸深处一闪而过,显然是已经动了杀心。

    “小娃娃,你被这妖女的姿色所迷惑,本座这次不怪你,你退下吧!”一位一直不说话的道圣高手眼中精光一闪,道:““番天印”事关人族气运,不是你所能知晓,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这恶贯满盈的妖女,带走帝兵。”

    说罢,他大袖一摆。

    一股极为强横的力量,顿时涌出,朝着周良澎湃而去。

    其他人见状,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既然有道圣境界高手话,等于是给这件事情定性,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但是在下一瞬间,所有的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周良非但不退,反而屹立原地,手中那柄泥垢斑斑的飞剑轻轻一划,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犹如中流砥柱一般,竟是将这位道圣境界高手的这一拂之力,生生从中间一分为二。

    他的身形,连摇都没有摇晃一下。

    只有那“冷面君子”岳不群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亲眼见到过周良以一敌四,缠住四大圣魔的场面,知道这个看似弱小的年轻人,实际上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不容小觑。

    “恩?”那出手的中年道圣脸上闪过一丝异色,旋即恢复平静,居高临下,以一副长辈的口吻教训道:“倒是小看了你,年轻人,你有这样的实力,更该为人族气运出力,为何执迷不悟,袒护这欺师灭祖的妖女?”

    “人族气运?哈哈哈,真是可笑。”周良不屑一顾地道:“张口闭口人族气运,你一个区区道圣境的修真者,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气运?若是真的由你们这些内心贪婪,表面上却大义凛然的伪君子来左右人族的气运,那人族可就真的要灭绝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勃然变色。

    居然当面直斥一位道圣境界的存在不懂气运,这需要多大的胆子?

    简直就是疯子一般的行径!

    有资格这样说道圣境存在的人,整个修真界之中,人族之中,只怕只有那五位存在才可以吧!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疯了。

    倒是一直冷笑着看着眼前一幕的那位绝色少女珑绝杀,一双美眸之中,终于露出了异色,讶然地看着周良,眼眸深处,那一丝警惕和戒备,缓缓地消逝,看着周良的目光,终于多了一份柔和。

    “放肆!”

    中年道圣终于难以保持平静,怒道:“你被那妖女蛊惑,中毒太深,无可救药,我今天就替你家长辈,管教一下你!”

    说着,打手一拂。

    一个青绿色的巨大掌印,宛如仙人手掌一般,在周良头顶出现,不可遏止地压了下来,竟是要直接镇压周良。

    远处绝色少女一抬手,就要强行催动“番天印”阻止……

    却在这时——

    周良手中的桃木剑,突然爆出恐怖的力量。

    只见上面的斑斑泥垢脱离剑身飞舞了起来,剑身晶莹璀璨,一股强横到令人窒息的禁忌之力缓缓地浮现,整个空间之中,霎时间寒气大作,即便是道尊境界的高手,都感觉到了刺痛肌肤的干冷。

    这是……

    不亚于道圣之境的力量。

    飞剑还未震动,其上爆出来的力量波动,就将那覆压下来的绿色巨大仙人掌印,直接震碎了。

    所有人霍然变色,如遭雷劈。

    这是什么力量?

    那柄剑……

    原本还在冷笑的岳不群和那南域瘦高高手,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尤其是“冷面君子”岳不群,心中波涛翻覆,震惊难以形容,他以为自己已经摸透了周良的底,也已经对周良很是高看一眼,但是谁知道,在刚才那场对决四大圣魔的可怕战斗中,这个年轻人,他竟然还未使出真正的杀手锏!

    “他是……“阴阳杀神”周良?”

    “周良?那个来自北域,前段时间搅得整个中域鸡飞狗跳的刀剑两道的天才?”

    “真的是他,那柄桃木剑,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一剑冰封八百里?竟然是他……这可是一个虽然修为低下,但是真正战力绝对媲美道圣之境存在的家伙啊!”

    有人认出了周良的身份。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

    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帝兵之上,被“番天印”这种宝物所吸引,目光都在绝色少女珑绝杀的身上,此刻反应过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一直站在角落里、一副狼狈模样的年轻人,也是一尊惹不起的菩萨!

    阴阳杀神!

    这四个字的分量,可真的不轻!

    有些人也想起来,之前在终极圣堂之外,斩杀了豺狼圣魔的人,也正是眼前这个少年,只不过那是他化身的“毕方”威势凌人,以神兽之形示人,当时神殿之门又开始开启,许多人的心思都挂在神殿帝兵上,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算来,这年轻人已经斩杀过圣魔,真的是足以与道圣之境的顶尖高手鼎足而立。

    那一次“阴阳杀神”施展的是刀法,一柄墨石刀威力无双。

    而这一次,他展露出来的剑法威力,竟是并不弱于之前那墨石刀的威力。

    果然是阴阳同修!

    盛名之下无虚士。

    看起来也只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而已,更像是一个谦谦如玉的书生,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手段居然如此了得,手中的桃木剑和墨石刀,只怕都是不弱于帝兵的禁忌之器吧?

    之前喧哗,大声呵斥周良的一些高手,此时面色尴尬,连忙收声。

    这样一个少年杀神,最好别惹,就算是现在你不弱于他,可人家还年轻,如此少年天骄级别的天才,未来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说不定数百年或者数千年之后,这片天地的至尊之一,就是他。

    潜力,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最可怕的地方。

    谁也不想惹一头潜伏着的神龙。

    更何况传言之中,这个少年,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北域人族最大圣地“玄武帝宫”的传人,这个身份可就更加了不得,就算是在场所有的道圣境界高手都加起来,在“玄武帝宫”面前,也根本不够看。

    有人在心中腹诽,妈的,这小子这么狠,来头这么大,之前居然一直都在一边憋着不说话,实在是太阴了。

    而之前说出狠话的那位中年道圣面色瞬息万变,终于是没有再出手。

    “怎么样?你还要替我家长辈教训我吗?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南域瘦子,我看你是想杀我啊!来吧!咱俩练一练……”周良冷笑,向那个南域瘦高高手挑战。

    后者面色如同竹竿,尴尬地低头不敢看周良。

    周良缓缓地控制着收回了玄阴真气。

    桃木剑之上的璀璨银光逐渐消失,飞舞的泥垢,逐渐返回了剑身,飞剑再度变成了泥垢斑斑的模样,任谁也无法看出,在数息之前,它爆出了令道圣都忌惮的力量。

    这一次催动桃木剑,虽然并非是彻底催动,但是也耗费了周良三分之一的肉身丹田玄阴真气,实在是一次冒险之举。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