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绿谷家里离开, 花濑踏出门便收到了来自爆豪的短信, 不是她夸张, 一般人在面对爆豪来信的时候还真不容易平静下来, 就从那感叹号的排比气势, 让人丝毫不怀疑一旦回答出错,对面的人就能顺着电波爬过来分分钟进行惩戒。

    [你的意思难道是那个阴阳脸的家伙比我强?!!!!!]

    花濑:"……"

    她默默地回复:[小胜, 你反射弧是真的长。]

    爆豪直接电话打过来了,音波都能把人掀飞:"来啊!我们打一架!!"

    花濑很镇定:"小胜,忠言逆耳利于行。"

    "我可去你的吧!"

    "再说为什么要找我打架?"花濑反问道,"我觉得完全没有揍我的正当理由。"

    爆豪冷笑一声:"打你就打你,还需要理由吗?"

    "……"

    "你要的话我现场给你找一个——我乐意。"

    花濑果断把电话挂了。

    两秒后觉得不妥,迅速又回拨了过去, 这次抓准时机抢先开口:"小胜, 我觉得你没有正确认识到整件事的逻辑,再怎么样我作为被你拒绝了四十六次的人都没理由被你打的,就算我认为轰比你强,你要决斗为什么是打我?噢我不是让你去打轰,你俩打起来太可怕了。"

    爆豪:"……"

    爆豪:"你嘴巴能不能放慢点,上发条了吗!……嗯?我拒绝了你四十六次??"

    有这么多次吗??!

    爆豪本人都震惊了。

    "有的。"

    花濑笃定地说,"我记得很清楚你拒绝了我多少次,你要想听我还举例给你听你是怎么拒绝我的。"

    语气无比冷静,就是因为太冷静才显出一种别样的凄惨来。

    爆豪:"……不用了。"

    他竟然莫名感到几分心虚。

    花濑把电话挂了。

    坐在地板上回想先前作为的爆豪皱着眉沉思, 数分钟后再度反应过来把电话拨了过去:"不对!那你也不是真心实意追我的!!你不就是觉得我强才追我的吗!?!"

    亏他刚才竟然还短暂地沉浸在愧疚中,这会儿看来根本就是被诓了啊!

    要反省也不能他一个人!

    花濑:"我要是真情实感地追你, 应该早就绝望地从折寺中的顶楼跳下来了。"

    爆豪:"……………………哦。"

    电话第三次挂断。

    这次爆豪怎么都不可能再打回去,但是越想越不对劲,等走出去看到老妈正在看的肥皂剧,他浑身剧烈地一抖,感觉像是受到了某种莫大的冲击。

    ——他刚刚干了什么??

    ——卧槽?!

    ***

    晚上花濑把时间都留给了轰。

    似乎每次与那位"父亲"见过面后,轰的情绪就会很不好,所以一见面,花濑便整个人扑上去,不由分说先抱住了他。

    轰愣了愣,很快伸手圈住她:"怎么了?"

    怎么了的可不是她啊。

    花濑摇头:"想抱你。"

    轰摸了摸她的发尾,神色疲惫地在她颈边蹭了蹭。

    大概腻了好一会儿。

    花濑:"轰,你身材好棒哦。"

    猝不及防的轰:"唔?"

    花濑:"你身体变僵硬了,我这么夸你都会让你害羞吗?"

    轰:"咳咳咳……"

    花濑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背脊,替他顺气。

    轰一把握住她的手,无奈地将她抱紧了点:"好了,你就这么站着。"

    "?好的。"

    花濑乖乖地不动了。

    她在轰面前是真的乖。

    但这似乎并非她原本的样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轰不会忘记花濑在那位"小胜"面前的样子,分明是同个人但说话方式和风格都微妙地偏离了些许,并非刻意隐藏了什么,只能说是……在他面前有所收敛。

    为什么呢?

    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在朋友和男朋友面前是两种样子?

    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轰无意识地抚着花濑的头发,还是开口了:"那位绿谷君如果没有被录取,你真的会为了他放弃入学资格吗?"

    "他肯定不会答应的。"花濑垂下眼,"但是我不放心他,怎么做都是错。"

    轰几乎感到有股灭顶的灾难感正朝他袭来,胸口处堵得难以顺畅,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语气能够和缓自如,在花濑抬起眼前,不会发现他的分毫异样:"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想。"

    还是失控了。

    心底隐隐约约就有感觉,只要是谈到那个无比重要的青梅竹马,话题的走向绝对会一发不可收拾。

    "你是不是会生气?"

    "是。"

    花濑默了默:"那我应该骗你吗?"

    真话总是伤人的,她所倾向说出的各类感情似乎总会在无意间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之前她就明白,就算是发自内心的话语,同样可以变为比谎言还要可怕的利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此刻并非挑衅,而是在等轰对她做出的要求。

    如果轰需要的是假话,她会尽力那么做的。

    "不。"轰的语调很轻,"你应该更重视我。"

    花濑恍惚感觉到,轰放在她背上的手掌温度高了起来,有种难捱的灼伤意味,她不太明白,想了数秒才道:"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足够喜欢你,你才不那么喜欢我的?"

    轰的手顿住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没有那么喜欢你?"

    没有提示音。

    足够喜欢就应该是满值了吧。

    系统说过,只要到了好感满值就会有提示,在得到那个提示前,花濑甚至没办法去验证轰到底是否是那个正确的攻略对象。

    "我就是知道……"花濑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轰只能听到她的后半句,"没关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能更喜欢我就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心动的自己真是彻底没救了。

    轰无法直白地言明内心,但被花濑三言两语就扰乱心绪实在是太常见,此刻也不例外。

    花濑仰头亲他,像只捉不住的猫从他怀里钻出来,轰藏在阴影处的脖颈悄然爬上几抹红色,耳尖的颜色更是打眼的不得了,让花濑不禁眯了眯眼,颇为在意地咬了口。

    轰的身体很明显地抖了一下。

    "是敏感点啊。"

    了然的语气让轰脸颊的温度再次升高,他有些狼狈放开花濑,心跳得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耳朵被咬过的地方烫得吓人。偏偏这个时候花濑还要以考究的语气发问:"不喜欢吗?"

    "……"

    "我下次换个方式?"

    "……不用。"

    花濑再接再厉:"那你喜欢我咬你耳朵吗?"

    她是看少女漫画学的,虽然里面被咬的是女生,咬人的才是男生就是了。不过轰的反应很棒,是里面的那种脸红模式,那下一刻就应该是——

    轰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花濑出手迅速利落地壁咚了!

    动作特别爽快,但由于实战经验的不足加上身高的差距,如果不是轰对她完全没什么防备,估计这招在半路就得演变为翻车惨案。

    被壁咚之后的轰:"???!!"

    花濑以自认饱含感情的语调,缓慢而清晰地吐字:

    "你的反应我很喜欢。"

    轰:"…………"

    他女朋友被谁害了。

    能不能站出来和他打一架。

    "诶?"没等到轰的反应,却意外发现他的脸色陡然冷静下来,不红了更加没有羞涩感,反而平静得犹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漏掉什么了吗?"

    闻言,轰终于绷不住,扶着额际弯了唇角:"你到底是去学什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想起花濑在确认关系那天所说的话,笑意收敛,正视花濑的眼睛问道:"是我做得不够,才会让你这么不安吗?"

    那份违和感,花濑在他面前表现出的行为有时会很奇怪,那种行为是在刻意讨好。明明已经说过不需要她做出特意的改变,她却总是会惴惴不安地认为自己不够喜欢她。

    是他表现得太不明显了吗?

    花濑失落地摇头:"是我不够讨你喜欢。"

    "我的什么表现给了你这种错觉?"

    轰叹气。

    "……"

    提示音。

    见她不肯说话,轰试探地去握她的手,由于动作很慢,其实是变相地在征求意见,直到终于接触的那刻心底的大石才算落下:"比起你的努力,大概我的做法还不够才会让你不安,所以……你要对我有所要求。我并不擅长这些,但作为对你的男友,你可以对我任性的。"

    不要表现得那么顺从,像在那些朋友面前一样地对他肆无忌惮,就算是这样都觉得喜欢,他看上的从来都不是那层虚浮的讨好。不光是花濑,轰同样常常感到手足无措,那份违和感在见到花濑与其他人相处时才拨开面纱得以清楚,心底酸涩却又期盼着她能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我喜欢你最舒适的样子。"轰笨拙地说着这些话,即便是真心都磕磕绊绊、分外不好意思,语气却带着近乎无计可施的点点哀求,"在我面前不要继续维持顺从的样子,放松地对待我,任意地说出对我的要求不好吗?"

    花濑的眼底透出几分迷茫。

    片刻后,她遵从内心的感觉发问:

    "轰,你是不是很在意小胜?"

    这是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濑某些时刻意外的有"野性直觉"

    和轰的感情这算是转折点,其实两人冲突磨合的地方还挺多,按照相性来说咔或者相泽都比较合适,前者是真的了解又合拍,后者是成年人的阅历经验占优(然而只是粉丝233

    更新时间基本固定在早上八点,有事会文案置顶请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