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轰在大早上收到了花濑的出行邀请,光凭那公式化与日常化十足的措辞方式来看,他本人是半点没有往“约会”这上面去联想的,因此他毫不知情、仅仅就着当下“被父亲强硬要求加上自身想要变强的心理而留在道馆内训练”的客观事实,含着歉意拒绝了花濑的邀约。

    [抱歉,今天有事。下周可以吗?]

    他不是不愿意去,只是实在走不开。

    ——如果知道这在花濑那方的定义是“约会”,轰绝对不会就这么拒绝,好歹也会赶着去见她一面。

    顺便一提,由于两人的相处模式比较奇怪,现阶段如果要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来形容并非不可,实际上却经常会做出恋人才会做的事,虽然最开始告白的确实是花濑,但正式确定关系这件事上,轰认为还是要由身为男生的自己来做,只是近期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罢了。

    轰完全不知道这其实是场约会。

    以为自己被彻底拒绝了的花濑仿佛失去了梦想的咸鱼,在收到消息的那刻整个人就绝望了,不禁撑着下巴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编好的头发都显得毫无生机,她恹恹地蹲在玄关边。

    已经打扮好了所以不想就这么待在家里。

    她是这么想的。

    犹豫好久给光己阿姨打了电话,询问是否可以在今天前去打扰,爆豪光己欣然应允,花濑将凝出的花束精心包装好,又去超市里买了很多水果和符合爆豪家口味的食物,将这个本该是约会的日子转换为看望可亲长辈的场合。

    “……”

    说不上高兴还是难过。

    不过自己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

    由于是周末,除了出差的爆豪叔叔,爆豪同样待在家里,拉开门见到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吗?”

    “临时取消了。”

    花濑弯腰换鞋,头发散下来挡住她的表情。

    爆豪抱臂靠在墙边,站直准备离开,又侧脸看过来:“你那副消沉的死样子是要怎么样?”

    “?”

    花濑抬头看着他,表情带着几分错愕。

    爆豪皱眉:“难不成你是被什么人欺负了?”

    “不……”花濑将滑到手臂的包放回肩膀处,“我消沉了吗?”

    “你当我瞎?”

    花濑默了默:“那小胜今天让我虐吧,我很难过。”

    她确实很难过。

    原本以为看不出来的。

    爆豪随手一指大门:“滚出去。”

    花濑:“我不。”

    爆豪那表情恨不得直接把她从楼上扔下去。

    光己阿姨从厨房出来,手上还提着菜刀直接就把花濑抱住了,刀刃的光影晃得爆豪眼睛疼,很想果断出门找个清净,但花濑还真就顺势跟着他走进房间,预备和他一起打游戏。

    游戏类,尤其是格斗元素比重大的,虽然不是哪方的专利,但多半是男生玩的更好。可椎名花濑偏偏是个例外,从小到大在各类游戏领域独占鳌头——除了恋爱攻略类,爆豪什么都在她手下输过。

    一局完毕,花濑获胜。

    少女将叉起的苹果块递到嘴里,面无表情的陈述,语气都不带半点起伏:“哦,结束了。”

    这个平淡无奇的“哦”,听得爆豪无比火大。

    他半抬的右手中都激起了噼里啪啦的火花,眉梢扬起,表情极其凶恶:“有本事和我真刀真枪地打啊!”

    花濑脑袋往后一仰,朝着打开的房间门外软着嗓子喊:“阿姨,小胜要和我打架。”

    话都没说完爆豪光己的喊声便隔着到厨房的距离传过来:

    “臭小子你安分一点!!!”

    爆豪:“???”

    爆豪:“椎名花濑,你和谁学的阴招?!”

    花濑又咬了块苹果,嘴里含糊不清的:“无师自通,多谢夸奖。”

    “我夸奖你了吗??”

    “我还有更损的。”

    花濑撑着下巴直勾勾地看着爆豪,用那堪称机械的平直语调拖长了音一字一顿道,“来打我啊,哈哈哈打不着。”

    由于当事人叙述时实在太没有感情,于是话语中的“哈哈哈”三个字听上去分外诡异又挑衅意味十足,爆豪全身的血液瞬间冲上头顶,都不用多加动作,他已经自动变成了人形自走核|弹,随便谁碰一下都能当场表演巨大炸裂直接送人上天。

    但罪魁祸首大概是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这时竟然不再关注这边,而是望着不远处的电视屏幕,上面是刚刚打完的一局游戏,爆豪那方死得很惨。

    椎名花濑轻轻地叹了口气。

    “好难啊,小胜。”

    爆豪不爽地去掐她的脸:“你以为转移话题我就会原谅你吗?——啊?!”

    “好痛,我哭给你看哦。”

    “那你哭啊。”

    花濑寡淡的表情动了动,最先变化的就是眼睛,只不过是眨了一下,好似顷刻浸满了水雾似的,爆豪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喂……”

    得以重获自由的花濑顿时恢复了面瘫脸:“你真好骗。”

    “……”

    爆豪再次掐住她的脸:“你这次哭死我都不信。”

    出现在房门口的爆豪光己一个暴栗砸了过来。

    “我不是都让你不要欺负花酱了吗?!!”

    “老太婆你讲不讲道理啊!!”

    “道理是你去掐女孩子的脸吗?!死小子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个了!!”

    “你倒是问问我为什么掐她啊!!!”

    “为什么你都不该掐!!!”

    母子两人撞倒一起时常就会演变成比较谁嗓门更大的对峙场景,如果爆豪叔叔还在大概会满脸无奈却幸福地劝阻,不过连他都无法劝住,屡次失败的花濑更是不会“以身犯险”。

    花濑溜去厨房帮忙,不多时光己阿姨折身回来,没有阻拦花濑打下手的意愿,而是在数秒的斟酌后主动开口询问:“花酱,这段日子很少过来找小胜了,是他做什么了吗?”

    “没有,是我最近疏忽了。”

    “关于……”爆豪光己同样是直来直往的性子,这么多番犹豫实属少见,引得花濑不禁停下手中的动作望过去,“花酱,你之前是在追求小胜吗?”

    花濑一怔。

    她还以为自己的行动都限制在校内和户外,光己阿姨不会察觉到的。

    短暂的沉默弥漫在不算多么宽敞的厨房内,花濑蓦地放下手中的蔬菜,转过身面朝着爆豪光己鞠下一躬:“如果让您感到困扰,我会不再这么做的。很抱歉。”

    “你这孩子怎么总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道歉。”爆豪光己好笑地拉着她站直,与爆豪相似度极高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怜爱,“我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在很多事情上……嗯,大概也是了解的,如果花酱你真的要追小胜,可能会用错方法吧,我是这么想的。”

    “我确实没办法打动小胜。”花濑坦然承认,“是我没能做得更好,要是小胜以后有女朋友,我会以最崇敬的目光敬仰她的。”

    “什么跟什么啊……”

    爆豪光己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你是已经放弃了吗?”

    花濑沉默两秒:“实话说还没有,可是看见阿姨您的话就觉得小胜也没什么好的。”

    爆豪光己难得脸上一红,随即打了个响指吸引花濑的注意力,认真地看着她:“就是这样。”

    “?”

    “花酱你的特长……不如说是特性好了,就是在最诚心说出不带任何目的性话语的那种时候。”

    “‘那种时候’……?”

    “是的。”爆豪光己伸出一根手指,几近引导地询问,“不刻意讨小胜的欢心,你最想对小胜说的话是什么呢?”

    “……”

    “在只凭本心的情况下,你会做什么直达终点呢?”

    “……”

    “或者说,小胜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

    花濑拧着眉心走到房门口敲了敲,准备喊爆豪吃午饭。

    爆豪回头看见她这幅表情当即脸色就沉下去了:“这幅比之前还难看的样子是想让我吃不下饭吗?”

    “小胜。”

    “啊?”

    花濑快步走过来,明明没有多加渲染,却分外来势汹汹,停在爆豪面前直接扯住他的衣领,猛然的力道将两人急速带往地面,一个跌坐一个半跪。

    “你的脸真好看。”

    少女屈膝半跪,感情真挚地盯着他的眼睛说出了这句话,顺便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

    “你去死吧椎名花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