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学日当天, 绿谷在一阵慌乱中匆匆奔往学校, 他被分到A班, 和花濑是同个班级——同样的, 还有小胜、丽日桑以及那位轰君。

    这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先前花濑约会归来后样子就有点奇怪, 在绿谷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些什么的时候,走投无路的花濑主动向他询问, 如果是绿谷的女朋友会介意她的存在,那绿谷会怎么做?

    花濑万分苦恼。

    因为轰给出的是肯定回答。

    [是,我很在意。]

    换位思考很容易理解,但花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会让轰更开心点,如果拿这件事直接去问,那么不论轰回答什么都会有对他们友情进行"挑拨"的嫌疑, 花濑还不会为难他到这个地步。原本的初衷就是想让轰开心, 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绿谷支吾了很久都没能给出答案,最后却问了另外一个让花濑同样头疼的问题:"如、如果轰君介意的是我……花濑会怎么办呢?"

    "……"

    她本来是去寻求问题的答案,没想到又得到了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太尴尬了。

    自从那天后,花濑就陷入了很纠结的状态中,自知说错话的绿谷不敢主动去找,实际上也是对无法入学雄英的难过和不小打击影响到了情绪,直到收到了来自欧尔麦特的信函,内里附有雄英的录取通知书,绿谷才从那股喘不过气的沉闷中脱离出来。

    希望花濑不要生他的气。

    他的脑海里划过这种想法, 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患得患失。等终于抵达教室门口,对高中生活的"美好开端"已经不抱希望的绿谷还是紧张无比地深吸了一大口气才迈步走进, 然后,他就惊呆了。

    教室内人员差不多已经到齐,粗略望过去人数绝对在十五以上,此刻大半都散落在教室的各处互相交谈,但眼神却都似有若无看向教室右方靠后,也就是小胜站着的那张课桌前、属于轰所在的位置。

    绿谷:"…………"

    妈、妈呀!

    花濑呢!?

    是不是已经被可怕的空气挤成粉末了!

    焦急的视线在教室内转了圈,绿谷呆滞地发现花濑正在和某个不认识的女生讨论花的种类,顺便还拉了另外一个做模特,神情自然地宛如没有看见不远处的剑拔弩张。

    (这太强了吧!!)

    不知自己在为何而感叹的绿谷由心底里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就在绿谷终于鼓起勇气准备迈入教室时,他余光一瞥就看到了懒散从睡袋中爬出、极其不修边幅的相泽消太,如果不是在雄英这所学校里,估计扔到大街上会以为是随便哪家的流浪汉……不,还是失业人员就好了。

    不等相泽开口,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屋内的花濑瞬间蹿了出来,为保快速,还动用了个性直接从教室上空穿越到门口,不至于被中途的人员和桌椅耽搁时间。分明就这么段路程,花濑的表现实在是太迫切了些。

    "又见到您了!"花濑的个性收都收不住,从掌心掉出了粉落的粉色花瓣,扑簌簌的铺了满地,"以后我就是您的学生了,我会好好学习的!"

    相泽:"……"

    相泽:"你昨天才见过我,冷静一点。"

    "每天的您都是独特的!值得珍惜呵护!"

    "不……呵护就算了吧。"

    相泽深知和花濑继续说下去没什么用,实际上他虽然能理解,但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花濑会这么喜欢他,无论见多少次都觉得:果然很奇妙。

    他转向教室内简短宣布介绍自己的身份,而后无比直切重点地召集他们换上运动服后前往操场。

    看上去萎靡不振却是分毫不拖沓的行风作风,绿谷转身去座位上放好东西,不忘对花濑悄声发问:"小胜和轰君……他们怎么了?"

    "想打架,但是被饭田天哉君制止了——就是那天义正言辞批评你的那位。"花濑伸出手指了指,"拿了学校的规定压他们,目前是相安无事的。"

    在脑内设想了下那副场景,绿谷不禁浑身一抖:"绝对不能打起来!真的太可怕了!"

    花濑深有同感地郑重点头。

    不过很快,她分享了提前数分钟抵达这个班级的另一发现,很良心地与好友绿谷分享了:"出久,我很喜欢A班。"

    "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有的女孩子都特别可爱!"

    "……"

    好了。

    他已经懂了。

    绿谷生无可恋地想,轰君的出现并非全然没有好处,起码证明了花濑的性取向是男性而非女性,否则这才是大问题了。

    ——生活真是太难了。

    ***

    "八个项目总成绩测试最后一名的人,可是会被我开除的。"

    相泽的话令A班全体学生在瞬间紧张起来。

    花濑瞥到身后的爆豪再度不爽起来——自从入学成绩公布后,位列第二的爆豪便对抢走第一的轰十分在意,今早会出现那副场面不乏没有这个原因,加上花濑先前默认绕开的"强弱"话题,这会儿估计又是想起耻辱,燃烧了无穷的斗志。

    但爆豪没想到的是,真正开始项目的时候椎名花濑却比谁都显得卖力拼搏,明明绝对不会是被开除的最后一名,再怎么说那个被她运用自如、机动性超高的个性实在多方位全能,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花濑还要奋力地取得更好成绩。爆豪瞥了眼轰,望见他的眼神扫过拿着计时器的相泽消太,瞬间秒懂,转眼就对迷妹状态下的椎名花濑产生了说不清的怒火。

    ——就算是被救了,也不用把喜欢表达得这么明显吧!

    ——又不是摇尾乞怜的宠物!

    如果爆豪能够更直面内心,在感情上拥有更细腻的剖析,他就能清楚知道自己此刻的不快并非由于觉得花濑姿态过低,而是出于某种掺杂着羡慕的情感。

    ……明明她之前只会那么看着自己的。

    爆豪猛地拍了下脑袋,试图将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袋里赶出去。转眼就看到和轰笑着说话的花濑,差点气得当场去世。

    项目持续进行下去,接下来是投掷垒球。

    花濑和轰在讨论调解加强个性的问题,见到绿谷从旁经过打了声招呼,而后侧首对轰下意识道:"出久的成绩似乎有些不太好。"

    轰意外地没觉得无法忍受,花濑这段时间对他足够尽力展现自我的姿态让他也试着去接纳既定事实,何况这只是普通的谈话,就算要有什么感受都是无关轻重的了。

    他将绿谷的成绩稍加回忆,以不太妙的口吻沉吟道:"确实不容乐观,如果相泽老师言出必行,那他就危险了。"

    说这话时轰不可避免想起花濑那句无心的承诺,可以为了绿谷出久放弃入学的言之凿凿他原本以为已经忘记,没想到一旦触到无法调和的裂缝,这种感觉还是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这份不受控制又摇摆变幻的心情实在令人讨厌。

    "但从御茶子的描述来看,出久应该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花濑只是单纯地就事论事,"我觉得后面应该会有意外的表现。"

    "他的表现暂且放在一边,你今天实在太过拼命了。"

    明明只是简单的测验而已。

    "有这么明显吗?"花濑抿唇笑了下,继而掩饰般地拿手挡在额头掩盖神情,"……总觉得,被你说出来就很不好意思了。"

    被击中了!

    轰立即别过脸去以免露出失态的样子。

    投掷垒球项目开始。

    轮到绿谷上场前,花濑向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结果似乎让他更加紧张了。就在绿谷终于站定,以决然之姿扔出垒球时,花濑愣了愣,视线停在宣布成绩的相泽脸上。

    下一刻相泽便陡然用肩上缠绕的特制武器将绿谷陡然缠绕了过来,发动个性的眼睛目光灼灼,头发更是倒竖起来,看得花濑不禁向前踩了一步,结果被轰扣住手腕的同时相泽转头望了过来:"我看谁敢动。"

    "……"

    花濑顿时被钉在了原地。

    好凶。

    难得会这么严肃。

    相泽说完该说的话便放开绿谷,中止了个性的发动,又恢复到那副低迷的懒散模样让绿谷进行第二次投球。他退到一边,正好是花濑站位的左手处。

    "在我发动个性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吧。"相泽随口道,"观察力不错。"

    "?谢谢夸奖,不过您可能误会了。"花濑耿直地眨了下眼,"我是因为一直在注意您,所以才看出不对的。"

    "……"

    相泽默然地看着她。

    此时场内的绿谷第二次投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相泽转回视线,耳边是花濑熟悉的语调:"您刚刚其实是在教导出久吧。"

    看似扎心的话明显另有天地。

    "你认为呢?"

    "他不会让您失望的。"

    "没有希望的人我可不会……"

    相泽的话语戛然而止,他面无表情地将手中计数器的屏幕翻转过来:

    705.3m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咔:啥tm爱情不爱情的

    久:太难了,太难了

    轰:……我说什么了吗

    顺便轰不是地位最低,从攻略以及某些的角度来说,他明显比相泽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