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花濑在他面前总是分外乖巧, 此刻自然应承下来, 然而心底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想法还是让她小声地又补了一句, "您刚刚看到我的表现了吗?"

    虽然很想说没有, 但这无关紧要的否认显得分外多余。

    相泽颔首:"看到了。"

    他顿了顿, 补充:"还不错。"

    花濑顿时不可自抑地抿唇笑了出来,是想要克制着, 却实在是太高兴从而没办法掩饰半点,笑意从眉梢眼睛扩大到整张漂亮年轻的脸上,侧目的好几个男生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手里的东西散了一地。

    相泽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拐进教室,背过去时再次重复道:"所有考生准备入场。"

    花濑高兴得简直想要跳起来。

    她挽住轰的手,声线雀跃地道:"上次救了我的人就是相泽先生, 我超崇拜他的!"

    轰:"……"

    崇拜么?

    "哈??"爆豪抓住了关键词, "救你?你又遇上什么事了?"

    花濑惊讶道:"没有告诉小胜吗?"

    "你说呢!"

    绿谷倒是想起来了:"啊,就是上次商业街的那件事吧!"

    花濑:"是的。"

    爆豪:"???为什么就我不知道!"

    考场内的铃声连续响了两次,绿谷颤巍巍地试图推着爆豪往里走,一边努力对其余三人使眼色快点离开——小胜绝对是生气了,这点还是显而易见的。

    花濑脚底开溜的功夫十分好,闪身就蹿进考场。

    落座后不久,考试正式开始。

    花濑做题很有特色,不是顺着做,而是翻完整张卷子后跳着先将自认最简单的做完, 往后依次顺着难度攻克,最后的时间都会留给难以翻越的难题, 草稿纸多半是在这时候用完,但从不会有放弃的心思。

    笔试以自己打分的方式进行,却并不代表可以轻松。@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相泽靠着椅背上滴着眼药水,搭眼在教室内扫了圈,大概就知道哪些人会是自己今年的学生了。成为英雄的重要前提,或许很多人本身都没有意识到,但他好歹带了这么多年学生,又有常年混迹于英雄堆的社会经验,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考试结束后正好是中午。

    绿谷的情绪在这时才逐渐疲软,露出强撑笑容下的不安与忧愁,花濑本想顺势答应轰的要求和他一同吃饭,斟酌后还是决定护送绿谷回家。当然,她还没来得及说清理由,轰便接到了来自父亲的电话,他们的关系实在不好,不过父亲那方似乎又对轰的这类事件非常看重,在电话里压抑着不争吵的气氛实在紧张,花濑示意他可以回去没关系,顺势握住他的手哄了哄。轰脸色凝重地沉默稍许,告诉花濑晚上见。

    御茶子是明确的归家派,出了考场便挥手告别,花濑倒是拿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于是这又变成了青梅竹马的场合。

    三人之间有诡异的寂静,爆豪忍耐不住猛踹了下身边的大树,被花濑连忙制止提醒后很是不爽地大声质问:"你到底为什么会选那种阴阳脸做男朋友啊!!"

    花濑耿直地回答:"我觉得他挺强的。"

    符合系统提示的世界中心。

    毕竟是身边目前为止的最强且潜力无穷。

    爆豪:"哈???"

    爆豪:"你这什么狗屁逻辑?!……等等!"

    他陡然喊停,让精神恍惚的绿谷都忍不住看向他,下一秒就被爆豪眼里不断放出的刀子吓得不敢说话。

    "你当初追我不会也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吧?!!"

    爆豪整个人都要炸了。

    "……"

    "我说是,你是不是就要打死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爆豪嘴一咧,露出森森的笑意来:"还要让你死无全尸。"

    花濑瞬间发动个性准备蹿上树然后跑掉,然而爆豪实在太懂她脑袋里都是些什么小心思,动动眼睛都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抬手就把人摁下了。

    "你还想跑?啊??干了这种事你就想跑!?"

    花濑无声地挣扎着想要跑,看不过眼的绿谷过来帮忙,结果被爆豪一手一个。

    绿谷:"……"

    花濑:"……"

    "哈,椎名花濑你长本事了!"爆豪气得想犯罪,恨不得把眼前两个家伙炸上天,"我特么当初要是答应你了,你看上个更厉害的不还得甩了我!"

    "……"

    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法反驳。

    "卧槽你倒是说话啊!!!"

    爆豪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花濑还真能默认给他看,头发似乎都更肆无忌惮的炸了,"——你特么居然真能干出这种事的吗?!!!"

    "……"

    "你再不说话我现在就打死你送你去三途川重造!!!"

    花濑很严肃地看着他:"我觉得就算开口也会被你打死。"

    "???!!!???!!"

    爆豪真的想杀人。

    杀五百个椎名花濑都不够解气的。

    但是很快,绿谷的一句话让他冷静下来了:

    "这么说的话……那花濑你对轰君……只是因为他很强吗?"

    "他还帅。"

    花濑有理有据地反驳。

    绿谷:"……"

    绿谷:"不,那个……总之现在的状况,大概就是说……花濑对轰君的喜欢,其实很、很浮于表面吧?"

    "你用词我虽然不太喜欢,不过大概是对的吧。"花濑从不在他们面前隐藏这种事,实话说就算是其他人,她说出的大多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话,但往往没什么特别好的效果就是了。

    爆豪瞬间就冷静了。

    不光冷静,他有种莫名其妙被安抚了的感觉。

    ——鬼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

    绿谷则是在短暂的沉吟后才再度发问:"有点失礼……但是花濑,你的择偶标准竟然就是这样吗?"

    "……可以这么说?"

    花濑不擅长这类话题。

    爆豪没忍住吐槽:"你那是什么模棱两可的渣男说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小胜你不生气了能不能把我和出久先放开?"

    "滚!"

    爆豪断然拒绝。

    花濑生无可恋地看向绿谷,却发觉绿谷的表情非常奇怪。

    "出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花濑你……为什么会特别喜欢强者呢?"

    "喜欢强者是本能吧?"

    好像可以用上这个说法?

    "可是这样的话,"绿谷清晰地道,"就是崇拜,不算是爱情那种东西了吧?"

    但她对轰并非是崇拜。

    花濑对绿谷和爆豪没什么秘密,当下也很坦诚:"我对相泽先生才是崇拜。"

    这份感情是明确的。

    说起相泽,平复怒气的爆豪总算想起了正事:"喂,只有我不知道的那件事是什么情况!"

    花濑和绿谷以两人讲述的模式说完了整个故事。

    末了,花濑补充道:"相泽先生真的特别好,他是世界的珍宝,是——"

    "闭嘴!"

    爆豪无情地打断了她。

    吹爱豆中途被阻止的花濑脸色瞬间黑了,不顾被爆豪擒住很决然地发动了个性,声线清亮地喊道:"来,打一架!"

    绿谷.心力交瘁·出久:"……"

    你们够了。

    最后当然没能打成,花濑还是记着绿谷情绪不好的事,路上买了很多绿谷平时爱吃的,没忘给爆豪捎上,下场是被爆豪赏了一个额栗,顺势被他抢了结账的机会。拿东西时花濑才看见篮子里多出的那部分被分到了自己的袋子里,她没有拿,绿谷全程在她旁边,应该没有机会去拿。

    那么就是小胜拿的。

    花濑偷偷放了朵郁金香在爆豪的袋子里。

    中午是在绿谷家蹭的饭,花濑思考了很久要怎么哄绿谷开心。一来绿谷会出现这种情况实在少见,二来她本人实在不怎么会哄人。

    发短信向爆豪求助,对面很快回复:

    [不知道,滚!]

    "……"

    看来小胜还在生气。

    花濑颓然地叹气,在书橱中一众手办的空隙中,却突然瞥到了某本装订简陋的画册。

    不是画册。

    应该说是"一堆被涂抹过的纸张"更为贴切。

    她知道那是什么。

    "出久。"

    花濑转到呆呆坐着的绿谷眼前,手上抓着纸和笔,以最粗陋的笔触开始描绘。

    画的实在是太丑,丑得不忍直视,人神共愤。

    绿谷的眼睛却渐渐地转过来。

    花濑专注地勾勒着线条,但无论怎么努力都还是很丑。

    她没有艺术天分,小时候的绘画课永远是最后一名,是所有成绩中的显眼耻辱。

    "为什么要画画?"

    绿谷轻轻地开口。

    "你知道我在画什么吗?"

    "……恐龙?"

    "是猫诶。"

    "咦?"

    绿谷凑近了端详:"骗人的吧……就算不是恐龙,也不可能是猫啊。"

    "真的是猫。"

    绿谷看着花濑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认真的。

    没忍住,露出点浅薄的笑意:"什么啊,就算是刺猬都不会是猫的。"

    "是猫。"

    "噗……"

    绿谷倏忽弯唇笑了,透过纸张的缝隙,他能感觉到花濑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他清楚地知道花濑在做什么。

    用自身的短处来哄他开心,手法从一而终笨拙得让人拿她没办法,但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绿谷想起很久之前,花濑每次在绘画课开始前都会郑重又庄严地宣誓"这节课绝对要努力画的好看",但无一例外都是失败,然而花濑从来都不会为此沮丧,她面对失败时更多是思考与反省,生气的时候很少,就算有都会被强行镇压开始计算正确的办法。绘画应当是她人生路上难得的绊脚石。

    花濑,她从来都不知道。

    她认为的那个坚持不懈的自己,最开始其实是看着她和小胜背影才逐渐成长起来的。

    因为身边一直有这样以两种方式表达对胜利渴望以及坚持不懈攀登精神的朋友,那么软弱没有个性的他才会从来都不轻言放弃。

    那是侮辱。

    花濑的那本画册他收藏了很多年,却不仅仅是因为要警醒自己——

    "出久,你笑了?"

    年幼的花濑好奇地看着他,打断了他试图解释这并非嘲笑的话语后,径直将手中抱着的画册递了过来,"送给你。"

    "诶?为什么会送给我?"

    "虽然很丑,但出久最近心情不好,我找不到办法哄你,如果这个能让你开心就再好不过了。"

    ……

    绿谷捏着那张纸,不禁笑出了声:

    "花濑,你画画还是这么丑。"

    花濑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我也很绝望的。"

    "哈哈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会晚点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