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另类无限 > 第22章 打不过别人就叫家长吧
    接下来得五天,杨超开始逐一挑战全真教三代弟子。

    杨志超在设定里原本就是一个武痴,所以尽管其他人对于他突然做出这种行为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太过惊讶。

    然而挑战的结果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全真派所有三代弟子,没有一人是杨超的对手。

    当然,杨超发起得挑战是有前提的,在挑战之前他就已经自承年纪小,强调内力不如其他人,这次的挑战只比剑法,不拼内力。

    三代弟子中杨超原本就是年龄最小的,甚至有些四代弟子都和他年龄相仿,所以杨超提出这个要求众人都没有异议。

    然而他们也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

    “单以剑法论,志超如今已经不在我等之下。”

    这是重阳宫武功的最高的丘处机在看到杨超手持木剑打败了所有三代弟子时用一句颇为感慨的语气说得。

    “看来志超终于是悟了吗?”

    “不错,志超今年不过二十,只是我看他似乎只是专注剑法,荒废了内功修为。志超平日最听师兄你的话,你有时间应当多提醒他才是。”

    这一日,马钰正在房中和丘处机说起杨超的事情,就听到有弟子报说杨超来找马钰。

    “哈哈,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师兄,看你的了。”

    “丘师弟,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这么……算了,让志超进来吧。”

    马钰也是颇为无奈,全真七子情同手足,对于丘处机这种性格他自然也是清楚,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徒儿见过师傅和丘师叔。”

    “志超,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马钰和颜悦色地对杨超说道。

    杨超是被他从小抱上山上来养大的,如果说丘处机把杨康看成自己的儿子,那么杨超可以说真是马钰的儿子了。

    在他看来,杨超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多半是武学上有什么问题要问自己,再要不就是为了杨过的事情。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杨超却是说出了一个他万万没想到的答案:

    “师傅,我想下山。”

    “什么?!”

    听到杨超的话,别说是马钰,就连丘处机都是大吃一惊:

    “志超,你说什么?”

    杨超早就猜到了他们的表现,所以又用稳健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师傅、丘师叔,我想下山。”

    “为什么?”

    毕竟是全真教这种大门派的掌教,马钰很快就从初时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这个二十年来从没有离开终南山一步的徒儿有了突然下山的念头。

    杨超所说得下山自然不会是只在山脚溜一圈就回来,马钰和丘处机都知道杨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出远门的节奏啊!

    来了!

    杨超知道自己接下来得话关系到他能否以最佳状态离开终南山,所以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给用了出来。

    “师傅,弟子这二十来年一直在终南山潜心练武,但进步有限,前些日子郭师兄带过儿上山,我和他畅谈一番,颇有感悟。他告诉我,武学一道,最忌闭门造车,他十六岁独自离开大漠前往中原,仅仅两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普通程度的壮汉变成了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说到这里,杨超顿了一顿,稍稍给了马钰和丘处机一些时间消化,这才接着说道:“就在前天和古墓派传人交手之后,徒儿虽然受伤,但是对于全真剑法却是有了更深层的领悟,这次能够在剑法上胜过诸位师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听到杨超这么说,马钰和丘处机对望一眼,目光中均是有了了然之色。

    他们之前也觉得杨超的剑法提升的这么快有些意外,不过却都下意识的把那当成是苦练之下终于开窍,倒也没有多想,但现在经杨超这么一说,均是感觉到这才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杨超近日来得种种行为,不仅仅只是武功上的改变,还有性格上的一些变化,现在经过杨超这么一解释,马钰倒也是能够接受了。

    倒是没想到靖儿和古墓派的传人居然成为了帮助志超蜕变的契机,也许这也是志超命中注定吧。马钰听完杨超的话后,忍不住在心中想到。

    “这就是你要离开得原因?”丘处机问道。

    杨超点头道:“不错,师傅,丘师叔,弟子感觉自己现在的武功已经到了瓶颈,内力的修为可以靠时间慢慢积累,但招式上的提升却需要契机。弟子觉得不能一直留在终南山埋头苦练,恰当的时候也应该四处闲逛才对。”

    马钰听到这里,转向丘处机,“师弟,你怎么看?”

    丘处机略一思索,捻须微笑,“掌门师兄决定就好。”

    马钰瞪了丘处机一眼,便把目光转回到杨超身上:

    “志超,这二十年来你一直都呆在终南山,如今突然想要离开,为师有些不放心。”

    听到马钰的话后杨超就笑了,“师傅,弟子可是听说不少四代弟子们十六七岁就已经被派去下山办事,难道弟子连他们都不如?雏鹰只有离开了老鹰的羽翼,才能够独自展翅翱翔,若是徒儿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么这武功不练也罢。”

    “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马钰惊讶地望着杨超,就仿佛是第一天才认识他一般。

    杨超向他一躬身,“都是弟子自己悟出来得。”

    他看到马钰的表情,突然展颜一笑:

    “师傅,您不会这些年来一直都把徒儿当成一个只知道练功的武痴了吧?”

    马钰闻言顿时为之一滞,脸上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心说你可不就是一个武痴吗?我还担心你会成为周师叔呢,不过为了维护师傅的威严,他自然不会这么说。

    “既是如此,为师便准你下山”,马钰咳嗽一声,随即郑重地说道,“你下山后,凡事不可强求,若遇危险,需牢记安全第一,万万不可逞强……”

    “遇到惹不起的人,你尽管记下,待我下山去收拾,若是连我都收拾不得,我们便请出周师叔给你出头!”

    “是,师傅,师叔,徒儿知道。”

    看着马钰对自己谆谆教诲,丘处机更是摆出了一幅“谁敢欺负你就叫家长”的模样时,杨超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尽管自己并不是真的杨志超,二十年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一片空白,但他依旧从这两人身上感觉到了他们对自己的浓浓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