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分钟前。

    游乐园区。

    花濑与梅雨交换眼神后立即得到否定, 梅雨小声地凑到她身边分析:"从现在的情况来说, 你很明显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这种情况下把你推出去就等同于让你送死……由我们来抵挡, 你先跑出去。"

    八百万神情严肃:"至少请跑到相泽老师身边, 如果你是目标,保护你就是我们这次的任务。"

    切岛跟着点头:"说得对, 椎名你不要轻举妄动。"

    花濑微怔,而后以分外镇定的语气否决:"不行。不说死柄木,仅凭渡我——那位女孩子,她的反应力与近身格斗十分高超,虽然很打击士气,但光是缠住她就很不容易, 更何况周遭还有那么多蓄势待发的敌人……死柄木应该是头领吧, 他的能力据我观察是需要五指全部接触才能发动,具体是什么不得而知,大概会偏向‘毁灭’一类。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我并不认为自己是需要保护而什么都不做的。"

    "你的意思是……"

    "很明确。"花濑深吸一口气,"全力以赴地上吧,请将我视为战力一员。"

    如果真的失败那只能自认倒霉。

    但她绝不会束手逃亡。

    "你们还没商量好吗?"

    死柄木的耐心已然耗尽。

    回应他的是花濑毫不犹豫发出的攻击,破空而来的数道花枝,地面震颤下小腿一下瞬间被翻涌而上的藤蔓包裹,其上点缀着数多绽开的鲜花, 花濑操控着远程退到后方,切岛首当其冲锐化全身冲了过去, 八百万在梅雨的掩护下造了几个微型炸|弹出来,随手扔出去就炸倒一大片。

    "……我不该对你仁慈的。"

    死柄木看着那快速生长,直到将他两只全都捆住的花束,不被看见的脸上露出些许悲哀的神色来,即便此刻处于不利地位,他仍然胜券在握,没有半分惊慌的表现,"既然如此,我就暂且容许你被别人伤害吧。"

    花濑皱了皱眉,一股寒意爬上背脊,原本想甩上高空躲避,但一拥而上的人群将她的花瓣成功打散,急速想要拧上另外一股却由于距离和速度变为徒劳的行动。他们这组绝对抱有能跃上高空拉开距离能力的就是梅雨,但现下她不仅要注意八百万那方的状况,还要时刻戒备着试图划断她那灵活舌头的敌人。

    花濑踹开敌人,在八百万周身凭空捡起了数道花枝重叠而来的坚实高墙,虽说看上去容易被摧毁,但实际上足以抵挡一段时间。她观察过,目前的敌人没有擅长火系的,这样的决策不会对八百万造成适得其反的伤害。然而她对于八百万的支援却使得自身在过程中首次受伤,即便躲闪血液还是豁然溅开。花濑毫不在意地草草包扎,罔顾背后八百万试图阻拦她的呼唤,花濑以脚尖挑起掉落在地的白刃,反手直接插入背后的敌人身上,而后行云流水地从背后敌人手中抽了棍子,踩着他的肩膀借力重重往下敲中前方敌人的脑袋。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椎名果然是爆豪的女性翻版。"切岛抽空对这边的战况予以评价,脸上满是感叹,"每次看都觉得完全不敢惹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梅雨深有同感地附和:"小花濑的攻击方式完全和外表不符呢。"

    渡我笑嘻嘻地帮死柄木切断了束缚的藤蔓,脚尖一点,身姿在空中带出灵活的弧线,她转眼来到花濑的阵地中心,不出意外看到花濑的神色起了微小的变化,她的脸上涌起了淡淡的潮红:"比起让别人伤害你,果然还是我亲自来吧?"

    "如果可以我都不希望。"

    花濑再度皱起眉,这算是她在外表情为数不多的神色变化中最显然表达不快心情的面部动作,往往很少能出现持续如此久的情况,"你加入这个组织,为什么?"

    "反正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的人,手上也有了足够让花濑不喜欢我的命案。"渡我一边娴熟地用着小刀与花濑近身肉搏,一边于眼底浮起几抹痴迷的色彩,"原本只是想顺势过来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果然一定要抢走你……明明在放学路上抢走你更容易,我却还忍了好几天,很辛苦的呢,花濑。"

    最初的设想其实并非如此,很大程度上都是想尽力弥补那次的事件,然而事到如今在这里看见花濑,不仅是那份想要亲近的情绪,还有对于她态度的清晰认知。既然改变已经是不可能,那么就用最熟悉的手法抢过来吧。

    尖锐的刀锋划破花濑手臂上的肌肤,如果不是渡我刻意放松了力道,这刀更应该狠狠地贯穿花濑的臂骨,让她这只手臂都会废掉。总而言之渡我还是没办法对她太狠心,毕竟她可没像隔壁的死柄木似的目睹车祸般的惨案现场,自然不可能拥有那么深切的恨意,但要是让爆豪胜己现在出现在眼前,渡我被身子大概能下定决心将他扎成马蜂窝。

    黑雾抵达这个区域时死柄木正轻松地握住了八百万的脖子,以挑衅的眼神看着被渡我在身上开了些许无关紧要的伤口、却真实造成了行动不便的花濑,那副模样似乎在等待着花濑说出什么话来。黑雾搭眼就看出这是那天对街店内的女孩,心底的猜测在当下才算得到了确切证实,手腕一甩将背后支离破碎的英雄十三号往地下一扔,配合着此刻死柄木拿捏人质的情形恰到好处地开口宣告:

    "各位,你们的带队老师已经阵亡一位,请不要继续无谓的抵抗,否则的话……"

    他挑挑眉梢,"你们这位同学可是动动手指就要被杀死了哦?"

    "等等。"

    花濑将肩膀上的伤口用布料缠捆,喘了口气制止道,"请问目标是我吗?拿我来换。"

    由于她的语气太过自然寻常,以至于切岛一开始都没能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何等惊人的发言,大脑堪堪转过后方才紧急打断:"喂椎名!刚才说好的奋战到底呢!你怎么突然就放弃了!!"

    还是拿自己去换的方式,这变相来说简直就是屈辱求和!

    "情况有变,八百万在他们手上。"

    相对于切岛的激动,花濑实在是过于平静,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已经写好的剧本似的没有任何波动或是新的期待,这股"仅依靠自身"的违和感让切岛一时无法立即反驳,实际上这确实是对他们不利的条件,可是不论从哪个方面,拿花濑去换八百万绝对是有问题。但在切岛找到足够有理有据的言辞前,花濑已经做出了卸下防备的姿态:"捉住我就算胜利了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太天真了。"死柄木不为所动,"并且你怎么会认为,你提出要求我就会答应。"

    "这意思是要继续打?"

    花濑轻轻地"噢"了声,相当了然地颔首,面色冷淡地朝着渡我攻了过去,直直地握住了渡我刺过来的刀身,鲜血顿时顺着她的手指淌下地面,这不管不顾的姿态让渡我都不禁变了脸色,脚下顿时被比先前更大规模的花枝束缚,往后蔓延到大半个区域,地面被无数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的花束翻腾击碎,顿时失去了原有的样子变得坑坑洼洼,敌人顷刻被束缚了大半,零星几个躲过的都无法站稳仓促躲开那生命力无比顽强的花束。

    "呜哇!"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让切岛都有些意外,而后反应及时地趁着混乱预备去抢死柄木手中的八百万,不想手伸出去却仿佛进入了异空间,那团紫黑气的雾气竟然有着[传送]的个性,轻而易举化解了他的攻击。

    死柄木微微收紧扣在八百万脖子上的手指,对将他身体越缠越紧的植物毫不在意,倒是黑雾全程在辅助个性避免他真的被捆死:"你是放弃同伴了吗?"

    "如果你要那么理解也可以。"花濑的态度语气没有分毫变化,仔细听还能感受到那份掺杂的寒凉果决,"你手中的少女一旦死亡,我会尽我的生命杀死你。"

    "哇哦。"

    死柄木完全听出了那份威胁。

    "还是说,你比较想得到我?"花濑面不改色地说出令人感到羞耻的话语,本人却是十足的冷感,"无论是哪个意义上,只要你真的杀死她,你的愿望绝对会落空。"

    "————"

    死柄木的瞳孔缩成可怖的模样,赤色瞳孔里满是癫狂,他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浑身颤抖着让人害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将手中的八百万捏成碎片,而不断缠绕在他身上的植物更为这份异常增添了几分奇特,死柄木口中吐露字句带着嘶哑的断续:"很好,你很好!"

    不消五秒,他迅速地冷静下来,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变换之快令人心惊肉跳,他在黑雾耳边说了些什么,离得近的八百万听到只言片语,当即想要对花濑说些什么,黑雾干脆利落地将她打晕。

    盯着花濑手上伤口的渡我有些失神,她同样深陷花濑的个性中,却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已经捏碎植物的死柄木不知何时借用黑雾来到她身边,扣住她的肩膀循循善诱地低语:"你不想知道最让她在意的人是谁吗?"

    "我可以给你机会,亲手杀了那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渡我的个性:喝下对方血液可以变成那人的样子

    (去打轰还顺便拿了几片花妹的花瓣增加可信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