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爆豪家离开后,花濑绕了远路回家,没想到会碰到正在跑步的绿谷,想打招呼时绿谷猝不及防地向下倒去,花濑下意识凝出大片的花瓣拖住他以免摔得狠了,搭眼就和前方踩着代步车的男人对上眼。

    金发,消瘦,身材修长。

    看样子是和绿谷认识。

    “您好。”

    花濑不失礼数地向他问好。

    “你好。”

    对方的回应亦十分有礼。

    两人几乎是同时走到绿谷身旁,花濑拿出纸巾给他擦汗,看到绿谷大概是运动得过了头,连耳尖都红了。

    “花、花濑,你怎么过来了?”

    绿谷躲闪着眼神,却并没有避开花濑的动作。

    “我刚好经过。”花濑仔细地为他清理完毕,这才放下手,“出久你最近都在做这种事吗?”

    “是、是的……”

    绿谷有些心虚地瞥了眼身旁的欧尔麦特。

    花濑便跟着望过去,这幅形态下的欧尔麦特她认不出来,因此只是做出了自己的合理猜测:“这位是你的师父吗,出久?”

    “诶!”绿谷不知为何喊了声,很是慌张的样子,迅速地与欧尔麦特眼神对接后又勉强镇定下来,点了点头,“是的,他、他、他……”

    花濑安抚性地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转身朝着欧尔麦特欠身鞠躬:“初次见面,我是椎名花濑。出久承蒙您照顾了,非常感谢。”

    “果然是女朋友啊……”

    欧尔麦特以极小的音量喃喃道,随后落落大方地作出回应,“你好啊少女,请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绿谷少年的!”

    “我是不是打断你们了。”花濑分外识趣,转头看了看绿谷,“那么,我就先走了,出久?”

    “花濑……”

    “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绿谷挠挠头发站起来:“不好意思啊,最近都没怎么和你说话。”

    “这种事我是理解的,希望出久也不要有负担。”花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办法让出久更强,如果这位先生可以,出久一定要好好学习。”

    “是!”

    这幅场面当前,就算是欧尔麦特也无法视而不见,当即插话道:“暂时休息一会儿吧,绿谷少年就和椎名少女好好聊天吧!”

    说着,他还亮出白牙比了个大拇指。

    花濑总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眼熟,不禁盯着这人多看了两眼,后者额冒冷汗,佯装镇定地偏过脑袋去咳嗽清嗓。

    “花濑,这身打扮是刚刚去了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吗?”

    绿谷猛然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

    “从小胜家里过来的。”花濑将包里小瓶的矿泉水拿出来,顺便还有一盒pocky,全都递给了绿谷,“稍微补充点能量吧。”

    绿谷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也红了。

    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先前爆豪一眼看出的事,方才的注意力都在“不能让花濑发现那就是欧尔麦特”这件事上,此时松懈下来立刻就察觉到了。

    “花濑。”绿谷轻声问,“你心情不好吗?”

    “有点。”

    花濑在绿谷面前倒是会直接承认这种事,“虽然打闹之后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很郁闷。”

    “是……因为小胜吗?”

    “不是。单纯是我这个人做人太失败了。”

    “咦??”

    “下辈子我还是做个仓鼠吧。”花濑一本正经地道,“吃了就睡,鼠生美好。”

    “……”

    “所以,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能让你说出这种话啊?”

    花濑转过脑袋看着他,半晌终于瘫软肩膀叹了口气:“我很挫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绿谷怔了怔,试探地伸出手去想要以花濑最常鼓气的动作拍拍她的肩膀作为安慰,但花濑好像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眼睛眨了下,露出点疑惑,脑袋歪了些许,很快了然地同样伸出手来。

    柔软的身体靠过来。

    这是个拥抱。

    “……”

    绿谷出久的大脑在瞬间当机,完全做不出其他反应,脸上烧得更厉害了,热度几乎要将他自己的心都灼伤。

    他知道的。

    他清楚地知道椎名花濑在自己心中的意义。

    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无可厚非。

    但如果要花濑看到他这幅样子——

    “出久的怀抱真温暖啊。”

    轻叹着,终于连平静冷淡、无起伏语调都不再保持的少女以分外示弱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带着某种使绿谷无法放手置之不理的依赖和孤独,就这么传进了心底。

    于是罔顾隔着重重树影“不小心”回头看过来的欧尔麦特,绿谷颤抖着双手环上了花濑的后背,力道轻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即便如此,就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是下了很大决心所作出的。

    “没事了。”

    从小时候开始,花濑就一直在保护他这个“无个性”不受欺负。

    如果可以,现在的他想做点什么,只是暂时的依靠也好。

    毕竟他对花濑……

    花濑从他的怀抱中脱离出来,学着欧尔麦特的样子比了个大拇指露出笑容:“满血复活!出久你超棒的!”

    没有打扰太久,花濑同样送了份pocky给欧尔麦特。

    “只带了这个,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吧。”

    站在朋友的立场上,花濑做得完美无缺。

    在她走后,欧尔麦特那不擅此事的大脑终于堪堪转过来,结合绿谷那副魂不守舍的表情,他最终还是没能问出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踩上代步车监督绿谷继续训练。

    花濑回到家后首次觉得太过无聊,提不起干劲的后遗症还在源源不断地影响着她,索性换了身行头出门跑步,她运动神经实在好,连续跑上几个小时都没有问题,不知不觉就从居民区跑到了中心街。

    有彩妆的宣传活动在街角举行,热闹无比。花濑举着冰淇淋探头看了两眼,手臂蹭到了身旁的男人,她侧头说了声“抱歉”,顿时僵立在当场。

    虽然被帽子遮掩,但在阴影下方,脸部有明显缝合过的痕迹,边界十分明显,眼睑下方,下唇延伸至两颊的部分乃至脖颈下方都被蒙上了一层近似烧焦后的表层,清秀的脸都不禁染上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见到花濑盯着他,这人居然眸子一弯,露出杀意凛凛的凉薄笑意来:“这位小姐,有事吗?”

    随后便戴上了口罩,视线仍然威慑十足地看着花濑。

    他的指尖微动,跃出幽蓝的火焰来。

    花濑不敢轻举妄动,屏住呼吸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那人便顺势将她扣到怀里,胸膛抵着她的后背,轻慢又危险的声音由后传来,几乎是附在她耳畔,嗓音偏低沉:“怎么,要喊人么?”

    “……”

    “你试试看。”

    游刃有余,明明身处其中却有着作壁上观的轻松意味。

    花濑脑袋不过是动了动,就感觉对方的手指掐在了她的脖子上:“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看我呢?”

    “……”

    “不说实话就烧了你。”

    男人呼出的热气就在她耳畔。

    花濑吐出浊气,镇定下来,同样低声回应:“只是刚好看到了,我无意冒犯,这位先生。”

    “我心情不怎么好。”男人无声地扬起嘴角,“这样吧,杀了你我就放过其他人,你觉得怎么样?”

    “请不要杀我。”少女垂下眼,像是在示弱,“心情不好我可以请你吃饭,请不要做出偏激行为。”

    “不需要那么麻烦,只要你说愿意让别人代替你死就可以了。”

    “……”

    花濑默了默,“先生,您在做人性测试吗?”

    “只是给你活着的机会。”

    “我不能死。”

    “那么就让其他人死吧,选一个?”

    花濑手腕一动,还没抬起两公分便被彻底压制,男人的力道令她无法挣脱:“噢?我劝你还是打消这种心思,我完全有把握在救援赶来之前杀掉包括你在内至少十个人。”

    少女脸上终于浮现出极其少见的惨白,她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心底却紧急呼唤着系统询问有没有读档类技能,结果当然是没有。

    “五。”

    怎么办。

    “四。”

    到底该怎么办?

    “三。”

    造出花瓣肯定会被火焰烧光,引起大规模动静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二。”

    不能让别人受牵连,但是她也不想死。

    “一。”

    “——闪开!”

    倒计时的末尾与凌空而来的大喝同时响起,花濑仰头朝上看去,身后的男人急速撤开,她腰身一紧便被抱了起来,抬眼望见了打理不佳的胡茬与尽数倒起的黑发,凌厉无比的眼神正气势汹汹地瞪着下方,脖颈上缠着的似乎是绷带,在单手抱着花濑拉开距离的同时甩了出去。

    “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