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濑睡了很舒服的一觉,醒来后全身酸痛的感觉倒还不如沉睡,手背上扎着针,输液管里不知道是什么药,浅黄色的液体。

    “你醒了。”

    轰抬手按了墙上的护士铃,又碰了碰水杯里的温度,刚好可以喝,“要喝水吗?”

    “……”

    花濑怔怔地看着他,好久之后才眨了眨眼,这过程中轰竟然没有动摇半分,似乎就是很寻常地那么看着她,也不多加询问。

    这人是别人看过来就会看回去的类型啊。

    温水顺着喉咙滑下去,嘴巴里的干涩感消去不少,连带胸肺的沉重都悄然减轻。花濑无意瞥到侧面墙上高挂的钟表,原来她根本没有睡过去多久。

    “你怎么会在这里?”花濑想了想,决定以此作为谈话的打开点。

    轰认真道:“晕过去之前,你问我和你是不是一路的。”

    “嗯?”

    “正好要处理伤口,我就一起过来了。”

    “……这样啊。”

    还以为这人回心转意了。

    那么礼貌干脆地拒绝了,连余地都不留。

    [抱歉,有点太突然了。]

    她当然知道太突兀了点,不过从轰身上见到的个性何止一个酷炫了得,难免就觉得这是自己的攻略对象了。

    空气中弥漫着过分安静的沉默,花濑将目前为止所有得到的信息都在脑海中归纳过滤,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突破口,就听轰清亮偏低的少年音再度响起:

    “你认为敌人的个性爆破是以什么为基准的呢?”

    花濑侧眸看他,语气十分笃定:“时间。”

    轰便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你和我想的一样。”

    “所以你那时候才会为了阻止他继续造成伤亡而进行对决吧?”花濑语调没什么起伏地陈述着,但意外不会让人觉得寡淡,而是别样的客观陈述,“在两次爆炸间的时间即是罪犯缓冲制造好下一次爆炸的必要条件,当你发现了这点就当机立断冲上去,为的是不让他在闹市区继续伤人。毕竟从那种速度来看,在警察和职业英雄到来之前,被他炸掉半个购物街都绰绰有余。”

    她果然全都明白。

    轰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敛眸挡住情绪,眉梢眼角却显出和缓的柔软来:“多亏了你的个性,凭我可没办法做到这些。”

    花濑歪了歪脑袋,她突然想到了某个被自己忽略的事实。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晕过去之前见过的两位职业英雄和一位身着警服、狗头外貌的人走了进来。

    名为潮爆牛王的职业英雄为他们介绍道:“这位是保须警署署长面构犬嗣先生。”

    轰站起来朝他欠身鞠躬:“您好。”

    花濑则被按住不允许动弹。

    “你就这样听我说吧。”面构犬嗣如此说着,面色有些许的沉重,“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对我太礼貌反而不知道怎么应对。”

    “您请说。”

    “我就开门见山地直说了,作为尚未取得执照的个性者,在没有得到监护人指示的情况下不得使用「个性」对他人造成伤害。”面构犬嗣说,“这点我想你们都懂吧?”

    轰皱了皱眉,不知为何先看了花濑一眼,后者倒是十分坦然地点了头。这是在学校里上过的课,她十分清楚。

    “你们的行为出发点是为了救人没错,我们警方也反复研究过监控录像,发现你们的本意是使用个性救人,大概是发现了敌人个性的契机才动用个性周旋,从情理上来说,你们拯救了大部分未能疏散、停驻当场的行人。”面构犬嗣叹了口气,“但即便如此,这也无法掩盖你们二人确实违规的事实,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们使用个性对他人造成伤害的……”

    “署长大人,您真的认真研究过录像吗?”轰突然这么问,声调不大却字字清晰,“我与椎名同学对罪犯造成的伤害都不是在使用个性的前提下,至多算是个性辅助,我的冰冻甚至控制了温度没有将他冻伤,椎名同学的花瓣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足以鉴定的伤害。”

    面构犬嗣闻言沉默稍许:“你果然是算到了这点。”

    轰安静地站着。

    “确实。在对罪犯进行伤情检查时,最重的伤只不过是以纯肉搏击打在他面部造成暂时性晕厥的、不足判定的伤情等级的拳击罢了,除去罪犯本身个性造成的伤害,其他都可被定义被纯斗殴事件而非个性使用。这位小英雄,你很聪明。”面构犬嗣的脸上没有半分轻松的样子,“可是闹市区实在是太过显眼,你们所做的一切虽然都把控在相应范围内,但‘使用个性作为辅助对他人做出的伤害’,同样是要被处罚的。”

    花濑清楚看到轰的手指攥紧了一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并且很快询问道:“主导者是我,请问能够将椎名同学的处分取消吗?”

    “轰君?”

    轰垂眸看向她,示意她不要开口。

    花濑皱了皱眉。

    面构犬嗣遗憾地摇头:“抱歉,如果目击者不多我倒是还能够想办法,对于真正救了人且不抱有恶劣心思的未来英雄们我怀有最高的敬意与感谢,没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相信你们都是为此而不遗余力地奋斗着,但——”

    他深深地弯下腰:“很抱歉,你们两人的未来升学档案中会留下尽可能小但却清晰的污点作为此次本该光荣事件的回响,我谨代表被救的所有民众对你们表示诚挚的感谢。是你们的努力挽救了更多的无辜者。”

    一时间,没有任何哪怕半点声响。

    花濑朝着窗外看去,绿意盎然的大树跃跃欲试地隔着玻璃想要向屋内探入柔韧的枝条。

    轰的背脊僵硬良久,弯腰,回以同样的礼数:“我知道了。”

    已成定局的事情无法改变。

    花濑似乎能从他的神情里看到这样一句话,不过在轰看向她的眼神中,还有着某种叹息。

    面构犬嗣署长走后,两位原本赶到当场的职业英雄等待护士对花濑的检查、换药完毕后方才走了过来,潮爆牛王最先开口,忍了很久的样子:“你们啊,虽然经历了这样的事,但刚刚面构署长的意思你们应该看出来了,毕竟不管再怎么厉害都要遵纪守法,不然整个社会都要乱了。”

    他头疼地扶额,顿了顿才道:“不过嘛……你们的英勇事迹有目共睹,成百上千人因你们的敏捷判断生还,这是毋庸置疑、你们值得夸赞的地方。”

    轰眨了眨眼,没说话。

    花濑发现他在许多地方的反应还挺有趣的,当即代替发声:“是,我们明白了。”

    另一位职业英雄火|枪头闻声看了看花濑身上的伤口,似乎不是非常擅长开解这种事,索性直接讲起客观事实来:“由于是闹市区,目击者众多,虽然尽力压下去但实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这部分人中有人自发兴起了上诉求情的活动,这也算是最终处分被压到最小的因素之一……不过对你们来说,都无可避免是在做了好事的情况下受到了处罚吧。”

    “不,我们很感谢,先生。”参与度全程很低的少女这时以果决的语气断然道,“法律的森严是维护国家正常运行的基础,这点上我想轰君和我都已经接受,但被救者的感谢——至少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高兴的事情。”

    少女在沉静状态下更多是凛然平稳的冷淡神情,譬如先前一言不发听着所有事情时的面无表情,然而一旦主动迎上视线,整张漂亮的脸孔便像是施了魔法般活跃起来,柔和地渗透出那股别样的坚持。

    轰在旁做出回应似的颔首。

    “既然如此,你们应该会很喜欢这个吧。”潮爆牛王拿出一台dv机,走到病房内的电视柜下调试了会,连接成功。

    屏幕上顿时跃出许多人的脸,长相各异、打扮迥然,唯有感激的神色如出一辙。

    “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

    从那样满怀诚恳至无以言表的情绪中,花濑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半晌没能做出更多的表情反倒是紧抿着唇直到轰看过来才察觉自己太过僵硬,因为此前从未体会过这种感情,初次见到如此场面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救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实话说冲上去的那刻过于的短暂以至于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比起那些漂亮话来说,出于对生命的珍惜与敬畏,这才是本源吧。

    在两位职业英雄走后,花濑将那段录像倒过来又看了一遍,安静看完后才对再次坐在身边的轰轻声道:“轰君那个时候让我跑就是这个意思吧?”

    她早就从对方的行为中窥探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味道,从最开始爆炸后的轰让她跑却又自己上去迎战开始,直到后来轰明明可以用个性却在最后有机可乘也只是使用了单纯的拳击,花濑在这之间不由地压制了放肆使用个性的念头,多少改为辅助效用更大的一面。

    这人居然早就想到了,那种关头都堪堪挽回了后续不可控的最大损失。

    如此耀眼。

    如同蓄势待发的参天大树,假以时日便能成为令人仰望的存在。

    被花濑全部说中,轰没有遮掩:“没能让你全身而退,抱歉。”

    花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需要道歉,轰君已经做得太好了。”

    “不,我还……”

    “我更喜欢你了。”

    少女带着笑意说。