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记过的事,爆豪回到家就被妈妈训了两句,落脚点不是在已经习以为常的易燃易爆炸的行为上,而是在“居然对女孩子出手这件事”上。爆豪没听两句就炸了,母子两人对着喊起来,花濑如常溜去厨房帮忙打下手,她做饭不算好吃,仅仅是能吃的地步。

    客厅里吵吵嚷嚷,话题早就不知道偏到了什么地方,花濑听了两句就忍不住抿着唇笑出来,等光己阿姨走进来她才帮着开口:“虽然脾气不太好,但小胜也不是会无缘无故发火的人,尤其对方是女生,应该……”

    她若有所思地停住了。

    爆豪光己眼含笑意地看着她,等着她说完才调侃道:“花酱怕小胜在我这里受委屈?”

    “不,最理解小胜的当然是您。”花濑摇头,“我只是大概猜到小胜为什么会生气了。”

    爆豪光己听出了言外之意:“和花酱有关?”

    “应该是。”

    爆豪光己便不再多问。

    孩子的事没必要管那么,这可不是她的风格,关键时刻稍微出场不让他们走弯路就行。

    房间里,爆豪正在打游戏。

    花濑叼着根棒棒糖走过去,在收纳盒中又拿了个手柄,折身朝爆豪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打一把?”

    爆豪随意地点头,换了游戏界面切成双人对战模式。

    花濑在他身边坐下来,游戏开始双手便快速的动作,打得比以往都凶,引得爆豪不禁侧目看她,结果是失误之下死得更快。

    “卧槽?!”

    “再来。”

    花濑表情平静地点了重新开始的按钮。

    爆豪严阵以待,决定重整旗鼓,就算是输也不能太难看。

    第二把仍然被完虐。

    “——我就不信了!再来!”

    花濑将嘴里的棒棒糖由右边换到左边,无所谓地同意了。

    一连打了五把。

    花濑把把赢,爆豪把把输。

    简直是惨无人道的碾压现场。

    “小胜。”

    花濑语气不变地喊他。

    “干嘛?!”

    花濑想了想,觉得没有必要对爆豪有什么曲折的语言形式,于是很直截了当地问:“你喜欢我?”

    “???!!!??”

    “你脑子打游戏打坏了??”

    “也是,不可能。”花濑仍然以那副稀松平常的样子道,“以追求者的立场,好像需要确实告知我目前的状况。——我放弃追求你了,我们果然是做朋友比较好。”

    “……”

    “被记过是因为我吧?我本来就不讨人喜欢,别人要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花濑顿了顿,微微弯起唇角,“不过这是教育的说法,我的话大概会更直接地动手,那现在被处分的就是我了。很谢谢你能维护我,我真的非常高兴。”

    “……”

    “小胜?”

    花濑转过视线,这才发现爆豪居然一直在看着她。

    眼神有点奇怪,说不出的味道。

    良久。

    爆豪轻嗤着别开脸:“我说你啊,做什么事怎么都有种莫名其妙的认真,这种事都要来特意通知我不觉得很蠢吗?”

    “我以为你会高兴的。”

    花濑平静地说。

    就在这瞬间,她清楚看到爆豪撑在地板上的指尖稍稍颤动了一下,像是痉挛的瞬间,又像是不受控的情绪从这细微末节的地方微不足道地渗透出了些许。

    “你觉得我会高兴?”

    花濑回神,解释道:“小胜讨厌我追你,之前也希望我们做回好朋友。”

    她真的以为,爆豪会感到高兴。

    如同他当初劝说她那样。

    小胜随手把手柄扔到一边,站了起来,声音逐渐隔开距离传来:

    “啊,是挺高兴的。不过见到你就笑不出来了。”

    花濑冷漠脸,操纵花瓣去绊他的脚,结果被立刻爆破,花瓣变成黑色的灰烬掉落在地板上。

    ……有点暴躁啊。

    小胜。

    花濑小心地用花瓣精准操作,将地上的残骸拢到垃圾桶内。

    她以为爆豪和绿谷作为朋友的定义是不一样的,甚至无法想象能够追求绿谷的场景,在心底却强行忽视了爆豪同样的重要性。

    爆豪说得没错。

    他们做朋友已经非常合拍,这样的默契让花濑留恋,不禁想让朋友的关系永远保持下去,希望为时不晚。

    从轰的各方面条件来看,他是最大可能性的正确对象。

    如果能一举成功当然最好。

    恋人是最不稳固的关系。

    花濑是这么认为的。

    凝山国中。

    外观看去比折寺中好上不少,制服上的风格更偏欧式,颇有效仿英式贵族的意图。来往人群不少,正是放学时刻,纷纷将眼神投往身着别校制服、站在树下等待的花濑。

    轰从里面走出来,花濑的眼睛就亮了亮。

    针织背心配上立领衬衫,外搭色调内敛深沉的小西服外套,完美地表现了轰的身材曲线,出现起便是打眼的风景线。

    他正快步走向花濑。

    到了近前,花濑从背后拿出一束白玫瑰来递给他:“今天的你非常帅气,我为你着迷了。”

    “……”

    轰的耳尖可疑地红了。

    在他接过花的瞬间,背后的大门处传来几声好事者的低呼声。花濑耳力不错,还能听到刻意绕过来走的女生们发出的哀怨碎碎念。

    “啊啊啊结果被别校的女生拿下!”

    “我们学校怎么没有一个能打的!这是哪来的暗度陈仓啊!”

    “我心碎了。”

    花濑拉起轰的手:“你真受欢迎啊,轰。”

    “嗯?”结果当事人却完全状况外的样子,视线更为在意地停留在与花濑交握的双手间,“你说什么?”

    “我说——”

    花濑突然刹住脚步,回身踮脚在轰的脸颊上快速地亲了一下,搭上他的肩以减轻压力,附在他耳边清晰道,“你脸红了,轰。”

    “……”

    “咳,别闹。”

    轰猛然低头清咳两声,耳尖已经红透了,左边红发还能险险藏住,右边则明显非常,从发梢间若隐若现地探出来,存在感十足。

    花濑好奇地伸手去捏了捏,手腕就被轰迅速地握住了。

    力道并不紧,只是带着些难言的窘迫:“先……先走吧。”

    “你在害羞?”

    “……花濑。”

    轰拉住她的手,近乎无奈地喊她。

    花濑倒是有些不能理解了,不过还是顺从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反手握住他的手安静地往前走。

    自从那天之后,两人的关系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不过花濑仍然没有听到好感满值的提示音,据说那是很难的程度,不光是要简单的喜欢,而是要到更高的高度,于是花濑决定要在今天确认关系。

    ——正好,轰的内心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他被花濑抢先送了白玫瑰,而且先一步撩了个透,形势实在是大不妙。现在大脑都在紧急调动细胞开始思考到底该如何挽回这连连败退的不利局面。

    如果是确认关系的话,好像只是需要那么一句话?

    但仅仅如此会不会又显得很草率?

    就在这迟疑的瞬间,轰掌心一松,花濑已经从他可触范围脱离出去,转而直接面对着他跪了下来。

    轰:“……??!”

    轰:“花濑?”

    “请做我的男朋友。”花濑半跪在地仰望着他,脸上是万分的诚恳与真挚,单手拿出用花朵点缀的小戒指,拉起轰的手径直套进了他左手的中指,“我会越来越喜欢你,所以请不遗余力地喜欢我。——做我的男朋友,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

    轰焦冻。

    活了这十五年以来,第一次被人当街下跪求交往。

    而且这对象正是他所倾心、准备找好时机提出交往请求的人。

    轰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当机了。

    由于是街上,路人们在怔愣后迅速地欢呼起来,起着哄要求答应,并为这百年难得一遇的新奇场面吸引驻足,不知不觉人越来越多,轰下意识要让花濑站起,察觉到她的坚持后,顿了一顿,伸手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人群中传来惊呼。

    “这应该是由我来做的事。”轰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情再度翻涌,耳尖又红了起来,他垂眸看着怀中怔怔的少女,有种挫败感,更多的却是无边无际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情感,“……我会对你好的,请做我的女朋友。”

    花濑贴着他的脸颊吻了吻他的唇角。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