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花濑轻呼一声,手腕抬起,在掌中凝出满满一捧蓝色的满天星,递到了死柄木的眼前,“答应送你的花。”

    死柄木垂眸接过,由于有黑夜掩盖,他倒是没有如之前带着兜帽遮蔽,头发软软地垂下来,稍长的部分扫过下颌:“你是故意的吗?”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点沙哑的味道。

    “什么故意?”

    花濑探究地看着他。

    “花语。”

    “嗯?”

    死柄木别开眼:“这种花的花语。”

    “?抱歉,我不知道。”

    以为他在询问花语的花濑只能这么回答。

    “……”

    死柄木感到头痛似的以手抚额,同时将脸别过去不愿面对花濑,“算了。”

    “怎么了?”

    “闭嘴吧,我早该知道你是什么奇怪的性格。”

    死柄木以生无可恋的语气快速地低喃。

    花濑:“你是第一个说我性格奇怪的人。”

    “那是其他人太客气。”死柄木手指上移,任性地扯了她的手腕将花濑带得近了些,“我没有吃晚饭,陪我。”

    “要去很远的地方?”

    花濑低头扫了眼死柄木圈住她的四根手指,掌心触上他的手背,以暖手的方式来回蹭了蹭,而后便清楚地感觉到了死柄木的僵硬,甚至连步伐都有短暂的停滞。

    “你在干什么?”

    开了口,这才发现他的声音好像都僵硬了。

    “帮你暖手。”花濑感觉到死柄木情绪不对,缓缓地将手移开,“……你不高兴了?”

    死柄木稍加沉默,步子完全地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花濑:“我不止是手冷。”

    “?”

    “身体也很冷。”死柄木一错不错地盯着她,“所以你要抱我吗?”

    “你是这个意思?”

    花濑了然地反问,伸出手往前一步,轻而易举环抱住死柄木清瘦的身体,以温暖不可挡的姿态席卷了原本提出要求的人全身。死柄木有一瞬间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放在哪里的,等回过神来,迟钝不已的感官将那柔软的触感回传大脑。

    原来早已经回抱了她。

    少女发梢间的清香毫不费力地传递,这幅由上而下望去宛如依偎的姿态让死柄木产生了某种拥有的错觉。

    “现在好点了吗?”

    “……嗯。”

    花濑准备撤开,但后背稍稍远离便被扣了回去,死柄木蓦地弯腰凑近她,好似没有安全感,抱得更紧了些:“真的……喜欢我吗?”

    “是的,怎么了?”

    “没什么。”死柄木靠着她,指尖触到了她的头发,“……继续这样吧。”

    花濑显然误解了:“要抱很久吗?”

    “这也可以。”

    他不反对。

    “不行。”花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在死柄木会有下个反应前拉着他的手腕向前走去,“你还没吃晚饭,太伤胃了。”

    跟在背后的死柄木眸色阴沉,在这句话下却不得不败下阵来转为外人眼中的无害,前方的少女还在认真征求他的意见:“吃拉面吗?还是想吃米饭?我觉得咖喱不错,死柄木你有想吃的吗?”

    “你想吃什么?”

    “我不饿。”

    “那挑你爱吃的吧。”

    死柄木将手中的满天星转着角度打量着,明显回答地心不在焉。

    花濑回头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有时候真像个小孩子啊。

    她忍不住想。

    周日清晨。

    相泽消太在朝中挑选家中缺少的生活必需品,并非社交恐惧而是懒得打交道和无谓的出门行为,于是这样的事不过是“缺少东西时”的例行罢了。

    从摆满沐浴露的货架绕过,相泽垂眸算着篮子里的东西,准备去往食品区好歹买些菜回去,但刚过拐角,眼前便站定了一位少女,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椎名花濑。

    上次事件后,他还记得这个名字。

    “您好。”花濑先是鞠了一躬,眼睛里亮晶晶的东西怎么藏都藏不住,“能遇到您真是太好了,我就猜您可能会在这附近的。”

    说话直击重点的准确度都有些下降,可见她情绪的激动。

    但相泽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找我有事吗?”

    “我想见您。”

    花濑有些拘谨地抿了抿唇,实在难以想象她会出现这等情况,“虽然行为不当,可是实在太想见您了。”

    “见我?”相泽眼尾上扬了一瞬,“然后呢。”

    “我不知道。”花濑诚实地摇头,“让我和您说说话就好,这样我就会非常高兴。”

    “……”

    相泽提着篮子抱臂看她,眼睛用力地眨了下,这沉寂的画面才算出现了分毫裂痕,他用指尖蹭了蹭眉心上方的部位,大概是在思考怎么说。

    这孩子把他当精神之光了啊。

    真头疼。

    “你……”

    仅是单音节的出口,花濑眼神骤亮地抬眼望向他,专注又灵动的眸子,像是没几个月大的波斯猫。

    相泽:“……”

    相泽:“如果只是说话,至少你挑起话题吧,我不擅长这个。”

    “您的家在这附近吗?”

    “不远。”

    “那我以后每天都来。”

    相泽拿起一把菠菜,打量后又放下,随口道:“做什么?”

    “因为想天天都见到您。”

    “……”

    相泽盯了她两秒,拿套着保鲜膜的芹菜敲了下花濑的脑袋:“小孩子要以学业为重。”

    “我十五了。”

    “比我小十五。”

    相泽游刃有余,顿了顿,想起什么回眸瞥了眼尾巴似跟着他的花濑,“你是应届生?”

    “是。”

    “报考意向?”

    花濑照实回答:“雄英高中。”

    有可能是他的学生啊。

    相泽漫不经心地想。

    “有信心上a班吗?”

    “有的。”

    花濑回答得毫不犹豫,这让相泽不禁在意地再度看向她。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却只是安静时的特有表象,在那种情况下脸色都掩饰得很好,如果不是他一眼瞄中那个眼神颤动的瞬间,怕是在监控中都无法捕捉这细微末节足以改变一切的遗漏。

    “那我应该就是你未来的老师了。”

    相泽将一块牛肉扔进篮子里,刻意不去看花濑的表情。

    “真的吗?!”

    花濑无比惊喜地凑到前方,没控制住拉住了相泽的袖子,脸上的表情因为分外外露而显得活灵活现,生动不已地展现在那张漂亮的脸上,“那我以后可以和您相处很久了对吗?!”

    “单纯意义上确实。”相泽简短道,后面的话卡在嗓子里,面对满载敬意依赖的这双眼睛,他还说不出太未雨绸缪的重话来。

    不过她应该也不是那个意思。

    这点还是很好懂的。

    只不过表达方式和普通人有区别,所以乍看上去很容易误解。

    相泽不着痕迹地把袖子从她手里抽出来,继续往前逛去,花濑跟着他直到结账区,说了声“稍等”便收起手机向外跑去,相泽都没来得及喊住她。

    结账的队伍有些长,相泽出来时,正好看到街对面的花濑朝他用力地挥了挥手,不多时便满怀期待的眼神朝他所在的地方跑了过来。

    目标如此明确,情绪毫不加以掩饰。

    相泽自认没做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事,因此对上花濑眼睛的那刻都不禁为那份纯粹的向往怔了怔。

    少女已经跑到他身边。

    “正好您出来了!”她欣喜地说,似乎每次再见到对于她而言都是全新的喜悦,“我买了几款眼药水,是药师推荐的,希望能够对您有用。”

    他只不过是不适地眨了下眼,就那么一次,她居然都注意到了。

    搭眼扫过去都是好牌子,其中两款还是相泽的常用款。

    相泽斟酌着措辞:“我可没有随便收东西的爱好。”

    “收我的东西怎么会是随便?”花濑不解地看着他,“您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有可能是我未来的老师,并且还是我心中的珍宝,我对您的每件事都是从心出发的。”

    相泽:“……”

    相泽:“你的说话方式到底是和谁学的?”

    “诶?”

    相泽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额角,隐约还叹了口气:“很让人误会的。”

    “我对您的感情就是我说的那样。”花濑有些委屈地低下头。

    “……”

    “好的,我明白了。”

    相泽决定认输。

    “如果您实在觉得白白接受于心不安,”花濑以为他在意的是这个,好心提议道,“那让我去您家里蹭顿午饭就好了。”

    相泽:“……”

    这不是更严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