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谷最近越来越忙,且很明显地在回避花濑。友人特意想要隐藏,既然不是什么恐怖威胁的事,花濑便没有多问,这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和轰的相处步入正轨,花濑决定在这个周末邀请他进行正式的约会——书上说,这是必要流程。

    新开的商业街是同学口中的约会圣地,但在邀约之前,花濑需要实地考察确保自己能熟悉地形,以给轰留下完美的约会印象。只是免不了被街边新开的甜品店所吸引,由于是周六,就算时间还早人数同样可观,促使花濑迅速做出选择走进店里。

    她落座没多久,随着服务员身后走近的女孩在错身时突然弯腰凑下来看着她,茶色的刘海在空中划出弧度:“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吗?”

    “这位小姐,后面还有空位……”

    “我没有问你哦,服务员姐姐。”

    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大一点。

    花濑没有异议地颔首:“我不介意,请坐。”

    女孩顿时笑得无比灿烂:“你真好!”

    服务员见状便不再说什么,点了单后礼貌地欠身离开。

    花濑正在低头刷推特,对座的女孩突然以无比诡异的敏捷身姿转至她身侧的位置,热情地整个人几乎都趴到她身上来,大大的眼睛弯起来,倒映着花濑没什么情绪却专注望过来的脸。

    “怎么了吗?”

    不如说,花濑在这时候的表现都太过不同寻常,使得女孩的行为都被合理化了。

    “我喜欢你,我们做朋友吧!”

    花濑闻言仔细想了想:“好啊,不过……”

    “你要拒绝我吗?”

    花濑摇头,将服务员端上来的那份甜点推到她面前:“请你吃。”

    渡我眼睛眯起来,看上去仍然是笑着的:“你是嫌我话多了吗?”

    “因为你很可爱,所以想请你吃。”花濑语调平淡地说,顺便让再点了一份水果乳酪,“我很喜欢这个,想分享给你。”

    “……”

    “给我你的血吧!!我超喜欢你啊!!”

    在短暂的沉默后,身边的女孩说出了这等骇人听闻的发言,花濑不禁将视线锁在她身上:“不行。”

    “为什么嘛!”

    渡我紧紧地攀附着她的手臂,生怕她跑了似的。

    “会痛。”

    “我会很温柔的!”

    渡我几乎完全贴在她的身上,神色间露出某种狂热的痴迷,“我喜欢你的全部,请让我永远地留住你吧!”

    “好啊。”花濑这时却干脆答应了,“要留联系方式吗?”

    “……咦?”

    “明天我有事,以后有空我会约你的。”

    “诶我说的永远留住才不是这个意思啦……”

    花濑见她未动那份甜点,主动伸出手叉下一部分喂到少女的嘴边:“那么,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了吗?”

    “……”

    渡我有些哑然地看着她,在花濑眼底看到了窗棂折射的阴影与变幻的光线,沉淀在那蜜糖般的眸子里,像是浮动的碎金,“我叫渡我!你呢?”

    毫无征兆就报了名字。

    花濑从善如流地自报家门,同时成功将安利地水果乳酪送到了渡我的嘴里。

    “花濑喂我的真好吃啊!”

    像追求的事物得到了满足似的,渡我幸福地撑着脸颊,原本藏在桌下悄悄挪动的手放弃了动作,拿起了花濑递给她的叉子。

    花濑随手扯了纸巾替她擦去嘴边的污渍,一手接起了爆豪的电话。

    “喂,老太婆喊你来家里吃饭,你什么时候有空?”

    劈头盖脸就是这句话,如果不是听力完整,花濑险些要以为爆豪是在骂人出气:“下周末吧。”

    那端的爆豪皱了皱眉,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爆豪能够察觉到花濑最近似乎有什么更为在意的事了,不是说她不再关注自己,而是那股如影随形的目光会在偶尔的时间段中偏离,放学后不再是每时每刻都会跟着他,某几天会去做别的事,但离开前还是会和他打招呼,不过他勒令禁止的送东西倒是再没有过。

    说不出的感觉。

    “思考我该做的事情如何顺利完成。”

    “什么狗屁?”

    “是人生大事。”

    “这不是更无聊?”

    花濑冷漠脸:“小胜我想打你。”

    爆豪嗤笑:“打得过就来啊。”

    你来我往的对话恶意满满、见招拆招,花濑挂了通讯后隐隐觉得先前似乎是搞错了与爆豪的相处方法,没等她理出个所以然,渡我突然凑上来紧紧地盯着她,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绯红:“不行我太喜欢你了,不能弄坏你……所以我得走了。”

    “……”

    “我喜欢你哟,花濑。”

    “我也喜欢你,渡我。”

    花濑平静地陈述着,在渡我眼中是更为可信的表现。

    渡我显然愈发兴奋,全身都可见地颤抖起来,而后迅速带上了个性化十足的口罩跑了出去,出了店门居然就不见人影,花濑都没看清她是从哪个方向跑的。

    她还真是奇怪又可爱啊。

    花濑咽下乳酪,才想起渡我并没有给她留下联系方式。

    心满意足地走出甜品店,花濑沿街边走边做笔记,一丝不苟地态度几乎让路人以为她是什么专业领域过来记录的人,但只要稍微看一眼她捧着的手机上所打出的“约会攻略”四个字,绝对会以分外难以置信的目光打量这位少女。

    背后好像有人。

    意识到这点,花濑在喧闹的街头转过身去,没有捉住那道视线,她的处理方法却意外的坦陈,直接站在原地,等待的姿态表露无遗。

    阳光笼罩在她身上,这会儿临近正午,正好是日头最毒的时段,暗处的死柄木不知为何有种烦躁感,抬手习惯性地在脖颈处挠了挠,他随着人流走向少女。

    大概是十二米的距离。

    死柄木这么估算着,垂首向前走去,无论是哪个时机,少女都仍然在看着这方,那等待的姿态使他无法停下脚步,正如幼时被人带走,他希望有人这么专注地看着他。

    只看着他。

    其他人都死去就好了。

    死柄木终于走到她面前。

    “是你啊。”

    他听见少女低声感叹,情绪太直白单调,他反而无法准确地抽取最重要为何。

    身后有人撞上他,连带着撞上毫无准备的花濑,两人的手指有短暂的接触,死柄木触电般后撤,冰凉的触感却让花濑不禁微微睁大了眼。

    虽然天气转凉,但没道理穿着这一身还能冷成这样。

    花濑猜测是上次受伤所影响的。

    “你喜欢喝什么?”花濑探过视线,纯粹自然地发问,顺势将他带到了街道旁,背后正好是便利店,“热可可要喝吗?”

    死柄木的视线中全是她晃动的莹白指尖。

    “嗯。”

    点头了。

    热可可的罐身接触到低温的手背,有些不适感,但很快由于热源的吸引更紧地握在手中,死柄木僵硬的手指回温,换到了另一只手。

    花濑注意到他的拿握方式还是那么奇特。

    可能是「个性」的缘故吧。

    “花。”

    死柄木突兀地开口。

    “什么?”

    “上次给我的。”

    大概是不想多言,旁人绝对无法从这只言片语猜出内里。

    花濑明白了,指尖上凝出一束花,上次送给他的是风信子,这次是紫罗兰。

    “这次送紫罗兰,可以吗?”

    死柄木接过去。

    他隐藏在碎发下的眼睛在打量,良久,似乎很满意:“你想要什么,我可以送给你。”

    这话乍听起来很是耳熟。

    花濑无需多想,猛然联想到自己和轰说过的话。

    ……这人的方式和她挺像的啊。

    花濑拧开苏打水的盖子,随口道:“那你笑一下。”

    她当然不会真的想让别人送什么,但既然感同身受了,直接拒绝总觉得有些悲哀。

    “……”

    毫无意外的,死柄木沉默了。

    他抿着缺少水分的唇,再次开口:“太难了,换一个。”

    “那就请你好好照顾自己吧。”花濑语气平淡,却总带着平地惊雷的效果,“总是受伤的话,会有人难过的。”

    花濑低头看了眼时间,该走了。

    “那么,我就先——?”

    对方突然用三根手指圈住了她的小指与无名指,等到她动作停止,很快就放开了:“会吗?”

    “嗯?”

    “因为我受伤而难过。”

    花濑怔了怔,这句话是很久之前引子阿姨帮她上药时说的,她背对着,没能及时察觉,等转过头才发现引子阿姨已经无声地哭了出来。

    [明明是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会的。”

    分外笃定的回答,死柄木稍稍抬眼,少女额前的发梢被风吹动,背后是晕人目光的半边金色,余下的仿佛尽数沉没于她弯若新月的眼底。

    这就像是对他所作出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