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豪抵达医院的时候,轰已经离开了,似乎是因为新闻被家里人看到所有要立刻赶回去。

    从轰的表情来看,“家人”这个字眼所带来的大概不是什么愉快体验,于是花濑在他放下手机的那刻很突兀却坦然地说:“今天晚上我会给你发邮件的,如果可以的话,请回应我。”

    过分直白的话语,单拎出来甚至还可以看作是命令式,然而话语的发出者却意外的没什么表情,整个人也是同样的平静沉稳,语气波澜不惊,丝毫不夹杂任何让人不适的因素,她好像就是有这样独特的能力,何时何地都能将某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做出无与伦比的理所当然,简直是得天独厚的气质与天分。

    在轰给出回答之前,只见少女继续道:

    “轰。”

    就连称呼的转换都能如此自然。

    “……”

    轰微微地动了动嘴唇,似乎有话要说,最终还是就手拧开了门把打开了病房门,在踏出去之前,仍然以十分礼貌客气的语气道:“那,我先走了。”

    脑回路不是凡人的花濑还当真点点头:“下次见。”

    谁知道下次见是什么时候。

    所以当然还是得靠邮件。

    花濑是这么想的。

    吊瓶内的液体快滑到底端,花濑一边思考着一边伸手去按护士铃,但准头明显不太好,摸索着几下都没能成功。

    爆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

    “啪”地一声响亮按下护士铃,还不忘恶声恶气地对着病床上发着呆的花濑释放嘲讽技能:“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的手是断了吗?”

    “小胜再不来看我它确实是要断了。”

    花濑顺着杆往上爬,说起这些话来半点不脸红,只因为对于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很羞耻的事,说这话的时候还能把手举起来假装断了的晃上两晃,那缠着绷带的纤细胳膊就在爆豪眼前荡来荡去,跟荡秋千一样,明明是很严重的事,她本人却像毫无所觉般神色平淡地做着。

    就算是这种小事都能拿出面对困难数学题时的标准神情,椎名花濑在许多事情上的认真程度超乎想象。正如她追求爆豪时,虽然是被恶劣地对待了,但爆豪对于她所做的那些努力都一清二楚。

    “再晃就真的把你手打断!”

    前来换药的护士察觉到气氛不对,换好药迅速退了出去。

    “噢。”

    其实不是开始追求他才变得万分顺从,爆豪看不惯的只是“花濑在追求他之后所做出的顺从”,这宛如阅读理解的文字游戏完美地体现了爆豪少年内心的真实感受与性格上的无上别扭,花濑除了会开始更倾向性的跟随他的喜好和注意他的动向、时不时说些讨好的话之外,一直以来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都不会和爆豪产生分歧争辩,这也是爆豪在被对方表白后最大的不适点——

    他在此之前真的以为,椎名花濑是他的好兄弟。

    (花濑听了想打人。)

    花濑能察觉到爆豪今天的情绪分外不佳,但此刻目标并非全身心专注在爆豪身上的的花濑正准备换个模式,因此没有立即出声发问,而是选择了爆豪最适宜的、这么久以来的朋友立场一言不发,直到爆豪主动开口:

    “喂,你这家伙什么也不问吗?”

    花濑眨了下眼,从善如流地道:“小胜,你又变帅了。”

    “谁让你说这个了?!!”

    “那是什么?”

    “——!!”

    爆豪硬生生地憋着气不说话了。

    花濑了然地点了点头:“只要见到小胜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对我来说不重要。”

    “也不是要让你说这么肉麻恶心的东西。”

    话虽如此,爆豪的音调却不如之前高亢,沉缓了些许。

    他在为两起事件的对比而生气。

    身处他这方多个英雄都在场的情况,爆豪作为被挟持的对象,就算在报道中都是以称赞的正面形象出现,但被臭久跑上前来营救;以及同时报道事件中,明明和自己同等级却是作为救人形象而出现的花濑。

    虽然花濑的行为最终受到了处分,但救人者与累赘的被挟持者,这么两相对比起来,自己不就显得非常的没用了吗?!

    这之间还有某种爆豪所特意忽略的:由于前一天才和花濑对打并且丝毫没有手下留情,这才让战斗中的花濑表现出那么不良于行的样子,如果没有和自己的那场战斗,她说不定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盯着爆豪的侧脸数秒都没有收到来自本人的震怒音波攻击,花濑可以确定爆豪是在走神,她多少还是了解爆豪的,这种时候当然是以自己的方式处理:

    “小胜。”

    “什么事?”

    极其不爽的回应。

    “我想吃阿姨做的蛋包饭。”

    爆豪皱眉:“你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

    “我想吃啊。”花濑将视线投往窗外,“……没人给我做,我现在又这幅样子。”

    “……”

    对了。

    说起花濑的父母,真是要比自己家父母还要来得不负责任,长年累月都见不到人,更别提是关怀了。

    爆豪甩了甩手,眉头紧锁,不耐烦地道:“我会和她说的,做不做就不关我的事了。”

    “阿姨一定会心疼我然后给我做的。”

    “别露出那么笃定的欠扁表情!”爆豪伸出拳头来威胁花濑。

    爆豪待了一会儿就待不下去,结果没有立即离开反倒是表现焦灼的在病房内来回走动,看得花濑眼睛都要花了,忍不住问:“小胜,你是在等什么吗?”

    “闭嘴!!”

    只是随便一问就戳到他莫名其妙的g点,突然就又炸了。

    好在花濑对此适应良好,靠在床头不怕死地继续延续着话题:“难不成是在等出久吗?”

    爆豪顿时一个死亡射线打过来:“谁让你多嘴了!”

    花濑撇撇嘴,有点无奈的样子:“他不会来的。”

    爆豪脸上的戾气更重了:“哈?!表现出那么担心的样子结果来医院看望都不会吗?!!”

    “本来是要过来的,但突然有什么急事……小胜你要是有事也可以走,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你以为自己在逞什么能啊?”爆豪发起火来谁都不看,“看看你现在这幅要死的样子,护士铃都不会按你是想直接死在这里吗?!”

    “小胜你的关心可以再迂回一点,不然我怕自己看破得太简单。”

    爆豪终于忍无可忍,伸手掐住花濑的脸颊:“你说谁——在关心你——啊?!!”

    “……”

    好像是不可以说破傲娇的。

    是她失策了。

    爆豪狠狠甩开房门离开了,留下“嘭”的一声巨响,实在是来去都十分引人注目的类型。

    花濑反复回味了下刚才的那段对话,结合当下的时间,可以断定爆豪应该是出去买吃的了。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不到爆豪就提着塑料袋推开门走进来,直接把东西扔到了花濑身上,花濑直接打开看了看,主要是小零食,没什么主食。

    抬头看向爆豪,对方很是不满地别过脸:“老太婆要带着吃的过来看你,让你吃点零食垫肚子。”

    有芝士玉米片。

    爆豪阿姨明明不知道她爱吃什么的。

    花濑这次没有拆穿,很高兴地拆了零食开始愉快地吃起来:“哇都是我爱吃的,谢谢阿姨!”

    “这种话去对老太婆说!”

    爆豪不爽地拉了椅子坐下。

    那是轰刚刚坐过的,两人的坐姿有着天壤之别。

    “好吃!”

    花濑幸福地眯起眼,“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食物!”

    爆豪冷冷地嘲讽:“没出息。”

    花濑充耳未闻,一边开了瓶酸奶一边含混不清地道:“小胜,我手机被炸成碎片了。”

    “所以呢?”

    “你能不能去帮我买一个。”花濑诚恳地看着爆豪。

    然后被对方一筒卷纸扔过来,神情冷漠地糊了脸。

    “想让我给你跑腿,脑袋撞傻了吗?”

    花濑咸鱼瘫地靠在床头:“啊,没有手机我要死了。”

    “你去死吧!”

    “啊————”

    爆豪把空了的塑料瓶扔过来,起身气势汹汹地走出门。

    ……可怜的门再次遭受了痛苦的磨难。

    花濑美滋滋地喝着酸奶吃曲奇,咬下第二口的时候,蓦地想起爆豪的那句话:

    「我们当朋友明明很合拍吧?」

    其实当朋友更合拍,两个人的磨合度不可思议的好。譬如方才,竟然是久违的、难能可贵的顺利相处。

    但偏偏可能是攻略对象。

    那就没办法了。

    花濑将零食吃了小半放到一边,爆豪这次进门时直接把东西隔着远距离扔了过来,都不怕盒子里的手机会摔坏,花濑接得胆战心惊,瞥见爆豪得逞的笑容才知道这是故意的。

    爆豪嗤笑:“蠢死了。”

    花濑倒是很正经,没有趁机回怼:“谢谢小胜救我一命!大恩不言谢。”

    “滚吧。”

    至于钱,想也知道是找阿姨说明情况借钱买的,不然小胜身上不可能带那么多钱。改天要亲自登门道歉还钱才好。

    手机的配置很齐全,立即拨打电话上网都没有问题,花濑指尖快速移动着,不一会儿便效率奇高地发出一封邮件。

    目的地是不久前才使用过的那支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