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花园离开后,花濑没有继续去别的地方,沿着楼梯回到房间,门口站着意想不到的人,正做出敲门的姿势。

    “轰?”

    少女眼睛一亮,眸子里映着折射而来的些许碎光,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你来看我了。”

    “你出去了?”

    “稍微转了转。”

    “身体没问题了吗?”

    花濑一顿,朝前走了两步站定在他面前,神色认真:“有问题,我快疼死了,你最好每天都来看我。”

    “……”

    轰无言地看着她,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大晚上赶了过来,能找出的原因有很多,只不过每个都显得不够充分。

    或许,只是因为她发来的那条消息,躺在line对话的界面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花园里的风信子,好漂亮。]

    到底能有多漂亮呢。

    可能是这么想的。

    但时间实在是太晚了。

    不等轰做出任何及时的反应,花濑先发制人开门拉着他走了进去,贴过来的掌心太过柔软,温度却刚刚好。

    “你来的话,就可以帮我打游戏了。”

    轰垂眸看着那只手,有些漫不经心地答:“我不是很擅长打游戏。”

    “不难的,但是我现在手不灵活……”花濑突然回头看着他,两人的身高有着促成某种气氛的恰到好处。

    轰看见花濑扬起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从她牵起的唇边完整地传达表现,轻而易举就能感染人心。

    “完了,我现在超开心的。”花濑握了握他的手,像在对轰表示这正被她牢牢攥在手中的姿势,“我好想送东西给你。”

    “……什么?”

    “你喜欢什么,我天天给你送好不好?”

    此刻需要再次正视眼前这位少女:椎名花濑,示爱打直球,追人靠直觉;由于脑回路和平常人不一样,经常造成“自己以为的”并非是众人眼中的“寻常”此等状况。

    ——直白来说,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轰到目前为止深有体会。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总之,似乎是顺着这样说下去会更好。

    “那我以后每天送你花。”花濑一锤定音,轻松地决定道,视线片刻不离他,“我很喜欢花。”

    “我……”

    花濑已经把爆豪阿姨特地带过来的游戏递到他面前。

    轰焦冻,在与椎名花濑段短时间内的数次交锋,处处落于下风。归根结底是他永远无法在合适的时机做出回答,短暂的犹豫便是机会流逝,事到如今竟然几乎是被对方牵着跑。

    轰不禁有些迷茫地按了按眉心,突然不能确定自己当初是否真的确实拒绝了花濑。

    ……事实上,他会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足够偏离了轨道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促使他前来、在组成原因中占了莫大的比重——

    “你说的朋友,是之前出现在新闻中的那位吗?”

    轰当然听到了,少女以熟稔的语气与那人对话,言辞间带着很明显的依赖与些许撒娇,很直白地告诉对方希望他来看望自己……就像是对他说出要求的那样。

    “是。”花濑很快反应过来,并且坦然承认了,“多亏了小胜和阿姨,我不用吃医院餐了。”

    她的态度倒让轰无话可说。

    递过来的游戏是款还近期小有名气的格斗类游戏,手不灵活确实很难应付,更何况花濑已经打到了很高的关卡。

    就在轰刷完两关继续前进的时候,拆了牛奶盒准备倒在玻璃杯中的花濑小小的轻呼一声。

    轰以为她出了状况,下意识起身过去,正好撞上回身的花濑,两人动作相碰,花濑便正正撞进伸出手的轰怀中。

    “……”

    “……”

    看上去是巧合的美好,花濑却只能捂着鼻子倒吸冷气,轰低头看了眼,还好只是撞红了。

    “抱歉,我听见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轰向她解释。

    这提醒了花濑,她揉去眼角的泪花,确保视线清楚地看着轰,带着些鼻音开口:“刚刚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抱歉我才反应过来。”

    “什么?”

    “你是在感到不高兴吗?”

    轰张了张嘴,他无法断然地否认,开口询问那刻所抱有的心情,是连他自己都惊讶的。

    没有得到口是心非的别扭否认,不会猜测人心的花濑无比庆幸:轰和小胜完全是两种类型,后者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轻易露出真心,那潜藏在怒意与暴躁下的台词究竟为何,对花濑来说实在是一大难题;但轰完全不同,他或许不会直白地承认,但当问题明白地放在眼前,就算不立即回答也很少采用口是心非的方法掩盖真心。

    对于花濑来说,轰实在是太好了。

    为了表示她的高兴,她上前抱住轰,不同于方才的意外,这是普遍意义上的拥抱,带着熨帖人心的温暖,少女的躯体比掌心所带来的感官冲击更大。

    轰手指一滑,游戏机身没能拿稳,从手边不看气氛地滑到了病床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少女一触既走,抽身得很快,她脸上还带着笑意。

    “这么说可能很过分……不过轰实在是太可爱了。”

    ※※※

    回到学校后,花濑成了不折不扣的名人。

    她和爆豪两人原本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这下分头出事参与近期两大事件,巧合不论,正好成为校内新一轮不衰的谈资。

    越是到这种时候,花濑就越是能够明显的察觉到自己其实是在被保护着,这样的事件没有前来追着报道或做其他事的人,所谓引人注目也仅仅是在校内而已。

    绿谷最近似乎很忙,下课不见人影,就连上课都在马不停蹄地做着诸如腕力训练的事情。花濑询问过他那天的事,确保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才问他有没有见到梦寐以求的偶像欧尔麦特——据说当天他突然出现在这座城市,这才力挽狂澜,且仅凭一拳改变天气,引得围观者众激动不已。

    这可是绿谷和爆豪从小到大的偶像。

    能在现实中见到实在是难能可贵。

    不知为何,绿谷的反应很奇怪,先是很激动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露出魂不守舍的表情,最后更是找了借口开溜,摆出不愿意继续交谈的样子。

    “……”

    她是不是说错话了?

    倒是轰,两人一直保持着line上的联系,由于上次的“爆炸事件”,轰所在的学校取消了他去雄英参加保送甄选的资格,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

    “直接参加入学考试也是一样的。”

    事到如今已成定局,多说无益。

    花濑提出想要和他交手。

    “要打一架试试吗?”

    或许是和爆豪的相处模式更多是训练打斗,花濑并不觉得这要求有什么不对,语气稀松平常,又带着一贯的认真,和提出交往的时候竟然有些相像。

    “什么标准?”

    “恢复手感。”

    轰颔首答应。

    花濑观察过他的战斗模式,受个性影响都是十分酷炫的大规模招式,洋洋洒洒地发出来,乍看格外引人注目。花濑便对轰的近身格斗水准很感兴趣。

    两人的个性粗略来看都是远攻型,但花濑其实对近战更有感觉,那种可以抓住对方直接交手的感觉才会让她觉得这确实是在正经地交手,否则总会有种落不到实处的感觉。轰当然感觉到花濑数次试图逼近他,稍加思索,他便利用这心理趁着花濑打到眼前反手扭住她的手腕,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幼时开始就受到名为父亲的男人训练,近身格斗就绝对不能说是差。花濑如果以这点作为攻击立足点,绝对是要输的。

    花瓣袭来的轨道被冰冻成清晰的形状,花濑却并不在意地继续欺上前,手臂切过来的同时很熟练地运用着柔软的身体避过轰横劈的动作,翻身绕到了轰的后背,更无比大胆地直接握住了轰能够发动火焰的左手,顺手向外一拧。

    “?!”

    轰条件反射地屈肘想要迫使她吃痛放手,但硬生生地顿了动作在半道改为利落地撑地旋转,借用身体的大幅度转动力量使得花濑无法精准地握紧他的手臂,又在花濑后退露出的破绽空隙下反击抬腿扫中她的膝窝。

    力道卸了大半,与攻击罪犯时判若两人。

    因此花濑仅仅是踉跄了下便稳住身形,回身时撞上轰略显无奈的视线:“这可不只是恢复手感的水准了吧。”

    “抱歉!”

    反应过来的花濑立即道歉,她确实不是有意的,打得太开心多少有些沉浸其中了。

    “我不是在责怪你。”轰微微地叹了口气,“你的格斗技巧中不要命的打法痕迹太明显了,对于个性更擅长远攻和辅助的你来说并不合适。”

    “诶?”

    花濑眨了眨眼,轰便跟着她的神色变化做出猜测:“难道……是无师自通吗?”

    “不全是那样。”花濑诚实地回答,“算是‘实践出真知’吧?”

    就是说在不断的对战中得出相应的经验和结论。

    轰不免露出些许惊讶的神情。

    花濑却还沉浸在上一个意外事件中,视线颇为在意地停留在轰的左手臂上,再次道歉:“抱歉,我刚刚太得意忘形了,不是真的想做什么。”

    “我知道。”

    “所以,今天的晚饭请让我请吧?”

    花濑试探着说。

    轰转过视线,其实花濑的行为轨迹如同那道被冻结的花束般清晰易懂,就算是此刻都在很显然地抓住机会对他做出邀请,如果他最开始拒绝了,这时候也应该拒绝才是。

    “现在去吗?”

    但他最后给出了这样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