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濑是有男朋友了吧?"

    午休前最后的时间, 耳郎响香突然挑起新的话题。

    被点到名的花濑正在和八百万掰手腕, 闻言点头做出肯定的答复, 而后才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耳郎连忙摇头, 稍显犹豫迟疑, 然而还是架不住内心的疑问,"是轰焦冻?"

    "等等——不是那个爆豪胜己吗?"

    不等花濑回答, 心直口快的芦户以分外惊讶的语气插了进来。

    "为什么是爆豪君?"耳郎迅速地向花濑求证,"是轰君才对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

    花濑简短地肯定。

    耳郎率先对芦户宣布了她的胜利:"你看吧,我就说是轰君。"

    "好好,你赢了。"芦户有点汗颜,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不过我是真觉得花濑和爆豪比较有感觉。"

    结果这时听完全程的八百万横插一脚:"那我就提名绿谷君好了?"

    耳郎&芦户:"那绝对是友情谢谢!"

    这时不必花濑询问, 耳郎自发说出会谈论此话题的原因:"刚刚嘛, 我从食堂回来的时候,轰好像正在回花濑的消息——你们是在聊天吧?屏幕按下去手机壁纸就是花濑本人,很难不让我联想啊。"

    稍作停顿,她补充道,"而且轰君的眼神也太明显了。"

    "眼神?"

    "就是……"耳郎想了想,粗略地形容,"偶像剧男主角看女主角的眼神,反正只要多看两眼,就能知道他喜欢你的那种。"

    "……"

    "你该不会从没注意过吧?"

    花濑沉默的当口, 芦户很坚强地发声:"当做单纯话题来讨论,不是破坏感情什么的……我还是站爆豪, 虽然他脾气差,但是意外的很容易被花濑顺毛呢——青梅竹马的场合赛高!"

    "那这么说不如选温柔的绿谷。"

    八百万一针见血。

    从洗手间回来的御茶子和蛙吹压根没听到前情,这会儿听了半句便分别凭直觉道:

    "当然是绿谷啦!"

    "那我选轰同学。"

    花濑:"……"

    等大概了解话题后,御茶子便抓着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还以为你们在说谁比较温柔的话题,只听了半句就开始投票了。"

    耳郎摆摆手:"正牌男友是轰君,怎么投票都没意义的。"

    芦户吐槽道:"你那副赢了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啦!"

    八百万看着他们争,顺势提出:"说起来,今天早上轰同学和爆豪同学两个人是不是差点要打起来了?"

    "哇呜!"芦户捂住嘴,脸上大写的[刺激]两个字,"三角场合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他们俩的个性真的打起来可以炸掉办个演习街区吧。"耳郎随口道,而后恍然想起,"那天A考场外听说有两个人为了某个会[变出花瓣]的人大打出手,不会就是你们三个吧?"

    "……"

    "虽然有点尴尬,不过确实是。"

    作为在场且近距离旁观的御茶子捂着脸转述现场的惊心动魄,刚说完男生们便陆续走了进来,隔着老远就听到了爆豪的高喊:"你个混蛋阴阳脸不许走在我前面!"

    芦户伸出两根手指:"青梅竹马还是天降?这是个问题。"

    花濑:"……"

    ***

    下午的课程是欧尔麦特指导的战斗训练,活动在专门的演习场进行,一方是负责营救[核武]的英雄,另一方则是坏人。采取抽签随机分组模式,花濑和尾白猿夫是I组成员,为坏人扮演方,与轰所在的B组正好是对手。

    有了诸多花濑与爆豪相处的参考面,轰这次没有说出任何会让花濑产生误解的话,在斟酌后选取了中肯的说法:"全力以赴吧。"

    花濑微怔后回以飒爽的笑意:"是,请加油!"

    作为敌人的I组率先进入屋内,尾白猿夫略显局促地说出了自己的个性,花濑同样毫不掩饰,一并提出了应对方法:"轰君的个性是半冷半燃,在有了要‘保护核武’的前提制约下,他应该会采取冰冻手法大面积攻击,比赛一开始我会制造出花墙引导那层冰冻的蔓延转向,请尾白君借助尾巴的力量率先擒住障子君,就算我这方被轰君突破也不要紧,务必要先擒住一个。"

    尾白没想到她脑子里已经有了作战方案,当即不假思索地点头,同时在心底感叹:不愧是雄英,就算是同为情侣的两人都能冷静地抛开个人感情对战。

    没错。

    在中午经历了男生组的八卦时间后,基本A班所有男生都知道了轰和花濑的关系,不仅如此,据笔试就在现场的上鸣透露,爆豪还在这之间插了一脚。

    实在是刺激。

    轰开场就采取冰冻整座楼房的做法,冰势快速的蔓延着,堪堪抵达目的房间时却被层叠往回延伸的花墙藤蔓所组织,轰附在墙上的手指顿了顿,加大力度准备突破,他不急不缓地朝前走去,背后的障子发挥探听的辅助作用道:"只剩一人在房间里,另外一人从楼外侧试图翻越到我们这里。"

    "那就……"

    覆盖在地面的冰层陡然被突破,生命力顽强的花枝层叠往两人所站的地方袭来,意图是进行缠绕,轰伸手用火烧去,背后的尾白从窗户外翻了进来。障子迅速复制四只手准备用作擒拿,分心的瞬间没有注意到楼上房间的花濑已经快速地从外部以和尾白同样的方式抵达此处,她果断地甩出几股花瓣,眼看就要抓住障子时轰断然以冰冻凝住了她的轨迹,花濑早有所料地欺身上前,打算采取辅助格斗的近身战,轰偏头躲过下腰扫了腿,手上放着冰气甩出去便将所有退路尽数封死。

    场外的围观群众目瞪口呆。

    芦户:"他们……确实是情侣没错吧?"

    耳郎:"完全没有顾念情分的成分在啊,打得好凶。"

    上鸣:"只有我想吐槽这对组合不论是哪方都显得很像营救的英雄方么?"

    饭田:"太草率了!万一楼上的[核武]被人拿走了怎么办!"

    花濑的个性再怎么从地面突破都没有本身范围奇广的轰占优势,到了后期率先露出疲惫的姿态,就等着轰以为她快无法行动、要暂时冰封住她的那刻,花濑撒在轰身上的小种子瞬间在呼应下迅速生长,藤蔓在短时间内将轰成功捆住,这点时间不足以轰发动精准控制的个性逃脱,花濑喘着气拿出了捆绑胶带,就要接触时那方的障子摆脱了尾白,用复制腕将轰直接拉到了身边,几只手努力地想要帮忙扯开,还是轰自己发动了火力才得以解除。

    一边倒的局势顷刻又回到对峙,尾白很是抱歉地朝花濑道歉,但花濑已经不依不饶地再次发起攻击,压根没听到他的话。

    这场比赛的最后结果是轰那组获胜,某些方面来说实在是个性压制,但场外的围观群众落脚点无一例外都是在"明明是情侣怎么能打得这么凶""话说花濑的打法很像爆豪啊"这之类的。

    两方都没有受伤,走出大楼时还在互相交流心得,与监控器外的画风完全不符,甚至于,花濑朝轰露出了十分少见的、在他看来近乎是陌生的灿烂且爽快的笑意:"今天的对战很棒,下次我一定会更强的。"

    这样的花濑,居然更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仿佛困惑的事情终于拨云见日,阴翳云层尽数散开。轰露出些许放松的浅淡笑意,矜持却舒缓:"好。"

    放学时花濑完美与爆豪和绿谷错过,这两人在对战中的表现简直是一言难尽,并非没有可圈可点之处,相反实在是闹出的动静太大,爆豪的出手中处处带着夹杂私怨的痕迹,打到最后绿谷组作为赢的一方却伤痕累累,而输了爆豪情绪则很不对劲,花濑本想结束后好歹和他们说上两句话,结果爆豪一早就离开,从医务室后回来的绿谷闻言追了出去。他们两人说了什么花濑分毫不知,只知道发消息出去两人都是一副"我很ok"的样子。

    花濑握着手机发呆,下了车便察觉到有人跟踪,转头就被渡我扑过来的拥抱砸的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

    "我就说有缘会再见的吧!"

    渡我开心地抱着她蹭来蹭去,"远远看到花濑的背影我就认出来了!花濑有没有想我!"

    "有。"花濑摸着她肩胛骨中间的那块地方,就像是在安抚一只猫,"今天可以和我去吃饭了吗?"

    "唔,不可以呢。"渡我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没忽视她所穿的制服,但拥抱的姿态却让花濑无法看到她的视线,"花濑是雄英的学生吗?这个制服好特别哦!"

    "是。"花濑任由她紧紧抱着,"渡我是哪个学校的呢?"

    "我的学校完全不出名啦!"渡我放开花濑,转而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花濑以后是立志要做英雄吗?那你岂不是很讨厌坏人?"

    如果这时候她敢肯定,就算再喜欢也不得不杀了她,不然以后会越来越伤心的。

    渡我失落地想着。

    "哪种坏人?"

    花濑却这么问。

    "就是……杀了人的呀。"渡我的舌尖轻轻地在下齿上舔了舔。

    花濑了解,试想了下回道:"确实会讨厌,生命是很可贵的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妹就是真的太诚实(。

    你可以把花妹腿打断,但不能让她死

    双更√

    不造读者里有没有高考生,庆祝你们考完加个更w

    轰这里用火(他原著这里就用火融冰了,说明不是所谓的"根本不用"),本文一是情况和原著不一样,他对花妹各种意义上很认真,;二主要还是用冰,火是辅助不然总不能就那么被捆着不打了。

    实在接受不了可以弃文保平安,婉拒心累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