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爆牛王在离开之前曾随口提起,说是这次不仅是由于突发状况,在另一地区同时发生了重大事件这才造成了人手不足的事实,据说受害者没有那么多,但主要事件人物除了突然出现在此的欧尔麦特,竟然是两位国中生。

    这种巧合令花濑有些不安,电视节目正好放松到这两条紧急新闻,花濑和轰的明显是有意掩盖了真实信息,显得低调许多,而第二起事件的主人公却让花濑不禁睁大了眼。

    “此次事件中,被挟持的国中生表现出了非凡的毅力,在敌人手下撑过了长达……”

    花濑手上握着的杯子由于失神渐渐向外歪去,轰原本出声提醒,且已经来不及,只好先一步伸手阻止倾倒的趋势,明明是在做好事,但指尖触到对方手背的肌肤时不免产生莫名的感觉,像是碰到了什么过分柔软顺滑的绸缎。轰抬眼,想好的话未说出口,尚未撤离的手指便被少女不轻不重地握住了。

    这力道实在是太微妙。

    如果要说挣脱,真正抗拒的话在那瞬间绝对能成功抽身而出,可偏偏就是没有。

    轰自己都有些惊讶,居然会被这样的力度封住了行动。

    然而少女的脸上没有任何特殊的情绪,似乎只是趁机拉这么一下以获取注意力,因为花濑的视线甚至没有停在轰的身上,径直投往电视中的新闻报道:“那两位是我朋友。”

    闲话家常般的态度,与手上轻柔动作给人以完全相反的感受。

    轰循着望过去,少女同时也放了手,慢慢地捧着杯子将剩余的水喝下去。

    这是轰焦冻活了十几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椎名花濑的动作实在自然得让他怀疑是否是自己的认知层面出了什么错误,在目光仍旧投往电视屏幕看着“淤泥事件”的报道时,轰的内心产生了难得的疑问。

    “轰君,请问你带手机了吗?”

    花濑转向他询问,在对谁说话时即便可以没有那个必要,花濑都是会专注看过去的类型,只不过本人在这点上认知不到,其实是与眼前的轰焦冻差不多的习惯。

    轰将手机递了过去,他知道花濑的手机在打斗中已经报废。

    花濑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拨出去,没多久便被接起来:

    “是出久吗?我是花濑。”

    从用语上来说,是相当熟稔的对象。

    轰意识到自己在不自觉看着对方的动向时,立即背过身子朝向窗外,为表礼貌,还走开了几步为花濑留下空间。

    “……你没事就好……你看到报道了?我没事的……现在就过来没问题吗?地址是……好。”

    通话没有持续太久,绿谷在报道中无意看到了花濑的身影,只是苦于一直联系不上,被爆豪提醒说“那么大的爆炸可能手机早就坏了,如果要联系一定会主动打电话过来”,绿谷这才放弃拨打安心等待,实际内心还是非常焦灼。此时接到花濑的通讯才松了口气,立刻询问了花濑所在的医院,在通话的最后,绿谷犹豫着说出爆豪的情绪似乎非常不好这件事。

    绿谷无法判断这件事对花濑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然而在当场的他确实在那瞬间看到爆豪的脸色有显然的变化,所幸下一句的报道便是确定了平安,再去看爆豪,那股令绿谷都惊讶的神情已经消失无踪,只留下某种熟悉的愤怒与暴躁。

    “……”

    他无法理解这样的小胜。

    在这方面和花濑是半斤八两。

    挂断通讯,花濑这方转而拨给了爆豪。

    不知道爆豪正在做什么,第一次没有接通,第二次才接起。

    “喂?”

    光凭这一声就能听出戾气满满。

    花濑不自觉地缓下语调:“是我哦,小胜。”

    那方明显沉默下去,然后是拔高的语调:“你是笨蛋吗?!!”

    “我不是。”花濑仿佛不像是被骂了,非常寻常地解释道,“我救人了的。”

    “那你不还是受到处分了吗?!!!”

    “如果是小胜的话,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

    “但小胜担心我,我好高兴。”

    在这点上,花濑完全能理解爆豪的意思为何。

    “——闭嘴!!”

    “好。”

    花濑果断地应从。

    爆豪简直想顺着电波爬过去把她打死。

    “我在第一医院,小胜要来看望我吗?”花濑很自然地另起话题,这么多年和爆豪的相处不是白瞎的,除去追求上确实苦手,但在其他方面都还算熟练,“我好痛,手都快断了。”

    窗边的轰不由地侧了侧脸。

    “我没空,让臭久去。”

    “真的很痛,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我都说了————”

    “上次和小胜打架的伤口全都裂开了。”

    “……”

    爆豪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凶恶地咬牙切齿道:“你真是烦死了!!”

    然后果断地挂了电话。

    花濑明白,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

    小胜真是个别扭得不行的家伙。

    花濑准备把手机还给轰,还没递出去就又响了起来,是绿谷的电话拨了回来。

    “花濑!”略显急促地喊了声,绿谷的声音显得很是不安,“我……我可能没办法立即赶过去了,遇到了一些事。”

    “没关系,出久去处理自己的事吧。”花濑表示理解,“我只是皮外伤,很快就能好的。”

    虽然这么说,绿谷却还是感到歉疚地再三道歉,挂断通讯,他看向身边的欧尔麦特,后者猝不及防亮出一口白牙朝他露出笑容,却说出了意想不到的八卦话语:“推掉了女朋友的约会吗?那我可要认真地说了。”

    “不、不是女朋友啦!”

    绿谷的脸迅速地红了。

    在今天的“淤泥事件”发生之前,绿谷就见到了欧尔麦特,还得知了他活动时限这类的真相,说这天是跌宕起伏都不未过,上一秒还身处绝望之中,下一秒却得到了来自多年偶像的承认。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

    他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情,像是多年的梦境成真,或者应该说,是在期待的梦成真之前,由于想念了太久,竟然只是隔着玻璃窗远远地看过去一眼就无可抑制地开始哭泣。

    如果,

    真的能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就好了。

    现在这一刻,欧尔麦特正站在自己面前,朝自己伸出手。在那道大门的背后就是所向往的地方,绿谷没理由不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花濑将手机交还给轰,以随意又不似开玩笑的语气道:“买了新手机之后,我可以保存你的通讯地址吗?”

    轰抬眼看向她:“什么?”

    他在应付这种事上有些不太行,或者说如果只是单纯的拒绝倒还没什么,但椎名花濑这样的女孩子,好像突然就彻底把他难住了。

    “我想给你发邮件。”少女仰头看着他,习惯性看进对方的眼底,比起深情对望这类可怕的形容更像是无声的角逐,丝毫不退让,但在避开的那刻,就如已经无形地溃败了。

    轰将掌心的手机握紧又松懈,眼睛眨了眨,看上去有些呆,语气仍然是平稳的:“发邮件?”

    “……”

    这下轮到花濑开始怀疑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是不是出了问题。

    少女疑惑地凝眸,目光蒙上了一层不解的雾气:“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嗯?”

    “我以为表现得很明显了。”花濑有的语气中都染上了几分挫败,感觉实在是太丢脸了,对方好像完全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想追你啊。”

    “……”

    十分尴尬的。

    两人轮流沉默的场面出现了。

    不同的是,轰这方更倾向于出现了什么超出大脑运转系统范畴而出现的沉默,而花濑那边,则是在等待轰会出现的反应,这样才能判断下一步怎么做。

    ……虽然她的追人能力实在不好,接下来的步骤都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了。

    “咳。”

    真的是过了很久,轰侧开脸,扬手握拳抵在唇边清咳了一声,借此作为打破寂静的契机,但花濑已经敏锐地瞥见他的耳尖似乎有了什么变化。

    “是这么回事。”

    轰近乎自言自语地低语,又带着某种不明所以的感叹,而后看向才花濑,不期然两人的目光成功对上,毕竟都不是会回避的类型,此刻轰认真地发问,“如果我同意了,是不是就表明我在接受你的追求?”

    椎名花濑此人的行为模式很大程度都是遵循直觉本能,不论是救人还是追人,当她想到某个可以去做、有利于目的达成的事,都会尝试着去做,而不会深思熟虑这背后的含义。

    因此轰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花濑本人都不是很能确定清楚。

    “可是,你拒绝我了。”花濑像在上课回答问题时地认真思考,“如果这么快就答应好像又很奇怪?”

    她说完,目光真挚地抛向轰。

    问题居然又扔回给他了。

    轰:“……”

    他该怎么回答。

    ……以及所谓追人原来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