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所以要迟疑, 是因为透过那层烟雾后的人影身上覆盖着奇怪的手柄……简直就像是真实人手做出的东西分别抓在他的身体各处, 粗略看去仅有"吓了一跳"的疑惑情绪, 而在那张最容易辨认身份的脸上, 同样覆盖着一只张开了的手, 完整地挡住了来人的脸。

    渡我的声音随后以兴致高涨的方式插话进来,打破了这短暂的思考, 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少女站在不远处朝花濑挥手,模样像是再寻常不过的见面日常。

    ——恰恰就是这份毫不合时宜的日常表现,更让人感到背后升起寒气的毛骨悚然。

    死柄木弔与渡我被身子的联合在两天前达成,是在前者召集人手时,某位经纪人介绍渡我前去。当然,一开始沉浸于自我意识中的渡我并不感兴趣, 与半点不了解的组织进行无意义的袭击, 这只会给她带来麻烦而已,但当她得知目标是雄英的一年级后,这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她所执着的人就在那里。不舍得下手让对方沾满鲜血倒在眼前却被对方带走的女孩子,就在雄英。

    花濑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理解的神情。

    "是我。"

    死柄木以压抑的语调回应。

    看着花濑神色的变化,渡我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就是这样没错,用那种不敢相信的样子去伤害别人吧,在意我的花濑的人太多了,用这种没办法接受的恍然大悟尽情地去碾碎这个人的心脏吧!

    "花濑,你认识他们?"

    八百万的动作有些迟疑。

    "认识。"

    花濑难得无法断然肯定, 视线在周遭迅速掠过,定格在死柄木身上, "你……"

    她完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过震惊。

    不如说她在交朋友上完全没有天赋比较好,死柄木居然也是敌人那方的吗?

    "如你所见,我是你所处的对立面。"死柄木低声笑起来,掩盖在那只手下的表情无法窥清,只余那份仿佛如影随形、附噬骨髓的凉意透过红色的瞳孔源源不断地传过来,"情况已经一目了然,我是为了杀死‘和平的象征’、摧毁新生代的希望而来……你现在过来,还有机会的。"

    "你在说什么啊!?"

    切岛气急败坏地大喊,不过一句就被花濑伸手拦住动作。

    "不要轻举妄动。"

    "哦?"死柄木歪了下脑袋,如同无知的孩童,"这么说你是选择英雄那边了?"

    花濑收敛气息,不动声色在脑中计算的同时小心回答:"我是雄英的学生。"

    "可你不也说过喜欢我的吗?"

    死柄木阴测测地道。

    "咦?!"

    "诶诶?!!"

    "……嗯?"

    "小花濑?"

    花濑:"…………什么?这是一件事吗?"

    为什么要在这种毫不相关的时候提起?

    另外几位旁观者也都表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震惊,尤其是渡我,她看向死柄木的眼神宛如在看新的竞争对手,并且还夹杂着先前在一无所觉状况下答应结成同盟的懊恼。

    ——喜欢?!这又是谁??!

    相比之下雄英这方三位同学的情绪都不算什么了,但切岛还是心直口快地搅乱了池水:

    "什么?!这是前男友???"

    凝重的气氛陡然被打散,八百万颇感无语地用眼神示意切岛稍微严肃点。

    "真的吗?"渡我却仿佛起了共鸣,手上握着的刀都差点掉了,"花濑和这个人交往过吗?"

    "……"

    "没有。"

    渡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以甜腻的轻快语气向花濑撒娇:"我就说嘛,花濑怎么可能随便和别人交往。"

    "不是哦。"静观其变的梅雨这时一反常态,代替花濑的意愿开口,"小花濑确实已经有男朋友了。"

    "?!"

    渡我不敢置信地喊了声,"骗人的吧!花濑!"

    "再吵就杀了你!"

    死柄木不快地警告她,但这并没起到什么作用,从这短短的行为中可以清楚看出两人组合的磨合失常,绝对不是长期累积经验的伙伴,甚至于,很有可能会因为个人的性格不合产生冲突。

    花濑侧首对上梅雨的视线,平静地微微颔首:

    [我来牵绊他们。]

    ***

    工厂区内。

    蔓延开来的大片寒冰将场馆内的气温陡然降了十几度。爆豪回身炸飞两人,忍无可忍地朝着正循冰体而上的轰焦冻大喊道:"你这家伙是想把所有人都冻死吗?!"

    轰充耳未闻,半边身子都散着冷气,即便如此还是径直往视野更高的地方滑过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轰看起来很焦躁啊。"饭田踢开不断围上来的敌人,看了看爆豪,欲言又止道,"爆豪,你看起来也很浮躁啊。"

    "哈?!"

    "刚刚你差点就把主梁撼动了吧,那东西炸掉了可就完了。"

    "还不是这破地方太碍手碍脚!!你以为我愿意吗?!"

    "所以说你稍微冷静点啊!我知道你想去救椎名同学但外界情况实在无法预测啊!!"

    "只是这种程度谁会去担心!"爆豪掐住飞扑而来的敌人脑袋,狠狠地砸向地面,"——但白痴都看得出来这明显是有备而来啊!"

    花濑固然强,但个性上不可否认确实更偏向辅助,这是先天性的划分。而被分到的组合除了切岛完全没有真正属于"纯战斗系"的人在,不管从哪方面都是他们这边战力过剩,而椎名花濑那边明显弱势。

    "这种情况……"

    爆豪骤然聚起了巨大的爆破,凝聚在掌心正对前方狠狠发出,"就算不是为了谁,全力冲出去也是常识吧!"

    绿谷瞳孔微缩:"轰君!!"

    他的视线紧紧盯住已经快接近高大工厂上方边界的轰,此时他正挥拳发动个性攻向那团紫色烟雾的敌人,然而绿谷在最后那刻明显见到敌人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抹白色。

    "十三号老师?"

    轰猝然手势,然而就是这下被那团紫色烟雾看准,抬脚将他踹向背后的漩涡中。

    "你们四个人,还是分开比较好。"

    轰和那团烟雾同时消失,即便剩下三人以加速推动的方式都来不及追上。

    "轰同学!!"

    饭田的叫声堪称凄厉,作为班长眼睁睁看着同学被带走却无能为力,没有比这更让他绝望的事。

    "饭田君!轰君暂时应该不会有事。"绿谷快速地说出分析,"那个人的能力应该是传送,在格斗上并不擅长。如果他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轰君怎么样,不会特意将我们分开而应该速战速决地解决我们。但他们没有这么做,这就说明……"

    "说明那家伙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们!"

    爆豪以凶恶十足的语调补足绿谷的碎碎念,在车轮战下即便敌人只是眼中的渣滓也足够拖住他们的脚步,对外界的一无所知就是优势的不断流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有办法!"绿谷猛然抬首,目光灼灼地盯着爆豪和饭田,"但是需要小胜和饭田君的配合。"

    爆豪催促道:"有办法你就快点说!"

    "是!"绿谷语速加快,"我的力量可以打破工厂特制的屏障,但我不打算打通其他场地,而是直接通向场外。方才十三号老师的状况很直观地向我们告知了目前场内的状况,说不定大家都自身难保,这时候只能向场外求助。由饭田君的个性出去求助最好不过,但为了能够确凿无疑地保证畅通无阻地离开敌方势力范围,我需要小胜配合我在尽可能高的地方打开壁垒,这之后也请将饭田君送的更高,让他在敌人无法触及的高度……"

    绿谷顿了顿,无比清晰地说:

    "——成功突破!"

    "那还等什么?"爆豪满是不耐的脸上,那双眼睛却沉静无比,"事不宜迟……你最好能把这栋垃圾建筑一击开洞,臭久。"

    ……

    数秒钟后,比之敌人出现时的震动更要强烈无比,波及到了各个场馆,让人不禁戒备是否又来了新的敌人。而在模拟海上区域而开了天窗的区域,上鸣惊讶地看着天空中的饭田以决然之姿快速划过,震得说不出话只能以手拍打身旁的耳郎示意她往天上看。

    "有人冲出去了!"

    同样的,在轰被扔去的区域中同样由狭窄的空隙窥见了那宛如流星的身影。他在被传送到这片敌人更多的区域后独身应战,虽然没有吃力的感受,但还是被成功地扰乱了心绪。他很明白自己在挂念什么,这份心情令他无法彻底的沉下心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四面八方的敌人涌过来夹击,轰不慌不忙地发动个性将所有冻结,一手撤了敌人的长|枪,借以将其余的武器尽数打落,而后反手利落地调转尖锐的利刃对准眼前的敌人:"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背后传来微妙的动静,轰稍稍回头,就看见浑身是血的花濑从那团熟悉的紫色雾气中被传送过来,隔着半空摔了下来,手中散下几片零星的花瓣。

    "花濑?!"

    轰跑过去,将少女抱起来,气息还存在,只是看上去太过凄惨,让他险些联想到某些无可挽回的结果。

    "你怎么样?花濑,醒醒!"

    少女艰难地睁了睁眼,虚弱地往他怀里更深处倒去,就在轰准备好好查看她伤势时,凌厉的劲风携裹着一闪而过锐光自耳畔划开,轰仅凭本能避开,但距离太近,可供选择的时间太短。

    少女手中握着的匕首,就这么稳稳插进轰的胸口正上方。

    鲜血迅速地将衣服浸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

    各位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