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79章 颠倒黑白
    中年文士脸色变了变,道:“我不能走,你现在身上有“番天印”这样关系人族气运的宝物,关系重大,我必须在你身侧,一直保护你走出“终极圣堂”,否则万一你被兽人算计,失去了“番天印”,让它落在兽人之手,将会酿成大祸。』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听他这么说,倒也有几分慷慨气概。

    不过此人心中到底怎么想,谁也不知道。

    《圣》的直觉,让周良对这个面色僵硬的中年文士印象不是很好,总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邪性。

    就在这时——

    “唔……”绝色少女的娇躯突然摇晃了一下,一丝殷红的血迹,从嘴角流了下来。

    周良心中一惊。

    “小娃娃,你受伤了?”中年文士也是面色一变,道:“一定是刚才强行催动“番天印”,伤了内脏丹田,何必逞强呢!”

    “主人您没事吧?”阿大和阿二两个小巨人,也都一脸的惊慌。

    绝色少女并不说话,只是脸色越来越苍白,身躯摇摇欲坠,嘴角的血迹更加明显,她身上的气息,急骤地衰弱了下去。

    这的确是力量衰竭的征兆。

    看来她刚才催动“番天印”这等帝兵,并不相识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轻松,连续催动数十次,击杀了四大圣魔,但损耗却是更加严重,只怕已经被帝兵的力量反噬了。

    毕竟是没有达到神境,甚至连道圣境界都没有达到,强行催动帝兵,绝对难以承受啊!

    “小娃娃,你没事吧!本宗这里,有一粒仙丹,可以帮你疗伤……”中年文士取出一枚赤红如龙眼的丹药,托在掌心递了过去。

    “滚!”绝色少女已经是毫不留情地呵斥。

    话音未落,却是忍不住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看来你是真的受伤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年文士突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充满了得意和放肆。

    周良神色一变,第一时间握住了桃木剑,从这中年文士的眼眸中,周良看到了浓浓的贪婪和杀意,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一副古道热肠、敦敦苦心的面貌。

    “臭丫头,把“番天印”交出来吧!”

    中年文士面色变得阴狠了起来。

    就算是傻子,也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阿大和阿二第一时间将绝色少女保护在身后,怒视着这中年文士,之前的战斗之中不帮忙,现在居然趁火打劫,真是该死。

    “你想干什么?”绝色少仙女色平静地道。

    “干什么?哈哈,你说呢?”中年文士不用再伪装,眼眸之中闪烁着居高临下主宰一切的快意,还有毫不掩饰的阴狠残忍,道:““番天印”乃是帝兵,有德有能者居之,福缘不够,强行据为己有,只能害人害己,你根基不够,没有资格占据这样的帝兵,老老实实地交出来吧!我留你一个全尸!”

    “你刚才不是说,要帮我守护帝兵吗?现在怎么又要据为己有?”绝色少女静静地看着他。

    “哼,要是早知道你已经重伤无法催动帝兵,本座何等身份,又岂会自降身份与你周旋……”中年文士毫无顾忌,彻底撕破了脸皮,不再做任何的掩饰。

    “阁下乃是堂堂人族道圣之境的存在,想不到却如此恬不知耻,实在是令人失望。”

    周良冷冷地道。

    之前中年文士袖手旁观的时候,周良就对他极为鄙夷,现在更是对这个人族前辈失望透顶,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品,到底是怎么修炼到道圣之境的?

    中年文士目光一转,盯着周良。

    他冷笑道:“小子,你的确是有几分本事,能够以一人之力,拖住四大圣魔那么长的时间,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可能本座就得和那些兽人高手去争夺帝兵,哈哈哈,现在好了,这小丫头受了重伤,你也基本被兽人打残,哈哈,现在这里,还有谁能挡我?”

    说到这里,他戏谑地看着两个光头光看,不屑地道:“就凭这两个肌肉达的废物吗?”

    “我和你拼了……”阿二大怒,就要冲上去。

    “主人快走,我拖住这恶贼!”阿大也第一时间冲出。

    但是——

    两人才冲出几步,一股磅礴的力量从身后出现,将他们生生地拉了回去。

    “恩?这是……”

    中年文士突然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原本气息衰弱犹如残烛一般的绝色少女,苍白的神色突然恢复正常,嘴角的血迹消失,强横而又霸道的气息,从她娇躯之中澎湃出来,哪里还有丝毫的受伤模样,分明是依旧在全盛巅峰状态。

    绝色少女的脸上,挂着一丝戏谑,像是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中年文士。

    周良也吃了一惊。

    难道绝色少女刚才只是故意示弱假装受伤,是为了引诱中年文士露出真面目?

    好深沉的心机!

    这绝色少女真的很不简单。

    “你……”中年文士错愕,又惊又怒地道:“你居然在骗我,你……”

    他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心思慎密幽微,换做是平时,绝对不会犯下这种错误,但是“番天印”的诱惑实在是太大,贪婪吞噬了他的心机,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才不惜撕破脸皮。

    但是现在……

    中年文士脸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红,一咬牙转身化作一道虹光,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

    连四大圣魔联手,都被绝色少女以“番天印”摧枯拉朽地碾压,何况是他一个人?既然绝色少女并未受伤,那她绝对还可以催动“番天印”,留下来毫无胜算,还有陨落的危险。

    “走得了么?”

    绝色少女声音冷酷,毫不留情。

    一道红芒从身体之中爆射出来,犹如灭世之光一般,后先至,带着无匹气势,朝着中年文士的后心轰去。

    正是“番天印”。

    “不……”

    中年文士心胆俱裂,亡魂大冒,惊恐地大呼。

    之前金鳞血鳄等圣魔,以兽人大圣远比普通人族躯体更加强悍的先天之躯,都无法承受“番天印”一击,这一击若是落在他的身上,只怕绝对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

    轰!

    “番天印”正中他的后背。

    “噗……”中年文士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肌体欲裂,被砸的跌飞了数百米。

    “恩?我还活着?”中年文士落地的第一时间,一阵错愕,继而变成了狂喜,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哈哈大笑道:“我居然还活着?我知道了,臭丫头,你其实还是受了伤,对不对?你已经不能像是之前那样催动“番天印”了,否则,这一击之下,本宗哪里还有命在?”

    “死!”

    绝色少女面色冰冷,继续催动“番天印”朝着中年文士砸去。

    神印无双,气势依旧极为惊人。

    但周良却清晰地看到,一丝丝的血迹,再也难以遏制地从绝色少女的嘴角滑落,她是真的受伤了,此刻只不过是在咬牙强行催动“番天印”而已。

    轰!

    中年文士再度被轰飞。

    他的一条胳膊几乎都被砸断。

    不过此时他并不像是之前那样惊慌了,反而并不急于逃离,谁坚持下去就是胜利者,只要他再支撑片刻,绝色少女伤势加剧,无法在操控“番天印”,就是他反击之势。

    身为道圣境界的高手,他的恢复能力惊人,破碎的身躯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可以恢复如初。

    到时候,一切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

    轰轰轰!

    “番天印”化作虹芒,犹如灭世之光一般不断地轰击,但是威力已经是大不如前,度也大大下降,再也难再准确地以命中中年文士……

    而绝色少女的嘴角,鲜血喷出。

    她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面色再度变得煞白。

    连续操控“番天印”,消耗了她太多太多的元气。

    “哈哈哈,到此为止吧……”中年文士冷笑,捕捉到一个破绽,就要出手反击……

    就在这时——

    嗖嗖嗖嗖!

    突然人影闪烁,从空间四壁的一条甬道之中,突然闪出了十几个身影,如流光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当场。

    有人来了。

    而且还是人族的高手。

    中年文士面色一变,第一时间后退。

    他心中在滴血。

    该死的,只要这些人再晚来一时半刻,自己就要得手,可是现在不行,既然来了这么多人,就得从长计议,否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算是帝兵到手,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第一个倒霉。

    中年文士装作受伤,踉踉跄跄地后退。

    “是“华山派”的“冷面君子”岳不群前辈,你受伤了……”有人惊呼,第一时间认出了中年文士的身份,连忙扶住了他。

    中年文士的名字,叫做岳不群。

    他的名号是“冷面君子”,乃是中域“华山派”掌门人,也算是中途有名气的道圣之境的高手之一。

    ……

    周良的目光,落在这些新来的人影身上。

    一共十三个身影,都是人族高手。

    《圣》的敏锐直觉告诉周良,这些人之中,至少有四人,是道圣之境的大高手,达到了道圣境界,并不比之前的四大圣魔差,其他九个人,也都是道尊巅峰境界,也算是一只脚踏进了道圣之境。

    “无量天尊,我等刚才感觉到了强横的战斗波动,显然这里生了一场大战,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须皆白,鹤童颜的老道士扫了一眼四周,语气宁静地问道。

    “空气中有残留的魔气之力,还是圣魔之境的魔气力量……”另一位一身淡青色麻布长衫,脚踏布鞋,头戴方帽的中年人轻轻一嗅,道:“南域的螳螂老怪、中域的那头大鳄鱼……是他们的气息,难道这几个怪物,都出现在了这里?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这两人都是道圣之境的高手,灵识雄浑,感应能力最为清晰,虽然未亲眼见到之前的战斗,却说的丝毫不差。

    另外两个人族道圣虽然没有说什么,在不怒自威的眼神,都落在了周良等人的身上。

    显然是在等待着回答。

    显然他们不禁感应到了战斗和兽人的气息,还感应到了空气中那一丝丝的帝兵气息,所以才第一时间追寻而来。

    “有珑绝杀这个南域阿尔卑斯山的妖女和他的爪牙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好事?”一位来自于南域的道尊巅峰高手,目光落在绝色少女的身上,冷笑道。

    珑绝杀?

    周良心中一动。

    原来这个绝色少女的名字,叫做珑绝杀。

    不过看她那冷淡嗜杀的性格,绝杀二字,倒也名如其人。

    看样子她在南域的名声并不是太好。

    ““番天印”……在她身上……这个恶毒的女人,要杀……杀我灭口!”

    中年文士岳不群一副虚弱的样子,指着面色煞白冰冷的珑绝杀,断断续续地说道。

    “什么?”

    “三大帝兵之一的“番天印”,居然落在她手中?”

    “我们来迟了?”

    “该死,三大帝兵中的“时光沙”,已经落入了兽人天才妖月夜的手中,现在“番天印”也被人捷足先登了?”

    人群一片哗然。

    周良心中一动。

    听这些人说来,似乎三大帝兵之中最后一件“时光沙”已经有了主人,而且还是落入了兽人之手,这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转念一想,这一次进入“终极圣堂”的兽人高手数量,要比人族还多,人族能够得到三大帝兵之中的两件,从概率学上来讲,已经是气运逆天了。

    仔细观察,周良现这些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一些战斗痕迹,应该是已经经历了一番苦战,想来是之前和兽人势力争夺帝兵“时光沙”留下的痕迹。

    他们在争夺之中失败了。

    估计是感应到了这里的战斗气息,所以才第一时间赶来。

    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人群喧哗。

    一些人看着珑绝杀的神色,就有些微妙了。

    帝兵的诱惑,不是所有人都能阻挡。

    在这一刻,说不定许多人心中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帝兵据为己有。

    即便是同族内部,杀人夺宝的事情,又不是没有生过。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正是之前那个叫破了珑绝杀名字的南域高手,他四十多岁的样子,肌肤黝黑犹如生铁铸就,身形瘦高,站出来一步,冷笑道:“各位前辈同道,恕在下愚见,“番天印”这样的帝兵,关闭到人族气运,绝对不能落入珑绝杀这样的妖女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