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78章 投机中年人
    嘭!

    虚空之中,金属螳螂圣魔的身体,原本是极为坚硬的存在,就算是道器利器也难以在其上留下痕迹,但是在“番天印”的面前,却犹如被铁锤击中的西瓜一般,脆弱不堪,在无尽血浆和白骨之中爆裂开来。天『』籁小说WwW.⒉

    一个纯金色的小金属螳螂在血浆之中飞射而出,闪电般地没入了远处一个甬道之中消失。

    却是金属螳螂圣魔当机立断,舍弃了自己的肉身,神魂化电飞出逃逸。

    这样明智的选择,终于让他逃了一命,虽然实力大损,想要恢复只怕需要猴年马月,但毕竟是抱住了一丝希望,不像是蛇身兽人大圣一般,从此身死道消,再也没有丝毫的希望。

    剩下金鳞血鳄和血色山羊两大圣魔,脸色大变。

    刚才“番天印”挥出的威力,丝毫不比之前击杀蛇身兽人大声弱,而且看起来,这个人族绝色少女并未出现任何的衰弱不支之状,竟是能够完全驾驭这件帝兵。

    “打伤阿大和阿二,你们都给我死!”

    绝色少女满头黑飘飞起来,犹如黑色瀑布一般诡异闪烁,她脸上没有其他任何的表情,只有令人心悸的杀意和愤怒,尤其是那一双原本美丽的眸子,此时漆黑没有瞳仁瞳孔,仿佛是黑洞深渊一般。

    虚空中,“番天印”化作了赤色流光,以道圣境高手都无法捕捉的轨迹流转。

    “不好!”

    “走!”

    血色山羊和金鳞血鳄两大圣魔面色一变,第一时间选择逃走。

    “番天印”的强大,远远越了他们的想象,在这种威力面前,即便他们圣僧,也难以抵挡,此时不走,唯有死路一条而已。

    说实话,他们现在真的是恨透了周良。

    若不是周良在关键时刻横插一手,拖延了时间,否则,以两个光头小巨人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他们,要不是周良,说不定“番天印”已经在他们的手中了。

    “谁都走不了!”

    在绝色少女杀机凝固的冷喝声之中,“番天印”后先至,再次爆出可怕力量,击在了血色山羊圣魔的后背之上。

    嘭!

    毫无悬念,又是漫天的血浆和白骨。

    血色山羊圣魔肉身粉碎,神魂化作一道流光,就要朝着远处绝品晶石壁上的一个甬道逃去,却被化作流光的“番天印”追上,直接拘住震碎。

    另一边。

    金鳞血鳄却是趁机逃到了远处,一头朝着一条甬道钻去。

    要不是因为这里乃是“终极圣堂”,上古天道存在之地,虚空壁障坚固,道圣境界的高手完全可以融入虚空,破开虚空壁障进行穿梭逃遁,从容离去。

    可惜现在身为圣魔,却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

    金鳞血鳄心中实在是憋屈至极。

    但就在这时——

    “妖孽,哪里走!”

    一声大喝,一股磅礴道家真气力量,骤然从甬道口之中喷涌出来,将金鳞血鳄圣魔震得倒飞回去数十米。

    竟是之前那个一直作壁上观的中年文士人族顶尖高手。

    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阻拦金鳞血鳄。

    这次阻拦,对于金鳞血鳄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因为下一瞬间,“番天印”所化的虹光已经袭杀而来,重重地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漫天血浆白骨爆射。

    庞大的血鳄本体直接被轰爆。

    即便是兽人异种,具有圣魔血脉之力,但是在帝兵的力量面前,终究也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

    “不,饶了我……”

    金鳞血鳄的神魂也难以逃脱,被“番天印”的赤色光焰拘住,难以逃脱,他神色惊恐地大吼,成为道圣之境的存在,有着漫长无比的寿命,享受无尽荣耀,如果就此死去,他心中实在是不甘。

    “饶了我,留我一命,我愿意为奴,侍奉主人……”

    金鳞血鳄的神魂大吼,做最后挣扎。

    天空中,绝色少女操控“番天印”停下。

    她伸出纤纤玉手,新剥小葱一般白皙清嫩的五指弯曲,掌心冰肌之下,一个奇异的暗色纹身浮现,释放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将金鳞血鳄的神魂拘住,最终炼化成为血芒,没入到了纹身图案之中。

    周良看的仔细,吸收了金鳞血鳄的神魂之后,那原本暗色的纹身,骤然变得鲜红灵动了起来,隐约有一头金鳞巨鳄身影挣扎,但很快就老实下来,最终纹身消失在了绝色少女的掌心。

    战斗画上了句号。

    整个奇异空间之中,还弥漫着这场战斗残留下来的各种可怕力量余波。

    “番天印”化作一道红芒,没入到了角色少女的眉心。

    她身形一闪,第一时间来到了昏死的两个小巨人的身边。

    “阿大,阿二……”

    绝色少女在这一刻不再是冰冷如万载雪山。

    她那美丽眸子里近乎于凝固的杀机,已经全部都化作了关切。

    显然对自己人,她不会冰冷如霜。

    绝色少女娇小的身躯,将两个血肉模糊的小巨人摆在一起,娇喝一声,双眸之中,光络闪烁,淡红色的光焰从眸子里射出来,将两个小巨人笼罩。

    “这是……一种奇异的治疗方式!“

    周良已经恢复了一些元气,身上的伤势,好了大半,他能够分辨出来,绝色少女眸子里射出来的光芒,蕴含着澎湃磅礴的生机之力,可以治疗重伤。

    果然就看两个昏死之中的小巨人,破碎的躯体上,在那红色眸光的照射之下,一道道鲜红的肉芽,犹如活了一般缓缓地蠕动起来,交相盘踞,最终化作了新的肌肉和骨骼……

    转眼之间,两个小巨人身体上的伤势全部消失。

    “主……主人?!您没事?太好了……”

    “阿二无能,不能阻挡兽人……请主人责罚!”

    两个肌肉纵横的小巨人缓缓苏醒,看到绝色少女安然无恙地出现在眼前,顿时又惊又喜,连忙单膝跪地,模样极为尊敬。

    看得出来,这两个脑子一根筋的壮汉,对绝色少女绝非仅仅是畏惧,更多的是一种自内心的尊敬和关切,当看到绝色少女安然无恙的时候,那种狂喜绝非是伪作。

    “你们两个,辛苦了,快起来吧!”

    绝色少女在看着这两个属下的时候,脸上那凌厉的线条和神色,终于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

    “那几个兽人高手已经……啊!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小白脸出手帮忙……”叫做阿大的小巨人一拍脑门,终于想起了周良。

    绝色少女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周良的身上。

    那是一种极为奇异的目光,似乎并没有蕴含太多的感激,更多的是某种不明所以的疑惑,以及隐藏在疑惑之后的一丝戒备。

    “为什么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绝色少女语气依然冰冷,缓缓地走过来,看着周良。

    周良缓缓收起桃木剑,看着这个比自己低了半个头的少女,此时近距离观察,就会现她实际上要比之前大略印象之中的更加年轻,脸上甚至有一丝丝的稚气,不过那斜飞入鬓的凤眉、微微翘起的嘴唇、挺直端正的小巧琼鼻……

    她脸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带着一种倔强。

    而隐藏在倔强之后的,则是一种对于任何人都防备和不信任的心。

    自己几乎搭上一条命,被四大圣魔打的像是狗一样,才救下这个少女,可对方似乎并不怎么感激,换做是任何人,就算是其他任何时候的周良,也会无比愤怒。

    但是偏偏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个神态冰冷的少女,周良心中却升不起丝毫的愠怒。

    他甚至有些怜惜这个倔强的少女。

    这种怜惜和少女绝世无暇的容颜无关,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情愫。

    ……

    绝色少女盯着周良。

    在她还很短暂的生命之中,经历过了太多的故事,所以值得信任的人并不多,一个只是区区见过几次面的男人,想要赢得她的信任,简直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曾经有无数人因为自己的容貌,而想方设法的接近自己。

    更有无数人——甚至是一些被自己一度视之为亲人的人,为了得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撕去了慈祥和蔼的面孔,化身为梦魇一般的魔鬼,几乎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在经历了太多的算计和背叛之后,她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一袭破烂青色道袍有点儿狼狈的男人,那清澈而又坦然的目光,却让自己有些熟悉,有些慌乱?

    之前融合“番天印”的时候,她并非是对外界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她能够感应到那场惨烈的大战。

    也知道是眼前这个男人几乎拼出一条命,才为自己赢得了融合“番天印”这样的帝兵的时间。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

    在此之前,两人根本就不认识。

    如果说他拼命是为了谋取“番天印”,那还说得过去,毕竟帝兵对任何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但他拼命,却根本是在为一个陌生人争取时间而已。

    “为什么这么做?”绝色少女静静地看着周良,又问了一遍。

    周良收起了桃木剑,想了想,认真地道:“为了帝兵不落入兽人手中吧!这样的震世无敌之物,若是落在兽人手中,到时候打破一域平衡,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族子民会死无葬身之地。”

    “哼!”

    绝色少女冷哼了一声。

    换做以前,听到这么可笑幼稚冠冕堂皇的回答,她一定会哈哈大笑着骂一句虚伪,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种道貌岸然的人,自己见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最后还不是都露出了虚伪的嘴脸。

    如果说是因为贪恋自己的美色,或许她还会相信。

    但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话,从眼前这个目光清澈男子的口中说出来,却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没有丝毫伪作吹嘘的成分。

    所以绝色少女只是冷哼了一声。

    然后她就这样转身,不再和周良对视。

    “小白脸,这次多谢你了,我阿大记下了,以后你要是需要帮手打架,可以来南域阿尔卑斯山,我一定不会推辞。”小巨人阿大拍着胸脯道。

    “是啊是啊!小白脸,这次多亏你出手,不然麻烦就大了。”另一个小巨人阿二挠着脑勺笑道:“阿二这一次欠你一条命,以后但有驱策,绝不推辞。”

    两个小巨人的性格,和之前周良在“种族之战擂台”上遇到的小巨人奥兹几乎一模一样,实际上他们的外形和相貌都很相似,应该是三胞胎。

    周良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那位面色僵硬的中年文士缓缓地走了过来,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番天印”没有落在兽人之手,是我人族之大幸……”

    话音未落。

    “滚!”绝色少女美眸之中电光爆射,毫不客气地怒斥。

    以她的性格,从来不会对任何陌生人假以辞色,刚才对周良的态度,已经是破天荒,但这个中年文士,虽然是人族道圣境界的高手,却在刚才的战斗之中,一直作壁上观,对于这种人,她没有丝毫的好感。

    中年文士面色一僵,旋即苦笑道:“小娃娃,何必咄咄逼人呢!本宗刚才不出手,是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能击败四大圣魔,我若站在一边策应,反而能够在心理上,对四大圣魔形成威胁,使他们不敢全力出手,始终得提放着我……”

    中年文士解释原因。

    “滚!”

    绝色少女面若寒霜,从牙缝里蹦出这样一个字。

    无形的杀机,已经在她的身上缓缓地凝聚。

    这是她要动手的前兆。

    中年文士脸色变了变,道:“我不能走,你现在身上有“番天印”这样关系人族气运的宝物,关系重大,我必须在你身侧,一直保护你走出“终极圣堂”,否则万一你被兽人算计,失去了“番天印”,让它落在兽人之手,将会酿成大祸。”

    周良听他这么说,倒也有几分慷慨气概。

    不过此人心中到底怎么想,谁也不知道。

    《圣》的直觉,让周良对这个面色僵硬的中年文士印象不是很好,总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邪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