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被她讨厌了。

    这可怎么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渡我扬起手, 露出手腕上的那串链子:"可是有人想弄脏你送给我的手链。"

    不然她今天是懒得杀人的。

    花濑压根就没懂她这段话题跳跃的心路历程, 只好文不对题地回:"有人欺负你了吗?"

    "有哦, 所以我要保护自己。"渡我期待地看着她, "没办法才出手的话, 责任应该不在我身上吧?"

    花濑还以为她说的是普通的肢体冲突,脸色顿时不妙起来:"打你了吗?你已经处理好了?"

    "咦, 你干嘛这么紧张啦。"渡我冲她咧开嘴笑了,"既然在乎我的话,不管我做什么花濑都要继续喜欢我哦。"

    她左手的刀已经滑到了掌心。

    凭借花濑对她的无防备……

    "我很喜欢你。"

    花濑再次直接表示对她的喜爱。

    渡我饱含热情与笑意的脸上终于被略微的苦恼掩盖,她拉过花濑的手贴在脸颊边,孩子赌气搬的说道:"我不喜欢这个社会。"

    看来是遇到欺凌事件了。

    "下次被欺负了一定要用力跑出来,然后找我打回去。"花濑正经地为她出着主意, "别看我这样, 一般人都打不过我的。"

    "哇呜,花濑说这话的时候超帅气呢,我一定……"

    爆破声掩盖了她的后半句话,渡我反应过来想跑,被反应更快的花濑护在身后抱着躲过了。

    "渡我?!"

    "……"

    她真的喜欢我呢。

    花濑迅速地在她身上打量一圈,转回头去看始作俑者——因为太熟悉,招式过来的瞬间就知道是爆豪。

    "小胜,你干什么?"

    "你……"爆豪仿佛忌惮着什么,声音都往下压了压, 没有肆意地怒吼出声,"花濑, 你先过来。"

    爆豪居然在正经喊她名字。

    这可真是少见。

    花濑皱了皱眉,觉得反常,渡我一把攥紧了她的手:"先来后到,花濑是我的。"

    "??我去你妈的先来后到!"爆豪直接就不服了,这话完全戳到他的点,"老子认识她十几年了你和我比先来后到?!"

    他说完便直接动手,趁着对话后的短暂空隙将花濑扯到身边,手上一甩冲着被带过来的渡我放出巨大爆破,声音听去十分吓人,但实际力量却被控制得很好,只是为了将人轰远。

    "小胜!!!"

    花濑下意识出声制止,脸色白得不像话,还未有动作脑袋上便被爆豪狠狠地拍了一下:"你看地上啊蠢货!!!脑子里都是水泥吗??!!!!"

    爆豪在近乎失真的咆哮,花濑难得被吼得愣了神,地面上反着光的匕首却明白地摊在眼前。

    "……"

    "那家伙到底什么人你要不要命了?!!!"爆豪的手都在抖,他方才不过是经过,眼尖地瞥到那瞬间的怪异折射,脑子里就像炸开了。

    这话刚说完,不知何时跑到身后的渡我身上还藏着把刀,径直切开了花濑的藤蔓刺向爆豪。

    "你该死!"

    渡我眼睛都红了,直直地盯着爆豪,眼中的疯狂几乎要令人动弹不得,"你去死!!!!"

    花濑一面在爆豪身前划出大片屏障,一面甩出花枝意图逮住渡我,但后者身形灵活不已,在空中的敏捷度竟也能有如鬼魅,不仅轻巧无比且动作迅速。

    渡我失望地看着她:"花濑,你喜欢我的。"

    花濑哑然地张了张嘴。

    "不可以背叛我,你最喜欢我了。"渡我脸上浮现出痴迷的神色,"……等我杀了这个碍事的人,我们就永远在一起。"

    "你他妈到底是认识了什么人啊!!!!"

    爆豪崩溃地大喊着,伸手紧紧将花濑扣在怀里发动爆破个性冲上天空,自从上次花濑被处分的事情后,爆豪对这类事件的敏感度就非常高,在最开始便打定主意不予动手,救出了花濑就跑。他特意跑向距离最近的英雄事务所,全程都紧绷非常。

    花濑终于握住他的手,被迫埋在他胸前的脑袋下传来闷闷的声音:"小胜,谢谢你。"

    "你闭嘴!我烦死你了!!你烦的要命!!"爆豪狠狠地冲她吼,"除了和我不喜欢的人交好四处惹麻烦你到底还会做什么!!你不要命就去我看不到的地方找死你这个蠢货!!!!"

    "……"

    "对不起。"

    "我让你闭嘴!!!"

    爆豪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或许是不方便动作,他不仅没有甩开花濑的手,还在不知不觉间反手紧紧地握住了。直到抵达英雄事务所门前,确认没有被追上,他才在喘气的间隙猛然发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立刻将花濑的手远远甩开。

    "你真是让我火大。"

    说这句话时,意外的竟然平静了下来。

    花濑一动不动地低着脑袋,爆豪看她这幅样子就又要发火,瞥见花濑脸色时猝然皱眉停住了动作,他止在半空的手僵持数秒,将花濑再度扣回了怀里。

    "……你哭什么啊?我骂你骂少了吗这样你就哭?"

    "没哭。"

    "快哭和已经哭了有个屁的区别!"

    "……对不起,对不起小胜。"

    "闭嘴吧,我懒得听你低声下气地道谢。"

    "我真的有点难过。"

    爆豪别扭地扯着嘴角,努力放松语气:"那你别惹我生气啊,我都没空骂你。"

    是他说得太重了?

    那种情况下谁有空去控制嘴上说了些什么啊真是的。

    "不是的。"花濑轻轻地摇头,头发随着动作擦过爆豪的下巴,痒痒的,"……我是真的喜欢刚刚那个女孩子,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了。"

    "你以为?你怎么不上天呢?"爆豪没好气地教训她,"能不在垃圾堆找朋友么?"

    "……"

    花濑消沉地没有说话,手指抓着爆豪背后的衣服,都没用多少力气。爆豪很少见到她这样,几乎是没有。很奇怪的,虽然中学时代椎名花濑看上去没什么大众人缘,实际上只要是她真心想交朋友,爆豪就没见她不成功过。这应该是她首次遇到这样的打击,对方不仅毫不在乎,还妄图要杀了她。

    "你哭吧。"爆豪自暴自弃地妥协了,"我就在这儿陪着你丢脸行了吧?"

    "我真是太糟糕了。"

    花濑在这句话下莫名其妙就丢了所有的心理防线,抓紧爆豪的衣服终于哭了出来,"做什么都失败,明明很努力地去做了……为什么连交朋友这件事我都做不好,我完全不适合做人啊。"

    "……"       m.tongshu.net

    "你那吐槽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爆豪觉得气氛都要被毁坏了,顿了顿,极其不适应地开口反驳:"‘做什么都失败’这点是哪个煞笔和你胡扯的,我爆豪胜己的朋友水准绝对在他们之上!"

    "是我自己认为的。"

    "……哦。"

    站了有一会儿,爆豪难得没有任何不耐,就那么等着花濑哭完,偶尔怀中的少女抽噎,他还会以非常不熟练且控制力道不太好的"拍背杀"象征性地安抚两下。除此之外,他能站在这里,能容许花濑在他怀中躲避,就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小胜,你拍得我好痛。"

    "别逼我揍你。"

    "好凶。"

    爆豪冷笑:"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哦。"

    在警局备案后,爆豪提议让花濑今晚去他家住,反正爸爸为期半年的出差还没有结束,就算是老妈也很欢迎她去,出了这种事不论爆豪平常如何,这会儿都没道理让花濑一个人待着。

    去爆豪家已经是熟门熟路,爆豪光己敏锐地注意到花濑的眼睛有些红了,立马放下手边的活三两步走过去扶住她的肩膀:"怎么回事?花酱你在外面受欺负了吗?!"

    明明已经特意敷过眼睛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

    花濑连忙摇头:"没有,只是眼睛里进东西了。"

    爆豪光己那副表情宛如之前花濑看破绿谷撒谎时的样子:"花酱,你从小到大就不怎么撒谎啊。"

    从厨房倒了杯水出来的爆豪再次冷笑,面部表情特别好解读——

    [蠢]

    最后花濑招架无能,爆豪好歹大发善心帮腔两句,将这件事打为"交朋友不慎伤心难过",虽然从某个层面来说这就是实话没错了。

    爆豪光己很心疼地捏了捏花濑的脸颊,吩咐她今天只许乖乖待着享受,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花濑不禁凑过去抱住她,头顶被温热的手掌覆盖,好似瞬间就被柔软治愈的情绪包围了。

    "我果然特别喜欢您。"

    "哈哈哈哈花酱真可爱。"

    "你这家伙在对我妈说什么啊?!"

    "闭嘴小胜,这里没你的事。"

    爆豪:"???"

    我是亲生的??

    吃过晚饭后爆豪光己邀请花濑一起睡,两人在面无表情冷漠状的爆豪眼前和谐又亲昵地敲定,看得爆豪浑身一抖转身进了房间,再出来拿东西时就看见花濑站在阳台上打电话,不知道注意力都放在什么地方,都快把盆栽边的水壶撞到了。

    "喂!"

    爆豪简短地出声提醒,没想到这猝不及防的喊声倒让花濑真的撞上水壶,他扔开东西冲过去,将花濑扯出来的同时不忘教育:"你倒是看着点啊!"

    凑得近了,不免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是在爆豪的话音落下之后。

    "……是爆豪?"

    轰迟疑地问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轰:???

    爆豪:……

    渡我在花妹护着她的时候就彻底沦陷了,就算没有咔她也下不去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